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二章 文獻探討

第一節 生活經驗

生活經驗由「生活」與「經驗」二詞所組合。教育部國語辭典 中「生活」的定義為:(1)生存,(2)泛指一切飲食起居等方面的情 況、境遇等,(3)物品,(4)工作及(5)生計。而「經驗」的定義為 (1)實際體驗,(2)親自實踐得來的知識或技能。在張春興(2006)編 著的心理學辭典「經驗」(experience)是指「個體在生活中一切習 慣、知識、技能、思想及觀念的累積;經驗是到現在為止以前所累 積下來的一切,不包括對未來所預期或想像的東西在內」。綜合上 述,生活經驗係指從個體在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各種情境所實際體 驗而學習到的知識或技能。Gray 認為經驗是個人直接參與或觀察 某一事件的再現與表現,在過程中累積知識;不同的目的會產生不 同的結果論(許夢芸譯,2008)。

Merlear-Ponty 指出探究生活經驗的目的是要透過基本經驗的 喚起讓個體得以重新以不同的視野看到世界得到新的知識(引自高 淑清,2008)。Dilthey(1985)形容生活經驗就像呼吸一樣重要,是 一種內在和外在持續的互動,讓事情更具體化。VanMax 整理很多 學者文獻指出:生活經驗初期有一種生活時間的結構:這種在剛開 始體驗時,無法立即去掌握;唯有透過對過去形式的反思才能獲

得。也就是說,生活經驗包含生活的全部,是過去發生的事情。

(高淑清等譯,2004)。高淑清(2008)認為生活經驗是當下無法實際 捕捉,透過經驗中特定的品質,如:空間、時間、形體、心情感受 與共享的關係世界,才使經驗本身具備意義;不僅是活在當下的感 覺,更是透過對過去生活的反思、沉澱後所得到的覺知與情感的展 現。生活經驗紀錄了生命成長的過程,透過個體直接與現實生活世 界互動中的經歷與感受而得到基礎性的價值;再將該經歷、感受進 行反思,回溯到個體自身的生活經驗,便可以實踐生活也可以增加 人與其所處的生活環境連結(林秀珍,2007)。

穆珮芬(1996)認為生活經驗是一個持續進行的動態過程,人們 不但生活在他們現在所經驗到的情境中,也包含過去所經歷到的經 驗形成人類每日的生活經驗。生活經驗是個體直接參與或是觀察某 一事件的再現與表現(許夢芸譯,2008)。

研究者從文獻資料整理出本研究「生活經驗」的定義與範圍:

1.「生活經驗」是當事人對於生活中各種情境未經反思的親身 經驗。

2.「生活經驗」是當事人對個人的身心健康、自我價值;對家 庭中的親子關係、經濟狀況;對社會網絡中的職場互動、社會支持 等面向。

二、國內女性單親生活經驗

單親與雙親結構上的差異也代表著資源上的落差,同樣為單親 家庭,女性單親所面臨的困難遠超過男性單親(黃晶敏,2010)。國 內學者在女性單親生活經驗主要分成經濟壓力、心理調適、親子關

係、社會支持等四個層面,以下說明:

(一)經濟壓力

少了一份收入但是開銷不會減少甚至更多,這是單親家庭生活 的寫實;單親家長必須一人負擔家計、子女教養費用;所以單親家 庭比一般家庭更容易遭遇貧窮的困境(劉美惠,2000)。國內研究指 出女性單親的貧窮風險遠高於男性單親(陳建志、黃毅志,2000;

劉美惠,2000),也可能造成貧窮的代間轉移(彭淑華,2006)。

物價高漲是另一個壓力的來源,常常讓女性單親在經濟上面臨 入不敷出的窘狀,可能會拖延子女學校費用的繳交、在生活品質上 只能勉強達到最低的標準。

(二)心理調適

社會對於喪偶而成為單親的女性友善程度遠高於因離婚而成為 單親的女性(李雅惠,2000)。而單親家庭很容易被貼上「破碎」、

「不正常」家庭的標籤,在這樣的道德譴責下,單親家長容易產生 自卑、焦慮與沮喪等負面情緒(彭淑華、王美文,2003)。

面對成為單親媽媽的角色,單親女性需要時間調適自己的心理 狀態,謝秀芬(2004)指出在離婚、未婚生子、喪偶中離婚的負面影 響最大,尤其在離婚初期時最為適應不良,若單親家長無法調適不 僅會影響自己的身心健康也會影響到子女的適應狀況。。

在調適自己成為單親角色的心理變化上,單親女性都會面臨先 生將會長期不在身邊所造的失落經驗創傷情緒(林斐霜,2001)。很 多女性會將婚姻的結束做內在歸因,認為是不是自己做錯了甚麼事

情或是是不是自己外在、能力不好,先生才會選擇離婚,長期自我 否定、懷疑,容易造成單親女性自我價值感低落,容易沉溺在悲傷 的情緒中無法自拔。若單親女性可以在過程中學習到面對未來的調 適技巧,就長遠性來說,是一個自我成長的機會,當然過程是個痛 苦掙扎的歷程(胡韶玲,2003;賴美言,2002)。

(三)親子關係

對於女性而言,因社會對母職角色的期待,故往往彭淑華 (2006)指出單親女性在子女教養負荷大且維護親子關係的不易。單 親女性因忙於家計減少與子女溝通的頻率、溝通的內容也貧乏(莊 淑晴,1990)。

