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內觀雜誌第

N/A
N/A
Protected

Academic year: 2022

Share "內觀雜誌第"

Copied!
39
0
0
顯示更多 ( 頁)

全文

(1)

內觀雜誌第 40 期【2006 年 5 月】

內觀雜誌第 40 期

【本期重點】:佛教初期重要資料、第三結集過程、善見律傳承、邊地 弘法。

第 40 期內容文摘:

佛教初期重要資料(3):

《善見律毘婆沙》所記載的結集和邊地弘法

(2)

佛教初期重要資料(3):

《善見律毘婆沙》所記載的結集和邊地弘法

說明:

(1)此處為《善見律毘婆沙》(T24,No. 1462)卷 1-3 之記載,屬南傳 上座部的傳說。僧伽跋陀羅譯出,林崇安編。全文依次標號,以便掌握 段落。

(2)第二結集後形成的上座部通稱為「分別說部」,其後又有第三結集,

上座部中未參與第三結集的形成化地部,成為「分別說部」的主流。參 與第三結集後的上座部則又分成更多部派,善見律屬此。

(3)說有部、大眾部(和犢子部)的系統未參與第二結集,認為第一 結集是先結集經藏成四部阿含,而後結集律藏。

(4)另一方面,第二結集因律而起諍,故結集時先律藏、後經藏,結 果此處五分律將第一結集也改成是先律藏、後經藏。所以,五分律所反 映出來的第一次律藏、經藏結集,其實就是第二次的律藏、經藏結集,

依此顯出第二結集的經藏是集出《長阿含》、《中阿含》、《雜阿含》、《增 一阿含》、《雜藏》等五部阿含。此處《雜藏》=南傳的《小部》。

(5)善見律是經由第三結集(一千結集、華氏城結集)而出,此處所 反映出來的第一次、第二次律藏、經藏結集,其實就是第三次的律藏、

經藏結集,依此顯出第三結集的經藏相同於第二結集,是集出《長阿 含》、《中阿含》、《雜阿含》、《增一阿含》、《屈陀迦經》等五部阿含。此 處《屈陀迦經》=《小部》=《雜藏》。

《善見律毘婆沙》卷一 序品第一

【第一結集】

【第一結集緣起】

說曰:

(1)律本初說:「爾時,佛在毘蘭若,優波離為說之首。時集五百大比

(3)

丘眾。…」何以故?

(2)如來初成道,於鹿野苑轉四諦法輪,最後說法度須跋陀羅,所應 作者已訖,於俱尸那末羅王林娑羅雙樹間,二月十五日平旦時入無餘涅 槃。

(3)七日後迦葉從葉波國來,與五百比丘僧,往俱尸那國,問訊世尊,

路逢一道士,迦葉問曰:見我師不?

道士答言:汝師瞿曇沙門,命過已經七日,瞿曇涅槃諸人天供養,我從 彼得此天曼陀羅華。

迦葉與大比丘聞佛已涅槃,宛轉涕哭,悶絕躄地。

(4)時有比丘,名須跋陀羅摩訶羅言:止止!何足啼哭,大沙門在時,

是淨、是不淨,是應作、是不應作,今適我等意,欲作而作,不作而止。

時迦葉默然而憶此語,便自思惟:惡法未興,宜集法藏,若正法住世利 益眾生。

迦葉復念:佛在世時語阿難,我涅槃後所說法戒即汝大師,是故我今當 演此法。

迦葉惟念:如來在世時以袈裟納衣施我。

又念:往昔佛語比丘,我入第一禪定,迦葉亦入定,如來如是讚嘆我,

聖利滿足與佛無異,此是如來威德加我,譬如大王脫身上鎧,施與其子 使護其種姓,如來當知,我滅度後迦葉當護正法,是故如來施衣與我。

(5)迦葉即集比丘僧,語諸比丘:我於一時,聞須跋陀羅摩訶羅言:

大沙門在時,是淨、是不淨,是應作、是不應作,今適我等意,欲作而 作不作而止。諸長老!我等輩宜出法藏及毘尼藏。

諸比丘白:大德迦葉!大德當選擇諸比丘。

大德迦葉佛法九關一切悉通,一切學人須陀洹、斯陀含。愛盡比丘,非 一百亦非一千,通知三藏者得至四辯,有大神力得三達智,佛所讚嘆,

又愛盡比丘五百少一。

(6)是大德摩訶迦葉,所以選擇五百而少一者,為長老阿難故,若無 阿難,無人出法。阿難所以不得入者,正在學地。

大德迦葉為欲斷諸誹謗故,不取阿難。

諸比丘言:阿難雖在學地,而親從佛前受修多羅祇夜,於法有恩。復是 耆老,釋迦種族如來親叔之子,又無偏黨三毒,大德迦葉!應取阿難足 五百數,此是眾聖意也。

(4)

(7)諸大德比丘作是思惟:在何處集法藏?唯王舍城眾事具足,我等 宜往王舍城中,安居三月出毘尼藏,莫令餘比丘在此安居,所以者何?

恐餘比丘不順從故,是以遣出。

於是大德迦葉白二羯磨,於〈僧耆品〉中廣明。

於是從如來涅槃,後七日大會,復七日中供養舍利,過半月已,餘夏一 月半在,迦葉已知安居已近。

迦葉語諸長老:我等去時已至,往王舍城。

大德迦葉將二百五十比丘逐一路去。

大德阿[少/兔]樓馱,將二百五十比丘,復逐一路去。

(8)賢者阿難取如來袈裟,比丘僧圍遶,往舍衛國至如來故住處。舍 衛城人見阿難已,懊惱悲泣問阿難言:如來今在何所而獨來耶?

諸人號哭,猶如如來初涅槃時。

賢者阿難以無常法教化諸人。既教化已入祇樹園,即開佛房取佛床座出 外拂拭,入房掃灑,掃灑已,取房中故供養花出外棄之,還取床座復安 如本。

賢者阿難種種供養,如佛在時無異。

於是阿難從佛涅槃後,坐倚既久四大沈重,欲自療治。一日已至三日中 服乳,取利而於寺坐。

(9)時有修婆那婆羅門來請阿難。

阿難答曰:今日服藥不得應命,明日當赴。

至日將一長老比丘,到脩婆那家。

脩婆那即問脩多羅義,是故阿鋡第十品中,名《脩婆那脩多羅經》。

於是阿難,於祇樹園中種種修護已,欲入安居向王舍城。

(10)大德迦葉與阿[少/兔]樓馱一切比丘眾,至王舍城。

爾時見十八大寺一時頹毀,如來滅後諸比丘,衣[笐-几+儿]諸物縱橫棄 散而去,是故狼藉。

五百大德比丘順佛教故,修護房舍。

若不修護,外道當作此言:瞿曇沙門在世時修治房舍,既涅槃後棄捨而 去。為息此譏嫌故,宜應料理。

迦葉言:佛在世時讚歎安居先事,修護房舍。

(11)作計校已,往至阿闍世王所,告求所須。

王見比丘頭面禮足即問:大德何所須求?

(5)

迦葉答曰:十八大寺頹毀敗壞,今欲修護,王自知之。

王答:善哉!

即給作人,夏初一月日迦葉等修治修治寺中已,復往王所而白王曰:所 修護寺今悉畢竟,我等今者便演出法藏及毘尼藏。

王答:大善!所願成就。

王復言曰:我今當轉王威法輪,諸大德當演無上法輪。

王白眾僧:我今政聽諸大德使令。

眾僧答曰:先立講堂。

王問:何處起戴?

答曰:可於先底槃那波羅山邊、禪室門邊造,此中閑靜。

王答:甚善!

於是阿闍世王威力,猶如第二忉利天毘舍技巧,須臾之頃即立,成辦棟 梁椽柱、障壁階道,皆悉刻鏤種種異妙。於講堂上,以珍玩妙寶而莊嚴 之,懸眾雜花繽紛羅列,地下亦復如是,種種殊妙,猶如梵天宮殿無異,

[毯-炎+瞿]氀茵褥,薦席五百,敷置床上,悉北向坐。又高座以眾寶莊 飾,選高座中最精妙者,擬以說法高座東向。

(12)眾僧語阿難曰:明日集眾出毘尼藏,汝猶須陀洹道,云何得入?

汝勿懈怠。

於是阿難自思惟,明日眾聖集法,我云何以初學地入中。

阿難從初夜觀身已,過中夜未有所得。

阿難思惟:世尊往昔有如是言,汝已修功德,若入禪定速得羅漢,佛言 無虛,當由我心精懃太過,今當疇量取其中適。

於是阿難從經行處下至洗腳處,洗腳已入房卻坐床上,欲少時消息,倚 身欲臥,腳已離地頭未至枕,於此中間便得羅漢。

若有人問:於佛法中離行住坐臥而得道者,阿難是也。

(13)於是大德迦葉至中月二日(六月十七日)中食已竟,料理衣缽集入 法堂。

賢者阿難欲現證所得,令大眾知,不隨眾僧入。眾僧入已次第而坐,留 阿難坐處。

下坐眾僧從上和南,次及空處而問:留此處擬誰?

