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奉天承運VS.順天行道---林爽文事件研究

N/A
N/A
Protected

Academic year: 2021

Share "奉天承運VS.順天行道---林爽文事件研究"

Copied!
173
0
0

加載中.... (立即查看全文)

全文

(1)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 指導教授:溫振華 教授. 奉天承運 VS.順天行道 --林爽文事件研究. 研究生:黃盈璋 民國一百年一月.

(2)

(3)

(4) 目. 次. 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 ……………………………………………. 1. 第二節 前人研究回顧 ………………………………………………. 4. 第三節 研究方法與架構 ……………………………………………… 9 第二章 林爽文事件的起因與演變 第一節 林爽文事件前的臺灣形勢 ……………………………………13 第二節 林爽文事件的起因 ……………………………………………22 第三節 林爽文事件的演變 ……………………………………………27 第三章 清廷的處理經過與事件失敗的原因 第一節 閩臺地方官員的處理 …………………………………………40 第二節 中央派員來臺的處理 …………………………………………50 第三節 林爽文事件失敗的原因 ………………………………………87 第四章 林爽文事件的善後與影響 第一節 事件的善後 ……………………………………………………94 第二節 事件的影響之一:增開對渡口岸 …………………………. 110. 第三節 事件的影響之二:實施屯丁制度 …………………………. 118. 第四節 事件的影響之三:開放築城 ………………………………. 128. 第五章 結論 ……………………………………………………………… 135 徵引書目 …………………………………………………………………. 137. 附錄 附表一:林爽文事件前臺灣土地開墾概況表 ……………………… 附表二:林爽文事件前臺灣人口成長概況表 ……………………… 附表三:林爽文、莊大田重要幹部表 ……………………………… 附表四:林爽文事件後臺灣綠營添設官兵概況表 ………………… 附表五:清代臺灣番屯編制表 ……………………………………… 附表六:清領前期臺灣府廳縣城修築概況表 ………………………. 143 144 145 148 150 151.

(5) 附表七:清代文武職官、加銜世職概況表 ………………………… 附表八:清領時期臺灣三大民變比較表 ……………………………. 152 154. 附表九:林爽文事件大事記 ………………………………………… 附圖一:有應公、義民爺牌位 ………………………………………. 154 159. 附圖二:乾隆十一年的彰化縣--莿竹城 ……………………………. 159. 附圖三:康熙五十六年的諸羅縣--木柵城 ………………………… 160 附圖四:乾隆十一年的臺灣府--木柵加莿竹城 ……………………… 160 附圖五:乾隆十一年的諸羅縣--土城加莿竹 ………………………… 161 附圖六:乾隆十一年的鳳山縣--土城加莿竹城 ……………………… 161 附圖七:乾隆十一年的淡水廳--莿竹城 ……………………………… 162 附圖八:嘉慶十二年的臺灣府--土城 ………………………………… 162 附圖九:道光十一年的彰化縣--磚城 ………………………………… 163 附圖十:淡水八里坌一帶形勢圖 …………………………………… 163 附圖十一:清代臺灣「番屯」屯所及屯地示意圖 ………………… 附圖十二:林爽文事件重要聚落圖 …………………………………. 164 165.

(6) 謝. 辭. 作家王大空曾寫過一本散文集「笨鳥慢飛」 ,恰是我個人求學之 路的最佳寫照:二十六歲才唸夜二專,三十歲插班大學夜間部,四十 八歲考上教學碩士暑期班;想到年過半百,終於可以畢業了,首先要 感謝我的指導教授──溫振華老師,他不僅給了我論文的 主題,指引我寫作的方向,更包容我學識的不足,也讓我從中得到許 多課堂上學不到的知識。 其次,要感謝論文口試委員蔡淵洯教授、施志汶教授,對論文提 供了一些寶貴的意見;雖然因為個人能力與論文繳交時間的限制,有 負他們的期許,仍盼在往後的日子裡,能繼續做些補充研究。 最後,要感謝本人服務的學校---花蓮縣立壽豐國中的朱春華主 任,她幫忙翻譯英文摘要,為我生平第一篇學術論文劃下美麗的句點。.

(7) 摘. 要. 林爽文事件發生於清高宗統治後期,臺灣人民出於生存的需要而 拜把結會,官府因為緝捕手段過於激烈,引起以林爽文為首的天地會 群眾的反抗。動亂初起,臺灣總兵柴大紀的退縮延誤,使事件逐漸蔓 延擴大。之後,雖有福建水、陸兩提督黃仕簡、任承恩及欽差湖廣總 督常青先後渡海來臺督軍,戰事卻延宕一年之久未能完結,直到皇帝 派出心腹愛將福康安,率領抽調自各省的官軍精銳前來,雙方僵持的 局面才獲得解決。 林爽文事件使朝廷對臺灣的統治政策做了一些改變,其中影響比 較重大的約有三項:一是增開對渡口岸,使臺灣北部擁有正式的官方 渡口,增進了地方的繁榮發展;二是實施屯丁制度,促成各番社之間 的互動聯繫,也導致屯丁新階級的形成與部落人口的減少;三是開放 築城,打破了朝廷長久以來不許臺灣建築堅固城垣的禁忌。 林爽文事件無論是從官方動員的兵力、波及的區域、善後的影響 各方面來看,都堪稱是清領時期臺灣最大的動亂。. 關鍵詞:林爽文、莊大田、臺灣民變、柴大紀、福康安.

(8) Abstract Lin Shuang-Wen Event took place during the latter half of the Emperor Kao Tsung’s rule in the Ching Dynasty. In that time, Taiwan locals were accustomed to form organized associations to protect themselves. The officials, however, used high-handed measures to put down such organizations. As a result, Heaven And Earth Association led by Shuang-Wen Lin rebelled against the government. Owing to Chief General Chai Da-ji’s timidity and procrastination during the onset of the riots, the rebellion gradually spread out. Even with the reinforcement from the mainland led by army general Huang Shi-jian and navy general Jen Chen-en of Fu Jian province under the supervision of Governor-general of Hu-Guang provinces Chang Ching, the rebellion could not be suppressed and lasted for over one year. Not until Emperor Kao Tsung assigned General Fu Kung-an, in whom he trusted greatly, to lead elite combat forces from several provinces, did the stalemate be broken. After Lin Shuang-Wen Event, Ching dynasty adjusted its controlling policy regarding Taiwan. Among many adjustments were three major changes: (1) Increase of official harbors: More official harbors were opened in northern Taiwan, which helped stimulate local prosperity. (2) Establishment of military farming system: Military farming system promoted the communication among different aboriginal tribes and consequently attributed to the establishment of a new social class and to the dwindling of the population in tribes’ villages. (3) Building city walls: The long official ban on building walls around cities was lifted. In terms of forces mobilized, areas affected and the implication followed, Lin Shuang-Wen Event was the largest insurgency in Taiwan during the Ching Dynasty.. Key word: Lin Shuang-Wen, Zhuang Datian,Taiwan insurgency, Chai Daji, Fu Kung-an..

(9) 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 以撰寫《臺灣通史》聞名於世的連雅堂(橫) ,在他年輕的時候,父親曾 購買《臺灣府誌》一部給他,說: 「汝為臺灣人,不可不知臺灣歷史」 。1這兩 句話真是擲地有聲!的確,我們生於斯,長於斯,臺灣是我們安身立命的地 方,怎能不瞭解它的歷史呢? 記得小時候聽長輩講過一個故事:臺灣在清朝統治時期曾經發生過一次 大動亂,動亂的主角叫林爽文,他在起事前,為了尋求支持,特別去拜訪一 位在地方上很有名望的鄉紳,這位鄉紳猶豫不決,頗為困擾;他的妻子知道 後想了一條計策,就是在宴請林爽文時,故意將「白斬雞」那道菜的雞皮不 切斷,這樣一來,當鄉紳夾起一塊雞肉時,勢必連同其他塊雞肉一併夾起。 結果吃飯時,林爽文只顧自己,並沒有伸出筷子幫忙。當林爽文告辭後,鄉 紳的妻子力言不可淌渾水,理由是:像「夾雞肉」這樣的小事都不能同心協 力,怎麼能共成大事呢?之後情勢的發展果然證明了鄉紳妻子的遠見。這個 故事的情節安排或許不脫「成王敗寇」的定律,並且與歷史事實顯有不符, 但卻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林爽文的生存年代(西元 1757--1788)距離現在雖然已經兩百多年,但 今天臺灣地區仍有以「爽文」來命名的村落、學校、道路;例如:位於南投 縣中寮鄉的爽文村、爽文國中、爽文國小;位於臺中縣大里市的爽文國中、 爽文路等。這不禁令人好奇:林爽文是個怎樣的人?整個事件是如何起頭的? 事件的經過如何?清廷是如何平定這場動亂?最後又造成了甚麼樣的影響? 對於一個從未涉獵臺灣民變範疇的門外漢來說,許多疑問都有待自己進 一步的加以探索發掘。民國九十五年,本人以非歷史系科班出身的資歷(大 學唸的是中文系)如願考取臺灣師範大學歷史教學碩士暑期班,而且非常幸 運的能修習到溫振華老師所開設的「臺灣社會史研究與教學」課程。在上課 期間,老師提到林爽文事件對臺灣的一些影響,例如:番屯、築城、開放港 口等,也告訴同學們,這是一個可以研究的主題。課程結束後,在整理上課 筆記時,發現「林爽文事件」倒真像老師說的,確實是一個可以寫的題材, 不僅資料豐富,檢視國家圖書館「臺灣博碩士論文系統」 ,也還沒有研究者發 表過;一些學術期刊上雖有零星相關論文,總未顧及全面。因此,在民國九 十六年,碩二課程結束,必須決定論文題目時,便選擇以「林爽文事件」為 1. 連橫,《臺灣通史》,(臺北:黎明文化公司,民 90) , 「連雅堂先生家傳」 ,頁 23。 1.

