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三章 研究方法

第二節 研究資料的蒐集與分析

一、研究場域

本研究以台中市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中心每月召開之會議場所 作為研究場域,探討親密關係暴力高危機被害人解除列管議題,立意 選定以跨服務網絡之政府部門及私部門(委外之民間機構)參與會議,

成員包括社政單位,例如家防中心、地方法院家暴事件服務處、委外 之民間組織、相對人服務單位等,其他跨網絡單位則包括移民署台中 第二服務站、教育、衛生、司法及警政單位等。

二、資料蒐集方法及研究對象 (一)內容分析法:

由於本研究為初探性質研究,無意進行比較與推論,故以立意取 樣方式單一選取台中市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中心召開之高危機 個案網絡會議記錄資料作為研究分析對象。

1、母全體的界定:

為瞭解高危機個案在何種安全策略或方法上已不具高危險情形,

依本研究之研究目的採取 300 名高危機個案,以其決議個案會議 記錄為研究對象,故在母全體的界定上具有代表性。

2、抽樣方法:

研究範圍為 2011 年 3 月至 2012 月 12 月之期間;抽取樣本則立基 於所抽取之樣本必須是經由高危機網絡會議專業人員互動交流方 式,評估討論後,並透過主持人及外聘督導進一步分析研判被害 人之各種安全策略介入後,已不符合高危機之情境,並經會議共 同決議解除列管之,方為本研究選取之樣本。

3、解除列管基本資料分析:

從表 3-1 可以發現,被害人性別女性占 296 位,占 98.7%,男性則 為 4 位,占 1.3%。

表 3-1:被害人性別

從表 3-2 可以發現,在 300 份高危機個案解除列管案件中,被害人年齡 以 35-44 歲所占比率最高,為 116 人(占 38.7%),其次依序為 25-34 歲 79 人(占 26.3%)、45-54 歲 68 人(占 22.7%)、15-24 歲 17 人(占 5.7%)、55-64 歲 16 人(占 5.3%),最後則是 65 歲以上 4 人(占 1.3%)。本表亦可以發現 親密關係暴力多發生在中壯年期。

性別 次數 百分比 有效百分比 累積百分比 男 4 1.3 1.3 1.3 女 296 98.7 98.7 100.0 總和 300 100.0 100.0

表 3-2:被害人年齡

年齡 次數 百分比 有效百分比 累積百分比 15-24歲 17 5.7 5.7 5.7 25-34歲 79 26.3 26.3 32.0 35-44歲 116 38.7 38.7 70.7 45-54歲 68 22.7 22.7 93.3 55-64歲 16 5.3 5.3 98.7 65歲以上 4 1.3 1.3 100.0

總和 300 100.0 100.0

從表 3-3 可以發現,親密關係暴力以夫妻關係所占比率最高,有 204 位,占 68%,其次依序為:同居關係與離婚-分居同樣是 29 位,佔 9.7%;

婚姻中-分居有 10 位,占 3.3%;離婚-同住有 9 位,占 3%;曾同居有 8 位,

占 8%;男女朋友 6 位,占 6%;前男女朋友 5 位,占 1.7%。因此,親密關 係暴力案件類型以夫妻關係最為嚴重。

表 3-3:被害人與相對人之親密關係

(二)工作者焦點訪談口述:

1、焦點團體~確認參與者的身分:

焦點團體係以參與成員之間互動為主,因此同一團體的受訪者以 選取具有類似社會背景特質者為佳。也就是採同質性(homogeneity) 原則來組成焦點團體。採用這個原則的主要理由是考慮到,若當 團體成員在社會背景特性上有太大歧異性時,並不容易形成對等 而自在的討論對話,易失去進行焦點團體的意義。

由於本研究之研究主題解除列管原因及於被害人與加害人,故於尋找 參與者時需具有與這兩類對象之接觸、服務及共同參與高危機個案網絡會 議之經驗,始能對本文所欲蒐集之資料具有效度,因此,研究者於事先先 確認所要研究的個人所具有的明確特徵(江吟梓、蘇文賢,2010 合譯),以 符合本文欲研究的主題內容,在對象的選取上是以與本文主題有切身相關 之同質性專業人員為主。