答曰:擬阿難。

又問:阿難今在何處?

(6)

阿難知眾心故現神足,故於此處沒,當坐處踊出現身。

於是眾僧坐竟。

【律藏結集】

(1)大德迦葉語諸長老:為初說法藏、毘尼藏耶?

諸比丘答曰:大德!毘尼藏者是佛法壽,毘尼藏住,佛法亦住,是故我 等先出毘尼藏。

誰為法師?

長老優波離。

眾有問曰:阿難不得為法師耶?

答曰:不得為法師,何以故?佛在世時常所讚歎,我聲聞弟子中持律第 一優波離也。

眾曰:今正應問優波離出毘尼藏。

(2)於是,摩訶迦葉作白羯磨,問優波離:長老僧聽!若僧時到僧忍 聽我問優波離毘尼法中。

白:如是。

優波離作白羯磨:大德僧聽!若僧時到僧忍聽我今答大德迦葉毘尼法。

白:如是。

如是,優波離白羯磨已,整身衣服,向大德比丘頭面作禮,作禮已,上 高座而坐,取象牙裝扇。

(3)迦葉還坐已,問優波離:長老!第一波羅夷何處說,因誰起耶?

答曰:毘舍離結,因迦蘭陀子須提那起。

問曰:犯何罪也?

答曰:犯不淨罪。

迦葉問優波離罪、因緣、人身、結戒、隨結戒,有罪亦問,無罪亦問。

如第一波羅夷,如是第二、第三、第四因緣本起,大迦葉悉問,優波離 隨問盡答,是故名四波羅夷品。

復次,問僧伽婆尸沙。

復次,問二不定。

次問三十尼薩耆波夜提。

次問九十二波夜提。

次問四波羅提提舍尼。

次問七十五眾學。

(7)

次問七滅諍法。

如是大波羅提木叉作已。

(4)次問比丘尼八波羅夷,名波羅夷品。

復次,問十七僧伽婆尸沙。

次問三十尼薩耆波夜提。

次問六十六波夜提。

次問八波羅提提舍尼。

次問七十五眾學。

次問七滅諍法。

如是已作比丘尼波羅提木叉竟。

(5)次問蹇陀(漢言雜事)。

次問波利婆羅(漢言三擯四羯磨也)。

如是律藏作已。

(6)大德迦葉一切問優波離,優波離答已,是故名五百羅漢集律藏竟。

於是,長老優波離放扇從高座下,向諸大德比丘作禮,作禮已,還復本 座。

摩訶迦葉言:毘尼集竟。

【經藏結集】

(1)問:法藏,誰為法師,應出法藏?

諸比丘言:長老阿難。

於是,大德迦葉作白羯磨:長老僧聽!若僧時到僧忍聽我問長老阿難法 藏。

白:如是。

(2)阿難復作白羯磨:大德僧聽!若僧時到僧忍聽我今答大德迦葉法 藏。

白:如是。

於是,阿難從坐起,偏袒右肩禮大德僧已,即登高座,登高座已,手捉 象牙裝扇。

(3)大德迦葉問阿難:法藏中《梵網經》,何處說耶?

阿難答曰:王舍城、那蘭馱二國中間,王菴羅絺屋中說。

因誰而起?

因修悲夜、波利婆闍迦婆羅門揵多,因二人起。

(8)

大德迦葉問阿難《梵網經》因緣本起。

次問:《沙門果經》何處說耶?

阿難答曰:於王舍城耆婆林中說。

為誰說耶?

為阿闍世王、梵棄子等。

如是《沙門果經》因緣本起。

(4)以是方便問《五部經》。

何謂為五部?

答曰:《長阿鋡經》、《中阿鋡經》、《僧述多經》、《殃堀多羅經》、《屈陀 迦經》

問曰:何謂《屈陀迦經》?

答曰:除四阿鋡,餘者一切佛法,悉名《堀陀迦經》,四阿鋡中一切雜 經,阿難所出,唯除律藏。

(5)佛語一味,分別有二用,初中後說其味有三,三藏亦復如是,戒 定慧藏,若是部黨,《五部經》也。

若一二分別,有九部經。

如是聚集有八萬法藏。

問曰:何以名為一味?

世尊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乃至涅槃時,於一中間四十五年,為天龍 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目*侯]羅伽、人、非人等,

是為一味,若一解脫性復為一味。

何謂為二?法藏、毘尼藏。

何以初、中、後說?

佛初中後說,是謂為三。

而說偈言:

流轉非一生,走去無厭足,正覓屋住處,更生生辛苦。

今已見汝屋,不復更作屋,一切脊肋骨,碎折不復生。

心已離煩惱,愛盡至涅槃。

復有法師解優陀那偈,此是如來初說。月生三日中得一切智慧,踊躍觀 看因緣,說是偈言:

時法生成就,蹇陀迦中說。

如來臨涅槃時,敕諸比丘:汝於我法中慎莫懈怠,此是最後說。

(9)

於兩中間,是名中說。

(6)問曰:何謂三藏?

答曰:毘尼藏、修多羅藏、阿毘曇藏,是名三藏。

(7)問曰:何謂毘尼藏?

二波羅提木叉、二十三蹇陀、波利婆羅,是名毘尼藏。

(T24,p676a)

(8)問曰:何謂修多羅藏?

答曰:《梵網經》為初,四十四修多羅,悉入《長阿鋡》;

初根《牟羅波利耶》,二百五十二修多羅(下文提出一百五十二修多羅,

故二百五十二為誤),悉入《中阿鋡》:

《烏伽多羅阿婆陀那》為初,七千七百六十二修多羅,悉入《僧述多》;

《折多波利耶陀那修多羅》為初,九千五百五十七修多羅,悉入《鴦掘 多羅》

《法句喻》、《軀陀那》、《伊諦佛多伽》、《尼波多》、《毘摩那》、《卑多》、

《涕羅涕利伽陀》、《本生》、《尼涕婆》、《波致參毘陀》、《佛種性經》,

若用藏者,破作十四分,悉入《屈陀迦》。

此是名《修多羅藏》。

(9)問曰:何謂阿毘曇藏?

答曰:法僧伽(註:法集論)、毘崩伽(註:分別論)、陀兜迦他(註:

界說論)、耶摩迦(註:雙對論)、缽叉(註:發趣論)、逼伽羅坋那祇

(註:人施設論)、迦他跋偷(註:論事),此是阿毘曇藏。

(10)問曰:何謂毘尼義耶?說偈答曰:

將好非一種,調伏身口業,知毘尼義者,說是毘尼義。

(11)問曰:何謂種種五篇波羅提木叉?

波羅夷為初,五篇七聚罪,是謂為種種戒母,將成堅行寬方便,隨結從 身口不善作,此是將身口業,是故名毘尼耶。

(12)問曰:何謂修多羅?以偈答曰:

種種義開發,善語如秀出,經緯與涌泉,繩墨綖貫穿,

是謂脩多羅,甚深微妙義。

問曰:何謂發義?

答曰:自發義能發他義。

問曰:何謂善語?

(10)

答曰:先觀人心然後善語。

問曰:何謂秀出?

答曰:譬如禾稻秀出結實。

問曰:何謂經緯?

答曰:以綖織成。

問曰:何謂涌泉?

答曰:如泉取者眾多而無窮盡。

問曰:何謂繩墨?

答曰:如直繩能去曲木。

問曰:何謂為綖?

答曰:譬如散花以綖貫穿風吹不散,修多羅者亦復如是,貫諸法相亦不 分散。

(13)問曰:何謂阿毘曇?以偈答曰:

有人意識法,讚歎斷截說,長法是故說,是為阿毘曇。

此是阿毘偈也。

意、識、讚歎、斷截、長,此入阿毘義也。

問曰:何謂為意?

答曰:修多羅句云,有人言極劇意云何,是阿毘意義也。

何謂為識?

答曰:脩多羅句畫夜阿毘,此是阿毘識義也。

何謂讚歎?

答曰:王阿毘王,此是阿毘讚歎義也。

何謂斷截?

答曰:足力阿毘,此是阿毘斷截義也。

何謂為長?

答曰:阿毘于多(漢言長也)此是阿毘長義也。

又曰:生色界慈心遍觀一方毘呵羅(漢言意義)。

識者,色聲乃至觸,是識義也。

讚歎者,學法無學法世間無上法,此是讚歎義也。

斷截者,觸法成學,是斷截義也。

長者,大法不可度量阿耨多羅法,是長義也。

此義應當知之。

(11)

又曰:曇者法也。

(14)何謂為藏?以偈答曰:

智藏藏義味,從義學器者,我今合一說,藏義汝自知。

此是藏義也 問曰:何謂為藏?

答曰:藏者學,此是法藏也。

又,脩多羅句云:如人執攬與鋘鈇而來,此是器義也。

今已總說三藏,應當知是二義也。

已略說毘尼藏。

智藏亦言義器,脩多羅亦如是。

又曰:阿毘曇者則是藏也,如是已知。

(15)復於三藏中,種種因緣指示佛法,語言分別隨所薄著,學除甚深 相學破合離者,次第文句至義自出,今次第現此三藏。

阿毘說曰:阿毘者,意義、識義、讚歎義、斷截義、出過廣義、大義、

無上義。

何謂為意?憶持也。

識者分別也。

讚歎者,常為聖人之所讚歎也。

斷截者,分別偈也。

出過者,過於餘法也。

廣者,於諸法中最為廣也。

大者諸法之最大也。

無上者,諸法無能勝也。

曇者,舉義承義護義。

何謂為舉?