(10) 研究的主題,並理所當然的請溫老師指導。 清朝自聖祖康熙廿二年(1683)於澎湖擊敗明鄭海軍接受鄭氏之 降,翌年將臺灣收歸版圖起,迄德宗光緒二十一年(1895)因甲午戰敗簽訂 馬關條約割讓予日本,領有臺灣共兩百一十二年。由於臺灣曾為反清復明的 基地,故統治初期嚴格限制人民移居臺灣,而閩粵兩省山多田少,人民謀生 不易,因此甘冒禁令,偷渡來臺者所在多有,導致形成有別於內地的移墾社 會,所謂「臺民喜亂」 、2「三年一反,五年一亂」 、3「任反不成,任征不平」, 4. 根據劉妮玲的統計,「清代治臺二百一十二年發生七十三次民變,平均二點. 九年一次」,5社會經常動盪不已。 發生於乾隆朝的林爽文事件與康熙朝的朱一貴事件、同治朝的戴潮春事 件並列為「清領時期臺灣三大民變」,6時間雖然只有一年三個月,但動亂範 圍幾乎遍及當時全部的統治區域,清廷眼見臺灣本地與福建官兵無力彈壓, 先以廣東、浙江兩鄰近省分的武力支援,再簡派大員,率領抽調自廣西、湖 南、貴州各省之官軍精銳與四川屯練降番,從臺灣中部之鹿港登陸,先北後 南,全力撲滅這場亂事。因此,林爽文事件堪稱是清領時期臺灣最大的動亂, 亦名列清高宗乾隆皇帝自詡的「十全武功」之一。7「林爽文事件」既然在臺 灣史上具有如此重大的意義,自有不少歷史研究者做了一些相關的論述,但 如前所述,在本人決定研究時,並無專以林爽文為主題,將事件的前因後果 交代清楚的學位論文出現。因此不揣鄙陋,願填補這項缺憾,擬就事件前的 臺灣形勢、事件的起因與爆發後臺灣南北兩路的演變、清廷的處理過程、以 及林爽文失敗的原因與後續的影響等各個面向,爬梳史料典籍,結合先前的 一些研究,讓世人得一窺「林爽文事件」的完整面貌。 本文的標題之所以命名「奉天承運 VS.順天行道」 ,是因為在君主專制時 代,皇帝頒下詔書,每以「奉天承運」開頭,而根據史料記載,最早使用這 個詞語的君主是明太祖:. 2. 3. 4. 5 6. 7. 康熙年間《平臺紀略》作者藍鼎元說: 「臺民喜亂,如撲燈之蛾,死者在前,投者不已」 。 見藍鼎元《東征集‧論擒獲奸匪便宜書》 ,(南投:臺灣文獻會,民 86),卷五,頁 75。 道光年間擔任臺灣道的徐宗幹指出臺灣「諺云:『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反』,豈真氣數 使然耶。」見《斯未信齋文編‧請籌議積儲》,(南投:臺灣文獻會,民 83),頁 70。 同治、光緒年間《臺灣紀事》作者吳子光指出臺灣有「任反不成,任征不平」之謠。見《臺 灣紀事》 ,(臺灣文獻叢刊本第三十六種),頁 5。 劉妮玲, 《清代臺灣民變研究》 (臺北: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民 69) ,頁 255。 「三大民變」之名首見於謝國興, 《官逼民反----清代臺灣三大民變》 (臺北:自立晚報社, 1993) 。而「三大民變」名稱之形成,見吳青霞, 《臺灣三大民變書寫研究----以古典詩文 為主》(臺南:成功大學臺灣文學系碩士論文,民 95) ,頁 25--28。 「十全武功」是指乾隆時期的十大軍事行動: 「十功者,平準噶爾為二,定回部為一,掃 金川為二,靖台湾為一,降缅甸、安南各一,即今二次受廓爾喀降,合為十。」見莊吉發, 《清高宗十全武功研究》 (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982) ,頁 541,附圖叁《御製十全記》 。 2.

(11) 洪武元年春正月丙子(初四) : 「上以元時詔書首語必曰『上天眷命』, 其意謂天之眷佑人君,故能若此,未盡謙卑奉順之意,命易為『奉天 承運』。庶見人主奉若天命,言動皆奉天而行,非敢自專也。」8 奉天承運,意為奉受於天,繼承新生的德運。9清承明制,沿用這項「舊 例」 ,所以, 「奉天承運」既代表皇帝,也是整個國家力量的象徵。古人說: 「顺 天者存,逆天者亡 」 ,10意指遵循天道的就能生存,違背天道的則將滅亡。由 於朝廷派來的「貪官污吏」擾害生靈,人民便標舉「順天行道」 ,加以反抗。 根據林爽文同祖堂兄、「元帥」林小文被捕後的供詞:「我到淡水、新莊一帶 豎旗號,招集人眾,那旗上寫的是『順天行道』 四字……。」;11乾隆五十 二年三月,「順天大盟主」林爽文在發布的告示裡也明確寫道:「照得本盟主 因貪官污吏剝民脂膏﹐爰是順天行道﹐共舉義旗……。」12 因此,林爽文事 件就是一個代表皇帝的「奉天承運」與代表變民的「順天行道」之間的「對 抗」(versus)。. 8. (明)董倫等, 《明實錄》, (臺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民 73) ,第一冊,太祖實 錄,卷二十九,頁 483。 9 按「承運」之意,源自戰國時陰陽家鄒衍所主張的「五德終始說」 ,以土、木、金、火、 水五行所代表的五種德性,相生相剋,周而復始的循環運轉,用來解釋歷史的變遷與皇朝 的興衰。 10 (宋)朱熹,《四書章句集注》 ,《孟子.離婁上》 , (臺北:大安出版社,民 75) ,頁 279。 11 劉如仲、苗學孟《臺灣林爽文起義資料選編》 , (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84) ,頁 265。 12 《天地會》(一)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80 年 11 月) ,頁 154,順天大盟主林 爽文告示。 3.

(12) 第二節 前人研究回顧 在期刊論文方面,海峽兩岸約有二十多篇文章,時間最早的是民國四十 二年發表的於梨華〈林爽文革命研究〉 ,13它以日人伊能嘉矩的《臺灣文化志》 為主,《清高宗實錄》、諸羅縣志、彰化縣志等地方志為輔,將此事件約略陳 述一遍,因此,留給後人許多補充與辨正的空間。 其次,是民國四十三年陳慧兒的〈林爽文事變中之義民〉 ,14它從《明清 史料戊編》和一些臺灣地方志中,摘錄與義民有關的事蹟來強調他們在此事 件中的重要性,甚至說「從乾隆五十一年十二月中迄五十二年十月二十九日 福康安率軍至鹿仔港止這一段時間內,凡有戰鬥,義民必與,官軍反居於次 要的地位」(頁 5)。 民國五十年代,最具代表性,敘述也較清楚的是莊吉發〈清初天地會與 林爽文之役〉 ,15將林爽文起事的時代背景、事件發生的經過與清廷之善後措 施,做了相對比較完整的陳述,但仍有一些討論的空間 。 民國六 0 年代,有鄭喜夫〈清代臺灣番屯考〉16以及彭賢林〈林爽文事 件後的清廷治臺措施〉、17留國珠〈林爽文的抗清運動〉18等三篇文章;第一 篇從林爽文事件結束後臺灣番屯創立緣起,談到屯務、屯地、屯租與屯餉; 第二篇則討論林爽文事件接近尾聲時被揭發的「柴大紀貪污瀆職案」 、事件結 束後「對臺灣軍務及政務的改進」等;第三篇敘述林爽文起事的時代背景、 導火線與起事經過。 民國七 0 年代,在這方面的研究較為沉寂,只有劉妮玲〈林爽文事件再 探〉一文,19敘述「事件緣起」與「清廷的應付」。 民國八 0 年代,大陸學者劉平寫了〈拜把結會、分類械鬥與林爽文起義〉 、 〈天地會與林爽文起義之關係辨正〉20兩篇文章,前者質疑「林爽文起義由 天地會發動」的說法,並指出「分類械鬥」、「義民」是林爽文起義成敗的關 鍵;後者談移民社會、游民群體與拜把結會的社會背景,以及對林爽文起義 的影響。接著他綜合了這兩篇文章的說法,改名為〈林爽文起義原因新論〉.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於梨華,〈林爽文革命研究〉 ,《文獻專刊》四卷三期,民 42.12,頁 27—36。 陳慧兒,〈林爽文事變中之義民〉,《臺南文化》四卷一期,民 43.09,頁 3—19。 莊吉發, 〈清初天地會與林爽文之役〉 , 《大陸雜誌》四十一卷十二期,民 59.12,頁 11—32。 鄭喜夫, 〈清代臺灣「番屯」考〉 , 《臺灣文獻》第二十七卷第二期(1976.6) ,頁 111-130。 彭賢林,〈林爽文事件後的清廷治臺措施〉 , 《臺灣文獻》第二十七卷第三期(1976.9) ,頁 183-199。 留國珠,〈林爽文的抗清運動〉,《臺北文獻》直字三十八卷(1976.12) ,頁 283-298。 劉妮玲, 〈林爽文事件再探〉 , 《臺灣省文獻會成立四十週年紀念專輯》 (1988.6) ,頁 157-168。 劉平,〈天地會與林爽文起義之關係辨正〉 , 《南京大學學報》2000 年第四期,頁 61-70。 4.

