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六章 結論

五、 方法論及其延續

立 政 治 大 學

Na tiona

l Ch engchi University

125

在中原大戰垮台之後,其部隊便成為共產黨積極爭取的對象。孫 連仲屬下的第二十六路軍於寧都暴動中叛變投入紅軍,增加了共 產黨的力量。而在國共內戰當中,領軍投共者也多為原西北軍的 人物,如高樹勛、吳化文、何基澧、張克俠等人。閻錫山領導的 晉系雖然在 1936 年的山西戰役中與共產黨作戰,在抗戰時又與共 產黨合作,成立犧牲救國同盟會(簡稱犧盟),訓練新軍。但為共 產黨滲透,新軍於 1939 年晉西事變叛變。張學良的東北軍也是另 一個共產黨爭取的對象,早在陝北圍剿時就與共黨有默契,甚至 秘密洩漏軍情,造成中央胡宗南部戰敗。西安事變更是終止了國 軍的剿共。其他例如廣東陳濟棠,先是在 1931 年趁第三次圍剿時 起兵,迫使蔣中正必須同時應付廣東政府及共產黨。其後在第五 次圍剿時,又打開包圍圈蓄意縱放紅軍。許多在國共夾縫中的地 方實力派,雖然為中央軍的實力一時所威懾,卻反而在關鍵時刻 靠向中共,也是造成局勢扭轉的其中一個原因。

共產黨在此一階段的黨內鬥爭其實也相當激烈。毛澤東受到 從上海遷到江西的中共中央當權的國際派王明等人打壓。雖然在 遵義會議取回主導權,又與張國燾分裂,一時間在中共內部有兩 個中央。但面對國軍此一強大外敵,中共藉內部批判統合黨內勢 力。或者由於中共黨員黨性堅強,又或者軍隊政工制度相當貫徹、

或是內部鎮反、肅反清除確實。內爭失利的領導人張國燾、龔楚 等「叛徒」,不但沒有形成地方割據勢力,也沒有影響到軍隊造成 內戰。長久來看成為國共的一個明顯差距。

五、方法論及其延續

剿共戰爭階段,對蔣中正、毛澤東兩人軍事思想的發展來說,

都是一個轉折點。北伐時期,蔣中正並不長篇大論的對將領殷殷 切切地教導如何作戰。是在剿共受到挫敗之後,蔣才體會到麾下 將領學識、經驗、精神,或者方法上的不足,開始了一系列再訓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a tiona

l Ch engchi University

126

練將領的措施。《剿匪手本》以後陸續出版了續集,在抗戰時編有

《抗戰手本》、戡亂時編有《新剿匪手本》。而繼廬山、峨嵋兩個 軍官訓練團之後,又辦了洛珈山軍官訓練團、中央訓練團,到臺 灣以後又開創石牌實踐學社、革命實踐研究院。這些訓練團和廬 山訓練團一樣,都不是正規的軍事院校,可以說是一種補習教育。

以後受訓層面甚至跨大到軍官以外,包含了一般的黨政幹部,對 幹部的軍事化與思想訓練。蔣中正對下屬不僅是一種上下關係,

很多時候還有一種師生的關係在內。其互動方式甚至頗類似於大 學教授與大學生。蔣中正的知識透過演講傳授,很多時候類似於 講課。也常常為部下指定閱讀書籍,如前述《曾胡治兵語錄》、《孫 吳兵略問答》。在臺灣時期甚至要求將領繳交心得報告,並親自批 閱、加以評分。

《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則是毛澤東第一本有關於戰略 及戰爭哲學方面的著作。可以說,沒有《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 題》也就不會有之後的《論持久戰》、《抗日游擊戰爭的戰略問題》

等作品。因此剿共戰爭時期可以說是蔣、毛兩人方法論的開始。

小結

在後現代浪潮中,軍事史或許是大寫歷史(History)的最後一 座堡壘。儘管近年來軍事社會學也在軍事史研究當中佔有一席之 地,但傳統的作戰歷史(Operational History)與英雄史觀(在軍 事史層面或許可稱之為「名將史觀」)仍未消退。當然,在跳脫領 袖崇拜的現今學術研究上,我們不能將中共的勝利歸於毛澤東一 人的成功,同樣的也不能將國府的敗北結於蔣中正一人的失敗。