舉者,舉置眾生於善道也。

承者,承受眾生不令入三惡道也。

護者,擁護眾生令得種種快樂也。

藏者器也,何謂為器。

器者,能聚集眾義也。

問曰:藏與阿毘曇,為同為異?

答曰:同。

(12)

又問曰:若同者,但云阿毘曇自足,何須復言藏也?

答曰:聖人說法,欲使文句具足故,更安藏字也,如是三藏義亦爾。

又為指示故,為教授故,為分別故,為繫故,為捨故,為甚深相故,為 離合故。

若比丘隨所至處,顯現如是一切諸義,此是三藏,如是次第威德顯現正 義,隨罪過隨比類隨教法,隨覆見纏名色差別。

若人依毘尼為行則得入定,得定便具三達智,此是戒為行本,因三昧故 便具六通。

若人修學阿毘曇,能生實智慧,實慧既生便具四辯。

若人隨順律語得世間樂。

何謂為世間樂?淨戒之人,人天讚善,常受世間四事供養,此世間樂除 欲樂。

如脩多羅說、佛所說,我已知之,不宜在家,出家學道而得道果,得道 果者,戒定慧力也。

隨逐惡者,皆由無智,無智故佛教妄解,妄解故誹謗如來,作諸惡業自 破其身,從此因緣廣生邪見,於阿毘曇僻學者,捉心過急,則心發逸所 不應思。

如脩多羅,告諸比丘:有四法,不應思而思,心則發狂。

法師曰:如是次第破戒、邪見亂心、善不善說已,而說偈言:

具足不具足,隨行而得之,比丘樂學者,當愛重此法。

如是藏義知一切佛語,應當知。

(16)何謂為阿含?

法師曰:有五阿含,何謂為五?一者長阿含,二者中阿含,三者僧育多 阿含,四者鴦堀多羅阿含,五者屈陀伽阿含。

問曰:何謂為長阿含?

三品中《梵網經》為初,四十四修多羅悉入三品中,是名長阿含。

法師問:云何名之為長?聚眾法最多故名為長。

又問曰:何謂為阿含?

答曰:容受聚集義名阿含,如修多羅說,佛告諸比丘:我於三界中不見 一阿含,如畜生阿含,純是眾生聚集處也。

以是義故,中阿含亦應知,不長不短故名為中。於十五品,根學修多羅 為初,一百五十二修多羅,是名中阿含。

(13)

七月日出法竟,大德迦葉修理成就十力法已,於是大地如人歡喜,歎言:

善哉善哉!乃徹黃泉六種震動,又種種奇異妙相出現。

此是五百大眾羅漢初集名也,而說偈言:

世間中五百,羅漢出是法,故名五百出,諸賢咸共知。

是時大眾說,大德迦葉問優波離:波羅夷何處結耶?亦問犯處、亦問因 緣、亦問人身,此問大德自知。

答曰:時因人結戒,是故結戒一切次第我今當說,爾時佛在毘蘭若處。

問曰:何時說耶?

答:集五百大眾說。

(註:此段落顯示先結集經藏,後結集律藏)

【戒律傳承】

(1)如是種種義出已,問曰:何以優波離說?

答曰:為大德迦葉問是戒本已,現今誰持者,持者何處住,我當說根本,

今說章句義:

爾時佛住毘蘭若,此根本律藏初如是說。

(2)長老優波離佛前持,佛未涅槃時,六通羅漢無數千萬,從優波離 受。

世尊涅槃後,大德迦葉為初,諸大悲眾集閻浮利地中,誰能持?

優波離為初,諸律師次第持,乃至第三大眾諸大德持,令次第說師名字:

優波離,大象拘,蘇那拘,悉伽符,目揵連子帝須,五人得勝煩惱,次 第閻浮利地中持律亦不斷,乃至第三一切諸律師,皆從優波離出,此是 連續優波離,何以故?

(3)優波離從金口所聞,聚於心中開施與人,人知已有學人須陀洹、

斯陀含、阿那含不可計數,愛盡比丘一千。

大象拘是優波離弟子,從優波離口悉聞,自解至深極理,學人初受不可 計數,愛盡比丘一千。

蘇那拘此是大象拘弟子,蘇那拘從師口受取律已,讀誦性自知律,學人 初受不可計數,愛盡比丘一千。

悉伽符是蘇那拘弟子,從師口受律已,於一千阿羅漢中,最勝性自知律,

學人初受學不可計數,愛盡比丘非百千不可度量。

爾時閻浮利地無數比丘集,目揵連子帝須神力,第三大眾欲現如是,毘

(14)

尼藏閻浮利地中,諸法師次第乃至第三大眾持,應當知。

(4)問曰:何謂為第三大眾?

答曰:此是次第時已出竟,光明妙法用智慧故,而說是讚曰:

壽命住世間,五百智慧明,五百中大德,迦葉最為初,

譬如燈油盡,涅槃無著處。

【第二結集】

跋闍子品第二集法藏

(1)於是眾聖,日夜中次第而去。世尊涅槃已一百歲時,毘舍離跋闍 子比丘,毘舍離中十非法起。

(2)何謂為十?一者鹽淨,二者二指淨,三者聚落間淨,四者住處淨,

五者隨意淨,六者久住淨,七者生和合淨,八者水淨,九者不益縷尼師 壇淨,十者金銀淨。

(3)此是十非法,於毘舍離現此十非法,諸跋闍子修那伽子名阿須,

阿須爾時作王,黨跋闍子等。

(3)爾時長老耶須拘迦,是迦乾陀子,於跋闍中彷徉而行毘舍離,跋 闍子比丘毘舍離中現十非法,聞已:我不應隱住壞十力法,若為方便滅 此惡法,即往至毘舍離。到已,爾時長老耶須拘迦乾陀子,於毘舍離大 林鳩[口*宅]伽羅沙羅中住。

(4)爾時,跋闍子比丘說戒時,取水滿缽置比丘僧中。爾時,毘舍離 諸優婆塞來詣。跋闍子比丘作如是言,語諸優婆塞:應與眾僧錢,隨意 與半錢、若一錢,使眾僧得衣服。(原文有缺)

(5)一切應說:此是集毘尼義,七百比丘不減不長,是名七百比丘集 毘尼義。

於集眾中,(會外有)二萬比丘集。

(6)長老耶斯那比丘發起此事,於跋闍子比丘眾中,長老離婆多問薩 婆迦,薩婆迦比丘答,律藏中斷十非法,及消滅諍法。

大德!我等輩今應出法及毘尼,擇取通三藏者,至三達智比丘擇取已,

於毘舍離婆利迦園中,眾已聚集,如迦葉初集法藏無異。

一切佛法中垢洗除已,依藏更問、依阿含問,依枝葉問、依諸法聚問,

一切法及毘尼藏盡出。

此是大眾,於八月日得集竟,說偈讚曰:

(15)

世間中七百,是為七百名,依如前所說,汝等自當知。

(7)是時,薩婆迦眉、蘇寐、離婆多、屈闍須毘多、耶須婆那參復多,

此是大德阿難弟子。修摩[少/兔]、婆娑伽眉,此二人是阿[少/兔]留[馬*

太]弟子,已曾見佛,而說偈言:

第二好集眾,大法一切出,已至重法處,應作已作竟,

愛盡比丘者,是名第二集。

阿育王品第三集法藏

【第三結集】

【緣起】

(1)諸大德自作念言:當來世我等師法,如是濁垢起有無耶,大德即 見當來世非法垢起,從此以後百歲,又十八年中,波吒利弗國阿育王已 生世,生已一切閻浮利地靡不降伏,於佛法中甚篤信極大供養。

(2)於是諸外道梵志,見阿育王如此信佛法,外道梵志貪供養故,入 佛法中而作沙門,猶事外道如舊,以外道法教化諸人,如是佛法極大濁 垢,濁垢欲成。

(3)於是諸大德作是念:我等輩及當來世見垢不?各自觀壽命不及,

復作是念:誰為當來宣傳?諸大德觀一切人民及欲界中,都無一人。復 觀諸梵天,有一天人短壽,曾觀法相。諸大德作如是念:我等當往請此 梵天人下生世間,於目揵連婆羅門家中受胎,然後我等教化令其出家,

得出家已,一切佛法通達無礙三達智已,破壞外道判諸諍法,整持佛法。

(4)於是諸大德往至梵天,梵天人名帝須,諸大德至語帝須,從此百 年後十八年中,如來法極大垢起,我等觀一切世間及欲界,不見一人能 護佛法,乃至梵天見汝一人,善哉善人,若汝生世間,以十力法汝當整 持,諸大德作是言已。

(5)大梵帝須聞諸大德佛法中,垢起我當洗除,聞已,歡喜踊躍,答 曰:善哉!對已,與諸大德立誓於梵天,應作已罷,從梵天下。

(6)爾時,有大德和伽婆、栴陀跋闍,二人於眾少年,通持三藏,得 三達智愛盡阿羅漢,是二人不及滅諍。

(7)諸大德語二長老:汝二人不及滅諍,眾僧今依事罰汝,當來有梵 天人名帝須,當託生目揵連婆羅門家。汝二人,可一人往迎,取度出家,

一人教學佛法。

(16)

(8)於是諸大德阿羅漢,隨壽長短各入涅槃而說偈言:

第二七百眾,和合滅非法,當來法因緣,已作令久住,

愛盡得自在,善通三達智,神通得自在,猶不免無常,

我今說名字,傳流於將來,如是生無常,已知生難得,

若欲得常住,當懃加精進。

【度化目揵連子帝須】

(1)此第二僧說:摩呵梵魔帝須從梵天下,託生目揵連婆羅門家。

於是和伽婆觀見帝須,已入婆羅門家受胎。

(2)知受胎已,和伽婆日日往其家乞食乃至七年,何以故?為度因緣 故,於是七年乞飯不得,乞水亦不得。

過七年已復往乞食,其家人應曰:食已竟,大德!更往餘家!