(13) 發表。21在臺灣方面,有許毓良〈清代臺灣民變中的港口攻防--以林爽文事件 為例〉,22將臺灣的戰事分成「黃仕簡與任承恩平亂時期」、「藍元枚平亂時 期」、「福康安平亂時期」三個階段。許氏之文在傳統的攻城略地焦點下另闢 蹊徑,著重在港口的攻防。 民國九 0 年代,是林爽文相關研究的蓬勃期,在大陸方面,有劉新慧〈試 論林爽文起義後清廷的善後措施〉 、23曹鳳祥〈乾隆帝出兵平定林爽文起義的 戰略〉24與〈乾隆帝出兵臺灣的戰略得失〉25三篇論文。劉氏的文章提到的善 後措施內容重要的有:放寬渡臺、加強吏治、添兵建城、整飭營伍、鎮撫番 民等;曹氏前文指出清高宗隨著戰事的發展依序作出「集中兵力,南北夾攻, 直搗變民巢」、「捨南趨北,覆賊巢穴」、「集中兵力,首攻諸羅」等三階段戰 略;曹氏後文則是對這三階段戰略的補充敘述。 在臺灣方面,有許文雄〈林爽文起事和臺灣歷史發展〉 ,26提出「民變前 奏:民間結社」 、 「民變性質:起事械鬥」 、 「起事者社會背景與意識型態」 、 「築 城、官渡、番屯」等幾個面向,著重在臺灣天地會的傳承以及民變後社會階 層的形成。 李天鳴〈林爽文事件中的諸羅戰役〉 ,27分成「戰前一般情勢」 、 「諸羅戰 役的經過」、「戰後情勢」、「雙方勝負因素及優缺點」等,對攸關林爽文事件 發展的諸羅戰役詳細剖析,認為林爽文失敗的因素在「無響亮政治目標,行 為與盜賊無異」 、 「無強力領導中心,各自為戰」 、 「未獲泉州與廣東人支持」、 「缺乏優秀軍事人才」、「武器不足、性能欠佳、無水軍」等;而清軍獲勝因 素正好與之相反,且「守將柴大紀有勇有謀」、「福康安戰略正確」以及「清 軍得民心、國力雄厚」,故能贏得最後勝利。 林良如〈林爽文事件之起因與其亂事擴大的因素探討〉 ,28認為大量的移.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劉平, 〈林爽文起義原因新論〉 , 《清史研究》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2000 年第二期) ,頁 92-99。 許毓良,〈清代臺灣民變中的港口攻防--以林爽文事件為例〉 , 《臺南文化》第四十八期 (2000.3),頁 1-8。 劉新慧, 〈試論林爽文起義後清廷的善後措施〉 ,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學報》2001 年 第五期,頁 66-75。 曹鳳祥, 〈乾隆帝出兵平定林爽文起義的戰略〉 , 《陜西廣播電視大學學報》2002 年第四期, 頁 36-40。 曹鳳祥,〈乾隆帝出兵臺灣的戰略得失〉 , 《陜西廣播電視大學學報》2003 年第一期,頁 103-105。 許文雄,〈林爽文起事和臺灣歷史發展〉 , 《故宮學術季刊》第十九卷第一期(2001.9) ,頁 95-150。 李天鳴,〈林爽文事件中的諸羅戰役〉 , 《故宮學術季刊》第十九卷第一期(2001.9) ,頁 151-194。 林良如,〈林爽文事件之起因與其亂事擴大的因素探討〉 , 《臺灣人文》第八號(臺北:臺 灣師大,2003.12) ,頁 117-152。 5.

(14) 民導致當時臺灣社會嚴重的游民問題,而官吏不能善盡保護人民之責,因此 遇有爭端,常自行率眾械鬥解決,這種潛存的戰鬥力量,一旦遇有機會,便 有武力敢於抗官。對於亂事擴大的因素,歸納為三點:官吏貽誤、班兵腐敗、 游民附和。 許毓良〈臺灣史上規模最大的戰爭---乾隆朝林爽文事件臨陣人數的討 論〉,29將戰爭的發展,依出動軍隊的省分劃分為四期:「第一期臺灣綠營之 彈壓」、 「第二期福建綠營的支援」、「第三期廣東與浙江綠營參與圍剿」、「第 四期桂贛鄂湘黔綠營與旗營大軍的平亂」 ,並估算歷次戰役敵對雙方的兵力多 寡。 田金昌〈清初民變與治臺政策關係—以林爽文事件為例〉 ,30談到「渡臺 禁令」的幾度弛禁、嚴禁漢人進入番地、不准臺民入營當兵、禁止臺灣興建 城垣、限制鐵器輸入臺灣等政策,並認為吏治不良、軍紀敗壞、游民過多乃 促成事件爆發的主要因素。 林加豐〈圖史互證:院藏「清軍圍捕林爽文圖」與福康安剿捕林爽文之 役〉31,全文共分兩個部分,前半段主要在說明福康安追捕林爽文的過程, 過程中又分平地交戰以及內山追捕兩個時期,後半段主要是分析「清軍圍捕 林爽文圖」、「岸番把守之圖」與「地圖」三圖內容的先後順序,以及所要表 達的內容。 何孟侯〈清代林爽文事件中的原住民〉 ,32針對臺灣原住民在林爽文事件 中的角色、協同清軍平亂的情節及官方藉臺灣原住民之力征討林爽文的種種 因素,以及清朝統治者在此一事件前後對臺灣原住民認知的轉變加以分析、 討論。 在博碩士論文方面,民國九十年代之前,尚無專以林爽文為主題的學位 論文;部分相關的只有李宜憲《清乾隆朝的臺灣民變研究》 、33謝仲修《清代 屯丁制度的研究》,34都只是在敘述各研究項目時略有涉及,並無詳盡描述。 前者在談到林爽文事件的影響時,認為有以下幾點:一、在實質上解除了海 禁政策,二、解除臺地不許築城之禁,三、召募番屯,四、將廳縣之任期改 29. 30. 31. 32. 33. 34. 許毓良,〈臺灣史上規模最大的戰爭--乾隆朝林爽文事件臨陣人數的討論〉 , 《兩岸發展史 研究》創刊號(2006.8),頁 21-65。 田金昌,〈清初民變與治臺政策關係—以林爽文事件為例〉 , 《史匯》第十期(桃園:中央 大學,2006.9),頁 180-200。 林加豐〈圖史互證:院藏「清軍圍捕林爽文圖」與福康安剿捕林爽文之役〉 , 《故宮學術 季刊》第二十六卷第三期(2009.3),頁 105-132。 何孟侯〈清代林爽文事件中的原住民〉 , 《故宮學術季刊》第二十六卷第四期(2009.6) , 頁 111-145。 李宜憲, 《清乾隆朝的臺灣民變研究》 (臺南:成功大學歷史語言研究所碩士論文,1989), 頁 1-110。 謝仲修, 《清代屯丁制度的研究》 (臺北:政治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1997) ,頁 1-138。 6.

(15) 為五年俸滿,五、強化鎮道之體制。後者談到清代前期對臺的理番政策、林 爽文事件與屯丁制度的成立、屯丁制度的內容、屯丁制度的功效與限制、屯 丁制度對番社的影響等等。 民國九十年代之後,新出爐的只有羅榮明《林爽文事件與臺灣社會變 遷》,35除第一章「緒論」與第五章「結論」外,該文的第二章:「林爽文事 件前臺灣的社會概況與特性」 ,首先就臺灣西部的地理環境、地形、氣候及水 文等自然條件進行介紹,然後再就開發狀況、行政建置等進行探討,接著就 林爽文事件發生前臺灣西部的社會特性,分成頻仍的社會問題、豪強稱雄的 社會領導階層、緊張的漢番對立及對立衝突的閩粵關係等幾個層面來討論。 該文的第三章:「林爽文事件始末」,首先探討林爽文事件的導火線,就林爽 文的家世背景、個人特質及其所居之地--大里杙的環境進行討論,然後就 引起事件的遠因及近因加以說明。接著,以負責督軍的官員為分期標準,將 整個事件分成任、黃時期、常青時期及福康安時期,敘述林爽文如何從一介 平民起事,而能攻城掠地、橫掃千軍,讓清廷屢次加派大軍及多次陣前換將, 仍不能迅速平定亂事,以及後來林爽文逐漸顯露敗跡,清廷如何絕地反攻, 終至擒獲事件禍首,平定動亂的過程。該文的第四章: 「林爽文事件與臺灣社 會變遷」 ,首先說明事件平定後,清廷對有功者的獎勵、肇禍者的懲處、對治 臺政策所做的修正和新措施的實行,以及這些措施對臺灣有何深遠的影響。 接著再以臺灣地方菁英間的階級流動、番屯制度的興廢、客家義民形象的建 立及義民爺信仰的形成與發展三個面向,討論臺灣社會的變遷。 在專書方面,有莊吉發《清高宗十全武功研究》 、36賴福順《乾隆重要戰 爭之軍需研究》等。37莊書中涉及林爽文部分,實與其早年發表的論文〈清 初天地會與林爽文之役〉大同小異,惟作了一些修正與補充,例如「添弟會 不同於天地會」、「事件初起的領導者為劉升」等;亦有論文原無而書中添加 者,例如「林爽文起事就是憑藉民間的力量,以天地會為基礎,並標舉反清 復明的口號」(頁 249),其中「標舉反清復明的口號」即為新增。 賴書則指向乾隆朝「十全武功」歷次戰爭的的軍行、軍糧、軍費等事宜 的研究,其中當然包括了「臺灣之役」的部分。根據賴氏的歸納,此次軍隊 行進,分為福建、黔粵、湖南、四川、浙江、京城等六路線;38軍糧方面, 除撥運一百餘萬石之米外,尚支用的十餘萬石之番薯,以供應大軍與難民食. 35. 36 37 38. 羅榮明, 《林爽文事件與臺灣社會變遷》 (花蓮:東華大學鄉土文化學系碩士論文,2009), 頁 1-157。 莊吉發,《清高宗十全武功研究》,(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982) 。 賴福順,《乾隆重要戰爭之軍需研究》 , (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1984) 。 同前註,頁 126。 7.