兩人的軍事思想都受限於國際局勢、外交環境、黨內因素。無疑 的,兩人都是當代中國傑出的軍事家。蔣中正、毛澤東兩位中國 當代的豪傑人物,如同過去曾在中原大陸爭霸逐鹿的群雄,以時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a tiona

l Ch engchi University

127

代為局,天下為棋,各以他們的意志鑄造了中國二十世紀前半的 格局。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a tiona

l Ch engchi University

128

徵引書目

一、史料

(一)檔案

1. 《蔣中正總統文物》,國史館藏。

「蔣中正電薛岳、周渾元、吳奇偉」,〈一般資料—手稿錄底 (二十一)〉,《蔣中 正總統文物》,典藏號:002-080200-00416-132。

「蔣中正電胡宗南」,〈一般資料―民國二十五年(十)〉,《蔣中正總統文物》,典 藏號 002-080200-00272-006。

「胡宗南電蔣中正」〈一般資料―民國二十五年(十),《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80200-00272-106。

「上官雲相電蔣中正」〈武裝叛國(四),《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90300-00036-274。

「何應欽電蔣中正」,〈武裝叛國 (二十)〉,《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90300-00043-130。

「周渾元電蔣中正」〈武裝叛國 (二十)〉,《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90300-00043-139。

「蔡廷鍇電蔣中正」〈武裝叛國 (二十)〉,《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90300-00043-211。

「陳誠電蔣中正」,〈武裝叛國(二十)〉,《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90300-00043-280。

「韓德勤電蔣中正」,〈武裝叛國(二十)〉,《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90300-00043-306。

「衛立煌電蔣中正」,〈武裝叛國(二十)〉,《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90300-00043-323。

「趙觀濤電蔣中正匪」,〈武裝叛國(二十)〉,《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90300-00043-326。

「何應欽電蔣中正」,〈武裝叛國(二十)〉,《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90300-00043-375。

002-090300-00043-391。

「朱紹良電蔣中正」,〈武裝叛國(二十)〉,《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90300-00043-398。

「李韞珩電蔣中正」〈武裝叛國(二十),《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90300-00043-403。

「蔣鼎文電蔣中正」〈武裝叛國(二十一),《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90300-00044-103。

「蔣鼎文電蔣中正」〈武裝叛國 (二十一)〉,《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90300-00044-168。

「蔡廷鍇電蔣中正」,〈武裝叛國 (二十一)〉,《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90300-00044-191。

「蔡廷鍇電蔣中正」,〈武裝叛國 (二十一)〉,《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90300-00044-192。

「陳誠電蔣中正」〈武裝叛國(二十一),《蔣中正總統文物》,國史館典藏。典藏號:

002-090300-00044-254。

「顧祝同轉蔣中正電致陳誠」〈武裝叛國(七十五)《蔣中正總統文物》,國史館典藏。

典藏號:002-090300-00098-084。

「陳誠電朱培德等」〈武裝叛國(七十五)《蔣中正總統文物》,國史館典藏。典藏號:

002-090300-00098-094。

「劉湘電蔣中正」〈武裝叛國 (九十二)〉,《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90300-00115-016。

「蔣中正手令陳誠」〈籌筆—統一時期 (五十八)〉,《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10200-00058-021。

「蔣中正電孫連仲」,〈籌筆—統一時期 (五十八)〉,《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 號:002-010200-00058-048。

「蔣中正電蔡廷鍇」,〈籌筆—統一時期 (五十九)〉,《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 號:002-010200-00059-005。

「蔣中正電孫連仲」,〈籌筆—統一時期 (五十九)〉,《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 號:002-010200-00059-012。

「蔣中正電示熊式輝」,〈籌筆—統一時期 (六十)〉,《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 號:002-010200-00060-038。

「蔣中正電趙觀濤」,〈籌筆—統一時期 (六十)〉,《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10200-00060-034。

「蔣中正電何應欽」,〈籌筆—統一時期 (六十一)〉,《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 號:002-010200-00061-009。

號:002-010200-00061-026。

「蔣中正電薛岳」,〈籌筆—統一時期 (一二七)〉,《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10200-00127-057。

「蔣中正電薛岳」,〈籌筆—統一時期 (一二八)〉,《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10200-00128-003。

「蔣中正電薛岳萬耀煌」〈籌筆—統一時期 (一二八)〉《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10200-00128-049。

「蔣中正電周渾元」,〈籌筆—統一時期 (一二九)〉,《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 號:002-010200-00129-002。

