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植物而生──感朱果而生

在文檔中 二十五史中開國帝王感生神話研究──兼論民族始祖感生神話 (頁 41-44)

第三章 感孕而生

第一節 感植物而生──感朱果而生

感生神話肇基於「萬物有靈」,大自然的蟲魚鳥獸、松柏桑梓,甚至無生命的 金石珠玉、風雨雷電,都可以成為感生物。本節從「感植物而生」談起,「感植物 而生」係指女子觸摸或吞食植物而感孕生子,見諸二十五史中民族始祖或開國帝王 的感生神話,感植物而生者有滿清始祖布庫里雍順,其所感之物為「朱果」。 愛新覺羅‧努爾哈齊於西元 1616 年稱汗後,國號沿用昔日「金」之舊名,稱

「大金」,史稱「後金」;其子皇太極繼承汗位後,於西元 1636 年改國號為「大清」。 歷史上多認為努爾哈齊為大清王朝的奠基者,故本文討論對象亦以努爾哈齊為清 之開國帝王。但《清史稿‧太祖本紀》並未記載努爾哈齊的感生,反倒記載女真族 的先祖布庫里雍順的感生神話,摘錄此段記載如下:

太祖承天廣運聖德神功肇紀立極仁孝睿武端毅欽安弘文定業高皇帝,姓愛

37

新覺羅氏,諱努爾哈齊。其先蓋金遺部。始祖布庫里雍順,母曰佛庫倫,相 傳感朱果而孕。1

少數民族問鼎中原,政權的正統性和合法性對他們來說應是一大難題。歷史上 不乏入主華夏的少數民族,但正史上予以承認的是只有元朝和清朝。除上述《清史 稿》記錄布庫里雍順為其母感朱果而生之外,《大清太祖武皇帝弩兒哈奇實錄》裡 亦作如此記載,引文如下:

滿洲原起於長白山之東北布庫里山下一泊,名布兒湖里。初,天降三仙女浴 於泊,長名恩古倫,次名正古倫,三名佛古倫。浴畢上岸,有神鵲銜一朱果 置佛古倫衣上,色甚鮮妍,佛古倫愛之不忍釋手,遂銜口中,甫著衣,其果 放腹中,即感而成孕。告二姊曰:「吾覺腹重,不能同升,奈何?」二姊曰:

「吾等曾服丹藥,諒無死理,此乃天意,俟爾身輕上升未晚。」遂別去。佛 古倫後生一男,生而能言,倏爾長成。母告子曰:「天生汝,實令汝為夷國 主,可往彼處。」將所生緣由一一詳說,乃與一舟:「順水去即其地也。」

言訖,忽不見。其子乘舟順流而下,至於人居之處登岸,折柳條為坐具,似 椅形,獨踞其上。彼時長白山東南鰲莫惠地名鰲朵裡城名內,有三姓夷酋爭 長,終日互相殺傷,適一人來取水,見其子舉止奇異,相貌非常,回至爭鬥 之處,告眾曰:「汝等無爭,我於取水處遇一奇男子,非凡人也。想天不虛 生此人,盍往觀之?」本酋長聞言罷戰,同眾往觀。及見,果非常人,異而 詰之,答曰:「我乃天女佛古倫所生,姓愛新華言金也覺羅姓也,名布庫里 英雄,天降我定汝等之亂。」因將母所囑之言詳告之。眾皆驚異曰:「此人 不可使之徒行。」遂相插手為輿,擁捧而回。三酋長息爭,共奉布庫里英雄 為主,以百里女妻之,其國定號滿洲,乃其始祖也南朝誤名建州。2

