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自然天象而生──感巨人跡而生

在文檔中 二十五史中開國帝王感生神話研究──兼論民族始祖感生神話 (頁 50-53)

第三章 感孕而生

第四節 感自然天象而生──感巨人跡而生

「感自然天象而生」係指女子看見或夢見日、月、雷、電、虹等自然現象,或 身體接觸大跡而感孕生子。見諸二十五史中開國帝王及民族始祖的感生神話,感自 然天象而生者包括:姜嫄踐巨人跡而感孕生周始祖后稷、北魏道武帝拓跋珪感日而 生、南朝梁武帝蕭衍感日而生、遼太祖耶律阿保機感日而生。

二十五史中,周后稷為其母姜嫄感巨人足跡而生。后稷不僅出生充滿神祕玄奧,

就連襁褓時的遭遇也令人嘖嘖稱奇:

周 后 稷 ,名 弃 。其 母 有 邰 氏 女 ,曰 姜 原 。 姜 原 為 帝 嚳 元 妃 。 姜 原 出 野 , 見 巨 人 跡 , 心 忻 然 說 , 欲 踐 之 , 踐 之 而 身 動 如 孕 者 。 居 期 而 生

27 《周禮注疏.冬官考工記》:「畫繢之事,雜五色,東方謂之青,南方謂之赤,西方謂之白,北方 謂之黑,天謂之玄,地謂之黃。」見《周禮注疏》(臺北:臺灣古籍出版社,2001 年),頁 1305。

46

子 , 以 為 不 祥 , 弃 之 隘 巷 , 馬 牛 過 者 皆 辟 不 踐 ; 徙 置 之 林 中 , 適 會 山 林 多 人,遷 之;而 弃 渠 中 冰 上,飛 鳥 以 其 翼 覆 薦 之。姜 原 以 為 神,

遂 收 養 長 之 。 初 欲 弃 之 , 因 名 曰 弃 。28

周始祖后稷的感生神話除載錄於正史《史記》之中,亦見於其他典籍,如《詩 經》、《列女傳》、《春秋元命苞》、《論衡》,引文如下:

厥初生民,時維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無子。履帝武敏歆,攸介 攸止。載震載夙,載生載育,時維后稷。誕彌厥月,先生如達。不坼不副,

無菑無害。以赫厥靈,上帝不寧。不康禋祀,居然生子。誕寘之隘巷,牛羊 腓字之。誕寘之平林,會伐平林。誕寘之寒冰,鳥覆翼之。鳥乃去矣,后稷 呱矣。實覃實訏,厥聲載路。29

棄 母 姜 嫄 者,邰 侯 之 女 也。當 堯 之 時,行 見 巨 人 跡,好 而 履 之,歸 而 有 娠,浸 以 益 大,心 怪 惡 之,卜 筮 禋 祀,以 求 無 子,終 生 子。以 為 不 祥,而 棄 之 隘 巷,牛 羊 避 而 不 踐;乃 送 之 平 林 之 中,後 伐 平 林 者 咸 薦 之、覆 之;乃 取 置 寒 冰 之 上,飛 鳥 傴 翼 之。姜 嫄 以 為 異,乃 收 以 歸,

因 命 曰 棄 。30

周 本 姜 嫄 , 遊 閉 宮 , 其 地 扶 桑 , 履 大 跡 生 后 稷 。31

后 稷 之 時,履 大 人 跡,或 言 衣 帝 嚳 之 服,坐 息 帝 嚳 之 處,妊 身。怪 而 棄 之 隘 巷,牛 馬 不 敢 踐 之;寘 之 冰 上,鳥 以 翼 覆 之,慶 集 其 身。母 知 其 神 怪 , 乃 收 養 之 。 長 大 佐 堯 , 位 至 司 馬 。32

28 《二十六史‧史記集解‧周本紀第四》,頁 23。

29 《毛詩正義‧大雅‧生民》(臺北:臺灣古籍出版社,2001 年),頁 1239-1252。

30 (漢)劉向:《列女傳今註今譯‧卷一‧母儀傳》(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94 年),頁 4-5。