和伽婆念言:今得語。已還。

(3)於是婆羅門從餘處還,於路見和伽婆:咄出家人!從我家來耶?

有所得不?

答曰:得。

婆羅門還至家中,而問家人:比丘乞食有與不耶?

家人答曰:都不與之。

婆羅門言:比丘妄語,若明日來者我當詰問。

明日門外坐,大德和伽婆明日來,婆羅門問曰:大德!昨言乞有所得,

定無所得,何以妄語?比丘法得妄語不?

大德和伽婆答曰:我往汝家七年,都無所得,昨始得家人語我:更往餘 家!是故言得。

婆羅門自思念言:此比丘正得語,而言有所得,善哉!是知足人也,若 得飲食者,便應大歡喜。

婆羅門即迴已飲食分,施與和伽婆,而作是言:從今已去,日日於此取 食。

於是,和伽婆日日恒往取食。

婆羅門見和伽婆威儀具足,發大歡喜心,歡喜心已,復更請曰:大德!

自今以後莫餘家乞,長來此食。

和伽婆默然受請,日日食已漸示佛法,示已而去。

(4)爾時婆羅門子年始十六,已學婆羅門法三圍陀書。

(17)

婆羅門子初從梵天下,猶好淨潔,床席先提悉不與人雜。若欲往師所,

以床席先提,以白潔裹,懸置屋間而去,去後大德和伽婆至,而作是念:

時今至矣!來往多年,此婆羅門子都不共語,以何方便而化度之?

即以神力,令家中床座隱蔽不見,唯見婆羅門子所舉先提。

爾時,婆羅門見和伽婆來,遍求坐床了不能得,唯見其子所舉先提,即 取與和伽婆坐。

婆羅門子還,見和伽婆坐其先提,見已心生忿怒,即問家人:誰持我先 提與沙門坐?

大德和伽婆食竟,婆羅門子瞋心已息。

(5)大德和伽婆語婆羅門子:汝何所知?

婆羅門子:咄沙門!我無所知,誰應知也?

婆羅門子問和伽婆:沙門知圍陀法不?問已,此沙門必知?

大德和伽婆於三圍陀中通達,及乾晝(漢言一切物名)揩晝、伊底呵寫、

文字一切分別。

婆羅門子於狐疑法不能通達,所以爾者,由師不解。

婆羅門子問和伽婆,於難解中,問問盡答。

(6)和伽婆語婆羅門子:汝問已多,我今次問汝一事,汝應當答。

婆羅門子言:善哉沙門!我當分別答耶?

和伽婆於雙心中,問婆羅門子:若人心起而不滅,若人心滅而不起,若 人心滅而滅,若人心起而起?

(7)於是,婆羅門子仰頭向虛空,下頭視地,不知所以,反諮沙門:

咄沙門!此是何義?

和伽婆答:此是佛圍陀。

婆羅門子語:大德得與我不?

答曰:得。

復問,云何可得?

答曰:汝若出家然後可得。

於是婆羅門子心大歡喜,來到父母所而白言:此沙門知佛圍陀,我欲就 學,用白衣服沙門不與,令我出家然後當得。

父母作是念已:善哉!若汝出家學圍陀竟,當速還家。

婆羅門子心念言:我就此沙門,學佛圍陀竟者當還。

臨欲去時父母教敕:汝能懃學當聽汝去。

(18)

答曰:無暇教敕。

(8)於是婆羅門子往詣和伽婆所,到已,和伽婆即取婆羅門子度為沙 彌,以三十二禪定法教其思惟。

婆羅門子須臾之頃,得須陀洹道。

和伽婆思念:此婆羅門子已得道跡,不樂還家,譬如燋穀不復更生,此 沙彌亦復如是。

(9)和伽婆復言:若我與禪定深法,其得羅漢者恬靜而住,於佛法中 不復更學,我今遣其往詣栴陀跋闍所,教學佛法并宣我意。

和伽婆言:善來沙彌!汝可往彼大德栴陀跋闍所學佛法耶!汝到彼已當 作是言:大德!我師遣來此教學佛法。

栴陀跋闍答:善哉沙彌!明日當教帝須一切佛法及義,唯除律藏。

教學已竟受具足戒,未滿一歲即通律藏,於三藏中悉具足知。

(10)和尚阿闍梨以一切佛法付帝須已,隨壽命長短入於涅槃。

爾時,帝須深修禪定,即得阿羅漢,以佛法教導一切人民。

【阿育王】

(1)爾時賓頭沙羅王生兒一百,賓頭沙羅王命終,阿育王四年中殺諸 兄弟,唯置同母弟一人。

(2)過四年已,然後阿育王,自拜為王,從此佛涅槃已一百一十八年。

後阿育王即統領閻浮利地,一切諸王無不降伏,王之威神,統領虛空及 地下,各一由旬,阿耨達池諸鬼神,恒日日獻水,八擔合十六器,以供 王用。

(3)爾時,阿育王已信佛法,以水八器施比丘僧,二器施通三藏者,

二器供王夫人,餘四器自供。

又雪山鬼神,日日獻楊枝木,名羅多,柔軟香美,王及夫人宮中妓女,

合一萬六千人,寺中比丘有六萬眾,常以楊枝,恒日日供比丘僧,及王 夫人宮中妓女,悉令備足。

復有雪山鬼神獻藥果,名阿摩勒呵羅勒,此果色如黃金,香味希有,復 有鬼神獻熟菴羅果。

復有鬼神,日日獻五種衣服,悉黃金色及手巾,又日日獻賢聖蜜漿,又 獻塗香及闍提花,海龍王又獻名眼藥,阿耨達池邊,有自然粳米香美,

鼠剝去皮取完全者,鸚鵡日日齎九十擔獻王,又巧作堂屋,中蜜蜂結房,

(19)

作蜜以供王,迦陵頻伽之鳥來至王所,作種種妙音以娛樂王,王有如是 神力。

又於一日王作金鎖遣鎖海龍王將來,此海龍王壽命一劫,曾見過去四 佛,龍王到已賜坐,師子座以白傘覆上,種種香花供養。

阿育王脫己所著瓔珞,瓔珞海龍王身,以一萬六千妓女圍遶供養。

阿育王語海龍王言:我聞如來相好殊妙,我欲見之,汝可現之。

於是海龍王受教,即現神力,自變己身為如來形像,種種功德莊嚴微妙,

有三十二大人之相八十種好,譬如蓮花鬱波羅花開敷莊嚴水上,亦如星 宿莊嚴虛空青黃赤白種種光色,去身一尋以自莊嚴,譬如青虹亦如電光 圍遶而去,譬如金山眾寶光明而圍遶之,一切眾生視之無厭,諸梵天龍 夜叉乾闥婆等,於七日之中瞻仰目不暫捨。

阿育王見之歡喜,自從登位三年唯事外道,至四年中信心佛法。

王所以事外道者,時阿育王父賓頭沙羅王,本事外道,日日供施婆羅門 六萬人,王與夫人宮內悉事外道,是故相承事之。

(4)有一日,阿育王供設諸婆羅門,王於殿上坐見諸婆羅門,左右顧 視都無法用。

王見如此而作是念:我且更選試,必有法則者,我當供養。

作是念已向諸臣言:卿等!若有事沙門、婆羅門者,可請來我宮中,我 當供施。

諸臣答曰:善哉!答已各去。

於是諸臣依其所事事尼揵陀等諸外道,各將至王宮,到已而白王言:此 是我等羅漢。

是時阿育王即敷施床座,高下精麤各各不同。

王語諸外道:隨力所堪各各當座而坐。

諸外道聞王此言,仍各自量而坐,或坐先提者,或坐木段者。

王觀察如此,自作念曰:此諸外道等定無法用。

王即知已而作是言:外道如此不足供施,食訖即令出。

(5)又復一日,王於殿上在窗牖中,見一沙彌,名泥瞿陀,從殿前過,

行步平正威儀具足。

王問,此誰沙彌耶?

