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二章 文獻探討

第一節 性別歧視與反歧視的背景與現象

第二章 文獻探討

第一節 性別歧視與反歧視的背景與現象

壹、性別歧視的定義

性別歧視乃來自於性別角色態度的偏差,綜觀國內外學者對於性別角色態度的定 義,應指個人對於男性或女性合宜的角色行為表現所持的一種態度(高淑娟,1999;

McHugh & Frieze,1997;Alwin & Cambuurn,1983)。而張春興(1995)對於性別角色態度 的定義內涵又更精確的描述前述定義之內涵,其指出性別角色態度含括二義,其一,

乃指社會上一般人對男性角色或女性角色所持的態度;其二,指男性或女性本身對自 己性別角色的態度,亦即個人對自己身為男性或女性的看法。性別角色刻板化,係指 前述性別角色認同或態度之僵化或無彈性,而導致歧視之態度或行為而言。

所謂「刻板印象」是個人藉著一些未必符合事實的間接資料,而組織和形成個人 對人事物的認知,並且根深蒂固支配個人的思考。換言之,單憑偏見或道聽途說而形 成對族群團體、性別的既定印象。刻板印象其實是種意識形態的概念,心理、個人以 及性別方面具有特殊意涵的特質選擇而成(吳翠珍,2004)。

在傳統以男性為主的父權社會文化下,對於男性與女性的角色扮演和任務有明顯 的區分,例如要求男性要勇敢、獨立、理性、果斷、堅毅、主動,要求女性要溫柔、

整潔、文靜、被動、同情、依賴、委婉。男性表現陽剛的動態行為獲得讚賞,女性在 表現陰柔的靜態行為上獲得讚賞;如此刻板的印象與觀念,讓人認為男性一定要表現 出陽剛,女性要溫柔才是正確,久而久之逐漸形成男性就是要陽剛,女性就是要溫柔 的性別角色刻板印象。性別刻板化的現象,在學校中,是一直到性別平等教育法的出 現,才漸漸受到重視,但其在工作職場上卻早已默默的在發生著。

在職業的選擇上,男性會傾向選擇具陽剛味的工作,例如工程師、醫師、飛行員、

科學家、法官…等,女性會傾向選擇陰柔的工作,例如老師、護士、空姐…等。在科 系的選擇上,男生會選擇理工科,女性會選擇文科或商科。這些來自於既定的性別分 工刻板印象,不僅阻礙了各性別發展自我才能的機會,特別是在多數時候,剝奪了女 性的就業與工作權利。

10

在傳統父權觀念和家庭倫理(Family Ethic)中認為女性一旦成為妻子和母親後,

必須負起照顧家庭和教育孩子的責任。當女性的角色扮演被框在這一概念後,其在工 作職場領域的表現和升遷發展將受到若干程度的限制。甚至有調查發現,在生涯的發 展或競爭上,女性還會有所謂的「害怕成功」傾向,害怕自己的成就高過於男性,使 自己失去女人味或是被賦予「女強人」、「男人婆」,寧可屈居副手或放棄高昇的機 會。

貳、性別歧視與反歧視的歷史背景

綜觀古今中外,女性在精神王國始終背負著沉重的十字架。西方有夏娃在慾望的 驅使下偷吃「禁果」使人類背上「原罪」的神話,東方有「惟女子與小人難養」的古 訓。當1947 年女權主義的思想先驅波娃(S de Beavior)在她的《第二性》一書中提 出:「女性不是天生的,而是生成的。」這個著名論斷時,產生了石破天驚的影響。

這個論斷表明,女性作為一種社會性別,並不是由自然的生理差異決定的,而是由特 定的文化構成的。這個論斷被稱為女性的「精神斷奶」,標誌著這樣一種歷史轉折:

在此之前,女性是按照男性的標準來評判自己的價值,而在此之後,女性是從自己的 視窗去洞察自身和整個世界。

從用自己的視窗去洞察世界的觀點出發,女權主義法學家對強姦、婦女暴力、色 情文化、墮胎權等各種社會現象進行了猛烈的批評和批判。而進行批判的有力武器就 是社會性別概念。女權主義者將社會性別概念看成是女權理論的基石(呂世倫、范季 海,1998)。女權主義者提出了社會性別(Gender)以區別於性別(Sexuality),性別 是指男女之間的生理區別,而社會性別則是在社會文化中形成的屬於女性或男性的氣 質和性別角色,以及與此相關的男女在經濟、社會文化中的作用和機會的差異。上世 紀70 年代,隨著婦女運動的深入,婦女發現平等本身就包含歧視。

傳統性別文化在父權的體制之下到底如何運作,又有什麼謬誤?女性主義性別文 化研究對此提出了下列兩點批判。

一、性別刻板印象(sex role stereotyping):性別的刻板印象將人依其生理劃分為男 女兩性,而後再據此對其教養方式、行為規範、人格特質、生活方式、生涯發展、職 業選擇等等嚴格加以區分,訂定出不同的標準與期待。任何跨越界線的個人都會被視 為/責以「不自然」、「不守分」,輕者受到壓抑歧視,重者則被扭曲變形。強制將

11

此刻板印象加諸於個體,不只忽視生命的形成有著極其複雜多重的可能面貌,也完全 剝奪個人對自我人生規劃的自主空間。

二、性別歧視(sex discrimination):性別刻板印象不只造成區隔、忽視個別差異、

壓抑個人成長、阻礙兩性互動,並常導致歧視,形成「雙重標準」或「性別歧視」。

傳統文化中的性別歧視如:男尊女卑、男主女從、男優女劣等。這些充滿歧視的觀念 不僅為時久遠,更具體反映在生活的每一個環節,從個人出生時的性別期待、兩性的 平日相處,到整體社會的法律、政治、習俗等文化結構。性別歧視就是西蒙所娃所稱 女性「第二性」處境的根源。