親密關係 次數 百分比 有效百分比 累積百分比 夫妻關係 204 68.0 68.0 68.0 曾同居 8 2.7 2.7 70.7 男女朋友 6 2.0 2.0 72.7 同居關係 29 9.7 9.7 82.3 前男女朋友 5 1.7 1.7 84.0 婚姻中-分居 10 3.3 3.3 87.3 離婚-分居 29 9.7 9.7 97.0 離婚-同住 9 3.0 3.0 100.0

總和 300 100.0 100.0

2、研究對象:

研究對象以實際參與高危機個案網絡會議之專業人員,且具有服 務親密關係暴力之加害人與被害人之實際工作經驗者為主 ,在研 究對象的選取上人數總計 18 人,警察人員 9 名及社政人員 9 名;

警察人員中有 1 名組長、7 名家庭暴力防治官,1 名婦幼隊警務員 (高危機個案網絡會議警政總窗口),其中超過 5 年以上資深者有 4 位;而社政人員中有 2 位主任、1 位組長、3 位督導及 3 位社工,

其中超過 5 年以上資深者有 5 位(詳表 3-4 及 3-5);在警察人員 中有 1 名為雲林縣警察局婦幼隊組長,邀請參與目的係期待藉由 他縣市之辦理經驗,以吸取不同之經驗作法;另在社政人員中邀 請勵馨基金會主任,以網絡其他單位身份分享對於解除列管因素 之看法。透過上述專業人員之分享討論,著重針對重要除管原因 所列舉之大網進行討論。

表 3-4:警政人員

編號 服務單位 專業別 性別 年資

A1 雲林縣警察局婦幼隊 組 長 男 8 年 A2 臺中市警察局婦幼隊 警務員 男 2 年 A3 臺中市警察局烏日分局 小隊長 男 6 年 A4 臺中市警察局太平分局 小隊長 男 5 年 A5 臺中市警察局第二分局 偵查佐 女 2.3 年 A6 臺中市警察局第三分局 偵查佐 女 2 年 A7 臺中市警察局第四分局 偵查佐 女 20 年 A8 臺中市警察局第五分局 偵查佐 女 1.8 年 A9 臺中市警察局霧峰分局 偵查佐 男 1 年

表 3-5:社政人員

編號 服務單位 專業別 性別 年資

B1 勵馨基金會 主 任 女 10 年 B2 台中市家庭暴及侵害防治中心 主 任 女 1 年 B3 台中市家庭暴及侵害防治中心 組 長 女 3 年 B4 台中市家庭暴及侵害防治中心 督 導 女 12 年 B5 台中市家庭暴及侵害防治中心 督 導 女 6 年 B6 台中市家庭暴及侵害防治中心 督 導 女 7 年 B7 台中市家庭暴及侵害防治中心 社工員 女 6 年 B8 台中市家庭暴及侵害防治中心 社工員 女 2 年 B9 台中市家庭暴及侵害防治中心 社工員 女 1.7 年

三、資料分析的方法 (一)內容分析法:

透過上述選取出來的個案會議記錄,開始進行資料的分析,內容 分析是以「量」的變化來推論「質」的變化,在質與量並重的方 法下,綜合定質與定量分析的特性進行研究;類目與分析單位的 決定,是內容分析最主要的部分,類目為內容的分類,類目的設 計必須掌握研究問題的重心,在擬定上是周延而明確的;分析單 位是構成研究分析資料及研究成果的來源,同是也是內容分析的 內容素材量化所採用的標準(王石番,1991))。本研究依此原則 在研究的分析方法上,運用研究者所建構出的類目表針對樣本進 行分析(詳附件一)。由選取出的 300 個個案會議記錄進行全文閱 讀,詳細篩選詞語訊息中具符合解除列管原因安全機制之意義,