(16) 用:39軍費方面,先後用銀共三百七十一萬兩。40. 39 40. 同前註,頁 248。 同前註,頁 435。 8.

(17) 第三節 研究方法與架構 本文在研究方法上,主要以文獻分析法為主,著重於史料的分析、歸納 與解讀。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於民國四十六年迄六十一年間編印的《臺灣文 獻叢刊》 (以下簡稱「文叢本」) ,後經臺灣省文獻委員會於民國八十五年重新 發行,其中有一部分收錄了與林爽文事件相關的史料。因此,在研究步驟上, 首先瀏覽「臺灣文獻叢刊提要」 ,從三百零九種方志、文獻、檔案中篩選與論 文主題相關的材料,進行整理分類。 在資料運用上,依時間先後,林爽文事件發生前,以《清宮宮中檔奏摺 臺灣史料》第八冊為主;該書由國立故宮博物院印行,是與臺灣事務相關的 臣下奏摺原件影印,應該是最直接的第一手史料,但是並不齊全。例如:以 時間上來說,第八冊自乾隆四十九年五月之後即跳接五十一年六月;第十冊 在乾隆五十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之後即跳接嘉慶元年,中間相差了六年;以 人員來說,從林爽文事件爆發後,就找不到第一線指揮官──臺灣鎮總兵柴 大紀的奏摺;而先後渡臺主持軍事的福建水師提督黃仕簡、陸路提督任承恩、 由閩浙總督改調湖廣總督的欽差常青,他們的奏摺在乾隆五十二年二月之後 亦付闕如。再以特定個人,最後接手敉平亂事的欽差協辦大學士福康安來說, 也有不少奏摺並沒有收錄進來。例如:「請調貴州湖廣等省兵迅速赴閩」(八 月十八日) 、 「奏抵廈門酌定赴鹿港進剿」 (九月初四日) 、 「仍令常青固守府城」 (十月二十八日)等等。41 林爽文事件的經過,以《平臺紀事本末》 (文叢本第十六種) 、 《欽定平定 臺灣紀略》(文叢本第一百零二種)、《天地會》第一冊至第四冊為主。《平臺 紀事本末》不知何人所撰,除按時間先後詳述亂事之發展與作戰之情況,且 更及於地勢之險夷與人事之曲折。《欽定平定臺灣紀略》(以下簡稱《紀略》) 是清高宗欽定敉平林爽文事件前後經過的詳細記錄,但無論是臣下的原奏或 高宗的上諭皆經過剪裁刪略,並非全貌,例如:乾隆五十二年十一月初一日 (1787.12.9)上諭,閩浙總督李侍堯、兩廣總督孫士毅「於調兵運餉等務均 能辦理迅速,甚為妥協,殊屬可嘉」 , 「俱著加太子太保銜」 ;參贊提督柴大紀, 「自駐劄諸羅以來,屢經奮勇抵禦、勦殺賊匪,洵為懋著勞績;著加太子少 保銜。」42 而《紀略》隻字未提。另外,《紀略》只記載至乾隆五十三年十 二月初八日(1789.1.3),在此之後,臺灣還有那些後續的興革事宜便無由得 知。 《天地會》為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與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所合編,收 集了大量與林爽文事件有關之上諭、硃批奏摺與軍機處錄副奏摺的原文,是 41 42. 《天地會》(三) ,頁 245、399,《天地會》 (四) ,頁 96。 洪安全主編, 《清宮諭旨檔臺灣史料》 ,第一冊,頁 614,乾隆五十二年十一月初一日上諭。 9.

(18) 相對比較完整的史料;但《天地會》僅較《欽定平定臺灣紀略》記載截止之 後多記五筆資料,時間自乾隆五十一年八月初十日(1786.10.1)至五十四年 八月十八日(1789.10.6) ,而且也有遺漏之處,例如:乾隆五十二年正月二十 一日(1787.3.10) ,清高宗在寄給閩浙總督李侍堯,提到允許臺灣建立城垣的 上諭便不見蹤影。43 林爽文事件的善後,以《清宮諭旨檔臺灣史料》第二冊、 《天地會》第五 冊、《大清高宗純皇帝實錄》、《臺案彙錄甲集》(文叢本第三十一種)、《臺案 彙錄庚集》(文叢本第二百種)、《臺案彙錄壬集》(文叢本第二百二十七種) 為主,臺灣各府、廳、縣地方志為輔。 《清宮諭旨檔臺灣史料》亦為國立故宮 博物院印行,但蒐羅不全,闕漏頗多,不勝枚舉。《大清高宗純皇帝實錄》, 稍可彌補此書的不足。 《臺案彙錄甲集》為「清代臺灣關係檔案彙錄」的簡稱, 此集收有臺灣屯政自如何設立番屯及清釐整頓之檔案,番屯制度之實施,由 此可見其概。《臺案彙錄庚集》收錄許多林爽文事件的原始資料,大部分是 臣下的奏摺,少部分是上諭,另有一些朝廷寄給福康安的「廷寄」 ,資料可算 十分難得。 《臺案彙錄壬集》收有乾隆五十三年至五十五年間設立番屯之奏議 及其關係清冊,與《臺案彙錄甲集》可互相參照。至於臺灣各府、廳、縣地 方志,雖是專門記載各地方事務的史料,但因謬誤不少,使用時就得特別小 心。例如:乾隆四十七年彰化縣莿桐腳案,《彰化縣志》誤記為乾隆四十年; 又如雍正三年,因巡視臺灣御史禪濟布的建議,清世宗允許臺灣府以木柵為 城,但各家府、縣志皆誤為雍正元年。44再如:民變軍北路領袖林小文,《淡 水廳志》記載:「三月十二日庚辰,賊攻三角湧,游擊吳琇救之,追賊甘林陂. 二十五日癸巳,進勦白石湖,同知徐夢麟招安降眾,獲林小文械省誅之。」45 但根據林小文供詞筆錄: (乾隆五十一年)十二月十二日,有易總爺帶了兵丁、義民有一千多 人前來擒拿,我率領眾人抵敵不住,就逃到崑崙山頂上藏躲。過了些 時,跑下山來,藏在觀音堂廟裡。於本年(乾隆五十二年)正月初九 日被義民看見,報了總爺,將我拿獲的。46 顯然林小文的親供與《淡水廳志》的記載有所不同,凡此皆易造成引用 時的困擾。. 43. 《欽定平定臺灣紀略》 ,頁 134、135,乾隆五十二年正月二十一日上諭。 (清)劉良璧《重修福建臺灣府志》 、范咸《重修臺灣府志》 、王必昌《重修臺灣縣志》 、 余文儀《續修臺灣府志》 、謝金鑾《續修臺灣縣志》 、不著撰人《福建通志臺灣府》等皆記 為雍正 元年,惟《清一統志臺灣府》記為雍正三年。 45 (清)陳培桂, 《淡水廳志》,(南投:臺灣文獻會,民 86),卷十四, 「兵燹」 ,頁 359。 46 《天地會》(二) ,頁 229,大學士和珅遵旨進呈林小文等供詞片。. 44. 10.

(19) 在網路資源運用上,由於必須在事件發生當時的年月日之後,附上西曆; 又,官軍與變民在軍隊行進或戰鬥的過程中,常會接觸到一些舊地名,為了 便於瞭解,有必要加註現在的地名來加以對照。因此,透過以下幾個網頁來 達成上述目的: 一、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兩千年中西曆轉換」 (http://sinocal.sinica.edu.tw /) : 上至西漢平帝元始元年(西元 1 年),下至清末帝宣統三年(西元 1911 年) ,均可將舊曆(農曆)年月日轉換成新曆(國曆)。 二、「臺灣地區地名檢索系統」(http://placesearch.moi.gov.tw/search/):由內 政部建置,可輸入舊地名,查知此地名在臺灣的分布狀況,也可在各縣 市地名清單中逐一比對,再輔以 Googl 搜尋,以彌補其不足。 三、「臺灣輿圖解說」(http://nrch.cca.gov.tw/ccahome/website/site22):由行政 院文建會與臺灣大學圖書館合作建置,輿圖是一八七九年由臺灣兵備道 夏獻綸主持編繪完成,包含前後山圖與縣廳分圖共十二幅,有助於了解 清代街庄汛塘分布情形。 在研究架構上,本文除第一章「緒論」,及第五章「結論」外,共分為 三章,針對林爽文事件形成的原因、事件的過程、後續的影響進行討論,內 容安排如下: 第二章:本章內容主要探討林爽文事件前的臺灣形勢、林爽文事件的起 因與林爽文事件的演變。為敘事方便起見,將以當時文獻記載的日期(即農 曆)為主,括弧附上西曆為輔。劉妮玲女士曾說: 林爽文所率領的反清行動除了在事變過程中留下了幾份文告之外,我 們找不到這些反清行動者本身所留下的其他文件或資料。有關林爽文 個人的描述,也僅能從官方文獻記載中片斷地去尋訪。換句話說,林 爽文及其所領導的團體本身差不多等於沒有留下什麼直接的資料,我 們想描述此一反清行動的內涵,只能從他們的敵方-政府-方面,找 尋資料。這顯然不是很公平的事,卻也是不得已。47 因此,本章試圖從林爽文陣營的角度,參考清廷領兵將領對戰況的奏摺、 清高宗乾隆皇帝的諭旨、林爽文重要幹部的供詞、告示、臺灣地方志等,以 變民為主體,來敘述事件的發展。至於官方文書中,常稱起事之人民為「賊、 賊匪」 ,本文在敘述時將改以「變民、民變軍」代替。有研究者稱其為「會黨 軍」48,本人以為並不貼切,正如福康安所說: 有本係會內之人,因畏懼干連,即充當義民隨同勦賊。如義民首賴水、 魏收等,俱曾入天地會;賊匪滋事之初,即捐貲招集義民打仗出力。 47 48. 劉妮玲,《臺灣的社會動亂》 ,(台北:久大文化公司,1989) ,頁 3。 李天鳴,〈林爽文事件中的諸羅戰役〉 。頁 185、186。 11.