左右答曰:泥瞿陀沙彌,是先王長子修摩那之子也。

(6)法師曰:我今依次第說因緣:

(20)

爾時,賓頭沙羅王病困,阿育王從所封鬱支國來還父王國,即殺修摩那 太子,仍自把王國事。阿育王殺太子修摩那已,撿挍宮內,修摩那妃,

先已懷胎滿十月,仍假服逃出,去城不遠至栴陀羅村,村邊有樹名泥瞿 陀,有一天人作此樹神。

樹神見修摩那妃語言:善來!妃聞樹神喚,即往至樹所。樹神神力化作 一屋,語妃曰:汝可住此屋,妃聞語已即便入屋,其夜而生一男兒,母 為作字名泥瞿陀。於是旃陀羅主敬心供給,如奴見大家無異。時王女妃 住樹神屋中七年,泥瞿陀年已七歲。

爾時有阿羅漢比丘,名婆留那,以神通觀泥瞿陀,因緣應度,作是念:

今時至矣。欲度為沙彌,即往詣妃所,求度為沙彌,妃即與令度,婆留 那即度為沙彌,髮未落地即得羅漢。

又一日沙彌料理裝束已,往詣師所供養已,取缽盂袈裟往至母所,從城 南入過殿前行出城東門。

(7)爾時,阿育王在殿上向東經行,王見泥瞿陀沙彌於殿前過,威儀 具足視地七尺而行,心中清淨,此因緣已前說,今當廣說,於是阿育王 而作是念:彼沙彌者,屈身俯仰威儀庠序,當有聖利法也。

王見沙彌已信心歡喜,即發慈哀心,何以故?過去世時此沙彌,是阿育 王兄,曾共修功德,而作偈說:

往昔因緣故,今生復歡喜,譬如鬱缽花,得水鮮開敷。

於是阿育王,生慈悲已不能自止,即遣三臣往喚沙彌,諸臣極久未時得 還。復遣三臣,三臣到已語沙彌言:沙彌速去!

(8)於是沙彌,執持威儀安庠而來,到已,王語沙彌:當自觀察,隨 意坐也。

於是沙彌,觀看眾中都無比丘,沙彌知已,仍欲就白傘高座,而作方便 令王受缽。

王見沙彌作方便已,心自念言:此沙彌者必為家主。

沙彌即以缽授王已,即就王座。

王以己所食施與沙彌,沙彌自量取足而受。

沙彌食竟,於是王問沙彌:沙彌師教沙彌悉知不?

答曰:我知少分。

王言,善哉!為我說之。

善哉大王!我當為說。沙彌而作是念,量王所堪,即為說法咒願,便說

(21)

半偈:

不懈怠者是涅槃,若懈怠者是生死。

王聞已向沙彌言:我知已,但說令盡,沙彌咒願已竟。

(9)王向沙彌言:日供養八分。

沙彌答:善哉!我當迴與師。

王問:沙彌師是誰耶?

答言:無罪見罪呵責,是名我師。

王言:更與八分。

沙彌答:善哉!我當與阿闍梨。

王復問言:闍梨是誰?

答:共於善法中教授令知,是我闍梨。

王復答言:善哉,我更與八分。

沙彌答:此八分與比丘僧。

王復問言:比丘僧是誰?

答言:我師我闍梨我是依止,故得具足戒。

王聞是已倍增歡喜,王語沙彌:若爾我更與八分。

沙彌答言,善哉受。

受已而去,明日沙彌,與比丘僧三十二人來至王宮,到已中食竟。

王問沙彌:更有比丘無?

沙彌答言:有。

若有者更將三十二人來。

如是漸增乃至六萬。是時外道六萬徒眾失供養分。

(10)大德泥瞿陀即授王及宮內夫人諸臣,悉受三歸五戒。

(11)是時王及諸人信心倍增,無有退轉。

王為諸眾僧,起立大寺安處眾僧,乃至六萬日日供養。

王所統領八萬四千國王,敕諸國起八萬四千大寺,起塔八萬四千,王敕 諸國造立塔寺,各受王命歡喜而造。

復有一日於阿育僧伽藍作大布施,布施已,王於六萬比丘僧中坐,而作 是言:我有四種供給,湯藥飲食衣服臥具,自恣與僧。

語已而作是問:諸大德!佛所統領有幾種法耶?

比丘答言:支法有九,法聚有八萬四千。

王聞已至心於法,王作是念:我當立八萬四千寺,以供養八萬四千法聚。

(22)

即日出銀錢九十六億,而喚大臣,臣到已,王語臣言:我所領八萬四千 國,遣人宣令,國起一寺。

阿育王自作阿育王僧伽藍。

(12)眾僧見阿育王欲起大寺,見已有一比丘,名因陀掘多,有大神力 漏盡羅漢。

眾僧即差因陀掘多,統知寺事,是時因陀掘多見寺有所闕短處,自以神 力修治令辦,王出銀錢,羅漢神力三年乃成。

諸國起寺來啟答王,一日俱到,白統臣言:造塔寺已成。

統臣入白王言:八萬四千國起八萬四千寺塔,皆悉已成。

王答言:善哉!

王語一大臣:可打鼓宣令,寺塔已成,七日之後當大供養布施,國中一 切內外人民,悉受八戒身心清淨,過七日已莊嚴擬赴王命,如天帝釋諸 天圍遶,阿育王國土亦復如是,莊嚴竟人民遊觀無有厭足,人民悉入寺 舍。

爾時集眾,有八億比丘僧、九十六萬比丘尼,於集眾中羅漢一萬。

諸比丘僧心作是念:我當以神通力令王得見己所造功德,見此已然後佛 法大盛。

諸比丘以神通力,王所統領閻浮利地,縱廣四萬乃至海際,其中所起塔 寺,一切供養布施種種功德,使王一時睹見。

(13)王得見已,心中歡喜,而白眾僧言:如我今者,供養如來作大布 施,心中歡喜有如我不?

於是,眾僧推目揵連子帝須令答王。

帝須答王言:佛在世時諸人供養,不及於王,唯王一人,無能過者。

王聞帝須此語,心中歡喜不斷,而作念言:於佛法中作大布施,無與我 等,我當受持佛法,如子愛父,則無有狐疑。

(14)於是大王問比丘僧:我於佛法中得受持不?

爾時帝須聞王語已,又見王邊王子,名摩哂陀,因緣具足,便作念:若 是王子得出家者,佛法極大興隆。

念已而白王言:大王!如此功德猶未入佛法,譬如有人從地積七寶上至 梵天,以用布施,於佛法中亦未得入,況王布施而望得入!

王復問言:云何得入法分?

帝須答言:若貧若富,身自生子,令子出家得入佛法。

(23)

作是言已,王自念:我如此布施,猶未入佛法,我今當求得入因緣。

(15)王觀看左右見摩哂陀,而作是念:我弟帝須已自出家。

即立摩哂陀為大子,王復籌量立為太子好?令出家好?

即語摩哂陀:汝樂出家不?

摩哂陀見叔帝須出家,後心願出家,聞王此言心大歡喜,即答:實樂出 家,若我出家,王於佛法得入法分。

(16)爾時王女名僧伽蜜多,立近兄邊,其婿先已與帝須俱出家,王問 僧伽蜜多:汝樂出家不?

答言:實樂。

王答:若汝出家大善。

王知其心,心中歡喜向比丘言,大德!我此二子眾僧為度,令我得入佛 法。

《善見律毘婆沙》卷二

【摩哂陀等出家】

(1)眾僧已受,即推目揵連子帝須為和尚,摩呵提婆為阿闍梨,授十 戒,大德末闡提為阿闍梨,與具足戒,是時摩哂陀年滿二十,即受具足 戒,於戒壇中得三達智,具六神通漏盡羅漢。

(2)僧伽蜜多,阿闍梨名阿由波羅,和尚名曇摩波羅,是時僧伽蜜多 年十八歲,度令出家,於戒壇中即與六法。

王登位以來,已經六年,二子出家。

於是摩哂陀於師受經及毘尼藏,摩哂陀於三藏中,一切佛法皆悉總持,

同學一千摩哂陀最大。

(3)爾時阿育王登位九年,有比丘拘多子,名帝須,病困劇,持缽乞 藥得酥一撮,其病增長命將欲斷,向諸比丘言:三界中慎勿懈怠,語已 飛騰虛空,於虛空中而坐,即化作火自焚燒身,入於涅盤。

是時,阿育王聞人宣傳,為作供養,王念言:我國中比丘,求藥而不能 得。

王於四城門邊起作藥藏,付藥滿藏中。

【第三結集緣起】

(1)時,波吒利弗國四方城門邊,有四千客堂,堂日得錢五千,以供

(24)

