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8

不斷論述的問題意識作結。

三、 研究途徑與範圍

在前面的問題意識部分,已點出本文的一個主要關懷:考掘文化傳統背 景下的司法官及其相應的倫理規範,以建立評估本土社會文化脈絡的相對思 考座標,作為提供正處理法律倫理繼受相關議題之當代社會所必備的戰略資 源。圍繞此點,於此將稍述本文會採取如何之路徑來達成此一目標。

首先須說明的當然是前段文字所隱含的關鍵字--法史學。而要進行此 一門研究,必須先選定主題、劃定範圍以便考掘相關史料用作論述材料。就 主題方面,本文將以司法官倫理為核心建構起關懷之焦點。在此,必須先就

「司法官倫理」一詞稍作說明。「司法官」一詞意指代表著國家或政治實體進 行訴追犯罪或審判事務等權力運作的工作者,在糾問制度(inquisitorial system)

瀰漫的傳統時代,訴追者與審判者可能均是同一人或同機關。而在近代以來 的憲政國家,為保障人權、發現真實,在審檢分立、不告不理、當事人對等 原則下,糾問制遂步下歷史舞台,控訴制(accusatorial system)一躍成為新 寵。現行台灣採行控訴制下的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74當然「司法官」一詞 便包括了法官與檢察官,但本文不可能以如此現代意義的「司法官」為本,

去過往歷史中考掘材料--在三權分立不確實,司法權未獨立於行政權的舊 時代,是不可能有如此現代意義之司法官。75

當代社會文化及當代法制形塑了當代意義下的司法官,以此意義去考掘 傳統脈絡中的澱積,只會陷入無止境的格格不入及無意義的套套邏輯。76所以,

人士個人的獨白。詳參劉宏恩,〈跨領域法律研究方法淺論〉,頁 112-121。本文以為,為 免維持品位義務之內涵,亦落入如上述「社會一般通念」的困境,法律與社會研究固然 亟需,法史及相應的比較法視野,也是必要的,這也正是本文所承載的研究視野。

74 詳參林俊益,《刑事訴訟法概論》上冊(台北市:新學林,2008),頁 17-34。

75 例如在可考的資料中,台灣土地上最早實施過類似今日檢察官職權的,乃十七世紀荷蘭人 統治時期的「法律事務官」,其擔當訴追犯罪的職務同時,也參與了審判工作,與今日之 檢察官迥然相異。詳參王泰升,《台灣檢察史》(台北市:法務部,2008),頁 7-10。

76 詳參邱澎生,《當法律遇上經濟:明清中國的商業法律》,頁 1-4、頁 283-296。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9

應該是提煉出權力運作型態的共通要素,作為在歷史溯源中比較參照的基準 點。依此,現代的司法官運用國家所賦予的權力,形成在社會中定紛止爭的 司法場域。而在傳統上,也有如此的司法官在扮演著如此的角色,只不過他 們並不被稱作司法官,而深刻形塑其權力運作內涵的法價值、法意識等種種 可被總稱為法文化的環境要素,也與當代有所不同,而這點正是本文所欲留 心之處。如此角度,可令本文免於「現代與傳統」、「專業司法官與傳統判官」

的二元對立,從而陷入只能「接受現代」(繼受西方)的窠臼,所以能進一步 投入司法形象脈絡的考掘工作。在這種意義之下,「司法官」所表徵的這個「人」

本身,其實是一項性質中介的載體,而可以用來承載或溝通各種不同的理念 與價值(例如傳統的與現代的),這種種不同的理念與價值所交織成的「造型」, 便是司法官脈絡考察的工程中,所需發掘的「司法官倫理形象」,亦即當今相 關倫理規範中所指涉的「品位」。77

就考察主題--司法官倫理形象稍為說明後,接下來須面對的即劃定範 圍以便選擇相關史料的問題。雖然本文會將目光置於過往,但非致力於「敘 古人舊事」,而毋寧是流轉於歷史與現代之間,以反映對於目前法律繼受的最 終關懷,這也是本文整體所自我設定的存在價值。所以僅擬就距當今現代最 近的傳統--清代,來做為考察的起點。清代的重要代表意義,在於其既是 傳統的結局,亦為傳統的集大成,從中我們可以考察到很多至今仍影響深遠 的線索。78尤其在本文考掘的主題--司法官倫理形象之下,與之高度相關的 史料:官箴,即對於從政者的勸誡之學,在清代獲得可觀的發展,這便給予 了本文一個很好的理由,鎖定清代官箴文本作為考察傳統上司法官倫理形象 的重點。

英國法史學者 John Baker 於研究英國中古後期法律體系時,將律師執業 經驗描述成另一體系,和國家法律體系之間有著錯綜複雜的關係。這類知識 體系可被稱作法律專業學識(professional lore),意謂法律專業人士所享有,

透過直接處理法庭事務及同行間彼此的對話交流所取得,內容上則多為執業

77 此處研究視野的靈感來源,詳參江玉林,〈司法圖騰與法律意識的繼受--在正義女神與 包青天相遇之後〉,《法制史研究》9(2006),頁 275-289。

78 詳參陳惠馨,〈清代法制史的研究取徑--比較法學觀點〉,載於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基礎 法學中心編,《法文化研究:繼受與後繼受時代的基礎法學》,頁 6-12。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0

經驗所累積的想法或資訊。79清代的官箴雖非因律師或傳統上相對應的訟師而 產生,但在一定意義上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官箴一類教授為官之道的書籍,