依照附錄一類目總表進行歸類,經過對樣本 300 篇個案會議紀錄 逐篇閱讀分析後,從類目與次類目的次數統計中獲得初步量化的 分析結果,接下來研究者嘗試將量化分析的結果予以歸類、歸納,

並試圖針對量化分析的結果歸納 2011 年 3 月至 2012 年 12 月高危

機個案網絡會議之會議記錄對被害人解除列管標準是否具有代表 性;並瞭解在上述第二章第四節所分析之各面向因素間,能夠保 護被害人安全因子中有多少的共同因存在。在質的方面,研究者 也試圖從閱讀前述之資料,去理解與分析各專業人員是以什麼樣 的視角來看待高危機個案解除列管的標準。

綜合上述,本研究係採內容分析之「量化質析」方法進行內容分析,

即以定量為主,並輔以定質分析交互並用方式,先以定量分析完成研究樣 本資料之編碼統計後,再進行量化及質化之分析與解釋。

(二)工作者焦點訪談口述:

資料蒐集的方法係遵行一般質化研究分析方式,研究者以直接、

尊重以及面對面的方式,在焦點團體中與成員的互動,為研究者 建立起負責任及尋求成員的專業意見、想法及合作,並以行動讓 受訪者知道他們的意見將在研究目的上有實質的影響。故運用焦 點團體訪談往往可以獲得寶貴的資料。

林淑馨(2010)認為焦點團體訪談的資料分析基礎必須以研究目的 為主軸,如此資料的分析始具有價值性,一般而言,在整理資料 的種類與方法上可分為三類:

1、以逐字稿為主的資料分析:

係指以未經刪減的焦點團體逐字稿為主,並以研究者撰寫的實地 筆記為輔,待訪談一旦結束,研究者即開始進行整理與謄寫的工 作,如此,一份逐字稿可能動輒三、四十頁,相當耗時,與深度 訪談的逐字稿整理與謄寫的工作是一樣的。

2、以筆記為主的資料分析:

主要是仰賴實地筆地,最大的優點是速度快,雖然研究者仍會在 訪談進行時予以錄音或錄影,然這些影音資料只是備用,目的在

於確認筆記內容有否無誤;此種以筆記為主的分析資料,記錄者 需有能力捕捉到團體中重要的訊息,方不致影響筆記的品質;另 一方面,在記筆記時研究者需清楚地標明哪些是直接引用參與者 所說的,而哪些是經過記錄者複述參與者意見後所寫成的。

3、以錄音為主的資料分析:

相較於上述的兩種方法,以錄音為主的資料分析是較顯得簡單且 省時許多,其主要的資料來源為焦點團體訪談的錄音內容,研究 者在錄音過程中,只需針對討論中最相關與最有用的部分撰寫摘 要,故整理出的結果通常較逐字稿簡潔。

在工作者焦點訪談口述的操作上,在會前提供背景資料及討論之訪談 大綱(詳附件二)給與會者,研究者在焦點團體中負責觀察、記錄以及支 援工作。在資料的分析上本研究選取以逐字稿為主及以筆記為主的資料分 析做為焦點團體的資料整理,在訪談進行時予以錄音,然這些影音資料只 是備用,目的在於確認筆記內容有否無誤;研究者再一次以複述的方式確 認成員的訊息有否無誤。再根據焦點團體討論之議題編碼蒐尋、逐步歸類,

在工作者焦點訪談口述的操作上,在會前提供背景資料及討論之訪談 大綱(詳附件二)給與會者,研究者在焦點團體中負責觀察、記錄以及支 援工作。在資料的分析上本研究選取以逐字稿為主及以筆記為主的資料分 析做為焦點團體的資料整理,在訪談進行時予以錄音,然這些影音資料只 是備用,目的在於確認筆記內容有否無誤;研究者再一次以複述的方式確 認成員的訊息有否無誤。再根據焦點團體討論之議題編碼蒐尋、逐步歸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