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歷盡艱辛,困境重重~艱辛的單親生活

第五章 研究分析與結果

第二節 歷盡艱辛,困境重重~艱辛的單親生活

但,真的是這樣嗎?三位研究參與者的單親生活中遇到哪些困境呢?

根據她們的描述,本節將就「入不敷出的經濟困境」、「多重壓力 的母職角色」、「外籍身分的就業難題」三大層面進行探討這群新 住民的生活困境。

一、入不敷出的經濟困境

彭淑華(2005)指出「經濟匱乏」是單親家庭最直接面臨的壓 力。對於這群女性單親新住民而言,她們也面臨著同樣的困境。

天人菊離婚初期女兒剛就讀幼稚園,她也知道公托較便宜但公 托每天三、四點就必須把小孩接回來,無法配合工作,所以她只好 咬牙讓女兒就讀費用昂貴的私托來換取工作時間。

房租、生活費、教育費讓天人菊每天被錢逼著跑,逆境中激發 應變能力,天人菊跟老闆商量改成每個禮拜領薪水來支付開銷。同 時,天人菊晚上開始到著女兒去教會打掃,每個月賺取五千元。本 身在越南學過插花技術的天人菊假日回到原工作地方打工,來增加 收入。

小孩要讀幼稚園那麼貴,公立幼稚園三四千塊可是三四點要接,我的工 作沒有辦法配合,然後要找那個讀整天到五點的,一個月五千多塊,每學期 要註冊費要一萬多塊,然後我就,我的生活就是嗯,剛開始非常的困難,因 為我,我上班的薪水就是用一用就沒了,就是我叫老闆要每個禮拜領錢。一 個穩定固定的工作,就是白天八點到五點在那裡做,然後晚上去教會,然後 禮拜六就去花店,就每天這樣子,很累...(天人菊,C08-2、C07-4)。

然後就慢慢找一個穩定固定的工作,就是白天八點到五點在那裡做,然 後晚上去教會,然後禮拜六就去花店,就每天這樣子,很累...(天人菊,

C07-1、2、3、4)。

向日葵從事居服員的工作,為了讓自己與兒子能躲開前夫的騷 擾也能有安定的住所,所以她選擇買房子。沉重的房貸、生活費、

教育費不是她一份工作收入能負荷的,她只能從生活費用省,一省 再省,常常吃稀飯過一餐,生活很辛苦。

我覺得我想買,我想搬家餒,因為我老公一直一直鬧我,所以想搬,他 知道這裡(之前住的地方),我就想搬家啊(向日葵,B19-1)。

我在這裡很辛苦,還要繳房貸還要養小孩,我哪裡有錢?自己省啦,有時 候沒有錢吃飯,有時候有,我說今天我們沒有什麼東西齁,我們就省一點,

如果吃早餐買一個三明治就好啦,不要買什麼什麼,如果便當我們就一個便 當兩個人吃,就這樣。...因為我還有要繳房貸阿,...就很省,然後就我一 年就忍耐一年,我一年忍耐,真的齁,我就不管看到什麼,我不敢看齁,不 敢看到什麼東西,我不敢買什麼東西阿,是菜我吃東西,是菜阿,有時候我 跟我兒子早上起來,我們吃稀飯什麼什麼這樣過活,這樣跟我兒子。就很 省,然後就就可以過啦...(向日葵,B12-4、B13-2、3)。

二、多重壓力的母職角色

三位研究參與者都提到離婚後在對子女照顧上更有自主權,教 養模式趨於一致;且子女不會再有目睹/受虐的狀況發生,讓她們 感到放心、欣慰。但也因為少了另一半可以協助照顧、管教子女,

三位研究參與者必須在經濟、子女照顧品質上掙扎,心中都會有愧 疚、不安。

玫瑰為能夠賺錢養家選擇將兒子托給娘家人照顧,自己留在台 灣衝刺事業;但血濃於水,親情割捨不斷,玫瑰仍會常常擔心著患 有「腎臟症候群」的兒子,很希望能夠陪著兒子成長。

雖然玫瑰不斷強調很放心將兒子托給娘家親友照顧,但當研究 者詢問她是否會覺得單親照顧兒子很辛苦時,她沉默很久才回應

「其實,一個人覺得會怕喔」。

就是說小孩還小,對啊!然後你又擔心很多事情。我有體力我不怕用不 到錢給他,他給我一種壓力就是說沒時間陪他。我還有體力啊,我還可以賺 錢我不擔心說沒有錢給他,所以有時候,每次我兒子生病不舒服的時候給我 很大的壓力然後我就...。管小孩,我媽在管,我只負責賺錢給他們(玫瑰,

A20-2、20-4、20-5、6)。

向日葵好不容易找到居服員的工作,收入比離婚前在工廠場的 工作提高不少,她非常珍惜也很努力的在工作。對於公司不合理的 排班要求她擔心失去工作而選擇配合,三班輪班制的狀況下失去了 與兒子相處的時間,所以她要求兒子必須自己獨立。一眨眼現在兒 子即將國中畢業,越來越不喜歡與向日葵外出,這是她說不出口的 失落。所以她決定未來兒子大學考到哪,她就要跟著搬去那裏工 作,希望能陪著兒子成長。

