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生神話與圖騰的關係

在文檔中 二十五史中開國帝王感生神話研究──兼論民族始祖感生神話 (頁 27-34)

「圖騰」一詞並非源出中國本土,乃譯自北美洲印地安人所使用的奧其華

(Ojibwa)語中的 ot-otem 或 ot-otam,意為「它的親屬」或「它的標記」,十八世 紀英國商賈約翰‧朗格(John Long)《印地安旅行記》出版後,「圖騰」始登場亮相

38。「圖騰」原來只是一種人與物之間有著「親族」關係的觀念性名詞,而隨著「親 族」觀念與社會組織發展的呼應與結合,遂構築出所謂的「圖騰文化」或「圖騰崇 拜理論」,甚至成為歷史某一階段的專有名詞39

二十世紀以來,中國的神話研究多有學者運用圖騰來詮釋感生神話,認為中國 上古各部落或氏族均有自己的圖騰。李則綱於 1935 年出版《始祖的誕生與圖騰》, 逐一敘述伏羲、神農、黃帝、少昊、顓頊、帝嚳、堯、禹、皋陶、伯益、契、棄(后 稷)等人的感生神話,並以圖騰解釋之,認為「這些傳說恰恰顯示由圖騰的名物轉 移到開祖英雄個人身上的一個過程」40。此外,袁珂亦主張圖騰說,其認為:「在母 權制氏族社會的發生期,圖騰主義就開始有了……由於當時人們還過著半血族群 婚制的『不知有父』的生活,並且根本不知道性交和生育的關係,因而婦女生孩子 往往被認為是圖騰鑽進了肚子,後來一切感生神話的興起,追本溯源,都應當是從 這個時候開始的。41」持相同論點者,尚有孫作雲,其認為:「原始人不知道生育子 女是由於男女交合而來,他們只是推測,他們的女老祖宗,因為某一種機會,受了 某一種動物或什麼東西的感應,因此便生下了子女。這種感應她的東西(「物」),

就叫做圖騰。42

38 顧軍:〈圖騰的功能與圖騰崇拜〉,《北京聯合大學學報》第 13 卷第 1 期(1990 年),頁 44-49。

39 鍾宗憲:〈「圖騰」理論的運用與神話詮釋──以感生神話與變形神話為例〉,《東華漢學》第二期

(2004 年),頁 296。

40 李則綱:《始祖的誕生與圖騰》(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1988 年),頁 29。

41 袁珂:《中國神話傳說》(臺北:里仁書局,1987 年),頁 12-13。

42 孫作雲:《詩經與周代社會研究》(北京:中華書局,1966 年),頁 2。

23

何星亮提出:「圖騰生育信仰是最早的生育觀念。崇拜圖騰,祈求生育,是最 早的生殖崇拜。43」其又主張圖騰觀念可分三種類型:圖騰親屬觀念、圖騰祖先觀 念和圖騰神觀念。最早出現的是「圖騰親屬觀念」,也是原始的宗教意識:

所謂圖騰親屬觀念,就是把圖騰當作父母、祖父母或兄弟姊妹等血緣親屬,

當作本氏族或本家族的成員。例如,以熊為圖騰的氏族,把自然界中的所有 熊都看作是自己的血緣親屬;以虎為圖騰的家族,把山林中的所有虎都是為 家族成員,認為與之有血緣關係。44

其次是「圖騰祖先觀念」,也是最早的祖先觀念:

所謂圖騰祖先觀念,就是原始時代的氏族或部落認為自己的始祖不是人,而 是某種動物、植物、無生物或自然現象,所有成員都是由它繁衍而來的,都 是它的後裔。例如,以虎為圖騰的氏族認為,古代的一隻虎是全體氏族成員 的始祖,氏族與生存在自然界中的虎具有血緣關係。45

最晚出現的是「圖騰神觀念」,也是早期的神觀念:

所謂圖騰神觀念,即不把圖騰看作親屬,也不認為它是祖先,而是把它奉為 氏族、胞族、部落、民族、家庭或個人的保護神,相信它具有超自然的力量,

既能降福於人,又能為人排憂解難。圖騰神是人們心目中的偶像,是神聖不 可侵犯的,不能把它與自然界中的同類動物或植物等同起來。46

43 何星亮:《中國圖騰文化》(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2 年),頁 24。

44 何星亮:《中國圖騰文化》,頁 56。

45 何星亮:《中國圖騰文化》,頁 63。

46 何星亮:《中國圖騰文化》,頁 72。

24

受西方圖騰理論影響,部分學者以之闡釋中國的感生神話。根據何星亮所主張,

遠古初民因為集體相信相同的圖騰,認為該圖騰是自己的親屬、始祖或保護神,因 之將該圖騰奉為至高無上的氏族部落代表;而該圖騰成為氏族部落象徵後,也因之 強化了群體的內部向心力與認同感。

鍾宗憲認為撇開歷史文化進程的思考與判斷,而從神話研究的角度來看,目前 學者將圖騰理論應用於神話詮釋最多的,有三種面向:第一種,對於崇拜對象的認 定;第二種,感生神話中的祖神意義;第三種,變形神話中的圖騰回歸。其中最符 合「圖騰」血緣觀念基本意義的神話類型,應該是「感生神話」47。誠然,但就圖 騰發展、起源的時空環境及其蘊藏的文化意義觀之,「圖騰」能否全面解釋中國的 感生神話?

鍾宗憲認為從原始意義來看,「圖騰」觀念的主要關鍵是圖騰崇拜者相信他自 己或民族與圖騰物有血緣上的關係,圖騰物同時也是崇拜物,圖騰物的形態會表現 在徽記上,圖騰物的質性會構成某些禁忌48。以下擬就此思考方向,藉由數則感生 神話來討論感生神話與圖騰的關係:

周始祖后稷之母姜嫄「履帝武敏歆」而感孕,其所感之物究竟為何,素為研究 感生神話、圖騰說之學者所重。

厥初生民,時維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無子。履帝武敏,歆;攸 介攸止,載震載夙;載生載育,時維后稷。誕彌厥月,先生如達;不坼不副,

無菑無害。以赫厥靈,上帝不寧。不康禋祀,居然生子。誕寘之隘巷,牛羊 腓字之。誕寘之平林,會伐平林。誕寘之寒冰,鳥覆翼之。鳥乃去矣,后稷 呱矣。實覃實訏,厥聲載路。49

47 鍾宗憲:《中國神話的基礎研究》(臺北:洪葉文化,2006 年),頁 305。

48 鍾宗憲:《中國神話的基礎研究》,頁 302。

49《毛詩正義‧大雅‧生民》(臺北:臺灣古籍出版社,2001 年),頁 1239-1252。

25

周 后 稷 ,名 弃 。其 母 有 邰 氏 女 ,曰 姜 原 。 姜 原 為 帝 嚳 元 妃 。 姜 原 出 野 , 見 巨 人 跡 , 心 忻 然 說 , 欲 踐 之 , 踐 之 而 身 動 如 孕 者 。 居 期 而 生 子 , 以 為 不 祥 , 弃 之 隘 巷 , 馬 牛 過 者 皆 辟 不 踐 ; 徙 置 之 林 中 , 適 會 山 林 多 人,遷 之;而 弃 渠 中 冰 上,飛 鳥 以 其 翼 覆 薦 之。姜 原 以 為 神,

遂 收 養 長 之 。 初 欲 弃 之 , 因 名 曰 弃 。50

吳天明將姜嫄所履之巨大足跡解釋為龍的足跡,並認為龍是周民族的圖騰51。 華人向來號稱「龍的傳人」,后稷為其母與龍所生,后稷與龍有血緣上的關係,但 龍是否為周的崇拜物?龍的形態是否現在周文物的徽記上?龍的質性是否構成某 些禁忌?然就現今留存的周代文物,龍形態並未大規模地出現,龍質性所形成的禁 忌在漢代以後才日漸複雜。如此說來,龍是周民族的圖騰嗎?

不同於吳天明所主張,王德保認為周民族是以熊為圖騰的民族,周人忌諱直呼 熊名,將熊尊稱為「大人」52。熊,其出現於周文物上的頻率與熊質性所形成的禁 忌均較龍為少,然誠如上段所述,熊是周民族的圖騰嗎?