1 《二十六史‧清史‧太祖本紀》(臺北:成文出版社,1971 年),頁 35717。

2 《大清太祖武皇帝弩兒哈奇實錄》(臺北:臺聯國風出版社,1969 年),頁 1-2-。

38

《清史稿》及《大清太祖武皇帝弩兒哈奇實錄》並未解釋朱果為何物,李時珍

《本草綱目》解為柿子3。單就字面上來解釋,朱果泛指紅色的水果。自然界的果 實多半顏色轉紅、轉黃後可食用,加之紅色的水果在黑山白水中顯得色澤鮮豔、特 別,布庫里雍順之母佛古倫愛不釋手,啣而吞之,感孕而生布庫里雍順。

此外,或可從朝代更替的順序來加以討論。明朝統治者姓朱,清始祖布庫里雍 順為其母吞朱果感孕而生,此或可解釋為滿清愛新覺羅氏吞併大明朱姓統治者,代 朱明而有天下。

湘西土家族的〈擺手歌〉和雲南大理白族的故事皆提及婦人吞桃而感孕生子,

不同之處在於前者僅記述所感之物為「桃」,而後者則明確記述所感之物為「綠桃」, 載錄引文如下:

始祖卵玉從雲中神蛋中誕生出來,並將相黏的天地射開;但見世上沒有人煙、

她沒兒女可倚靠,因此傷心哭泣。女媧神同情她,叫她沿著黃河走去,如果 見到可吃的,就取而食之。走了四十九天,果然見到河中漂流下八顆桃子和 一枝桃花。老婦人取而吞之,從此有感而孕。懷胎三年六個月,卵玉生下八 個兒子和一個女兒,於是世界上才出現了正常的人類。八顆桃子所化生的八 兄弟,喝虎奶、飲龍血、吃鐵沙長大;桃花所化生的最小妹妹則是貌美如 花……。4

雲南大理白族流傳《龍母》神話:龍母原是一個平凡女子,在古代的某一天,

她到山中砍柴,看見一個綠桃,摘了下來,吞下喉去,就有孕了,後來生下 一個男孩。5

3《本草綱目‧果部‧山果類‧杮》,【集解】:「朱果也,大者如楪,八棱稍扁,其次如拳;小或如雞 子、鴨子、牛心、鹿心之狀。」見(明)李時珍:《本草綱目》(臺北:國立中國醫藥研究所出版,

1981 年),頁 1016。

4〈擺手歌〉是湘西土家族所流傳的口誦歌謠,也是他們的民族史詩。漢文翻譯有彭繼寬和彭勃所 搜集的四種不同稿子,內容分為開天闢地、民族遷移、年中狩獵和農業起源、民族古老傳承四個部 分。引自王孝廉:《中國神話世界‧上編》(臺北:洪葉文化,2006 年),頁 170-179。

5 何星亮:《中國圖騰文化》(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2 年),頁 230。

39

湘西土家族的始祖卵玉吞食了八顆桃子和一枝桃花,感孕而生八個兒子和一 個女兒,自此才出現正常的人類。桃子成熟後為粉色、淡紅色,外型類似佛庫倫所 吞之「朱果」,布庫里雍順的感生或可解釋為其母吞桃感孕而生。

此外,或可從「圖騰」的角度來思考,「滿族的古姓多為氏族或部族名稱,即古 代的圖騰名稱……生活於黑龍江的『綽羅』氏,其意為『桃子』(toro)。」滿族之 一的綽羅氏以「桃」為氏族圖騰,同為滿族之愛新覺羅氏始祖布庫里雍順為其母感 朱果而生,或許與同族他氏的桃圖騰崇拜有關。6

不論是清始祖布庫里雍順的感朱果而生,或者夏禹的感薏苡而生,皆與「萬物 有靈」的思維相關。遠古初民見植物果實落地後便能發芽、生長,從對植物的需求、

依賴到羨慕、崇拜,以為吞食植物果實亦能懷孕生子,也冀求如植物般枝繁葉茂、

結實纍纍,故而演化出感植物而生、感朱果而生的感生神話。

在文檔中 二十五史中開國帝王感生神話研究──兼論民族始祖感生神話 (頁 4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