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秉燭夜譚」系列小說中的藝術技巧

第二節 人物塑造

小說中的人物,可以說是觸發事件的元素,沒有了人物,故事便無法發展下 去。許榮哲說:「當小說人物的性格確立之後,那麼他便脫離了作家的掌控,擁 有了自己的意志。從此,無論前方有多少條路,他都知道自己應該選擇哪一條168。」

由此可知小說中的人物性格便決定了故事的結局,重要性不言可喻。然而人物的 性格要如何呈現呢?方祖燊認為「人物的典型,有時由他的一句話,就表現了出 來169。」又說「許多小說家安排富有戲劇性的情節,讓人物身處於特殊的環境遭 遇中間,面對著各種複雜、激烈的衝突、糾葛與爭鬥,然後描寫他會怎樣的說話?

會怎樣的行動?用這種寫法來突出表現這個人物的性格170。」由上得知,對話及 遭遇是作家用來讓讀者了解故事中人物性格的手法,因此藉由這兩種方式,將司

168 許榮哲,《小說課──折磨讀者的秘密》,台北:國語日報,2010 年,頁 28。

169 方祖燊,《小說結構》,頁 406。

170 方祖燊,《小說結構》,頁 407。

82

83

並未實際出 現的鬼怪

〈野廟的緣由──八頭鳥廟〉

的八頭鳥、〈靈參〉的靈參、〈討 油〉的人殃

3 由人假扮或

誤解的鬼怪

〈討油〉的過路客、〈風雪季〉

的月紅、〈真與幻〉的老雕刻家 3

4 其他

〈灶王爺和牛〉的灶王爺、〈蛇 的故事〉的蛇、〈野狼嘷月〉的 野狼、〈夜行者〉的黃善甫

4 4

總計 47

一、正面人物 (一)、英雄

〈焚圖記〉中,宣如龍雖只是一個官職不大的右玉守備,但當朝重臣于謙評 論他「勇毅沉著,知兵善戰」。他正直愛民為國的形象,足以列入英雄之列,當 他知道有風骨重氣節的李十郎夫婦得罪了宦官王振而逃來轄下之後,便說:

「十郎先生真是個好漢子,鐵肩擔道義,可要比馬革裹屍更難!他若真避 到這兒來,咱們拼了這條命,也得盡力維護他171。」

可見他愛民如己,即使可能因保護庶民而開罪權臣,他仍以民為重,毫不在 乎。而後得知瓦剌大軍已引出狼山,各隘口紛紛告急,宣如龍與部下將士商議禦 敵時,他說:

「如今瓦剌犯境,如箭在弦,我們無論處境艱難到什麼程度,也得捨命盡 力……關內的千萬黎庶,全靠著咱們這道堅壁翼護,只要咱們有一口氣 在,何忍使他們顛沛流離……形勢如此,只好倚仗咱們這一腔子熱血了

172!」

最後宣如龍雖然終究不敵也先大軍,壯烈犧牲,為國捐軀,但他的武德形象,

足以成為後世表率,稱其「英雄」,實不為過。

〈怒狼〉的程登雲,雖然與馬老咬是師兄弟,但兩人個性截然不同。首先程 家是清澗的大家族,而程登雲為人處事亦十分穩重,兩人第一次見面,是程登雲 至楊家樓找尋師父百里飛,對不認識的小孩馬老咬,程登雲的語氣是溫和的,見

171 司馬中原,《遇邪記•焚圖記》,頁 78。

172 司馬中原,《遇邪記•焚圖記》,頁 79-81。

84

了師父之後,亦是畢恭畢敬,足見其為人處世的態度。在馬老咬逐漸不受控,快 馬李三前來拜訪自己時,他便坦率說:

「他如今雖還沒鬧出滔天的罪案,但他業已犯財犯色,壞了師門的規距了。

正因師父不在,我這做師兄的難以卸責,到時候,你們儘管執法,我決不 會為了同門私誼,出面阻撓的。王法總是王法,說穿了,也就是一個『理』

字,不是嚒173?」

從話中便可看出他處事的公正,雖然如此,但待他真的迫不得已要和馬老咬 一決生死時,旁人雖覺得他是仗義而行,責無旁貸,其實他的心裡仍有一些不同 的感受,顯現在他凝重的臉色上:

他總以悲惻的心,替馬老咬惋惜;論機敏和智慧,馬老咬極有根柢,他能 有這份難得的機緣拜師學藝,練出這樣不凡的身手,說來頗不容易,一個 人崛起很難,但毀掉卻太簡單了,若不是野心作祟,憑馬老咬的智慧,是 不該做出這等殘暴的案子來的174!……

由此可見,程登雲是一位正直、穩重、謙恭、有感情卻會為了鄉親安全及法 律正義而毅然決然大義滅親的英雄。

〈風雪季〉裡,豫西著名的拳術家鄧從吾,面對青黃不接的亂世,盜賊四起 危害鄉里,他挺身而出率領民團,即使民團和盜賊相較起來人數少,武器差,但 他仍鼓勵鄉勇們說:

「咱們全是為了保家保產,才拉槍抗禦桿匪的。各股桿匪歹毒成性,不抗 他們,咱們一樣活不成!大夥兒先得想通這一點,桿匪也是血肉人身,他 們一樣怕死,咱們只要肯拼命,就能一一剿滅他們175。」

可見他不懼威勢,能夠堅定立場,並點出盜匪的弱點。之後果然帶領鄉勇們 陸續攻破紅纓槍張八、黑虎涂勝等著名桿匪,最後,只剩下最大股的盜匪頭目賽 白狼陸老古。鄧從吾隨即智破他的巢穴,想順勢逮捕陸老古時,卻被他趁隙逃脫 了,當大家以為陸老古一定會換馬離境時,鄧從吾卻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我自信懂得賽白狼,他最會虛虛實實的迷惑人了!」鄧從吾說:「如今 風聲很緊,他不會冒險穿過各地佈設的多道關卡,他便使用這法子,賣掉

173 司馬中原,《復仇•怒狼》,頁 383。

174 司馬中原,《復仇•怒狼》,頁 4412-413。

175 司馬中原,《呆虎傳•風雪季》,頁 605。

85

烏雲蓋雪馬,使咱們以為他會另行換馬離開。其實,他的金馬鞍,銀腳蹬,

和大包黃白細軟,他無法帶走,所以,我判定他仍留在這附近,把那些東 西埋在隱密的地方,他要找機會分批運走,……月紅極可能就是替他運貨 的人。按照時間估算,他的東西,應該運得差不多了,他也該快動身了,

咱們若想捕獲這個要犯,非儘快不可啦176。」

沉穩地以陸老古的個性來分析他的計畫,並說明逮捕他的急迫性,因此,面 對即將過年,民團中有人建議讓大家先回家過年時,鄧從吾幾經思考,堅定的對 民團中的其他幹部說:

「你可甭忘記,咱們要捕拏的,是個什麼樣的人物?!」鄧從吾說:「放 走賽白狼,就如同縱龍入海,放虎歸山,日後的麻煩多著吶!我想起老古 人說的話:長痛不如短痛。甯可在荒廟過年,也得把賽白狼捉回去,你們 要勸弟兄們,暫時多受點委屈才行177。」

能夠看得長遠,犧牲眼前的享受,換取將來更大的安定,是鄧從吾心裡抱定 的主意。而後他靈機一動,想到賽白狼可能假扮和尚躲在廟中,經過一番調查,

果然在廂房中發現了月紅的屍體,確認了賽白狼的身份就是新剃度的智通和尚。

正當部屬們急欲大張旗鼓將賽白狼逮捕時,鄧從吾擔心打草驚蛇,也怕賽白狼在 無退路下會負死頑抗,使弟兄們出現無謂的犧牲,更不願對佛門淨地不敬,於是 他便想了一個主意說:

「慢點兒!」鄧從吾沉穩的說:「你甭忘記,智通和尚,如今是在那廟裡 剃度的出家人,廟宇是方外之地,咱們不能過份冒失的捉人,雖然可以挖 出女屍,找出憑據,但對廣慧禪師,總嫌唐突。我另有一個法子,可以讓 賽白狼自己,當著群僧招供,……你明天跟我一道兒去廟裡上香,夜晚宿 在那兒,看我的法子靈不靈驗178?」

最後,一路堅定、沉穩、又充滿智慧的鄧從吾,終於不費一兵一卒,不白流 一滴血,用假扮的女鬼申冤,讓賽白狼心虛的自我招供。完成了平定桿匪,帶來 讓人民安定生活的最終任務,可說是亂世中的平民英雄。

〈姚家店〉中的白晉堂,雖在故事中段才出現,但他的細心與勇敢形象卻是 全篇故事的一大亮點,在金和無緣無故從金家宅院被人擄走,他第一次向金福榮 問話時,就顯現出他的觀察力,一層一層的追問並思考:

176 司馬中原,《呆虎傳•風雪季》,頁 631。

177 司馬中原,《呆虎傳•風雪季》,頁 632。

178 司馬中原,《呆虎傳•風雪季》,頁 644。

86

白晉堂仍然在想著,眼裡逐漸露出光采來。「有句話,也許說來太冒昧,」

他說:「金和是老爹您的姪兒,我敢說,貴宅這次的竊案,跟他有極重要的 關聯,即使他本人被擄,也是事出有因。如今我想問的是:金和平時生活情 形如何179?」

馬上察覺到案情細節的他,立即進一步展開調查,果然發現看管地道後屋的 老唐已喪命,而貨工老魯有涉極大的嫌疑,老魯又是由金和半年前介紹過來的,

種種跡向顯現後,白晉堂向震鵬震遠說:

「如果我判斷得不錯,它是兩位的堂弟點和,勾結姚家店黑道上的人物幹 的,金和却沒弄明白,他劫了錢財出去,非但分不著,他自己的性命,也 捏到旁人手上去了!兩位若不相信,不妨等著瞧,不久之後,勒贖的帖子 就會落到你們手上來了180!」

為避免悲劇的發生,白晉堂知道事不宜遲,儘管天降大雪,他仍立即趕往姚 家店,希望能救出金和的活口。為免引人注目,走露風聲,白晉堂僅帶了一位隨 從前往,從隨從口中,我們得知白晉堂不只是在這一個案件中展露長才,更是具 有豐富經驗的辦案老手,且令人值得信賴依靠:

「我跟著您走,就真進了龍潭虎穴,也沒有什麼好怕的,」張隆說:「早 先您經辦過好幾宗大案子,冒過好幾次生死交關的勿險,不都平安的渡過 去了?甭忘記,每回我都是跟在您身邊的181。」

接著白晉堂佯裝一般客人在客棧、賭場中打聽線索,不但得到了許多有助於 釐清案情的情報,我們也從當地黑道人物的口中,得知白晉堂在黑道中的響亮名 聲及地位:

「在咱們這個縣份裡,光景却不一樣,辦刑案的白晉堂,聽說是個極難惹 的人物,他那手殼槍,玩得神出入化,伸槍就不落空,甩手能打落在他腦 後飛著的鳥雀,甭說咱們聽著他的名字豎寒毛,咱們那些頭兒,誰不忌憚 他三分182?!」

由此可知,白晉堂的形象,在辦過多起案件中,已然在盜匪中建立了不小的 威信,足堪證明他的傑出。最後他在客棧中發現了老魯的屍體,又藉了老魯的魂

179 司馬中原,《野狼嘷月•姚家店》,頁 950。

179 司馬中原,《野狼嘷月•姚家店》,頁 950。

在文檔中 司馬中原鄉野傳奇及靈異小說研究──以皇冠版「秉燭夜譚」系列為研究對象 (頁 9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