除主張龍、熊為周民族圖騰的說法之外,尚有主張玄鳥為殷商民族圖騰之說,

引文如下:

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53

簡狄在臺,嚳何宜?玄鳥致貽,女何喜?54

50《二十六史‧史記集解‧周本紀第四》(臺北:成文出版社,1971 年),頁 23。

51 吳天明:《中國神話研究》(北京:中央編輯出版社,2003 年),頁 341-342。

52 王德保:《神話的意蘊》(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2 年),頁 51-58。

53《毛詩正義‧商頌‧玄鳥》(臺北:臺灣古籍出版社,2001 年),頁 1700。

54《楚辭註繹‧天問》(臺北:里仁書局,2007 年),頁 343。

26

有娀氏有二佚女,為之九成之臺,飲食必以鼓。帝令燕往視之,鳴若謚隘。

二女愛而爭搏之,覆以玉筐。少選,發而視之,燕遺二卵,北飛,遂不反。

二女作歌一終,曰「燕燕往飛」,實始作為北音。55

殷契,母曰簡狄,有娀氏之女,為帝嚳次妃。三人行浴,見玄鳥墮其卵,簡 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契長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親,

五品不訓,汝為司徒而敬敷五教,五教在寬。」封於商,賜姓子氏。56

簡狄因為吞玄鳥卵而生契,部分學者主張殷商崇拜玄鳥,以玄鳥為圖騰,如朱 鳳祥57、胡厚宣58。然,若就上述對於圖騰的觀念與定義,至多解釋了玄鳥與殷商 民族有血緣上的關係,玄鳥是殷商民族的崇拜物,卻難以從歷史文獻或考古實物證 明殷商以玄鳥為徽記,或殷商民族因為玄鳥而有某些禁忌或儀式。

王孝廉主張:「鳥生和卵生的傳說是廣泛地分佈於世界各地,而我們也發現許 多民族固然有鳥生或卵生的神話傳說,但卻未必全是以鳥做為自己部屬的圖騰,比 如中國《山海經》所見的『其民皆卵生』的卵民之國,南太平洋諸島如臺灣、緬甸、

菲律賓,都有太陽產卵而生人類始祖的神話,但是這些具有卵生神話的民族,似乎 也不全是以鳥做為自己的祖先。59

除以龍或熊為周民族的圖騰之說、玄鳥為商民族圖騰之說,尚有主張以狐為圖 騰者,如中國第一個封建王朝──夏。

禹三十未娶,行到塗山,恐時之暮,失其度制,乃辭云:「吾娶也,必有應 矣。」乃有白狐九尾造於禹。禹曰:「白者,吾之服也;其九尾者,王之證

55(秦)呂不韋主編:《呂氏春秋‧季夏紀‧音初》,收錄於《新編諸子集成》第七冊(臺北:世界 書局,1974 年),頁 59。

56《二十六史‧史記集解‧殷本紀第三》(臺北:成文出版社,1971 年),頁 18。

57 朱鳳祥:〈"玄鳥生商"──商族人原始崇拜的內涵及演變〉,《商丘師範學院學報》第 23 卷第 10 期(2007 年 10 月),頁 16-18。

58 胡厚宣認為商族以倍受尊崇的荒遠先祖之名「亥」保留鳥形標示,可謂殷商氏族以鳥為圖騰之確 證。見胡厚宣:〈甲骨文所見商族鳥圖騰的新證據〉,《文物》(1997 年第 2 期),頁 86。

59 王孝廉:《中國神話世界‧上編》(臺北:洪葉文化,2006 年),頁 91。

27

也。塗山之歌曰:『綏綏白狐,九尾痝痝。我家嘉夷,來賓為王。成家成室,

我造彼昌。 天人之際,於茲則行。』明矣哉!」禹因娶塗山女,謂之女嬌。

60

禹娶塗山女的神話,李炳海認為在這個傳說中,九尾狐是男性配偶的形象,又 是大禹本人的化身,大禹娶親故事是受狐圖騰影響而形成的61。《山海經》、《竹書

禹娶塗山女的神話,李炳海認為在這個傳說中,九尾狐是男性配偶的形象,又 是大禹本人的化身,大禹娶親故事是受狐圖騰影響而形成的61。《山海經》、《竹書

在文檔中 二十五史中開國帝王感生神話研究──兼論民族始祖感生神話 (頁 2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