(20) 即此可知入會之人,並非全行從賊。49 「入會之人並非全行從賊」 ,相對來說, 「從賊之人也並非概行入會」 ,這 可從林、莊重要幹部被捕後的供詞得知,例如:林爽文陣營「中南總統大元 帥」陳秀英、「保駕大將軍」林桂、「左監軍」涂龍、「水陸將軍」陳商、「宣 略將軍」林達、「副元帥」楊振國、莊大田陣營「保駕大將軍」李出、「女軍 師」金娘、「先鋒」陳媽球等,皆未入天地會。50因此,我們不擬採用此項稱 呼。 第三章:本章內容主要探討臺灣、福建地方官員、清廷中央派員來臺的 處理與林爽文事件失敗的原因。一般學者對清廷在平亂過程中的分期問題看 法不同,有些是以出動軍隊的省分劃分,51有些是以統兵將領來臺先後劃分。 52. 本文考慮的依據是行政上的從屬關係:臺灣既為福建省轄下的一府,臺灣. 有事,自應由福建地方官員處理,由總兵而提督而總督,層級逐漸提高:當 亂事擴大,福建一省無力承擔,才由中央指揮調度鄰省支援,而事實上,清 廷的做法也是如此。 第四章:本章內容主要探討林爽文事件的善後與影響。大亂終了的後續 處理經緯萬端,高宗皇帝在軍事行動尚未結束前,便屢屢以其思慮所及,指 示在臺負責人──不管是常青也好,福康安也罷──要做好各項善後措施, 例如查辦逃兵、安置降人、搜捕餘黨、撫卹難民、清釐地界、酌建城垣、添 設官弁、清查叛產等等,顯見其急於完事的心態。至於事件的影響,舉其大 者約有三事,即增開對渡口岸、實施屯丁制度與開放築城,本章將各以獨立 一節的篇幅來加以說明。. 49. 《清宮宮中檔奏摺臺灣史料》 ,第十冊,頁 365,乾隆五十三年三月初六日,福康安等奏摺。 《臺灣林爽文起義資料選編》 ,頁 233、238、245、246、253、272、290。 51 許毓良, 〈臺灣史上規模最大的戰爭--乾隆朝林爽文事件臨陣人數的討論〉 ,分為臺灣、福 建、廣東與浙江、桂贛鄂湘黔等四期 。 52 於梨華,〈林爽文革命研究〉 、羅容明, 《林爽文事件與臺灣社會變遷》 ,分為黃仕簡與任 承恩、常青、福康安三階段。 50. 12.

(21) 第二章 林爽文事件的起因與演變 第一節 林爽文事件前的臺灣形勢 林爽文事件發生於乾隆五十一年(1786),清朝統治臺灣,歷經康熙、雍 正、乾隆三朝,百餘年間土地日益開拓(見附表一) 。南部地方的臺灣縣、鳳 山縣、諸羅縣開發較早,荷蘭、明鄭時期已略有墾殖,迨雍正末,土地開墾 大致完成,而呈停滯的現象,田園面積增加有限。中部彰化縣、北部淡水廳 一帶開墾稍晚,到乾隆末年,臺灣西部平原大致皆已開墾成田園。53 伴隨著土地拓墾而來的,就是人口的增加;乾隆二十一年(1756)時臺 灣的人口數,據官方資料是六十六萬零一百四十七人,到了乾隆四十八年 (1783),已達到九十一萬六千八百六十三人(見附表二),二十七年間增加 了將近四成,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屬於境外移入的社會增加。漢人移民歷經 艱辛,渡海來臺,深入蠻荒,或因水土不服而病死,或因與番民衝突而被殺, 或因互爭墾地而械鬥喪生;這些暴屍荒野的孤魂野鬼,若無人祭祀,依傳統 的觀念,將成為厲鬼而為害世人;於是有善心人士收埋枯骨,鳩資建廟來供 奉,這些祠廟遍布各地,通稱「有應公」(見附圖一),取其「有求必應」之 意,別稱有「大墓公」 、 「百姓公」 、 「萬善爺」......等等,可說是臺灣十分普遍 的民間信仰。 林爽文事件之前的臺灣社會存在著一些不安定的因素,歸納起來約有五 項,分別是:吏治不良、游民充斥、班兵腐敗、民間結社與族群械鬥。現分 述如下: 一、吏治不良: 吏治不良: 這幾乎是所有抗官起事案件中,最常被提及的因素之一了。臺灣因僻處 海外,官員任期短,54即使想要有所作為,也不易看到成效。在乾隆四十七 年(1782)漳、泉械鬥案發生後,高宗皇帝終於注意到此一問題,因此要求 臺灣高階官員必須五年俸滿,希望情況能有所改善: 臺灣為海外重地,民番雜處,最關緊要;向例該處總兵、道、府俱係 三年更換,即調回內地。該員等因瓜期不遠,未免心存玩忽,以致諸 務廢弛;近來屢有械鬥諸事之案,必當設法調劑,俾該地方文武大員 久於其任、新舊相兼,則伊等知責成綦重,方足以資整頓。嗣後臺灣. 53. 54. 溫振華,〈清代臺灣漢人的企業精神〉 ,收入張炎憲等主編, 《臺灣史論文精選》上冊(臺 北:玉山社,1996),頁 327。 乾隆年間臺灣知縣平均任期為一.四七年,同知、通判任期在一年以下的為最多,佔 36.84%,見張勝彥, 《清代臺灣廳縣制度之研究》 (臺北:華世出版社,1993) ,頁 212。 13.

(22) 總兵、道、府各員,俱著改五年任滿。55 但因臺灣處於帝國的邊陲,「天高皇帝遠」,很多事皇帝也很難明見於萬 里之外,這就給了地方官員上下其手的空間。林爽文等人起事抗官,仍以剿 除貪官污吏為號召: 照得居官愛民如子,才稱為民父母也。今據臺灣皆貪官污吏,擾害生 靈,本帥不忍不誅,以救吾民。56 事件發生後,高宗皇帝也認為,就是因為這些官員平時貪黷廢弛,才會 引發民怨,激起事端,而總督、巡撫也難置身事外: 臺灣遠隔重洋,最關緊要;道、府、廳、縣必須才守兼優之員,方能 勝任。朕又聞該省督、撫遇有臺灣缺出,不問屬員才具是否相宜,多 以私人調補。而得缺之員從不以冒險渡海為慮,反視之為利藪;又安 望其整頓地方,實心辦事?此等劣員若到臺灣無所津益,何皆視為美 缺;而其津益非取之商民,何從而得!則致民怨滋事,劫縣戕官實有 由來矣。57 至於有那些「貪官污吏,擾害生靈」 ,據民變軍「安南大將軍」陳傳被捕 後供稱: 「臺灣同知劉亨基,他問百姓要錢,這是我聽得人說的。」58曾任彰 化縣刑房書辦,被林爽文封為「彰化知縣」的劉懷清也供稱: 「前署彰化知縣 劉亨基聲名操守,平常凡地方上有賭博、打架等案,俱要勒索銀錢,這是我 曉得的。」59而民變軍「大都督」林領則供稱:「臺灣孫知府,他開造戶口冊 籍,每戶俱要幾塊番錢;劉同知丈量地畝,每畝也要幾塊番錢;這是我聽得 人說的。」60據閩浙總督李侍堯事後追查,臺灣府知府孫景燧、臺防同知劉 亨基、原任臺灣縣知縣程峻、署諸羅縣事、原任臺防同知董啟埏、署諸羅縣 唐鎰, 「以上聲名俱屬狼藉,而劉亨基、董啟埏、唐鎰三員為尤甚。」61知府、 同知如此,「上樑不正下樑歪」,要下屬官員不貪瀆也難! 二、游民充斥 清朝限制內地人民渡海來臺,統治初期或許著眼於臺灣曾為反清復明的 基地,不希望鄭氏殘餘勢力與沿海商民勾結,捲土重來再成為盜賊淵籔。福 建水師提督施琅,在康熙二十四年三月十三日(1685.4.16)上奏給皇帝的〈海 疆底定疏〉裡提到: 55. 《清宮諭旨檔臺灣史料》第一冊,頁 233,乾隆四十八年十二月初三日上諭。 《天地會》 (一) ,頁 153,天運丙午(五十一)年十二月初八日,順天大盟主林爽文告示。 57 《大清高宗純(乾隆)皇帝實錄》 , (臺北:臺灣華文書局,民 53) ,第二十六冊,頁 18793, 乾隆五十二年四月十三日上諭。 58 《天地會》(四) ,頁 401,陳傳供詞。 59 《天地會》(四) ,頁 346,劉懷清供詞。 60 《天地會》(四) ,頁 401,林領供詞。 61 《天地會》(四) ,頁 403、404,乾隆五十三年三月初四日批,閩浙督李侍堯奏摺。 56. 14.

