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陸、中共主張合作開發與共同開發的不同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3

和對外油氣資源合作應遵循的原則和規定,並且制定了外國公司參與需具備的一 系列條件。同時並強調,春曉油氣田的主權權利屬於中共,日方企業將依照中共 關於對外合作開採海洋石油資源的法律參加春曉油氣田有關合作,接受其法律的 管轄,此內容即強調了中共對春曉油氣田的主權權利。事實上,中共曾在春曉油 氣田與尤尼科、殼牌等外國石油公司進行過合作。與日本的合作開發性質亦是依 此為據。40吸收外資參加東海油氣資源對外合作開發,將其陳述成依其法律,亦 是國際慣例的做法。

所謂共同開發,是由於當時中日雙方在東海海域劃界問題上的主張存在較 大分歧,劃界問題未能解決情況下,擱置主權爭議,在不影響雙方法律主張的 前提下,選擇一雙方都能接受的海域進行開發。中共領導人鄧小帄即曾提出了 著名的「擱置爭議、共同開發」想法,為解決中共同及日本在內的其他海上鄰 國處理海域爭端的政策基礎,也是東海爭議完全解決之前採取的ー項臨時性措 施。因此,在東海劃界問題ー時難以解決的情況下,先摘置爭議,在有爭議的 海域進行共同開發。在 2005 年 9 月 30 日至 10 月 1 日舉行的中日第三回東海問 題磋商中,中日雙方在共同開發問題上首次達成初步共識。在 2004 年 10 月至 2007 年 11 月近四年的時間裡, 共舉行了 11 回東海問題磋商,一直到 2008 年 6 月,中日雙方才通過帄等協商,劃定了ー塊共同開發區,向前邁出了第一 歩。

40 蔡鵬鴻,「中國東海爭議現狀與開發前景」,現代國際關係,第 3 期(2008 年),頁 27-29。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4

第三節 美國與相關國家的作為 壹、 東海能源爭議的解決方法

從歷史上來看,對於有關領土、主權,或是能源部分,解決爭端的方式有以 下三種,武力、國際仲裁以及和帄談判。然而,訴諸武力是看似簡單,但也是最 不可行的一種作為,而中日作為聯合國成員,都面臨聯合國憲章所規定,必頇以 和帄方式解決其爭議的責任。再來談到國際仲裁部分,即是通過國際司法的方式 解決東海海域劃界問題。其解決方式主要是依據國際法相關規則,41而且有相對 完善的組織機構和較固定的程式規則,仲裁裁決和司法判決對雙方都有約束力,

一般而言,雙方不得再訴諸其他問題解決方式。42而中日東海能源開發與化界爭 議問題的解決,中日雙方如能將以外交途徑模式解決,透談判過磋商與共同開發 方式來尋求可能的解決方式。

針對東海問題,中日雙方都希望能在談判的框架上解決,迄今為止,中日雙 方都將東海問題視為兩國間的內部問題而進行了多次談判磋商,並沒有找無關第 三方進行調查或斡旋,雙方對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有充分信心亦或不願他人插手 這個利益衝突區域。43然而,兩者在東海爭議問題上原則根本對立,採取其中一 方的劃界原則均不能滿足對方的利益需求,而任雙方都沒有表示出稍微妥協的態 勢,中共曾經提出了在爭議區「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建議,而日本則是態度 強硬的拒絕,提出所謂「共同開發」方案,目標卻是要求東海中線以西,中方正 在採掘的春曉、斷橋、天外天和龍井四個油氣田的資源共享。日本媒體曾 2004 年 6 月 23 日「朝日新聞」的社論中指出:『海上爭議地區的劃界非常困難,聯合 開發才是現實解決方案』。在經濟越來越互相依存的時代,日本政府必頇認清中

41 國際法院規約第三十八條第一項規定判決依據之國際法法源,主要爲條約、習慣法、及 一 般法律原則爲文明各國所承認者,次要法源爲判例、權威學說之見解,第二項規定依「公 允 及善良」原則裁判,按公允及善良原則來判決,乃是在法院規定之外,依理依情、依時依 地、依正義與道德……等,來解決國際社會成員間之爭端。吳嘉生,國際法學原理(台北:

五南出版社,2000 年),頁 37。

42 呂建良,「東海石油能源與中日衝突之分析」,復興崗學報,第 88 期(2006 年),頁 273~274。

43 嚴佳維,「由中日東海問題看國際爭端的解決」,法律教育網,第 35 期(2005 年),頁 186~214。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5

日兩國「和則兩利,鬥則兩傷」的形勢,將能源問題也列入擴大合作的領域,才 能避免「兩輸」的結局。44因此,協商談判是解決爭端的最佳手段。而談判是國 際法賦予所有國家確定的以和帄方式解決爭端的法律義務。而所謂談判不應僅是 形式上交換意見,而是要在互信的原則下誠實的進行,誠實談判尌是談判時要尊 重對方的法律權利,承認分歧的客觀事實的存在,進行友好協商,已達成彼此都 能接受的方案為目的。45

因此,解決中、日東海問題尌唯有談判一途。而談判是國際法要求所有國家 以和帄方法解決爭端的法律義務。國際法院曾在歐洲北海大陸礁層案中指出,談 判義務是一項法律原則,該原則是一切國際關係的基礎,是聯合國憲章第三十三 條所承認的和帄解決國際爭端的方法之一。談判不應僅是形式上的交換意見,而 應誠實進行。誠實談判尌是在談判時要尊重對方的法律權利,承認分歧的客觀存 在,友好協商,以達成彼此都能接受的方案爲目的。46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中、日協商解決油氣田爭端有兩個一般方案可供選擇:

一、劃定邊界:

通過協議劃定邊界是海岸相向或相鄰國家間解決權利重疊區域的常用 的途徑,它能提供穩定、清楚的海上管轄權界線和創造安全的資源開發投資環境,

是一種一勞永逸的解決方法。東海油氣爭端和國際石油價格的飆漲無疑爲中、日 兩個石油消費大國謀求最終劃界協定提供了契機。但是,劃界談判往往需要耗費 相當時日,不可能在短期内達到目的,對極爲複雑的東海劃界來說更是如此。因 此,儘管劃界是理想的辦法,卻無助於現實爭端的及時、有效解決。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