...(工作)有上班有錢,沒有上班沒有錢,…有時候要做早班,有時候要 做大夜班,要輪班阿。有時候安排給我很多晚班,…因為他們是很多理由,

他們是台灣人,他們是有理由啦,有些有小孩啦...。就跟你們(台灣籍的同 事)一個月晚班可能五天、六天,…我是 10 天,晚上八點到早上八點(B10-2、3)。

我辛苦的就是養小孩呀!...去上班小朋友沒有人照顧,小孩子的功課他 自己、自己獨立呀!...很辛苦,真的,一切都獨立啦,因為我想的時候,我 在台灣就兩個人,我跟我兒子(說),一定要獨立阿,生病一定要加油。...以 前都沒時間陪我兒子,現在我兒子長大了,不喜歡跟我一起出去玩啦,我兒 子不喜歡跟我一起坐,跟我玩啦...。(向日葵,B12-1、B10-4、B12-3、B17-2、B21-1、B15-2)。

對於天人菊而言,工作的第一個前提條件必須是可以帶著女兒 工作。對於具有豐富創業經驗的天人菊來說,再創業不是不可能,

但是為了照顧、陪伴女兒長大,她選擇放棄創業,身兼三職來支撐 起這個家。

因為,因為就是,一個人照顧小孩找工作也很不容易,就是人家願意我 可以帶小孩來工作之後,你也知道 XX(地點)這邊的工作也不多,頭份比較好 找...對!就是在那裡(麵店店)做!其實薪水沒有很高但是可以配合可以照顧 孩子,就是對我來說我的孩子就是第一名,第一個就是我孩子,孩子以外才 有別的。不管什麼事就是先從我的孩子再說,就是我從來就是這樣。有人說 我怎麼這麼笨,一個人自己撫養兩個孩子,幹嘛不給他爸爸顧這樣,就是我 說嗯,老公啊有就有,就沒有就算了,孩子是我辛苦的生出來,我就把他養 大。只要可以帶我小孩去的我都會去做。然後就慢慢找一個穩定固定的工 作,就是白天八點到五點在那裡做,然後晚上去教會,然後禮拜六就去花 店,就每天這樣子,很累...(天人菊,C07-1、2、3、4)。

三位研究參與者選擇不同的策略來因應經濟與子女照顧的兩 難,期待自我能夠扮演好母職角色;但因終難兩全。玫瑰雖有娘家 資源可協助,但她也必須更努力賺取撫養家計;向日葵選擇加班但 錯失了兒子寶貴的成長;天人菊選擇長工時、低薪的工作,但兼顧

了女兒的成長。

三、外籍身分的就業難題

玫瑰來台後曾開設檳榔攤,最高曾開到四家;目前與朋友合夥 開設一間按摩店。看似風光的背後,隱藏的是長工時、人事不易管 理的身心壓力,讓她有苦說不出,甚至萌生退意想回越南休息一段 時間。

喔!那就整天綁在這裡,對阿,那我會覺得說,這種工作,我從來我沒 有做過,我出來做生意到現在,我從來沒有~沒有一個工作,讓我覺得說現在 壓力大的,我覺得這種工作,讓我覺得壓力很大,時間綁死,然後,人又不 好管,錢又越賺越不多。對阿,我覺得說是給我一種壓力。我覺得說喘不過 氣,那一種壓力,我會,漬,很幹在心裡。就是我跟你講的阿,就是你想做 你想要做更好也沒辦法,你想要賺更多也沒辦法。...人又不好管,然後輕鬆 又不會,那個精神喔~很累喔,精神,那個壓力阿,真的喔~...。我想休息一 陣子,我要回越南(A19-01)。

向日葵剛到療養院工作時,因工作態度認真獲得主管欣賞,讓 其他同事心聲忌妒,對她挑三揀四,讓她過了一段辛苦的日子。因 向日葵是外籍身分,院方在排班時都會多排她上大夜班,向日葵敢 怒不敢言,怕失去工作只好默默忍受。職場環境的不友善,讓向日 葵下班後都會直接回家,不會與同事有互動、往來。

…有時候要做早班,有時候要做大夜班,要輪班阿。有時候安排給我很 多晚班,…因為他們是很多理由,他們是台灣人,他們是有理由啦,有些有 小孩啦,怎麼樣,我也有小孩子,一樣呀(向日葵,B10-1)。

我剛去的時候,她們都會欺負我,真的。那個院長、阿長都很,很喜

歡、喜歡我!她們就不高興啊,偷偷都叫我做很多事情,我,我不敢講,怕沒 工作。他們真的,真的很過分喔,還跟院長說我偷懶,真的是...(生氣)。院 長說不可能,我不可能偷懶,還叫、叫那個人離職,後來他們就不敢講話 了。現在他們走光了啦,我,我老鳥喔(笑),不過,不過,我不會欺負人,

但,但我也不想跟、跟同事出去,很麻煩ㄟ,我怕喔,怕他們又找我、找我 麻煩喔!(向日葵,B21-1)

小結

單親角色讓三位研究參與者在「經濟困境」、「母職角色」、

「就業境況」遇到不同的困境。經濟往往是首當其重的困境;母職 角色與經濟兩者很難兩全;三位研究參與者都選擇在就業上更努 力,期待能夠改變生活現況。

改變,需要資源的挹注。資源包含個人、社會等層面,期待資 源的介入能夠提供這群新住民協助,改善她們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