(四)社會支持

一般社會大眾對單親家庭仍會有刻板印象,使得單親家庭承受 很多的負面評價;使得她們會選擇從原有的社會關係中逐漸抽離,

包含選擇轉換工作、減少社交活動、搬離原居住地區、因擔心異樣 眼光或不願討論單親相關議題而選擇自我孤立,這樣的現象會造成 單親家庭與社會缺乏連結,當生活陷入困境時無法獲得及時性的協 助。(張英陣、彭淑華,1998;郭靜晃、吳幸玲,2003b;李奕萱,

2004)。雖近年社會文化對單親家庭的態度較為友善,但仍有會負 面評價或過度善意的關愛造成另一種壓力。

邱湙絜(2006)整理國內學者文獻指出,單親女性家庭在社會支 持網路中容易遇到的問題包含下列四種:

1.原生家庭支持態度不明

華文社會以「家族」為單位生活,當個人發生問題時通常都會 向原生家庭求助。單親女性在求助時會因受到「嫁出去的女兒潑出 去的水」的傳統觀念影響而不敢向家人求助。

原生家庭也會造成單親女性的壓力,主要源自父母對女兒成為 單親媽媽的態度與期待。若父母態度開放單親女性求助意願會較 高;反之,求助意願偏低,尤其是當初婚姻若不受家長認同時,成 為單親身分後不但不會得到協助,可能會得到更多的冷嘲熱諷。

2.不敢與同儕互動

離婚並非一件容易啟口的事情,單親女性面對自己的同儕常常 無法說出自己是單親的身分,會藉由與同儕間疏離情感來減少互動 的頻率,因此容易造成與同儕間相處上的衝突或誤會。

3.迴避與師長溝通

單親女性家長會擔心單親身份讓孩子在學校被貼標籤、影響老 師對孩子的態度、差別待遇等,故會減少與師長溝通,以避免談及 家中的狀況。

4.擔心親友眼光

即便面對自己的親友,單親家長與孩子都會害怕看到親友排斥 的眼光,所以必須藉由說謊或疏離來隱瞞事實,同時也會減少與親 友聚會的頻率,但因此會減少社會互動的系統,進而讓人際關係變 的疏離。

三、女性單親新住民生活經驗

與國人女性單親相較,單親新住民又少了娘家的資源,容易變 成「弱勢中的弱勢」。以下就個人、家庭、社會網路等三方面來說 明女性單親新住民在台的生活經驗。

一、個人 (一)自我價值

喪偶的單親女性新住民在喪偶前大多仰賴先生生活,當喪偶時 會產生失落、無助感,失去生活與人生的方向,必須重新學習及建 構未來生活的方向與目標。喪偶的單親新住民出現睡眠不足、心情 煩躁等疑似憂鬱的狀況(陳詩怡,2014)。而離婚對於新住民而言也 會讓她們感到丟臉、自我價值感低落甚至自我批評(姚舒淳,

2009)。對於受到婚暴的新住民而言婚姻中受到暴力相對讓離異後 的她們不容易與他人建立信任關係;而部分受訪者更曾遭前夫關在 伸手不見的黑暗房間裡面,致使她們害怕黑暗(趙可芳,2012)。而 社會對於「新住民」原本就存在著偏見與歧視,在喪偶後夫家人擔 心她們會放棄子女改嫁故有些夫家人對喪偶的新住民會冷言冷語讓 她們心理感到受傷(陳詩怡,2014)。

(二)身心健康

身兼多職、超時工作、三餐不定時是單親新住民的生活寫照,

也讓她們身體慢慢出些健康的問題(趙可芳,2012)。更有新住民疑 似過度勞累罹患心律不整的疾病(陶菁菁,2014)。

二、家庭:經濟與子女關係的掙扎

經濟不安全是每個單親新住民的狀況(趙可芳,2012;陳詩 怡,2014;姚舒淳,2009;陶菁菁,2014;姜淑惠,2013)。學、

經歷不足、語言限制、缺乏專業能力影響單親新住民的工作權,她 們大多從事低薪、長工時的工作;故必須身兼多職才能撫養子女,

但也造成無暇關心子女生活狀況,致使親子關係疏離;同時面臨子 女上下課接送、課後托顧等問題(趙可芳,2012;陳詩怡,2014)。

單親新住民會希望子女能夠獨立、自主;但又擔心讓子女過度早 熟,沒享受到快樂的童年;矛盾的心情讓我們看到她們在經濟、親 子關係中掙扎的無奈(陳詩怡,2014)。

三、社會網絡

在工作部分,學、經歷不足、語言限制、缺乏專業能力影響單 親新住民的工作權,她們大多從事低薪、長工時的工作;故必須身 兼多職才能撫養子女(趙可芳,2012;陳詩怡,2014)。

在社會支持部分,娘家對新住民而言是遙不可及的資源(姚舒 淳 2009;陳詩怡,2014)。單親撫養子女的新住民缺乏親友支持系 統,朋友幾乎都是來在台灣後認識的,可提供的協助有限(姚舒淳 2009)。陳詩怡(2014)指出喪偶的新住民考量台灣教育資源較佳故 都會選擇帶著子女留在台灣。喪偶前若新住民與婆家關係良好者容 易獲得資源協助;但若關係不佳者在喪偶後幾乎斷絕聯繫。朋友是 喪偶新住民最好的資源,可以提供經濟、情緒、子女託顧等協助。

另外宗教也提供她們心靈的支持。

在正式支持網路部分,公部門可提供經濟補助,但也有新住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