(23) 兼數省內地,積年貧窮游手奸宄罔作者,實繁有徒,莫從施巧,乘此 開海,公行出入汛口。若嚴于盤查,則以抗旨難阻之罪相加。如此行走, 不由向問,恐至海外誘結黨類,蓄毒釀禍……更以臺灣、澎湖新闢,遠 隔汪洋,設有藏機叵測,生心突犯,雖有鎮營官兵汛守,間或阻截往來, 聲息難通,為患抑又不可言矣!62 因此,他主張繼續管制渡臺。但隨著時序的推移,當初憂心的背景已不 復存在,而清廷管制如故,所考慮的因素已轉變為內地糧食的需要。雍正十 一年二月廿四日(1733.4.8),福建總督郝玉麟奏稱: 向來臺粟價賤,除本地食用外,餘者悉係運至內地接濟,亦緣粟米充 足之故,漳、泉一帶沿海居民賴以資生,由來已久……,今臺地人民 既增,將來臺粟必難充足,價值必至高昂,運入內地者勢必稀少,沿 海一帶百姓,捕海為生,耕田者少,臺粟之豐絀,實有關內地民食也。 63. 內地人民想要來臺,必須在地方衙門呈明事故,請照領單,才准放行, 手續既繁,吏役又可從中刁難索賄。因此,協辦大學士福康安在處理臺灣善 後事宜時提到: 臺灣地土膏腴,無業民人,紛紛渡海覓食。若由官渡,則必經官給照, 海口查驗放行,難免兵役留難勒索,而私渡則止須與客頭船戶說合, 即 便登舟載渡,其價較官渡為省,其行亦較官渡為速 。64 所以,一般貧苦無依的百姓,寧願冒險選擇偷渡,導致臺灣無照游民日 多,清廷的管制,形同具文,也使官府無法確切的掌握臺灣人口數量。乾隆 四十八年,福建巡撫雅德在「奏報民數穀數事」時向皇帝報告,臺灣府屬實 在土著流寓民戶男婦大小共九十一萬六千八百六十三名口;65而林爽文事件 結束後,大學士阿桂上奏說: (臺灣)雖係海外一隅,而村莊戶口,較之內地郡邑,不啻數倍。人數 既多,每年開報丁口,俱係任意填寫,並不實力清查。前聞府城被賊 攻擾時,惟恐賊匪潛為內應,清查城內民數,共有九十餘萬。而臣等 現在檢查臺灣縣民冊內,祗開十三萬七千餘名口,數目迥不符合。人 數既眾,版籍難憑,是以匪徒逸犯,竟有歷年久遠不能擒獲者。內地. 62. (清)施琅,《靖海紀事》,(南投:臺灣省文獻會,1995) ,下卷,頁 70、72。 國立故宮博物院編,《宮中檔雍正朝奏摺》 , (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民 68) ,第 21 輯, 頁 158。 64 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臺案彙錄丙集》 , (南投:臺灣省文獻會,民 86) ,卷七,頁 255, 閩督福康安奏摺。 65 《清宮中檔奏摺臺灣史料》 ,第八冊,頁 626,乾隆四十八年十一月初十日,福建巡撫雅德 奏摺。 63. 15.

(24) 逃軍徒犯,亦多潛赴臺灣,希圖漏網。66 府城一地即有九十餘萬人,這顯然是個誇大的數字,即使加上避亂入城 的百姓,也不應如此之多。總之,偷渡的盛行,不僅是官方帳面上登載不確, 與實際人口有著龐大的差距,更衍生出作奸犯科者難以追捕,造成治安上的 大問題。清人丁紹儀在其著作《東瀛識略》裡也提到這一類的游民: 別有游手無賴,遨遊街衢、以訛索為事者,曰羅漢腳;及冬衣食不繼, 輒聚徒黨伺掠行旅,地方官必募派役勇分布巡拏,歲以為常。先時有 驅之回內地者,曰逐水;然不久復至。67 游民的充斥,不僅增加官府管理上的難度,也為社會的動亂提供了犯罪的 溫床。以發生於乾隆三十六年(1771)的洪籠案為例: 洪籠原籍漳浦,自幼隨父移居諸羅,不務正業。與其兄弟洪盧等狼狽為 奸,先於乾隆三十六年間,洪籠起意夥同洪盧、洪倪(即洪衙) 、洪眾、洪夜 偷竊縣民蕭志廣家牛二隻,窩藏洪角家內,失主向縣衙門報案,拘獲洪籠、 洪角,審訊招認後枷責發落,追還贓物給失主,洪眾等在逃。三十九年(1774) , 保甲涂成以洪籠等結伴行竊為害地方,稟明知縣會合綠營查拏未獲,乃將洪 籠住房燒燬。洪籠懷恨在心,於四十一年十月間,率同洪盧、洪倪、洪角、 洪奧、洪任、洪都、洪佔、洪啟宗(即洪啟) 、洪象(即洪相)等,攜帶刀械 圍毆涂成。洪倪捉拏涂成兩手并毆傷眼睛,洪盧毆傷腋下,洪籠用小刀割其 鼻子,經向縣衙門報案查拏並未緝獲。四十二年八月間,洪籠的同夥馬水, 因母親過世無錢殯殮,向洪籠挪借,洪籠與其同至路上搶奪不識姓名之人錢 一千文,又搜腰間得花銀七圓,都交給馬水使用。四十五年十一月,洪籠糾 合蕭猜、林寧、洪迎、鄭聘等至尤十一家索借銀錢,尤十一畏其兇橫,給與 花銀二十圓分用。四十六年(1781)又夥同另案犯人蔡照、蔡繼,在蕭壠社 (今臺南縣佳里鎮)溪邊搶奪不識姓名人衫褲二件,錢一千文。又同蔡照偷 牽蕭壠社番牛二隻,經失主出銀九圓贖回。又同蔡照偷竊社番牛一隻,又同 陳瑞、劉可等在頭庄地方偷竊不知姓名人番牛一隻,均賣錢分用。……當時 洪籠聽聞查拏緊急,逃到後溪埔姚凱空寮內潛匿,洪盧逃往彰化縣,探知母 親林氏、族人洪爪(即洪佛曉)已被彰化縣拘禁,追究洪籠下落,隨即於八 月初八日(9.25)尋至後溪埔,向洪籠告知情由,洪籠即令邀同馬水,商量 尋覓屍體假冒病死,希望能免除追拏。馬水因為洪籠之前幫忙搶奪銀錢,協 助料裡母喪的恩惠,答應共同行動,於初十日同洪盧尋得義塚新葬棺木,取 出屍骸,洪籠脫去自己衣褲囑令穿在屍身。洪盧、馬水擡至洪佛曉家小屋內, 66. 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臺案彙錄庚集》 , (南投:臺灣省文獻會,民 86) ,卷二,頁 156、 157。 67 (清)丁紹儀, 《東瀛識略》, (南投:臺灣省文獻會,民 86) ,卷三「習尚」 ,頁 33。 16.

(25) 十二日晚,洪盧同洪旺、洪忠、洪相、馬水復將屍首擡至烏溪埔,報知差役、 保甲,請官相驗。參革諸羅縣令楊慰未經查證就相信他們的說詞,其實是希 望免去協助緝拿的責任,就輕率的向上稟報。等到彰化縣知縣焦長發查驗並 非真確,將屍體移至郡城,經臺灣府等驗明正身,實係張阿漏之屍,並拏獲 洪盧、馬水到案。隨即向馬水追究,據供:假屍事件之後,洪籠原相約共同 逃往淡水,馬水不願,洪籠給與花錢一圓,曾聲稱要前往大姑陷(今桃園縣 大溪鎮)或八里岔、內木柵等處躲避,實在不知道他現在逃往何處。68 一尋常匪犯,追補多年仍無所獲,因此,引起高宗皇帝的注意,命令福 建巡撫雅德務必擒拿到案: 洪籠一犯在該處起意糾合,疊肆劫竊,實為此案罪首,不可不設法嚴 拏務獲……該撫務即督率各屬認真查拏到案,嚴行審擬具奏。69 但不久之後臺灣發生更大宗的治安事件──漳泉械鬥,地方政府忙於處 理,捉拿洪籠一事,最後不了了之,成為懸案,即此可知游民對社會安定的 影響,地方官府也因鞭長莫及而無可奈何。 三、班兵腐敗 清朝在聖祖康熙廿二年(1683)消滅鄭氏政權後,曾有臺灣棄留的爭議, 最後採納施琅的意見,將臺灣收歸版圖,並且由內地綠營額兵中抽調一部分 輪班駐臺,此即所謂「班兵」 ,最初兵數是一萬人。施琅在《恭陳臺灣棄留疏》 裡建議: 且海氛既靖,內地溢設之官兵,盡可陸續汰減,以之分防臺灣、澎湖 兩處。臺灣設總兵一員、水師副將一員、陸師參將二員,兵八千名; 澎湖設水師副將一員,兵二千名。通共計兵一萬名,足以固守。又無 添兵增餉之費。其防守總兵、副、參、遊等官,定以三年或二年轉陞 內地,無致久任,永為成例。70 其後隨著臺灣土地的開拓,人口的大量移入,班兵的數額也略有增長。 根據乾隆廿九年(1764)臺灣道余文儀編撰的《續修臺灣府志.武備》記載, 臺灣營制應有兵一萬兩千六百七十名,分防各地。71但日久弊生,種種匪夷 所思、駭人聽聞的腐敗現象,隨著林爽文事件的爆發才促使朝廷正視整頓。 臺灣兵丁曠弛營伍的行為,比較嚴重的約有三種情形: (一)、兵丁包差 原來各營自守備以上,例有旗牌、材官、伴當、管班四項目兵,在署輪 68. 《清宮宮中檔奏摺臺灣史料》 ,第八冊,頁 288、289,乾隆四十七年四月二十九日,福建 巡撫雅德奏摺。 69 《清宮諭旨檔臺灣史料》,第一冊,頁 104,乾隆四十七年五月二十七日上諭。 70 (清)施琅,《靖海紀事》,下卷,頁 61。 71 (清)余文儀, 《續修臺灣府志》, (南投:臺灣省文獻會,民 86) ,頁 374。 17.