王用。爾時,王以錢一千供大德泥瞿陀,一千供養塔像華香直,取一千 供給法堂,一千供諸律師,一萬供眾僧,四城門邊藥藏,日一萬以用買 藥直。

(2)爾時,佛法興隆,諸外道等衰殄失供養利,周遍乞食都無所得,

為飢渴所逼,託入佛法而作沙門,猶自執本法,教化人民,此是律、此 是法,既不用佛法律威儀進止,悉不得法,來入寺住,至布薩日來入僧 中,諸善比丘不與其同。

(3)爾時,目揵連子帝須自念言:諍法起已,不久當盛,我若住僧眾,

諍法不滅。

(4)即以弟子付摩哂陀已,目揵連子帝須入阿烋河山中,隱靜獨住。

(5)諸外道比丘,欲以己典,雜亂佛法,遂成垢濁。外道猶行己法,

或事火者,或五熱炙身,或大寒入水,或破壞佛法者,是故諸善比丘不 與同布薩、自恣及諸僧事,如是展轉,乃至七年不得說戒。

(6)阿育王知已,遣一大臣,來入阿育僧伽藍,白眾僧,教滅鬥諍,

和合說戒。大臣受王敕已入寺,以王命白眾僧,都無應對者。

(7)臣便還更諮傍臣,王有敕令,眾僧滅諍而不順從,卿意云何?傍 臣答言:我見大王往伏諸國,有不順從,王即斬殺,此法亦應如此。

(8)傍臣語已,使臣往至寺中,白上座言:王有敕令,眾僧和合說戒,

而不順從。

(9)上座答言:諸善比丘不與外道比丘共布薩,非不順從。

(10)於是,臣從上座次第斬殺,次及王弟帝須而止。

帝須見殺諸比丘,即自念言:此臣受取王敕,辟故殺諸眾僧也。

【補說王弟帝須】

(1)問曰:帝須是誰?

答曰:是王弟同生。爾時,阿育王登位,立弟為太子,太子一日入林遊 戲,見諸群鹿陰陽和合。

太子作是念:此諸群鹿噉草飲水,尚復如此,豈況比丘在寺房舍,床褥 細軟飲食適口,當無是事!

(2)太子遊還到王所,白王言:我向出遊,見諸群鹿陰陽和合,畜生 噉草飲水,尚有此事,諸比丘僧在寺房舍供養備足,豈無此事?

王聞語已,即自念言:非狐疑處而生狐疑。

(25)

(3)一日太子帝須,觸忤王意,王忿而語太子帝須:我今以王位別汝,

七日作王訖已,我當殺汝。

(4)是時太子帝須,雖受王位,七日之中,日夜妓樂、飲食種種供養,

心不染著,形體羸瘦,憂惱轉劇,所以爾者,猶畏死故。

七日已滿,王喚帝須問:何意羸瘦,飲食、妓樂不稱意耶?

帝須答言:死法逼迫,心不甘樂。

王聞語已,語帝須言:汝已知命七日當死,猶尚惶怖,況諸比丘出息入 息,恒懼無常,心有何染著?

王語已,帝須於佛法中即生信心。

(5)又復一日,太子帝須出遊行獵,漸漸前行至阿練若處,見一比丘 坐,名曇無德。有一象,折取木枝遙拂比丘。

太子見已,心發歡喜,而作願言:我何時得如彼比丘?

(6)曇無德比丘自逆知帝須心願,比丘即以神力飛騰虛空,於虛空中 而坐,令帝須得見,從虛空飛往阿育僧伽藍大池中,於水上而坐立,脫 僧伽梨鬱多羅僧,置虛空中,入池洗浴。

(7)是時太子帝須,見大德有如是神力,心大歡喜而言:今日我當出 家!即還宮中白王言:我欲出家,王必哀念,聽我出家。

(8)王聞帝須求出家,心大驚怪,答言:宮中妓女,百味餚膳,娛樂 快樂,何以出家?王種種方便令其心止,志意堅固,永不肯住,而答王 言:宮中婇女歡樂暫有,會當別離。

大王嘆言:善哉!即遣諸臣,使平治道路,掃灑清淨,豎立幢幡,種種 莊嚴,莊嚴竟已,臣白王言:裝束已辦。

王取太子公服天冠瓔珞,莊嚴太子,千乘萬騎圍遶,奉送往至寺中。

眾僧見太子帝須出家,心大歡喜,有辦僧伽梨者,鬱多羅僧者,安陀會 者,缽盂者,擬待太子,即出家已。

是時太子往到禪房,至曇無德比丘所,求欲出家。

(9)國中豪貴諸長者兒一千童子,隨太子出家。國中人民見太子出家,

各自念言:太子如此尊貴,尚捨王位出家修道,我等貧窮何所戀慕?念 已,無數人眾,悉隨出家。

(10)阿育王登位四年,太子出家。

復有王外甥阿嗜婆羅門,是僧伽蜜多知已,有一男兒阿嗜,聞太子出家,

心中驚喜往至王所,即白王言:我今欲隨太子出家,願王聽許。

(26)

王答:善哉!即與太子俱日出家。

如是於佛法中,多有剎利出家,佛法興隆。

【斷疑】

(1)時,(王弟)帝須言:當知此臣僻取王意,殺諸比丘。

臣殺未已,帝須比丘便前遮護。

(2)臣不得殺,臣即置刀,往白王言:我受王敕,令諸比丘和合說戒,

而不順從,我已依罪,次第斬殺,殺猶未盡,帝須比丘即便遮護,不能 得殺,臣白王言:帝須比丘為殺以不?

(3)王聞臣言殺諸比丘,即大驚愕,心中懊惱,悶絕躄地,以冷水灑 面,良久乃穌,即語臣言:咄咄!我遣汝入寺,欲令眾僧和合說戒,何 以專輒而殺眾僧?

(4)王往寺中白諸眾僧:我前遣一臣教令和合說戒,不使殺諸比丘,

此臣專輒,枉殺眾僧,不審此事,誰獲罪耶?

(5)有比丘答言:由王故殺,此是王罪。或有比丘言:兩俱得罪。

(6)有一比丘即問王言:王心云何,有殺心不?王答言:我本以功德 意遣,無殺心也。若王如此,王自無罪,殺者得罪。

(7)王聞如是言已,心生狐疑,問諸比丘,有能斷我狐疑者不?若能 斷我狐疑心者,我當更豎立佛法。

(8)諸比丘答言:有目揵連子帝須,能斷狐疑豎立佛法,於是即遣法 師四人,人各有比丘一千侍從而去。復遣大臣四人,人各有一千人將從,

往迎大德目揵連子帝須,須得而歸。

(9)是時二部眾,往至阿烋河山中,迎取目揵連子帝須,到已而言:

王喚帝須!帝須不去,王復更遣法師八人,人各有比丘一千侍從。大臣 八人,人各一千侍從。到已復言:王喚帝須!帝須不去。

(10)王遲望二使,經久未反,王心狐疑。王復問諸大德:大德!我已 遣二使,往迎目揵連子帝須,使已經久而不見至?

(11)眾僧答言:恐迎者僻宣王意,言喚帝須!是故不來。

(12)王復問言:云何作請語而得來耶?眾僧答王,當作是言:佛法已 沒,願屈大德,來更共豎立,乃可得來。

(13)王聞是言:更遣法師十六人,人各比丘一千侍從。大臣十六人,

人各將一千人。

(27)

王復問:彼法師為老為少?

眾僧答言:老。

若其老者,當用輿迎。

眾僧答言:不得乘輿。

(14)王復問言:彼大德者住在何處?

答言:阿烋河山中。

(15)若爾,當遣舫乘往迎,敕使者言:汝若到已,當請大德住大舫中,

可使四邊帶仗防護。

(16)是時大眾使者發去,到阿烋河山中,即以王命白大德言:今佛法 已沒,仰屈大德來共豎立。

(17)於是大德聞使語已,言:我出家正為佛法,今時至矣!即取坐具 而起,帝須自念言:明當至波吒利弗國。

(18)是時阿育王,夜夢見如是相貌,有一白象而來,以鼻摩娑王頭捉 王右手。明旦王召相師曰:我夜夢如是相貌,為吉為凶?

(19)有一相師,即答王言:捉王手者是沙門像也。大王聞相師語已,

即得信來,白王:大德帝須今日已至。

(20)王聞至已,即出往迎,王自入水至膝。大德帝須欲上。王以右手 捧接大德,大德帝須便捉王手。

(21)左右拔劍,欲斫大德帝須,何以故?阿育王法,若人捉王頭及手,

即便斫頭,是故拔劍欲斫。

(22)爾時,王見水中拔劍影,王迴顧言:咄咄!我昔敕臣,往至寺中 令眾僧和合說戒,而僻取我意,殺諸比丘,而汝今者復欲殺耶?止止!

莫作我罪。

○法師問曰:比丘不得捉白衣手,云何得捉?

答曰:王為欲聞法,故往請來,王即是大德弟子故得捉手。

(23)於是王將大德,往園林中住,三重防衛。王自為大德洗腳,以油 磨之,磨竟於一邊而坐。王自念言:此大德能斷我疑不?若能斷我疑者,

亦能斷諍法,然後佛法豎立。

(24)王念:我且當試大德:我欲見大德神通力,願為示現。

(25)帝須答言:汝今樂見何等神力?

王言:我欲見大地震動。帝須問曰:為欲使一邊動、一切動耶?

(26)王復問言:於此二種何者為難?帝須答言:譬如銅盤盛滿中水,

(28)

有人動盤水悉動難?半動、半不動難?

