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自然天象而生──感日或感光而生

在文檔中 二十五史中開國帝王感生神話研究──兼論民族始祖感生神話 (頁 53-58)

第三章 感孕而生

第五節 感自然天象而生──感日或感光而生

提及自然天象,多數人首先聯想到的,泰半是對人類至關重要的太陽;感自 然天象而生者,必然少不了「感日而生」。日光、日光,有日必有光,「感光而生」

者亦與太陽有所牽連,如北魏道武帝拓跋珪,其母所感者,可解釋為日,也可解釋 為光,二者難以明確區隔,《魏書》、《北史》皆有所載:

太 祖 道 武 皇 帝,諱 珪,昭 成 皇 帝 之 嫡 孫,獻 明 皇 帝 之 子 也。母 曰 獻 明 賀 皇 后。初 因 遷 徙,游 于 雲 澤,既 而 寢 息,夢 日 出 室 內,寤 而 見 光 自 牖 屬 天,歘 然 有 感。以 建 國 三 十 四 年 七 月 七 日,生 太 祖 於 參 合 陂 北 , 其 夜 復 有 光 明 。39

北魏道武帝拓跋珪之母出遊雲澤後,疲累休息,於睡夢間見室內出現太陽,

睡醒後發現一道刺目的光芒從窗戶直射蒼天,忽然就身有所感而懷孕;拓跋珪出生 當晚,那道神秘的光芒再次出現。日有光,光自日,如此說來,拓跋珪可以說是感 日,也可以說是感光而生。

38 王文岑:《先秦兩漢女體神話與巫術研究》(臺中:國立中興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3 年),頁 103。

39 《二十六史‧魏書‧太祖紀第二》,頁 9036。《北史‧魏本紀第一》記載雷同,見頁 13282。

49

除北魏道武帝拓跋珪感日、感光而生之外,二十五史中各開國帝王及民族始祖,

明確的「感日而生」者有南朝梁武帝蕭衍、遼太祖耶律阿保機。

梁 高 祖 武 皇 帝 諱 衍,字 叔 達,小 字 練 兒,南 蘭 陵 中 都 里 人,姓 蕭 氏,

與 齊 同 承 淮 陰 令 整……帝 以 宋 孝 武 大 明 八 年 歲 次 甲 辰 生 于 秣 陵 縣 同 夏 里 三 橋 宅 。 初 , 皇 妣 張 氏 嘗 夢 抱 日 , 已 而 有 娠 , 遂 產 帝 。40

太 祖 大 聖 大 明 神 烈 天 皇 帝 , 姓 耶 律 氏 , 諱 億 , 字 阿 保 機……初 ,母 夢 日 墮 懷 中 , 有 娠 。41

此二則史料記載南朝梁武帝蕭衍與遼太祖耶律阿保機之母夢見懷抱太陽,不 久之後便懷孕;明確指出蕭衍與耶律阿保機為感日而生。

耶律阿保機於西元 916 年登基稱帝,立國號為「契丹」,建立「大契丹國」;西 元 947 年,太宗耶律德光改國號為「大遼」,追諡耶律阿保機為太祖。耶律德光雖 為「遼」的第一任皇帝,但歷史上多視耶律阿保機為遼的開國帝王,故本論文亦以 耶律阿保機為遼的開國帝王來進行討論。

中國以農立國,太陽對廣大黎民百姓來說具有神秘又巨大的力量,而封建社會 普遍認為皇帝是天之子,是上天派駐於人間的代表,所以帝王或始祖感日、感光而 生便成為天經地義、理所當然。作為開國帝王「標準配備」的感生神話,怎麼可能 棄之而不用呢?感日、感光而生的感生神話不僅出現於漢人所建立的政權中,少數 民族亦用得頗為上手。感日、感光而生源自於農民對太陽的尊敬與畏懼,作為開國 帝王的既合情,也合理。

40 《二十六史‧南史‧梁本紀上第六》,頁 12497。《梁書》未載此感孕而生,見頁 8227。

41 《二十六史‧遼史‧本紀第一‧太祖上》,頁 25231。

50

二十五史中的開國帝王及民祖始祖,確切感光生者僅元始祖孛端叉兒。

元朝的開國帝王為鐵木真(成吉思汗),但《元史》上並無鐵木真的感孕而生,

反倒記載了蒙古族的先祖孛端叉兒的感孕而生:

其 十 世 祖 孛 端 叉 兒 , 母 曰 阿 蘭 果 火 , 嫁 脫 奔 咩 哩 犍 , 生 二 子, 長 曰 博 寒 葛 答 黑,次 曰 博 合 覩 撒 里 直。既 而 夫 亡,阿 蘭 寡 居,夜 寢 帳 中,

夢 白 光 自 天 窗 中 入,化 為 金 色 神 人,來 趨 臥 榻。阿 蘭 驚 覺,遂 有 娠,

產 一 子, 即 孛 端 叉 兒 也。 孛 端 叉 兒 狀 貌 奇 異, 沉 默 寡 言, 家 人 謂 之 癡 。 獨 阿 蘭 語 人 曰 :「 此 兒 非 癡 , 後 世 子 孫 必 有 大 貴 者 。 」42

孛端叉兒之母阿蘭果火某夜夢白光自天窗入,化為金色神人,來趨臥榻,阿蘭 驚覺而感孕生孛端叉兒。阿蘭寡居,自然無夫,孛端叉兒之父乃為金色神人。由於 孛端叉兒形貌奇異又沉默寡言,家人以為他癡呆,只有母親阿蘭認為他的後世子孫 必大貴,此大貴者便是帶領蒙古鐵騎橫掃歐亞大陸的元太祖鐵木真。

孛端叉兒為感光而生,筆者以為感光而生或許與感日而生息息相關。古代不若 現代,光的來源多元多樣,先民所謂的「光」不外乎日光、月光、火光、燈光,日 常生活中的火光、燈光能致人感孕?或者來自大自然的日光、月光?何者更具有說 服性,不言而喻。

自古以來,日被視為陽、男性、丈夫、帝王、皇權的象徵,月則被視為陰、女 性、妻子、皇后的代表。孛端叉兒為男子,其母所感之光或可解釋為為日光,則感 光而生可視為感日而生的變異型態。

42 《二十六史‧元史‧本紀第一‧太祖》,頁 27033。

51

小結

從感植物而生到感動物而生,再到感自然天象而生;從感朱果而生、感玄鳥而 生、感蛟龍而生、感巨人跡而生,再到感日或感光而生,這些感生神話的順序並非 絕對,筆者乃就人類社會文明進步的次第作如此推論,就整體觀之,仍可歸納出些 許訊息。

人類社會從採集、漁獵進步至農耕、工業社會,感生神話也隨之發生性質上的 變化:感植物而生代表萬物有靈,即使是不言語、不動作的植物也充滿靈性;感動 物而生代表人類社會對動物的畏懼、羨慕,甚至昇華為崇拜與尊敬;感自然天象而 生則代表人類思想的大躍進,從無知懵懂到有意識為之,從部族部落的劃分、團結 到政治目的與手段。

前輩學者解釋感植物而生與感動物而生,方向或為生殖崇拜、圖騰崇拜,或為 祈子祭祀儀式等;但隨著社會文明的進步,感生神話只能,也必定隨之調整,原始 的感生神話逐漸湮滅,取而代之的是「政治型」的感生神話,成為統治者藉以神化 身分、提高地位的工具。 感朱果而生可見萬物有靈的原始宗教、信仰痕跡;感 玄鳥而生、感蛟龍而生、感巨人跡而生可見遠古部族對圖騰、男根、生殖力的崇拜,

或祭祀舞蹈、高禖求子等文化面向;感日而生或感光而生則可見統治者為太陽之子、

天之子的意識灌輸。

不論感生的方式為何,不管感生的對象是什麼,感生神話作為神話的一支,佔 有一席之地,自有其必要與意義。感生神話不是離奇怪誕、荒謬可笑的歷史小丑,

而是人類文化、思想、智識進步的憑依,從感生神話可窺見歷史演進的脈絡。

52

53

在文檔中 二十五史中開國帝王感生神話研究──兼論民族始祖感生神話 (頁 5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