「蔣中正電薛岳」〈籌筆—統一時期 (一二九)〉,《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10200-00129-006。

「蔣中正電薛岳、周渾元、萬耀煌」〈籌筆—統一時期 (一二九)〉《蔣中正總統文物》 典藏號:002-010200-00129-013。

「蔣中正電薛岳」〈籌筆—統一時期 (一二九)〉,《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10200-00129-016。

「蔣中正電薛岳、王家烈」,〈籌筆—統一時期 (一二九)〉,《蔣中正總統文物》,

典藏號:002-010200-00129-017。

「蔣中正電薛岳」〈籌筆—統一時期 (一二九)〉,《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10200-00129-070。

「蔣中正電薛岳」〈籌筆—統一時期 (一二九)〉,《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10200-00129-077。

「蔣中正電周渾元」〈籌筆—統一時期 (一三○)〉,《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10200-00130-052。

「蔣中正電周渾元」,〈籌筆—統一時期 (一三○)〉,《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 號:002-010200-00130-058。

「蔣中正電薛岳」,〈籌筆—統一時期 (一三○)〉,《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10200-00130-059。

「蔣中正電李韞珩」,〈籌筆—統一時期 (一三五)〉,《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 號:002-010200-00135-005。

「蔣中正電何鍵」,〈籌筆—統一時期 (一三五)〉,《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10200-00135-007。

「蔣中正電李韞珩、陳光中」,〈籌筆—統一時期 (一三五)〉,《蔣中正總統文物》,

典藏號:002-010200-00135-008。

「蔣中正電陳光中」,〈籌筆—統一時期 (一三五)〉,《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 號:002-010200-00135-009。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a tiona

l Ch engchi University

131

「蔣中正電賀國光」,〈籌筆—統一時期 (一三五)〉,《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 號:002-010200-00135-010。

「蔣中正電閻錫山」,〈籌筆—統一時期 (一五三)〉,《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 號:002-010200-00153-024。

「蔣中正電關麟徵」〈籌筆—統一時期 (一五四)〉,《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10200-00154-015。

「蔣中正電關麟徵」,〈籌筆—統一時期 (一五四)〉,《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 號:002-010200-00154-028。

「蔣中正電關麟徵」〈籌筆—統一時期 (一五四)〉,《蔣中正總統文物》,典藏號:

002-010200-00154-030。

「蔣中正電張學良、楊虎城」,〈籌筆—統一時期 (一五七)〉,《蔣中正總統文物》,

典藏號:002-010200-00157-014。

2. 《陳誠副總統文物》,國史館藏。

「赤匪反動文件彙編第六冊」〈赤匪反動文件彙編(六)〉《陳誠副總統文物》,典藏號:

008-010702-00030-001。

「晉陜綏寧四省邊區剿匪經過:第十五-不解決之解決」〈晉陜綏寧四省邊區剿匪經過

(二),《陳誠副總統文物》,典藏號:008-010702-00040-015

「晉陝綏寧四省邊區剿匪總指揮部所屬各部隊二十六年三月份人馬統計表」〈晉陝綏寧 四省邊區剿匪總指揮任內資料〉,《陳誠副總統文物》,典藏號:008-010702-00041-005。

「剿匪軍第一路晉西剿匪作戰紀要:入晉剿匪所見」〈剿匪軍第一路晉西剿匪作戰紀 要〉《陳誠副總統文物》,典藏號:008-010702-00056-008。

3. 《閻錫山檔案》,國史館藏。

「閻錫山電復蔣中正」〈晉軍剿共案〉《閻錫山檔案》,國史館藏,典藏號:

116-010101-0103-251。

「蔣中正電閻錫山」〈晉軍剿共案〉《閻錫山檔案》,國史館藏,典藏號:

116-010101-0103-252。

「閻錫山電復傅作義」〈晉軍剿共案〉《閻錫山檔案》,國史館藏,典藏號:

116-010101-0103-256。

「閻錫山電復孔祥熙」〈晉軍剿共案〉《閻錫山檔案》,國史館藏,典藏號:

116-010101-0103-261。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a tiona

l Ch engchi University

132

「孔祥熙電閻錫山」〈晉軍剿共案〉《閻錫山檔案》,國史館藏,典藏號:

「孔祥熙電閻錫山」〈晉軍剿共案〉《閻錫山檔案》,國史館藏,典藏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