(27)王言:半動半不動甚難。帝須答言:如是,大王!王言:欲見半 動半不動。

(28)帝須語王:周迴四方四由旬,彈繩作界,東方安車,南方安馬,

西方安人,北方安銅盤水,使各騎界上,一腳在內一腳在外,銅盤水當 安界上,半入界內半在界外。王即隨教作已。

(29)於是帝須即入第四禪,從禪定起,而向王言:善見,大王!

(30)大德帝須即以神力,能使四方四由旬外悉大震動,界內不動,車 馬及人外腳悉動,內腳不動,水半動、半不動。

(31)於是大王,見大德神力如此,即大歡喜:我先所疑今得斷也,於 佛法中惡法得滅。王即問大德帝須:我先遣一臣到寺,令僧和合說戒,

而臣專輒殺諸比丘,此罪誰得耶?

(32)帝須答言:大王!有殺心不?

王即答言:我無殺心。

若無殺心王無罪也,即便為王說《本生經》:佛語諸比丘,先籌量心然 後作業,一切作業皆由心也。

(33)帝須欲演《本生經》,大王!往昔有一鷓鴣鳥,為人籠繫在地,

愁怖便大鳴喚。同類雲集,為人所殺。鷓鴣問道士:我有罪不?道士答 言:汝鳴聲時有殺心不?鷓鴣鳥言:我鳴伴來,無殺心也。道士即答,

若無殺心,汝無罪也。而說偈言:

不因業而觸,必因心而起,善人攝心住,罪不橫加汝。

(34)如是大德帝須,方便令王知已,七日在園林中,帝須教王,是律、

是非律,是法、是非法,是佛說、是非佛說。

(35)七日竟,王敕:以步障作隔,所見同者集一隔中,不同見者各集 異隔。處處隔中,出一比丘,王自問言:大德!佛法云何?有比丘答言:

常或言斷,或言非想,或言非想非非想,或言世間涅槃。

(36)王聞諸比丘言已,此非比丘,即是外道也。

王既知已,王即以白衣服與諸外道,驅令罷道。

(37)其餘隔中六萬比丘,王復更問,大德!佛法云何?答言:佛分別 說也。

諸比丘如是說已,王更問大德帝須:佛分別說不?答言:如是,大王!

(29)

【第三結集】

(1)知佛法淨已,王白:諸大德!願大德布薩說戒。王遣人防衛眾僧,

王還入城,王去之後,眾僧即集眾六萬比丘。

(2)於集眾中,目揵連子帝須為上座,能破外道邪見徒眾。眾中選擇 知三藏得三達智者一千比丘,如昔第一大德迦葉集眾,亦如第二須那拘 集眾,出《毘尼藏》無異,一切佛法中清淨無垢。

(3)第三集法藏九月日竟,大地六種震動,所以一千比丘說,名為第 三集也。

○法師問曰:三集眾誰為律師?於閻浮利地,我當次第說名字,第一優 波離,第二馱寫拘,第三須那拘,第四悉伽婆,第五目揵連子帝須。此 五法師於閻浮利地,以律藏次第相付不令斷絕,乃至第三集律藏。

【傳承】

(1)從第三之後,目揵連子帝須臨涅槃,付弟子摩哂陀,摩哂陀是阿 育王兒也,持律藏至師子國,摩哂陀臨涅槃,付弟子阿栗吒,從爾已來,

更相傳授至于今日,應當知之。

(2)我今說往昔師名,從閻浮利地五人持律藏至師子國,第一名摩哂 陀,第二名一地臾,第三名鬱帝臾,第四名參婆樓,第五名拔陀沙,此 五法師智慧無比,神通無礙得三達智,於師子國各教授弟子。

(3)摩哂陀臨涅槃,付弟子阿栗吒,阿栗吒付弟子帝須達多,帝須達 多付弟子伽羅須末那,伽羅須末那付弟子地伽那,地伽那付須末那,須 末那付伽羅須末那,伽羅須末那付曇無德,曇無德付帝須,帝須付提婆,

提婆付須末那,須末那付專那伽,專那伽付曇無婆離,曇無婆離付企摩,

企摩付優波帝須,優波帝須付法叵,法叵付阿婆耶,阿婆耶付提婆,提 婆付私婆,如此諸律師智慧第一,神通無礙得三達智愛盡羅漢,如是師 師相承至今不絕。

【邊地弘法】

○法師曰:我今更說根本因緣:爾時,於波吒利弗國,集第三毘尼藏竟,

往昔目揵連子帝須,作如是念:當來佛法何處久住?即以神通力觀看閻 浮利地,當於邊地中興,於是目揵連子帝須,集諸眾僧語諸長老,汝等 各持佛法,至邊地中豎立。諸比丘答言:善哉!

(30)

(1)即遣大德末闡提,汝至罽賓、揵陀羅吒國中。

(2)摩訶提婆,至摩醯婆末陀羅國。

(3)勒棄多,至婆那婆私國。

(4)曇無德,至阿波蘭多迦國。

(5)摩訶曇無德,至摩訶勒吒國。

(6)摩訶勒棄多,至臾那世界國。

(7)末示摩,至雪山邊國。

(8)須那迦鬱多羅,至金地國。

(9)摩哂陀鬱帝夜參婆樓拔陀,至師子國,各豎立佛法。

於是諸大德各各眷屬五人,而往諸國豎立佛法。

……

(1)末闡提,為諸人民說《讀譬喻經》,說已,八萬眾生即得道果,千 人出家。

○法師言:從昔至今罽賓國,皆著袈裟,光飾其境,而說偈言:

罽賓揵陀國,爾時末闡提,瞋恚大龍王,教化令受法,

復有餘大眾,從繫縛得解,八萬得天眼,出家一千眾。

(2a)大德摩訶提婆,往至摩醯娑慢陀羅國。至已,為說《天使經》。

(2b)說竟四萬人得道果,皆悉隨出家,而說偈言:

摩訶提婆,有大神力,得三達智,到摩醯娑。

為說天使《經》,度脫諸眾生,四萬得天眼,皆悉隨出家。

(3a)大德勒棄多,往婆那婆私國,於虛空中而坐。坐已,為說《無始 經》。

(3b)說已,六萬人得天眼,七千人出家,即起五百寺,而說偈言:

大德勒棄多,有大神通力,到婆那婆私,於虛空中坐,

為說《無始經》,眾生得天眼,出家七千人,五百僧伽藍。

(4a)大德曇無德,往阿波蘭多國。到已,為諸人民說《火聚譬經》。

(4b)說已,令人歡喜,三萬人得天眼,令服甘露法,從剎利種男女,

各一千人出家,如是佛法流布,而說偈言:

大德曇無德,有大神通力,往阿婆蘭多,說《火聚經》法,

令服甘露法,眾生得天眼,一千比丘僧,比丘尼如是。

(5a)大德摩訶曇無德,往至摩訶勒吒國。到已,為說《摩訶那羅陀迦 葉本生經》。

(31)

(5b)說已,八萬四千人得道,三千人出家,如是佛法流通,而說偈言:

大德摩訶曇,有大神通力,往摩訶勒吒,

說《迦葉本經》,眾生得道果,出家三千人。

(6a)大德摩訶勒棄多,往臾那世界國。到已,為說《迦羅羅摩經》。

(6b)說已,臾那世界國七萬三千人得道果,千人出家,臾那世界佛法 通流,而說偈言:

摩訶勒棄多,有大神通力,往臾那世界。

說《摩迦羅經》,眾生得道果,出家一千人。

(7a)大德末示摩、大德迦葉、大德提婆純毘帝須,復大德提婆,往雪 山邊。到已,說《初轉法輪經》。

(7b)說法已,八億人得道,大德五人,各到一國教化,五千人出家,

如是佛法流通雪山邊,而說偈言:

大德末示摩,有大神通力,往到雪山邊。

說《初法輪經》,眾生得道果,出家五千人。

(8a)大德須那迦那鬱多羅,往至金地國。到已,於金地中,有一夜叉 尼,從海中出,往到王宮中,夫人若生兒已,夜叉即奪取而食。

(8b)爾時王夫人生一男兒,見大德須那迦來,即大恐怖,而作念言:

此是夜叉尼伴也,即取器仗往欲殺須那迦。

(8c)須那迦問言:何以持器仗而來?諸人答言:王宮中生兒,而夜叉 尼伴奪取而食,君將非其伴耶?須那迦答言:我非夜叉尼伴,我等名為 沙門,斷殺生法,護持十善勇猛精進,我有善法。

(8d)是時夜叉尼聞王宮生兒,相與圍遶從海中出,作如是言:今王生 兒,我當往取食,王宮中國人,見夜叉眾來,皆大驚怖,往白大德。

(8e)是時須那迦,即化作夜叉大眾,倍於彼眾而圍遶之,夜叉尼等見 化夜叉,而作念言:彼夜叉者當已得國,今將欲來害食我等,作是念已,

即各走去不得迴顧,於是化夜叉眾,隨後而逐不見而止。

(8f)大德須那迦,即誦咒防護國土,使諸夜叉斷不得入,即為國人民 說《梵網經》。說已,六萬人皆得道果,復有受三歸五戒者,三千五百 人為比丘僧,一千五百人為比丘尼,於是佛法流通。

