各國對中共介入反應及影響

In document 北極形勢與中共北極戰略之研究 - 政大學術集成 (Page 75-78)

第五章 中共對北極戰略之作為與評估

第二節 各國對中共介入反應及影響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第二節 各國對中共介入反應及影響

中國自己的經濟發展和正在增強的軍力不會刻意使自己成為區域一霸。但這是一條 現實主義的政策,因為恃強欺弱會刺激區域的國家聯合起來限制中國的崛起。自從1980 年代以來,中國一直對外宣稱自己奉行「一條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這個公式使 用了道德倫理的語言,但代表了現實主主義的利益。「獨立自主」意味著,在與別的大 國的關係上,中國不限制自己縱橫捭闔的自由;「和平」則意味著它尋求區域進而全球 的穩定,這樣即可集中力量從事經濟發展。6

中國一開始的北極企圖就是希望能成為「北極理事會」的永久觀察員,這個願望也 在它汲汲努力下於2013年如願以償。先前有挪威、瑞典、冰島3個國家在公開場合中表 明贊同中國在「北極理事會」中,由特別觀察員提升為永久觀察員身分之前,俄羅斯曾 表示反對,另外美國、加拿大、丹麥與芬蘭對此部分態度曾冷淡或尚未公開場合表態,

北極圈各國心裡各有算盤,算計著「中國」這顆棋子如何下,以贏得這場北極競賽最後 勝利以獲得利益。對北極的開發問題,俄羅斯、加拿大等國希望北極應由北極毗鄰國家 擁有優先開發權,但「北極理事會」成員國內部亦有不同意見存在,至今尚未有一致性 共識與看法,以「北極航道」航行權為例,就是最明顯的例子。針對北極地區種種資源 與利益,中國則堅持這是公共地區,就和月球一樣,應該「擱置爭議、共同開發。」7

,關心北極生態環境,謀求全人類福祉。

綜上所述,北極圈內近半數國家歡迎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一同加入北極圈這 個大家庭,藉由中國強大經濟實力,科研能力等協助較弱小北極圈國家,發展國際合作 關係共同開發北極各項資源,以達互利、雙贏與互惠之目的,避免北極圈內大國,例如 加拿大、俄羅斯等獨自壟斷北極資源及利益。

2012年4月,中國前總理溫家寶的歐洲行走訪了兩個「北極理事會」成員國-冰島和 瑞典,德國媒體就指出,北京看準了北極豐富的資源,也希望未來航運能取道北極。「

德國之聲」的一篇分析報導就指出,溫家寶訪歐的第一站是只有32萬人口的冰島,可能 令很多人意外。其實,他這趟歐洲行反映出北京希望在北極建立據點的戰略考量,以求 未來能在北極地區謀利。

先前挪威、冰島、瑞典等3個國家已表示會支持中國爭取「北極理事會」永久觀察

6黎安友、施道安,《尋求安全感的中國》,頁 70。

7<溫家寶訪歐 4 國展開經貿談判、開採北極能源>,《雅虎新聞網》,2012 年 4 月 20 日,參閱網址:

http://tw.news.yahoo.com/%E6%BA%AB%E5%AE%B6%E5%AF%B6%E8%A8%AA%E6%AD%904%E5%9 C%8B%E5%B1%95%E9%96%8B%E7%B6%93%E8%B2%BF%E8%AB%87%E5%88%A4%E9%96%8B%E6

%8E%A1%E5%8C%97%E6%A5%B5%E8%83%BD%E6%BA%90-042951000.html(檢索日期:2014 年 5 月 14 日)。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會」討論申請永久會員國資格時,會議起初並無共識,最主要癥結為俄羅斯對於中國的 忌憚與顧慮。俄羅斯對中國的擔心其來有自,自2007年俄國在北冰洋海床插上旗幟起,

中國內部關於北極的評論及關注便逐漸升高。2012年,中國「雪龍號」第5次赴北極進 行科考,回程時首次經「東北航道」沿俄羅斯海岸返回母港上海,這條航道一直是俄羅 斯宣稱的勢力範圍,中國勢力伸入北極並且不斷擴大影響力,自然會引起俄羅斯的不滿

、反感與警惕。

圖5-2:北極的能源分布與航道

資料來源﹕〈北極融冰裡的科學挑戰〉《知識通訊評論月刊》109期,2011年11月1日,頁8。

事實上,中國對北極的興趣已升高對安全最為敏感的俄羅斯軍隊戒心。2010年,俄 羅斯海軍司令Vladimir Vysotsky罕見的針對中國提出警告,他表示俄羅斯會密切關注一 些國家爭取北極利益的行動,特別是中國。他強調俄羅斯太平洋艦隊和北方艦隊會持續 增加在北極的軍事存在,以捍衛其北極利益。之後,2012年,俄羅斯恢復在北極海域實 戰訓練,在北極附近舉行大規模軍演;2013年2月,在俄羅斯總統普丁發表俄在北極海域 的權益正受到別國威脅,要強化北極的軍事行動談話之後,當年9月,俄羅斯宣佈重啟 於1993年關閉的新西伯利亞群島軍事基地,並派軍隊常駐。俄羅斯近年強化北極軍事存 在的連串活動雖未指明對象,但中國應是主要目標之一。9

9閻亢宗,<中國的北極戰略與挑戰>,頁 87-88。

西北航道 東北航道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加拿大對中國的警戒雖不若俄羅斯強烈,但也有疑慮。2012年,加拿大亞太基金會 (Asia Pacific Foundation of Canada)民調顯示,29%則對中國沒有好感,只有12%的加拿 大人對中國抱有好感。雖然加拿大官方並未公開表現出對中國的戒心,但學界卻有很多 疑慮,對中國的北極立場表達憂心,包括中國認為北極是國際領域、未接受加拿大對「

西北航道」的主權、中國對北極資源、航線、戰略地位的意圖以及中國軍事快速現代化 等。特別是中國未來可能在北極的軍事存在,加拿大「卡爾加里前鋒報」(The Calgary Herald)引用加國大西洋艦隊司令官Tyrone Pile的話指出,中國潛艦數量很快會超過美國 一倍,且中國極為明白「西北航道」的價值。該報社論質問:中國是否會效法以前的大 英帝國和現在的美國,擴大它的海軍巡弋範圍?而加拿大是否已準備好捍衛它的北極主 權?

中國自2002年參與雙邊及多邊聯合軍演開始,一直到去年共與28個國家舉行過50次 聯合軍演,其中16次演習科目包括聯合搜救,這種形式的聯合演習也增加中國的軍事能 見度。中國未來或許會將此一模式運用在北極,因為根據2011年的《北極搜救協定》,

其中第18條授權北極國家與非北極國家進行搜救合作,這條規定也給與中國軍事介入的 空 間 。 美 中 經 濟 與 安 全 審 查 委 員 會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前主席Roger W.Robinson,Jr 即認為,中國遲早會以搜救演習的方式在北極 部署潛艦和水面艦。10

即使非北極沿岸國,也對中國有所質疑。例如先前所提例子,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 後與中國關係快速接近的冰島,曾經兩度拒絕大陸商人打算投資購買大片土地,大陸的 投資者雖然表示這塊土地係用以建渡假中心,但冰島懷疑或受他國影響,認為中國可能 將其建設為瀕北極航線的港口。冰島與俄羅斯等國家對中國的態度,預示中國未來參與 北極事務的行動,將會遇到很多挑戰與瓶頸,端看未來中國外交手婉如何解決。

In document 北極形勢與中共北極戰略之研究 - 政大學術集成 (Page 7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