31 (清)黃奭輯:《黃氏逸書考‧春秋元命苞》(臺北:藝文出版社,1972 年),未標頁碼。

32 (漢)王充:《論衡‧吉驗篇》,收錄於《新編諸子集成》第七冊(臺北:世界書局,1974 年), 頁 18。

47

姜嫄踐巨人足跡而生后稷、華胥履巨人足跡而生伏羲33,承襲前文提及之圖騰 一說,有學者認為周的圖騰是大龜鱉,故巨人實指大龜鱉34。孫作雲則認為「黃帝 之族以熊為圖騰,而周族出於黃帝,因此說:原始的周人也以熊為圖騰35」,巨人足 跡實為熊掌致胎。不論是大龜鱉或大熊,踐巨人足跡而生感孕生子,實際上是遠古 社會對於氏族部落圖騰的崇拜反映。

其二,足跡即為大腳印,部分學者認為腳、足之類是男根的象徵,如傳說太陽 裡有三足金烏,鳥本二足,其第三足即為男根,之所以將其放大,係因對男性生殖 能力的崇拜與羨慕所致。如此說來,姜嫄與華胥踐履巨人跡,即女性與男性交媾之 意,代表著遠古先民對於生殖之崇拜。

其三,部分學者主張后稷之母姜嫄踐巨人跡實為古老的祭祀舞蹈,與祭祀高禖 的用意相同,皆在求子。援引毛亨對於《詩經》該段引文的註解如下:

弗 , 去 也 , 去 無 子 , 求 有 子 , 古 者 必 立 郊 禖 焉 。

箋 云:克,能 也。弗 之 言 祓 也。姜 嫄 之 生 后 稷,如 何 乎 ?乃 禋 祀 上 帝 於 郊 禖 , 以 祓 除 其 無 子 之 疾 , 而 得 其 福 也 。36

聞一多認為:「上云禋祀,下云履跡,是履跡乃祭祀儀式之一部分,疑即一種 象徵性的舞蹈。所謂『帝』實即代表上帝之神尸。神尸舞於前,姜嫄尾隨其後,踐 神尸之跡而舞,其事可樂,故曰『履帝武敏歆』,猶言與尸伴舞而心甚悅喜也。『攸 介攸止』,『介』,林義光讀為『愒』,息也,至確。蓋舞畢而相攜止息於幽閉之處,

因而有孕也。37」聞一多認為姜嫄踐巨人跡實際上是祭祀儀式或舞蹈,然其後又言

「舞畢而相攜止息於幽閉之處,因而有孕」,隱含遠古初民尚未建立婚嫁制度前,

33「太昊帝庖犧氏,風姓也,母曰華胥,遂人之世,有巨人迹,出於雷澤,華胥以足履之,有娠,

生伏羲。」見(晉)皇甫謐:《帝王世紀》(北京:中華書局,1985 年),頁 2。

34 龔維英:〈周族先民圖騰崇拜考辨──兼說黃帝族、夏族的圖騰信仰〉,《人文雜誌》(1983 年 01 期),頁 77-81。

35 孫作雲:《詩經與周代社會研究》(北京:中華書局,1966 年),頁 11。

36 《毛詩正義‧大雅‧生民》(臺北:臺灣古籍出版社,2001 年),頁 1239-1240。

37 《聞一多全集‧甲集‧神話與詩‧姜嫄履大人跡考》(臺北:里仁書局,1993 年),頁 74。

48

男女雜交的生育狀況。此外,王文岑引用毛亨傳及鄭玄箋,亦認為「克禋克祀」所 指當為儀式無誤,目的在於祈求袚除無子38

此外,亦有部分學者主張遠古初民只知其母而不知其父,在進入倫理、道德觀 念普及的文明社會後,為瞭解釋這尷尬的問題,只好以隱晦的說法來含糊雜交、亂 婚的事實。從人類進化的歷程來看,簡狄、姜嫄之名留存至今,代表她們是母系社 會的末位首領,而契、后稷則是父系社會的首位領袖,不凡的出生用以表示其神聖、

崇高、不可取代的地位。

在文檔中 二十五史中開國帝王感生神話研究──兼論民族始祖感生神話 (頁 5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