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方法與範圍

在文檔中 「三言」邊緣人物身體敘事的人欲觀照 (頁 23-29)

第一章 緒論

第三節 研究方法與範圍

本文在傳統的文本詮釋法上,借鏡西方文哲理論進行論證,以求能獲得更 精準的剖析角度與周全的關照視野。具體的研究方法與研究範圍如下:

一、研究方法

羅蘭‧巴特從後結構主義的概念指出文本具有一種立體圖案的複性,其意義 並非固定不變,而是具有一種開放性,可經由閱讀者的轉換不斷擴增,透過文本 細讀的方式,讀者可以從中尋找作者原意,也可以發現新的詮釋空間。56「三言」

為馮夢龍有意識的改編宋、元、明以來流傳在民間的話本、文言小說、野史與 各種筆記,成為明代短篇通俗小說重要的集結作品。從重寫的概念而言,在作 者創作的過程中,原文本以既有符號與當代的書寫語境結合,已然交織出新的 話語脈絡。本文關注故事如何被說、如何被編織以及如何被重複等問題,透過 人物、情節、對白、場景、意象等元素,探問「三言」的話語表現與作者的敘事 意圖,並結合文化、史學等相關的研究理論,辨析「三言」的思想價值。

在研究方法上,除了傳統的歷史分析、比較分析、文本細讀法外,亦加入 文化觀點的詮釋,以強化文本的社會性觀察、對照與反映。57

在西方身體文學理論中,傳統學派從靈魂建立人的主體性,視身體為一切 非理性來源,並與心靈對立起來。「身體的正式轉向,在西方思想傳統裡,應 是指以柏拉圖——笛卡爾為代表的主體意識哲學,被尼采——傅柯的『身體本 體論』所翻轉」58。自此以後,在文化領域的研究上,作為生命停留在經驗世界 的憑藉,「身體」不僅僅是存活的有機體,也是文化的產物。59「身體」由最原

56〔法〕 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從作品到文本〉,收錄於朱耀偉編譯:《當代西方文 學批評理論》(臺北:駱駝出版社,1992 年),頁 15-23。

57 此研究方法多受益於石曉楓:《狂歡之聲與冷酷之眼——文革小說中的身體書寫》(臺北:里 仁書局,2012 年)。

58 詳參石曉楓:《狂歡之聲與冷酷之眼——文革小說中的身體書寫》(臺北:里仁書局,2012 年8 月),頁 4。陳定家:《身體寫作與文化症候》(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1 年),頁20。

59 [英]布萊恩.透納(Bryan Turner)著,謝明珊譯:《身體與社會理論》(新北:韋伯文化 國際出版有限公司,2010 年),頁 1。

始的「肉體」概念為基礎,在政治、經濟、科學、思想、歷史、教育與社會內 涵等層面界定「身體」概念並發展出各自的話語脈絡。人對社會、文化的體驗 需要透過身體來表達;社會、文化話語對人的影響,最終也銘刻於身體。60

在西方文學理論的潮流下,東亞學者也開始反思傳統文化中的身體概念。由 於,現代漢語借用負載著西方觀念的古代漢字,使同一個字在古今義中存在關鍵 性的差異,因此在討論古代身體觀時,不可避免地必須運用「現代」語彙揣摩「古 代」思維意蘊,造成許多觀念上的隔閡。61西方身體理論的建構,進而促使東亞 學界重新審視傳統文化中的身體概念,進而確立起「身心一體」的思維脈絡。62

在東亞傳統文學與文化領域中,「身體」有三種常見的研究概念:其一,君 主的「身體」與「政體」甚至「天理」相呼應,形成政權合法性的基礎,並產生

「天人合一」的對應關係。63其二,人物身體的疾病或特徵,成為社會問題的徵 兆,暗示大環境下的時局變動,身體的潔淨與醫療行為,成為一種對家國社會的 隱喻。64其三,在性別研究的範疇下,身體、性別認同與權力結構交織結合,體 現整個社會文化的體制。65這些研究向度都指出「身體」作為一種表述符號,可 在文學書寫中承載社會、文化、心理的種種內涵。

身體與社會時代的緊密互動,不僅僅呈現在明代中晚期的思想領域,通俗小 說以其貼近日常生活的現實情境,對身體同樣也有多層面的展現,不論人物的 吃穿日用、疾病治療、暴力衝突、情色誘惑,乃至身體的死亡,透過對器官部位

60 石曉楓:《狂歡之聲與冷酷之眼——文革小說中的身體書寫》(臺北:里仁書局,2012 年 8 月),頁12。

61 蔡璧名:《身體與自然:以《皇帝內經素問》為中心論古代思想傳統中的身體觀》(臺北:

國立臺灣大學出版委員會,1997 年),頁 45。

62 湯淺泰雄認為,西方哲學的心理研究集中於感知、判斷和學習行為,現代心理學停留在分析 身心關係的表層結構,而底層結構一直是東方討論的重點,認為東方身體觀的突出特點是

「身心合一」。詳參〔日〕湯淺泰雄著,黃文宏譯注:《身體論:東方的心身論與現代》

(新竹:國立清華大學出版中心,2018 年)。

63 此部分的研究,詳參楊儒賓:《儒家身體觀》(臺北: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1996 年)。

64 此部分的研究,詳參顏健富:《從「身體」到「國體」——晚清小說的新概念地圖》(臺北:

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2014 年)。

65 此部分的研究,詳參〔法〕傅柯(Michel Foucault)著,劉北成、楊遠嬰譯:《規訓與懲罰—

—監獄的誕生》(臺北:桂冠出版社,1992 年)。〔法〕傅柯(Michel Foucault)著,張廷琛、

林 莉、范千紅等譯:《性史》(上海:上海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1989 年)。