○法師言:從昔至今,王若生兒,悉皆取名,名須鬱多羅,而說偈言:

大德須那迦,鬱多羅比丘,有大神通力,往到金地國,

為說《梵網經》,眾生得道果,三千五百僧,一千五百尼。

(32)

(9a)大德目揵連子帝須,與眾僧遣摩哂陀往師子洲。摩哂陀即作是念:

此時可去以不?摩哂陀即入定觀,師子阿[少/兔]羅陀國王,名聞茶私 婆,年已老耄,不堪受化,若往化者,佛法亦不久住,我今且止,去時 未至,若王命終,太子代位,我當共往建立佛法,我今且往外家,欲問 訊母。復更自念:到母國已,當還此不?仍往師子洲也。

(9b)摩哂陀往師所,頭面禮足及比丘僧,從阿育王僧伽藍出,摩哂陀 為上座,僧伽蜜多兒沙彌,須末那等六人,及一優婆塞,名盤頭迦,與 共俱去,過王舍城至南山村,從此次第而去至母國也。

○法師曰:何以故?昔阿育王封鬱支國,初往至國次第而去,即到南山,

山下有村,名卑提寫。大富長者以女與阿育王為婦,到國而生一男兒,

名摩哂陀。摩哂陀年已十四,後阿育王便登王位,留婦置鬱支國,在卑 提寫村住。是以經文注言:摩哂陀經六月日而至母所。

(9c)爾時摩哂陀,次第到母國已,母出頭面作禮,作禮已竟,為設中 食,即立大寺,名卑地寫。時摩哂陀少時住寺,而作是念:此間所作已 訖,時可去不?

(9d)摩哂陀復自思念:我今且當待阿育王遣使往師子洲,授太子天愛 帝須為王竟,然後我往,使彼太子若登位者,得阿育王拜授為王,并聞 如來功德,必大歡喜,我伺其出遊眉沙迦山,是時我與相見。過一月已,

當往到彼。四月十五日眾僧集布薩時,便共籌量,於是眾僧各各答言:

時可去矣。

○法師曰:往昔說偈讚言:

上座摩哂陀,大德鬱地臾,大德鬱帝臾,大德跋陀多,

大德參婆樓,沙彌脩摩那,皆得三達智,婆塞槃頭迦,

已得見道跡,此諸大士等。

(9e)爾時天帝釋,知聞茶私婆王便已終沒,即下白摩哂陀言:師子阿 [少/兔]羅陀國王命已壽終,今太子天愛帝須已登為王。我念往昔佛在世 時,已記摩哂陀比丘當在師子土中,興隆佛法,是故大德!今應當去,

我亦侍從,俱往至彼。

○天帝釋即作是言:爾時佛在菩提樹下,以天眼遍觀世間,即見師子洲 中,佛法興盛,敕語我言:可與大德摩哂陀,俱往師子洲中,豎立佛法,

是故我今作如是言。

(9f)大德摩哂陀,已受天帝釋語已,即從卑地象山,與大眾俱飛騰虛

(33)

空,到師子阿[少/兔]羅陀國,往至東方眉沙迦山下,是故從古至今,名 為象山。

○法師曰:今說往昔偈言:

住卑地寫村,已經三十日,時至宜應去,往到師子洲,

從閻浮利地,次第飛騰往,譬如虛空雁,羅列不失次,

如是諸大德,根本因緣起,國東眉沙山,靉靆如黑雲,

即到山頂上,徘徊而來下。

(9g)爾時諸大德,到師子洲中已,摩哂陀為上座,於時佛涅槃,已二 百三十六歲,佛法通流至師子洲中,應當知之。

○爾時阿闍世王,登王位八年佛涅槃,此年師子童子,而於彼洲初立作 王。又有童子,名毘闍耶,往師子洲中,安立人民,住止處竟。

○爾時閻浮地王,名鬱陀耶跋陀羅,登王位已十四年,此毘闍耶,於師 子洲中命終,鬱陀耶跋陀羅已十五年,半頭婆脩提婆,於師子洲登王位。

爾時閻浮利地,若那迦逐寫迦,登王位二十年,半頭婆脩提婆王,於彼 命終,阿婆耶即代為王。

○閻浮利地王,名脩脩佛那迦,作王十七年,阿婆耶王二十年,有波君 茶迦婆耶,起兵伐阿婆耶王得,仍即立代為王。

○閻浮利地王,名迦羅育,在位已十六年,波君茶迦婆耶已十八年。

○閻浮利地王,名栴陀掘多,作已十四年,波君茶迦婆耶命終,聞茶私 婆代。

○閻浮利地王,名阿育,已在位十七年,聞茶私婆命終,天愛帝須代,

爾時佛涅槃後,阿[少/兔]樓陀王閔躕王,在位各八年,那迦逮婆迦作王 十四年,脩脩佛那迦作王十八年,其兒代名阿育,作王二十八年。阿育 王有十兒,並登為王二十二年。次玫難陀代,作王二十二年。復有栴陀 掘多,作王二十四年。賓頭沙羅王代在位二十八年。

(9h)阿育王代位已十八年,摩哂陀到師子洲中,即是王種次第,應當 知。

(9i)是時天愛帝須王,有星宿惡忌避出,使臣打鼓,宣令王當出。使 臣打鼓,宣令王當出避,與四萬眾圍遶出城,到眉沙迦山,王欲行獵。

(9j)爾時山中有一樹神,欲令王得見大德摩哂陀,樹神化作一鹿,去 王不遠,示現噉草而便徐行。王見化鹿,即張弓捻箭引弓欲射。王復念 言:我當諦射此鹿,鹿仍迴向闍婆陀羅路而走。王即逐後,到闍婆陀羅。

參考文獻

相關文件

孝道是中國佛教的特色。後來史太朗( John Strong)利用「通俗的 佛教故事」證明,孝道在印度佛教也很重要,但他聲稱這是「佛教

  何等為忿。謂於現前不饒益相。瞋之一分心怒為體。執杖憤發所依為業。何等為

。謂一切時無我實性無改轉故說無變異。當知此則是無我性。離二我故。何故復說此

 往昔已曾見  婆羅門涅槃   嫌怖久棄捨  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而去

尊者波奢說曰此智是究竟智。此智是第一智。此智是不謬智。名阿毘曇。阿毘曇人說

相關夢境的闡釋,除了《釋迦牟尼佛傳》第二夢和《阿難七

  蜱肆王復言。沙門鳩摩羅迦葉雖作是說。但我此見欲取.恚取.怖取.癡取。終

189 印順法師, 《中觀論頌講記》頁

董事長未依規定召 集,經現任董事三分之 一以上以書面提出會議 目的及召集理由請求召 集董事會議時,董事長 應自受請求之日起十日

(2) 「唯以分別安立」 ,表示對對象觀察透過分別心找出「性質」 「定

有種種性,種種國土人出家,用不正音壞佛經義,願世尊聽我用 闡提之論,正佛經義。佛言:我法中不貴浮華之言語,雖質朴不 失其義,令人受解為要。 14 (《大正藏》第

《 石中劍 》( The Sword in the Stone ),英國作家 T·H·懷特 (T·H·White)1938 年的小說,以「 亞瑟 王傳說

 在公元前第三世紀后期,印度阿育王(公元 前269~232)護持佛教,舉行第三次 結集後,向外地派遣九個傳教僧團,其中一 支由 摩哂陀長老 ( 阿育王的兒子 )

(1)如果說有部是第二結集後由上座部所分出,則其戒條次第 應接近五分律

印度佛法的經藏、律藏、論藏,合稱《三藏》。三藏的結集共經 歷了數百年,其結集過程,是藉由現存的《摩訶僧祇律》 、 《說有律雜 事》 、 《十誦律》 、 《五分律》 、 《四分律》

這是針對特定人的特定事相來說,真正的問題在於:我們怎麼知道 誰是阿羅漢?在《雜阿含經》第 1148 經(大正 2,頁 305 下-頁 306

18 《瑜伽師地論》卷 21(大正 30,401a);另參,《瑜伽論記》卷 6 上(大正

21 參看Masaharu, Anesaki, “Buddhist Āgamas in Chinese: a concordance of their parts and of the corresponding counterparts in the Pāli Nikāyas”.. Transactions of the

The content of the set of `sutra` is limited to the topics of aggregates, sources, dependent arising and so forth, whereas the Vast Texts are not included

the composition presented by T101 〉, “ First, the style of writing: by and large, these s ū tras are translated into prose.. Even though there are some verse-like renderings,

斷,自煮、教煮,愁煩憂慼,搥胸懊惱,啼哭愚癡,殺生、不與

Since it is so, what do we cultivate for?People are looking for the ways to improve the mental state, and the courage or wisdom to face the hard moments.. But the ways of improving

熊好喝飲料店推出特價活動,相同價位飲品,凡是購買 10 杯以上(含)享九折,30 杯以上(含)享八折。阿然老師打算購買每杯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