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動物而生──感玄鳥而生

在文檔中 二十五史中開國帝王感生神話研究──兼論民族始祖感生神話 (頁 44-48)

第三章 感孕而生

第二節 感動物而生──感玄鳥而生

繼感植物而生後,感生神話出現一波「質」的變化,即「感動物而生」,係指 女子與動物相交或吞食動物之卵而感孕生子。見諸二十五史中各民族始祖或開國 帝王的感生神話,感動物而生者包括:簡狄吞玄鳥卵而生殷始祖契、女脩吞玄鳥卵 而生秦始祖大業、劉媼夢與神(蛟龍)遇而生漢高祖劉邦。

感動物而生的感生神話中,以「感玄鳥而生」起源最早,關於二十五史中的開 國帝王或民族始祖,「感玄鳥而生」者有兩則記載,一為殷商始祖契,一為秦始祖 大業,載錄《史記》引文如下:

殷契,母曰簡狄,有娀氏之女,為帝嚳次妃。三人行浴,見玄鳥墮其卵,簡 狄取吞之,因孕生契。7

6 何星亮:《中國圖騰文化》(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2 年),頁 96。

7 《二十六史‧史記集解‧殷本紀第三》,頁 18。

40

秦 之 先 , 帝 顓 頊 之 苗 裔 孫 曰 女 脩 。 女 脩 織 , 玄 鳥 隕 卵 , 女 脩 吞 之 , 生 子 大 業 。8

然而,殷契的感生神話在《史記》之前,其相關紀錄已見於《詩經》、《楚辭》

與《呂氏春秋》。

天 命 玄 鳥 , 降 而 生 商 , 宅 殷 土 芒 芒 。9

望 瑤 台 之 偃 蹇 兮 , 見 有 娀 之 佚 女 。 吾 令 鴆 為 媒 兮 , 鴆 告 余 以 不 好 。 雄 鳩 之 鳴 逝 兮 , 余 猶 惡 其 佻 巧 。 心 猶 豫 而 狐 疑 兮 , 欲 自 適 而 不 可 。 鳳 皇 既 受 詒 兮 , 恐 高 辛 之 先 我 。10

簡 狄 在 台 , 嚳 何 宜 ? 玄 鳥 致 貽 , 女 何 喜 ?11

有娀氏有二佚女,為之九成之臺,飲食必以鼓。帝令燕往視之,鳴若謚隘。

二女愛而爭搏之,覆以玉筐。少選,發而視之,燕遺二卵,北飛,遂不反。

二女作歌一終,曰「燕燕往飛」,實始作為北音。12

殷商始祖契為其母感玄鳥而生,感生物為何是玄鳥呢?

鳥在現代人的俗語中就是男性生殖器的隱語,卵是睪丸的別名,此用法自古已 有之,迄今仍廣泛使用。《老子》一書中稱男性生殖器(男根)為「朘」13,聞一多

8 《二十六史‧史記集解‧秦本紀第五》,頁 37。

9 《毛詩正義‧商頌‧玄鳥》(臺北:臺灣古籍出版社,2001 年),頁 1700。

10 《楚辭註繹‧離騷》(臺北:里仁書局,2007 年),頁 80。

11 《楚辭註繹‧天問》,頁 343。

12 (秦)呂不韋主編:《呂氏春秋‧季夏紀‧音初》,收錄於《新編諸子集成》第七冊(臺北:世界 書局,1974 年),頁 59。

13 《老子今註今譯及評介》第五十五章:「 未知牝牡之合而朘作,精之至也。」(臺北:臺灣商務 印書館,2013 年),頁 235。

41

指出「朘」別體作「夋隹」,從「夋」從「隹」,皆與鳥相關,皆指男性的生殖器官。

殷契感玄鳥而生,玄為黑色,玄鳥或可解釋為男性的生殖器官與陰毛,吞玄鳥卵或 可解釋為接觸男性的生殖器官,故「天命玄鳥」、「吞玄鳥卵」的感生神話皆可視為 對鳥的生殖崇拜。進入漁獵時代後,遠古初民對動物力量的尊敬畏懼、對動物生殖 的佩服羨慕,轉變為對男性生殖器官的崇拜,進而演化出對鳥的生殖崇拜。

殷始祖契感玄鳥卵而生,為何以卵作為感生物呢?

人類社會進步至漁獵社會後,遠古初民於觀察大自然萬物時發現胎生之外的 另一種繁殖方式──「卵生」。遠古初民發現鳥類不是直接生小鳥的,而是先生出 卵,再由卵孵出小鳥,並且有一個時間過程,這使他們聯想到男性生殖器也有兩個 卵(睪丸),又聯想到男女結合以及分娩時嬰兒又有胎衣,故認為生兒育女乃是男 卵入女腹的結果14。且鳥禽類一胎多卵及破殼而出皆充滿豐沛的生命力,先民受此 影響,或許以為人類是變相的卵生,新生兒出生時身上的胎衣不正像卵內的薄膜嗎?