和行為活動細緻描述,「表現身體在日常生活中瑣屑、庸常的細節」66。同時,

在文化的銘刻下,身體書寫從生理性的食色欲望衍伸出對於人生幸福之追求、生 命價值的認同,從而展現個體藉由肉身所開展的精神風貌。「寫作中的身體絕不 是純粹物質意義上的肉體——肉體只有經過了詩學轉換,走向了身體的倫理性,

它才最終成為真正的文學身體」67,因此,就是在生物基礎與社會性塑造上,透 過對身體的細節書寫、情節設置與想像建構,營造小說人物的生命形態。

在具體的分析策略中,本文借助於許德金與王蓮香在〈身體、身分與敘事

——身體敘事學芻議〉中所建構的中國的身體敘事學。許德金與王蓮香認為身 體對敘事的影響主要表現在「文本外的身體」(包括真實作者與真實讀者)與「內 文本的身體」兩個方向。在「文本外的身體對敘事的影響」中,以創作者為例,

首先必須考量到作者的身體的性別與物理狀態(指身體的健康狀況與精神狀況), 其次需考量身分對身體的影響性,最後便是作者對於自我身分的認同。在「文本 內的身體中」,身體的本質上是由作者虛構出來的,且人物的行為模式與言語運 用無不受到作者賦予的社會身分的制約影響。因此,首先必須區分身體與非身體

(物體)的差別,以便對身體進行定義,並進而提出身體對敘事的意義。其次,

性別的差異性在文本中也會更加明顯的被顯現出來,最後,身體與敘事的社會空 間之間的衝突也會展現在身體的變化中。68

據上所建立的文本闡釋方法論,本文試圖借助其理論進行操作。在具體的 分析策略中,首先,「文本外的身體」以馮夢龍及讀者為範圍,多屬失意文人 與中下階層知識份子,故在分析的過程中,本文關注於相對非位於禮法權力核 心的人物進行研究,更能貼近作者的生命型態與思想意識。其次,在「內文本 的身體」中,本文重新定義「身體」一詞,從「身心一體」的傳統思維模式中,

視身體為生命的有機體形態而非單純的實體肉體,將身體與心靈共同納入身體

66 謝有順:〈文學身體學〉,汪民安主編:《身體的文化政治學》(河南:河南大學出版社,2008 年),頁198。

67 謝有順:〈文學身體學〉,汪民安主編:《身體的文化政治學》(河南:河南大學出版社,2008 年),頁210。

68 許德金、王蓮香:〈身體、身分與敘事——身體敘事學當議〉,《江西社會科學》(2008 年 4 月),頁 28-34。

的討論範疇,在身心互相影響的前提下,從政治理想、家庭情感、道德意識三 方面分析士人、娼妓、異類的身體欲望,進而探尋馮夢龍的文人意識。

除此之外,由於性別的差異性在文本中容易被凸顯,男性文人視野對男性身 體與女性身體的觀照各有不同的側重點,因此在論述過程中,對士人、娼妓、

異類所建立的三種身體形態,必然也存在著不同層面的投射。以士人身體而言,

其與作者本身身份具有高度的相似性,在重構歷史名士的過程中,能直接寄託 其理想人格形象,而在書寫當代懷才不遇的士人時,更直接反映出作者的所經 歷的現實困境及其人生態度。對於失意文人的書寫,隱含了馮夢龍對知識份子 現實處境的投射,並透過尋找自我的生命出處以消去人生焦慮,重新定位士人的 自我價值。因此,經由文本細繹,本文探究文人的精神風貌如何透過身體展現?

而身體的苦難又如何撞擊文人的心靈?以及,文人身體書寫的背後,傳遞什麼樣 的政治理想與人生態度?

妓院作為禮教社會之外的情慾空間,其中的男女關係位處五倫之外,不受 現實禮法的約束,整體觀之,比起官家小姐及社會男性,「三言」中的妓女更 能表現精神意志的變化。在遇見理想伴侶之前,這些女性受到妓院權力結構的 擺佈,儘管有自立之心卻往往身不由己,使她們的身體處於束縛與禁錮的狀態,

而當確立對象後,面對接踵而至的現實考驗,或忍苦負重,或以死明志,身體 充斥受難的過程,展現個體的精神意志。僅管在男性文人的凝視之下,妓女的 身體往往隱含貞節的道德期待,然而當身體具有犧牲功能,便使肉體在消解的過 程中建立起崇高的精神形象。因此,妓女的身體並不僅僅是情慾的對象,在面對 種種生命抉擇中,更隱藏著文人的期待視野,及其所投射的理想生命形式。娼妓 作為與文人關係互動密切的身份存在,其身體除了承載男性理想的情色慾望外,

而當確立對象後,面對接踵而至的現實考驗,或忍苦負重,或以死明志,身體 充斥受難的過程,展現個體的精神意志。僅管在男性文人的凝視之下,妓女的 身體往往隱含貞節的道德期待,然而當身體具有犧牲功能,便使肉體在消解的過 程中建立起崇高的精神形象。因此,妓女的身體並不僅僅是情慾的對象,在面對 種種生命抉擇中,更隱藏著文人的期待視野,及其所投射的理想生命形式。娼妓 作為與文人關係互動密切的身份存在,其身體除了承載男性理想的情色慾望外,

在文檔中 「三言」邊緣人物身體敘事的人欲觀照 (頁 2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