社會性別歧視存在於各個領域,可能表現為個體的行為,也可能表現為國家的行 為,這在就業領域表現最為明顯。女權主義者認為:今天的勞動分工是基於性別的分 工,傳統觀點常把女性看作弱不禁風、沒有理性、沒有競爭力和被家庭拖累的群體,

這些想像常成為雇主排斥婦女的藉口。要想改變女性所處的不利處境,就得對不合理 的社會制度進行改革。

「男女平等」的平等是誰的平等?以往追求的平等是以男性為目標,強調婦女與 男性做同樣的工作、掌握一樣的技能,完成一樣複雜的勞動,忽視了女性所從事的無 報酬勞動如生育、家務。另一方面,即使婦女與男性從事同樣的工作,也沒有實現同 工同酬和獲得同樣的升遷機會,因此,女權主義者提出了「社會性別平等」(Gender Equality)的概念以彌以前所宣導的平等(Equality)的不足。

對於傳統性別文化之謬誤及影響,過去女性主義者已提出過各種不同的看法,譬 如自由主義女性主義;社會主義女性主義;存在主義女性主義等等,它們大多套用已 定型的社會理論,再加入女性觀點的討論。直到六○年代末美國興起第二波的婦女運 動,激進派女性主義(Radical Feminism)為了徹底解釋傳統性別文化之所以根深蒂固、

不易撼動之原因,提出父權(patriarchy)這個觀念,這也是激進派女性主義最大的影響 和貢獻所在。激進派女性主義主張女性受到壓迫是一切壓迫的最根本形式,因為:一、

產生的時間最早;二、流傳最廣,父權體制無所不在;三、即使外在結構(如階級)有 所改變,深刻的內化作用仍使得女性受壓迫難以根除;四、因其最深最廣,引起受害 者質量上最大的傷害,但壓迫者和受害者卻可能習焉不察;五、對女性的受壓迫的了 解有助於了解其他形式的壓迫。(顧燕翎,1996)

自由主義女性主義派的人物蘇珊•奧金認為,男女應該在社會的一切方面都平 等,不存在會導致不平等的性別差別。她雖然否認在心理上男女存在著性別差別,但 贊成吉利根的「母性思想」(motherhood thought)即同情心,並以此為批評羅爾斯

12

的正義論中沒有將社會性別考慮進去;按她的設想,一個正義的社會是沒有性別的社 會。

歧視是一種令人絕望的力量。歧視意味著對待一個人的態度不是根據他的行為、

工作能力和個人表現,而是根據他的身份。歧視是世界上普遍存在的現象,只要存在 差別就存在歧視。由於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歧視現象在美國早期表現得猶為突出,

在我們的印象當中,美國白人對黑人的歧視特別嚴重,男子對婦女的歧視也同樣突 出。美國僅有200 多年的歷史,美國是一個新生的國家,在美國歷史上,種族歧視、

性別歧視一直是普遍存在的社會問題。建國初期,儘管《獨立宣言》宣告:「人人生 而平等」。但這裏的人既不包括黑奴,也不包括婦女。美國的性別歧視與種族其實一 樣根深蒂固,這種歧視起源於英格蘭的習慣法,即男女結為夫婦,由丈夫代表妻子。

於是性別歧視與種族歧視一樣,借助於文化代代相傳。當這種歧視成為一種群體的共 同觀念時,就會以道德、風俗、習慣、傳統甚至法律形式延續下來。

1869 年,伊利諾斯州最高法院裁決:「上帝設計不同性別以從事不同範圍的事。

從事法律工作是屬於男子的事,這差不多被視為公理。」1873 年,美國最高法院通 過判例形式裁定女性不得從事律師工作。同時,美國最高法院於1873 年 4 月 15 日作 出的裁決中宣稱:「婦女最高命運和使命是擔當母親和妻子的高貴和慈祥的職責。這 是造物主的神法。」在美國建國後很長一段時期,選舉權是白人男子的特權,當婦女 領袖們提出婦女也是「人」,呼籲憲法給予婦女選舉權時,憲法法院於1890 年否決 了婦女對憲法的理解。只是由於婦女前仆後繼的鬥爭,也由於美國統治者需要用白人 婦女的統治權來抵消黑人選舉權的影響,同時受當時以保守聞名的英國以及其他國家 都給予了婦女選舉權,美國國會才於1920 年通過憲法賦予婦女選舉權。(李月,1999)

從事法律工作是屬於男子的事,這差不多被視為公理。」1873 年,美國最高法院通 過判例形式裁定女性不得從事律師工作。同時,美國最高法院於1873 年 4 月 15 日作 出的裁決中宣稱:「婦女最高命運和使命是擔當母親和妻子的高貴和慈祥的職責。這 是造物主的神法。」在美國建國後很長一段時期,選舉權是白人男子的特權,當婦女 領袖們提出婦女也是「人」,呼籲憲法給予婦女選舉權時,憲法法院於1890 年否決 了婦女對憲法的理解。只是由於婦女前仆後繼的鬥爭,也由於美國統治者需要用白人 婦女的統治權來抵消黑人選舉權的影響,同時受當時以保守聞名的英國以及其他國家 都給予了婦女選舉權,美國國會才於1920 年通過憲法賦予婦女選舉權。(李月,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