(26) 流當差。其千總、把總等官分管之兵,或係存營差操、或係看守倉庫。惟漳、 泉兵丁與本地民人大半同鄉,言語相通,多有在外自營生理之事。臺灣土產 除米、糖二種外,無可販賣;各兵原無資本,不過在街市售賣檳榔、糕餅, 編織草鞋,日積錙銖,為添補衣履之用。其汀州兵丁善於製造皮箱、皮毯, 多在皮貨舖中幫做手藝,得受工資,亦非開行設肆。該兵等日逐微利,閒散 自由,憚於差操拘束,每月出錢六百文至三百文不等,僱倩同營兵丁替代上 班,名為包差。 (二) 、兵丁開賭 臺灣賭風甚盛,南北兩路守備、千總、把總等,於所管汛地內派兵巡查。 該兵等遇有開賭之處,每處勒索錢百十文。緣臺灣無籍游民並無家室者,名 為「羅漢腳」 ,多以賭博為事。每人各帶錢數百文,即於街市環坐聚賭,骰、 牌、跌錢之外,更有僅用蓆片上畫十字,即可群聚壓寶。雖素未識面之人, 皆可共賭,朝東暮西,並無定所。該汛兵丁遇見,即將攤場錢文稍為分潤, 每處百餘文或數十文。 (三) 、兵丁窩娼 戍兵來至臺灣,因近年兵房坍塌,無可棲止,租賃民房力有不贍,娼家 留兵居住,藉以包庇;而兵丁既省房租兼可寄食。72 額設兵丁,原以備差操防守之用,竟有分班輪值,其餘俱在外自謀生理, 甚至掛名在內,貼錢代班,開賭窩娼的情形。兵丁既不務正業,與民爭利, 兵民之間的糾紛便層出不窮了。 四、民間結會 民間結會 臺灣民間結社在林爽文事件的天地會之前,最著名的就是所謂的小刀會 。臺灣小刀會的盛行,是由於治安不佳,兵丁橫行,人民為求自保,乃結拜 成會。乾隆三十七年正月間,有台灣大墩街民林達因賣檳榔,被汛兵強買毆 辱,起意邀同林六、林水、林全、王錦、葉辨、陳畝、林掌、楊奇、吳照、 盧佛、盧騫、林豹、李水(即李潤水)、陳倪(即陳霓)、李學、林貴、許攀 等十八人結為一會,相約遇有營兵欺侮,各帶刀幫護。三十八年,林阿騫邀 同黃添、陳帶、陳比、黃崑山等五人結會,并續入會之黃江(即周江) ,各備 小刀防身,如遇營兵及外人欺侮,各執刀幫護。嗣林達、林水等先後死亡散 去,林六復邀林媽、林陶、林韮、楊進等五人另結一會,林文韜招同林踏、 王涼水、蘇海等各聯一黨,經紀小民,遂各效尤。73. 72. 《清宮宮中檔奏摺臺灣史料》 ,第十冊,頁 497--499,乾隆五十三年四月十八日,欽差協辦 大學士福康安等奏摺。 73 《清宮宮中檔奏摺臺灣史料》 ,第八冊,頁 534,乾隆四十八年四月二十九日,福建水師提 督黃仕簡等奏摺。 18.

(27) 再以發生於乾隆四十五年彰化縣的兵民糾紛為例:乾隆四十五年七月二 十九日(1780.8.28) ,興化營兵丁洪標與同伍兵丁陳玉麟、鄭高、林淦、陳得 春、陳得浩、蔡林等偕抵彰化濘田地方公祭遠年平番陣亡兵丁。因舊時設祭 之處,被楊振文新蓋房屋,即在楊振文門首擺列祭物。楊振文率眾出阻,將 祭禮搶散,陳玉麟與之毆鬬,各兵亦一起抵拒。鄭高先被楊振文毆傷,即回 取鳥槍施放,誤傷賣菓之林水腿肚,林水赴縣呈控,經縣令焦長發差拘陳玉 麟、鄭高到案,杖責發落,復經黃文侯調處,令楊振文出番銀一百五十圓給 陳玉麟等買地起造祠屋,兩絕爭端。74不料營兵們因林水赴縣控驗致遭杖責, 於心不甘,挾嫌報復,屢加蹧蹋。林水氣忿,遂於乾隆四十五年九月間,邀 同孫番、楊報、林葵等共四人結會,相約如遇營兵欺凌,彼此帶刀幫護。75 五、族群械鬥 族群械鬥 臺灣移民主要來自閩、粵二省,閩省又以漳、泉二府之人居多。乾隆四 十七年(1782), 彰化縣莿桐腳(今彰化市莿桐里)因賭錢起釁引發漳泉分 類械鬥。據《彰化縣志》記載: 縣治西門外四里有莊曰莿桐腳,地當大路之衝.有設賭場者,適泉人 與漳人同賭,因換呆錢起衅,始僅口角,繼即鬬敺,終釀械鬬巨禍. 邑之有分類自此始.時承平日久,甫經亂離,人心惶惑,凡交界之處, 互相焚殺.官為勸解不息,彈壓不安.當擾攘之際,雖素無睚眥之怨 者,亦如不共戴天之仇.76 事情的經過是:乾隆四十七年八月二十三日(1782.9.29) ,彰化縣莿桐腳 庄民張甘在庄演戲,三塊厝庄(今彰化市寶廍里)漳州人黃璇堂伯黃叫起意 聚賭,令黃璇攜帶寶盒,各出本錢一千文,前往戲場開壓。泉州人廖老赴彼 壓寶,指輸作贏,索令賠給。黃璇不允,互相爭吵。廖老即向黃叫奪取賭本。 黃叫氣忿,用竹凳毆傷廖老頭頂,廖老叫罵而走。黃璇追趕,聲稱廖老搶奪 錢文。當時有黃璇族人黃弄在戲場削賣甘蔗,即將廖老攔住。廖老舉腳踢他, 黃弄用削蔗刀砍傷廖老左腿。廖老向前奪刀,又被黃弄砍傷左手。廖老畏懼 急走。黃璇從後趕上,抽取檳榔擔上鑲鐵竹串,戳透廖老左腿,血流不止, 不久死亡。廖老的哥哥廖琳向官府報案,未將兇犯即時拏獲。二十四日,廖 家親戚廖詔藉著命案滋生事端,以廖老在賴邱氏屋旁被毆身死,賴姓不行出 救,邀同弟弟廖雄及族人廖國、廖猥、廖達、廖登、廖再、廖友等前至賴邱 74. 《清宮宮中檔奏摺臺灣史料》 ,第八冊,頁 630、631,乾隆四十八年十一月十二日,福建 巡撫雅德奏摺。 75 《清宮宮中檔奏摺臺灣史料》 ,第八冊,頁 655,乾隆四十八年十二月十八日,按察使銜臺 灣道楊廷樺奏摺。 76 (清)周璽,《彰化縣志》, (南投:臺灣省文獻會,民 86) ,頁 363。按事件發生時間,縣 志誤為乾隆四十年。 19.

(28) 氏家爭吵搶劫。當時有陳君、陳全、陳流、陳黃裘等路過,也隨同進入屋內, 各搶奪銀錢衣服等物。廖詔走出門外,掉下布衫二件,被趙例路過拾獲。黃 裘又隨同廖國、廖猥搶奪漳州人張何氏家衣物、牛隻。經賴邱氏等先後赴縣 衙門控告。77因未拏獲正兇,泉州人不甘心,尋仇爭鬧,互相攔阻搶奪。二 十八日,三塊厝漳州人想糾集大里杙漳州人,搶殺番仔溝(今臺中市東區) 各莊,聲言遇見泉州人,要全部殺死。有泉州籍移民吳成擔心被搶劫殺害, 預先籌畫防禦。將情形告知同籍的謝笑,並且與他商議,謝笑聞言氣憤,提 議準備傳帖,與吳成、施卿、蘇奇、林興等知會附近番仔溝各莊,糾約泉州 籍移民,共同抵敵。二十九日漳州人聚眾前往爭鬥,焚燒泉州人村莊。番仔 溝泉民出來抵抗防禦,雙方各有人受傷。謝笑又糾集眾人,於三十日前往械 鬥,焚燒馬芝麟(今彰化縣鹿港鎮) 、大肚(今臺中縣大肚鄉)等漳州移民村 莊。78 九月時,動亂蔓延到諸羅縣,地痞流氓乘機造謠,遇見漳州人就說住在 彰化縣的漳籍村莊幾乎都被泉州人焚燒搶劫,遇見泉州人又說泉籍移民住在 彰化縣的全遭漳州人殘忍殺害,以致雙方各懷戒心,互相焚殺,小庄居民多 有逃往大庄尋求依靠的。九月初十日(10.16) ,協標新任的把總林審前往防 汛,由內快官莊(今彰化市快官里)經過,當地泉民張主忠、鄭全等攔住他, 擁進張監書屋內,要求保護。因為把總林審為漳州人,被懷疑是大里杙漳籍 移民假裝,便將他殺害。案件發生後,官府迅速派人前往擒拿,張主忠等經 過探聽,才知道是真的把總,畏罪燒毀村莊逃竄。79 福建水師提督黃仕簡於十月二十五日(11.29)抵達臺灣,先在諸羅到彰 化沿著山脈、靠近海岸的重要路口、防汛等十幾處地方,添撥官兵一千多名, 分布防守。十一月初三日(12.7)起,親赴沿海之笨港等地及北路之斗六門 各莊,逐一諭飭。80將諸羅、笨港地方,審訊確實的凶惡之徒、情節最重大 的要犯,分別正法共一百十一名。十二月二十日(1783.1.22)自笨港起程, 沿途查看,各難民皆已歸庄,二十一日抵達彰化縣城。二十五、六等日赴大 里杙、快官庄等處,擒獲大里杙漳籍匪徒九十五名,並搜出鐵串、篙槍、半 斬刀等兇器,又拿獲快官庄泉籍匪徒十四名。81 乾隆四十八年正月初八日(1783.2.9) ,黃仕簡在寫給皇帝的報告中指出: 77. 《清宮宮中檔奏摺臺灣史料》 ,第八冊,頁 585、586,乾隆四十八年九月十二日,福建巡 撫雅德奏摺。 78 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 《臺案彙錄己集》 , (南投:臺灣省文獻會,民 86) ,卷六,頁 251。 79 《臺案彙錄己集》,卷六,頁 246。 80 《清宮宮中檔奏摺臺灣史料》 ,第八冊,頁 368,乾隆四十七年十一月十九日,福建巡撫雅 德奏摺。 81 《清宮宮中檔奏摺臺灣史料》 ,第八冊,頁 427、428,乾隆四十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福 建水師提督黃仕簡奏摺。 20.