不僅包含了官員品格行為與道德思想上的勸誡,亦融入了政務經驗傳承與技 術指導的豐富實務經驗,賦予這類書籍高度的實用性。書中所呈現的,是編 撰者們在經過實際臨政治民的歷練之後,所累積體會到的無形的行政經驗與 心得,且與政府的制度規定相揉合後,即為某種高度專業化的行政知識,而 成傳統中國版本的法律專業學識,並得以銜接起傳統科舉教育與實際政務處 理間的落差。因此這類書籍自是受一心嚮往「學而優則仕」的士人們歡迎,

被各級官員與書商刊印傳布,形成一交流、傳播專業行政知識的網絡。80透過 掌握這類承載豐富專業實務知識的文本,應能描繪出屬於傳統歷史脈絡下的 司法官倫理傳統,進而思索固有文化傳承中,司法人員的形象與價值特點,

以獲得面對西方,乃至思索法律倫理繼受時的比較基準。

另一方面,既已使用傳統知識分子即士大夫階層,依其為官臨民之經驗 所凝聚而成的官箴之學作為言說傳統司法官倫理形象的有力文本,則不妨進 一步深入當時的法律時空運作中,找出可與之互為印證的制度性證據,以加 深論述的說服力:「吏部則例」當是如此意識下的上上之選。「則例」乃是傳 統法規範形式中的一種,立法詳實而細膩,並作為輔助《大清律例》的相關 規範。81吏部則例顧名思義,即為傳統政府組織中的「吏部」,為其所掌相關 事務所編定之法規範。而吏部向為天下六部之首,掌天下官吏之銓選昇黜,

重要性不言而喻。如蛛網遍布中國各地,總攬地方大權(當然包括司法權力 的行使)的州縣官也自然受吏部的節制,如清代名士汪輝祖所言:「一部《吏 部處分則例》自罰俸以至革職,各有專條。」82因此,若司法為州縣官之重 要執掌,83而將州縣官解為理解傳統中國司法的一大關鍵,84且清代官箴可描

79 Geoffrey C. Hazard, Jr. & Angelo Dondi 著,李禮仲譯,《比較法律倫理學》,頁 34-37。

80 詳參蔡基祥,〈官箴、官場與官術--清代基層官員實務知識的生產與流傳〉(中國文化大 學史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8),頁 4-6。

81 詳參李萬晉,〈清朝官吏的銓選與品級考--以《吏部則例》規範為中心〉(國立政治大學 法學院碩士在職專班碩士論文,2013),頁 33-34。

82 汪輝祖,〈學治臆說〉,收入《官箴書集成》第五冊(合肥市:黃山書社,1997),頁 291。

83 那思陸,《清代州縣衙門審判制度》(台北市:文史哲,1982),頁 15-17。

84 郭成偉、關志國,《清代官箴理念對州縣司法的影響》(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9),

頁 186。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1

述成士大夫步入官場--從州縣官開始歷練時的必讀啟蒙手冊,則吏部則例 相對而言便具備著強制規範的面向,與偏向規勸指導面向的官箴互為輝映,

一內一外地約束著州縣官的行為。依循以上推論,便證立了本文欲建構傳統 司法官倫理形象的研究途徑:掌握清代官箴對於地方州縣官的論述乃至於規 範面上《吏部則例》的法律言說,將可有效掌握至少是傳統知識階級心中的 司法官倫理形象。則回到本節一開始言及的關懷焦點:考掘文化傳統背景下 的司法官及其相應的倫理規範,以建立評估本土社會文化脈絡的相對思考座 標。想必離達成該目標,不會太遠。

本文所指涉的他者--繼受而來的西方法律專業倫理相關概念,將置於 輔佐性的角色,以襯托出本文所欲強調之傳統司法官倫理形象的「特殊性」。

因於吾人所身處之現代東亞,與西方法接觸而加以研究時,應認識到所謂現 代西方法其實也是歷經長時間層層累積而形成的歷史構造,所以從西洋法史,

85乃至於針對當代自由民主式的立憲秩序中司法機關之應然進行法哲學層次 的考察,都是必要的功夫,以彙整法制度、法官風範等之特質。86限於篇幅與 議題侷限,本文恐無法如此面面俱到。但可以強調的是,當今社會所繼受之 西方法體系與相應的諸多概念,因有其深沉的歷史脈絡,故於概念辨析與描 述上,87須留心其歷史縱深的澱積,以免混淆了本文所要極力描繪的「特殊性」。 此外,設法理解「他者」,以明瞭此一既是現代法,又為「外來法」的價值取 向為何,進而克盡本文最終欲盡的產出職責:作為提供正處理法律倫理繼受

85乃至於針對當代自由民主式的立憲秩序中司法機關之應然進行法哲學層次 的考察,都是必要的功夫,以彙整法制度、法官風範等之特質。86限於篇幅與 議題侷限,本文恐無法如此面面俱到。但可以強調的是,當今社會所繼受之 西方法體系與相應的諸多概念,因有其深沉的歷史脈絡,故於概念辨析與描 述上,87須留心其歷史縱深的澱積,以免混淆了本文所要極力描繪的「特殊性」。 此外,設法理解「他者」,以明瞭此一既是現代法,又為「外來法」的價值取 向為何,進而克盡本文最終欲盡的產出職責:作為提供正處理法律倫理繼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