「從表象來看,鳥(特別是其能夠伸縮低昂的頭頸部)可狀男根之形,鳥生卵,

男根亦有卵(睪丸)……相比之下,鳥不僅生卵,而且數目更多。因之,遠古先民 遂將鳥作為男根的象徵,實行崇拜,以祈求生殖繁盛。15」又如郭沫若所說:「(玄 鳥)無論是鳳或燕子,我相信這傳說是生殖器的象徵,鳥直到現在都是生殖器的別 名,卵是睾丸的別名。16」吞玄鳥卵即指女子與男子交合,此為第一種解釋。

其二,殷人「崇拜燕圖騰,而國號為殷,蓋殷即燕也。不用說,殷、燕同是影 紐雙聲字,而且幾乎是同音字。殷一作衣,一作郼,衣、郼也同在《微部》影紐下,

蓋三代殷之得稱……其國名或族名原來皆是圖騰。17」持此說者的學者主燕鳥是殷 商民族所崇拜的圖騰,基於此,遂以吞玄鳥卵的感生方式來做為對殷始祖契不凡出 生的解釋。

14 王鳳春、王浩:〈試論感生神話源於生殖崇拜〉,《松遼學刊》社會科學版(1994 年第 4 期),頁 41。

15 趙國華:《生殖崇拜文化論》(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0 年),頁 257。

16 於省吾:〈略論圖騰與宗教起源和夏商圖騰〉,《歷史研究》(1959 年第 11 期),第 63 頁。

17 孫作雲:〈殷先祖以燕為圖騰考—從圖騰崇拜到祈子禮俗〉,《中國古代神話傳說研究》(河南:河 南大學出版社,2003 年),頁 854。

42

其三,《說文解字》解釋玄鳥為燕子18,春季為燕子築巢生育的季節,殷人認為 燕子來臨便是繁衍子嗣的好日子,遂舉行祭祀高禖(生育之神)、祈求生子的儀式,

如《毛詩正義》鄭玄注:「春分,玄鳥降。湯之先祖有娀氏女簡狄配高辛氏帝,帝 率與之祈于郊禖而生契,故本其為天所命,以玄鳥至而生焉。19」。此外,聞一多曾 接受鄭玄之說,認為夏、商、周三代皆保有對高禖的祭祀儀式,「古代各民族所記 的高禖全是各該民族的先妣20」,故「天命玄鳥,降而生商」所指即為先民對女始祖 祈求賜子的祭祀儀式。

其四,在遠古時期尚未發展婚嫁制度下,「男女雜游,不媒不聘21」。在倫理道 德未開化之時,「其民聚生群處,知母不知父,無親戚兄弟夫婦男女之別與上下長 幼之道22」,野合的行為是遠古歷史的真實記錄,無可指摘,但邁入文明社會後,為 修飾此難以言說的男女關係,遂以氏族圖騰為感生物,一來遮掩「知母不知其父」

的尷尬,以之為父親的代名詞,二來神化民族始祖聖不可齊的地位。

無獨有偶,感玄鳥而生者除殷始祖契之外,《史記》尚載錄另一人。眾所周知,

中國第一個封建王朝──秦朝,為秦始皇嬴政所建,「皇帝」一詞也肇始於他,但鮮 少人知道秦嬴一族的始祖為何人;此人即為感玄鳥而生的大業。

秦 之 先 , 帝 顓 頊 之 苗 裔 孫 曰 女 脩 。 女 脩 織 , 玄 鳥 隕 卵 , 女 脩 吞 之 , 生 子 大 業 。 大 業 取 少 典 之 子 , 曰 女 華 。 女 華 生 大 費 , 與 禹 平 水 土 。 已 成,帝 錫 玄 圭。禹 受 曰:「 非 予 能 成,亦 大 費 為 輔。」帝 舜 曰:「 咨 爾 費,贊 禹 功,其 賜 爾 皁 游。爾 後 嗣 將 大 出。」乃 妻 之 姚 姓 之 玉 女。

大 費 拜 受 , 佐 舜 調 馴 鳥 獸 , 鳥 獸 多 馴 服 , 是 為 柏 翳 。 舜 賜 姓 嬴 氏 。

23

18 《說文解字》:「燕,玄鳥也。籋口,布翄,枝尾。象形。凡燕之屬皆从燕。見(漢)許慎:《說 文解字》,收錄於文懷沙主編《四部文明 》秦漢文明卷第三冊,頁 105。

19 《毛詩正義‧商頌‧玄鳥》鄭玄注,頁 1700。

20 《聞一多全集‧甲集‧神話與詩‧高唐神女傳說之分析》(臺北:里仁書局,1993 年),頁 98。

21 齊豫生、郭鎮海:《四庫全書精編‧子部》(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1995 年),頁 29。

22 齊豫生、郭鎮海:《四庫全書精編‧子部》,頁 136。

23 《二十六史‧史記集解‧秦本紀第五》,頁 37。

43

女脩為五帝之一的顓頊的後代,因為吞食玄鳥卵而生子大業,其後大業娶少典 之子女華而生大費,大費協助禹治水有成,又因輔佐舜調馴鳥獸而又名柏翳(或謂 伯益),舜賜姓大費一族為嬴氏。

作為中國第一個封建王朝,秦始皇嬴政滅六國,一統天下,其始祖自然得非泛 泛之輩。首先,大業之母女脩為顓頊帝的後裔,此為第一次抬高秦始祖的地位;其 次,在此之前,殷商始祖契為其母吞玄鳥卵而感生,感生神話不發生於尋常人家,

女脩亦吞玄鳥卵而感生,此為第二次抬高秦始祖的地位;兩次抬高地位的目的皆是 為了榮耀大業的出生。

秦始祖大業與殷始祖契同樣以玄鳥為感生物,傅斯年將這種「異名同構」的敘 事模式稱為「宗祖以卵生而創業」,是盛行於東北及淮夷地區的共同神話類型24。 秦始祖大業與殷始祖契感玄鳥而生,乃源自其發源地普遍對玄鳥的崇拜,係該地影 響深遠的一種神話敘事模式。

在文檔中 二十五史中開國帝王感生神話研究──兼論民族始祖感生神話 (頁 4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