(29) 「先後正法諸、彰各犯共一百四十二名,其餘要犯嚴飭速審究辦」 。82但即使 經如此大加懲創,社會上仍瀰漫著一股山雨欲來的氣氛。乾隆五十一年,由 福建省侯官縣升任臺灣府南路理番同知的楊廷理,在其私人著作中有如下的 記載: 丙午年正月,予領咨赴都,併案送部引見。秋八月到任,時全臺不靖, 搶劫頻聞,謠言四起,人心洶湧,道路以目……文武官均有束手待斃 狀,予力陳上官,皆不聽。83 就是在這樣的氛圍下,到了十一月,終於發生了清朝統治臺灣以來最大 的動亂。. 82. 《清宮宮中檔奏摺臺灣史料》 ,第八冊,頁 437,乾隆四十八年正月初八日,福建水師提督 黃仕簡奏摺。 83 (清)楊廷理,《知還書屋詩鈔》 , (南投:臺灣省文獻會,民 85) ,卷十, 「勞生節略」 ,頁 301。 21.

(30) 第二節 林爽文事件的起因 林爽文事件的起因,學者們有各種不同的說法;有謂「以反清復明為旗 幟,以除弊謀利為宗旨而起」;84有謂「吏治問題是林爽文事件的導火線」; 85. 有謂「因官方清丈激起民變」;86有謂「楊光勳與楊媽世爭產械鬥案是林爽. 文發難的導火線」。87其實,一起事件的產生,可能有許多原因;從軍事上 來說,駐臺班兵腐敗,平時缺少訓練,戰鬥力不強,人民無所畏懼,不能鎮 懾地方,協助官府維持治安,反而引發兵民糾紛。高宗皇帝即曾慨嘆:「綠 營惡習,最為可惡;平時則強取民物,臨陣則恇怯退回。」88 林爽文陣營「信 義將軍」蔣挺也說:「我等起初與綠營官兵打仗,我們也有敗的時候,他們 不能十分追趕,且見他弓箭槍炮不甚厲害,所以我們敢於抗拒。」89在政治 方面,吏治不良,官員貪污,吏役擅作威福,人民容易滋生不滿情緒。以緝 拿楊光勳案餘黨為例,「有差役黃姓、傅姓訪查曾入天地會之人,藉端索詐, 人心不服。」90林爽文等也供稱:「只因地方官查拿天地會的人,不論好歹, 紛紛亂拿,我們實在怨恨他。」91在社會方面,因游民充斥,人浮於事,而 又拜把結會,糾眾搶劫,擾亂治安,這些游手好事之徒,也為林爽文的起事 提供了廣大的兵源。欽差福康安於事後詳查天地會根由,向皇帝報告時提到: 「又有一種游手匪徒,生事擾民,名為羅漢腳,以天地會人眾勢強,利於糾 搶,無不聽從入會。」92 話說回來,林爽文事件的爆發,主要原因是官方緝捕會黨過激所引起的; 而導火線是諸羅縣楊光勳、楊媽世兄弟爭產,各自結會。根據大清律例:「凡 異姓人,但有歃血訂盟、焚表結拜弟兄者,照謀叛未行律,為首者擬絞監候, 為從減一等;若聚眾至二十人以上,為首者擬絞立決,為從者發雲貴、兩廣 極邊烟瘴充軍。」93因此,官府追補,正法多人,漏網者逃入林爽文所居的. 84. 於梨華,〈林爽文革命研究〉 ,頁 28。 劉妮玲,《清代臺灣民變研究》,頁 189。 86 林偉盛,《羅漢腳:清代臺灣社會與分類械鬥》 , (台北:自立晚報社,1993) ,頁 97。 87 莊吉發,〈清初天地會與林爽文之役〉 ,頁 131;留國珠, 〈林爽文的抗清運動〉 ,頁 288。 88 《天地會》(二) ,頁 203,乾隆五十二年五月十七日上諭。 89 《臺灣林爽文起義資料選編》 ,頁 280,蔣挺供詞。 90 《清宮宮中檔奏摺臺灣史料》 ,第十冊,頁 178,乾隆五十三年正月初八日,欽差協辦大學 士福康安等奏摺。 91 《天地會》(四) ,頁 400,審訊林爽文等筆錄。 92 《清宮宮中檔奏摺臺灣史料》 ,第十冊,頁 363,乾隆五十三年三月初六日,欽差協辦大 學士福康安等奏摺。 93 (清)姚雨薌, 《大清律例會通新纂》 ,(台北:文海出版社,民 53) ,卷二十二, 「刑律」 , 頁 1881、1882。 85. 22.

(31) 彰化縣大里杙莊藏匿,由於林爽文等人也拜把結會,懼被鎖拏,因而起事。 據林爽文被捕後招供: 我們入於天地會,後來因地方官查拿緊急,我們一時畏罪,又怕兵役 燒毀我們房屋,知道綠營官兵不甚厲害,況且一時又未必就能齊集, 所以聚眾滋事的。94 林爽文,出生於乾隆二十二年(1757) ,原籍福建省漳州府,家住平和縣 小溪火燒樓地方,父林勸因家貧無以維生,乃於乾隆三十八(1773)年攜家 帶眷偷渡來臺,定居彰化縣之大里杙(今台中縣大里市) 。95林爽文長大後以 趕車度日,有些文獻說他曾短時間擔任彰化縣衙門捕役。例如曾親歷林爽文 事件,時任海防同知的楊廷理說他: 少充縣捕,猾賊鬥狠,糾結奸胥蠹役,志意叵測。尋去縣捕,率與游 手匪徒潛行劫掠,洊為民害。96 不知撰人的《平臺紀事本末》也記載: 爽文生而陰變民狡險。及壯,廁名彰化縣役,益陰結少年無賴。凡繫 于獄者,爽文皆脫囊資之。以是傾動其鄉人。97 據前彰化縣衙門快役,後被林爽文封為「副元帥」的楊振國供稱: 這林爽文從前行竊犯案,被我拿住,我得了他花錢二十元,將他放去。 98. 曾擔任林軍「海口總爺」的高文麟也供稱: 他平日原是作賊窩賊,得來銀錢肯幫助人,因此人都服他。99 為人爽快,不吝錢財,樂於助人,是林爽文的人格特質。他能成為群眾 的領導者,有一段接近神話的記載: 乾隆五十年十二月除日,莊中群無賴于莊西廠地醵酒為樂,酒酣,共 謀曰: 「我莊中當推一人為主,以一號令。插劍于地,攫土為香,共拜 之;劍仆者,即天所與也」!時共五十餘人,以齒序拜。至林爽文, 而劍適仆。由是莊中群無賴益推戴之矣。100 乾隆四十八年(1783) ,原籍漳州府平和縣的嚴烟渡海來臺,在彰化地方. 94. 《天地會》(四) ,頁 419,林爽文供詞。 《天地會》(四) ,頁 435,林勸供詞。 96 (清)楊廷理, 〈東瀛紀事〉, 《知還書屋詩鈔》 ,頁 343。 97 《平臺紀事本末》,頁 1、2。 98 《天地會》(一) ,頁 408,楊振國供詞。 99 《天地會》(一) ,頁 251,高文麟供詞。 100 《平臺紀事本末》,頁 2。 95. 23.

參考文獻

相關文件

Theorem 3.1, together with some algebraic manipulations, implies that the quantum corrections attached to the extremal ray exactly remedy the defect caused by the classical product

Health Management and Social Care In Secondary

printing, engraved roller 刻花輥筒印花 printing, flatbed screen 平板絲網印花 printing, heat transfer 熱轉移印花. printing, ink-jet

Robinson Crusoe is an Englishman from the 1) t_______ of York in the seventeenth century, the youngest son of a merchant of German origin. This trip is financially successful,

fostering independent application of reading strategies Strategy 7: Provide opportunities for students to track, reflect on, and share their learning progress (destination). •

Strategy 3: Offer descriptive feedback during the learning process (enabling strategy). Where the

Now, nearly all of the current flows through wire S since it has a much lower resistance than the light bulb. The light bulb does not glow because the current flowing through it

In the context of the Hong Kong school curriculum, STEM education is promoted through the Science, Technology and Mathematics Education Key Learning Areas (KLAs) in prim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