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秉燭夜譚」系列小說中的文本分析

第二節 故事內容分類

表 3-2

編號 故事內容 篇目 合計

1 仗義行俠類 〈翦惡記〉〈怒狼〉〈銅山怒漢〉〈風雪季〉〈呆虎傳〉 5

2 靈異鬼怪類

〈遇邪記〉〈焚圖記〉〈野廟的緣由〉〈礦異〉〈靈參〉

〈討油〉〈狐的傳說〉〈真與幻〉〈酆都野話〉〈姚家 店〉〈靈異〉〈丁小譚和胡理清〉〈「木魚」源考〉〈黃 昏魔井〉〈出走的死者〉〈陰森的老屋〉〈長黑毛的 骷髏〉

17

3 傳說軼聞類

〈血櫻〉〈雙盆記〉〈浮生片語〉〈復仇〉〈八根繫子〉

〈灶王爺和牛〉〈在飢寒的歲月裡〉〈獾之獵〉〈歪 瓜與爛喇叭〉〈人禽〉〈施家大墳〉《闖將》〈鼠患〉

〈大汛〉〈蹲的和混的〉〈啖心記〉

16

4 其他 〈曖昧的官司〉〈蛇的故事〉〈野狼獋月〉〈夜行者〉 4

總計 42

一、仗義行俠類

俠與劍一向是在古老的傳說裡面最最迷人的,孩子們大都懷著企慕的心,幻 想成長之後可以成為仗義行俠的英雄人物,能夠懲惡鋤奸、掃蕩妖邪,成就一番

38

驚動天地、大快人心的事業90。同時,在民不聊生的亂世中,人民感覺被上天拋 棄、被有權有勢的官員欺壓、甚至被侵略國土的敵人殘鎩。在這樣無助的情況下,

社會底層的人們自然盼望能有英雄出現,行俠仗義,拯救百姓,為悲苦的人民出 一口氣。

〈翦惡記〉是《遇邪記》整冊中唯一以行俠仗義為主題的小說,故事主角沈 兆堂從小便有些先祖毛鬍子沈三的樣子,唯不喜歡念書而喜歡練武,年紀輕輕便 以武力在沈家灘附近一帶有了不小的名聲。後在挖掘淮河時,得到巨大黑金,因 而發跡起來,但發跡後他卻不安份,反而結交討好黑白兩道,成為地方上難纏的 一霸。而後他偶然間攔得了拜把兄弟盜賊宋皮臉的仇人──逃離白馬廟沿街賣藝 的奚倫一家人,奚倫一家人涉世未深,以為沈兆堂是善意,沒想到沈兆堂卻暗中 和宋皮臉約定要除掉奚倫,將其妻子奚薛氏佔為己有。後果然藉押車護款的理由 讓宋皮臉暗中埋伏攻擊奚倫,奚倫僥倖雖未死,但也完全成為殘廢,在奚倫殘廢 後,沈兆堂逐漸露出對奚薛氏的不懷好心,就在醉酒輕薄奚薛氏並說溜嘴與宋皮 臉合謀襲擊奚倫之事後,沈兆堂被奚薛氏一剪刀就去了勢,奚薛氏隨後帶著丈夫 逃逸無蹤。沈兆堂被去勢後,一心便想幫傻兒子取親延續香火,不但未受教訓,

反而更加肆無忌憚,到處搶婚,先搶得彈琴賣唱瞎老頭的閨女,後欲搶錢老頭兒 的閨女,最後他與犯案無數遭通緝的宋皮臉一起被奚薛氏率領的官兵逮捕,兩人 都得到了應有的下場。

〈怒狼〉是巨盜馬老咬的故事,出生在楊家鎮的他,因一出生就長了牙齒,

所以從小就有些神秘傳聞在他身上,增添了故事的傳奇性。在無意間得知原來藉 故病居在楊家樓的老秦,是黃天霸積極尋訪的奇人百里飛後,馬老咬央求百里飛 收他為徒,經過三年學成,百里飛因身份洩露而離開了楊家樓。隨後馬老咬父親 過世,且無師父在身旁約束,又自恃武功高強無人能敵,在不滿快馬李三去拜託 師兄程登雲助其一臂之力的情況下,故意犯了滔天大案。終於迫使師兄程登雲出 面與他周旋,馬老咬即使有師父離開前給予的三命玉猴護身,但他的命運最終被 他自己的行為所決定。

〈銅山怒漢〉中,面對黃河氾濫、瘟疫蔓延的災民們,請求縣裡的北洋知事 協助反遭欺騙,終不得已放棄家園逃難。沒想到逃到了銅山,守城的北洋軍不但 不放糧,更不讓他們進城,不得已許多災戶只好開了人市,開始賣起自己的子女 來。北洋軍的連長麻皮劉二虎,便到城外的人市,半買半搶的搶走了一位民女,

引起災民的不滿,推舉武師趙擎天為災民出頭,後駐軍旅長知道此事,害怕與災 民起正面衝突,因此開放民賑。也因此,趙擎天便得以和參與民賑的雲從龍相結 識,二人決心一起設法平息災民的怒火,共謀安定的生活。

90 司馬中原,《無弦琴》,台北:皇冠出版社,1986 年,頁 13。

39

〈風雪季〉中,乘著亂世興風作浪的盜賊們,走刧行人,攻掠村鎮,強擄民 女,將一般百姓逼得生不如死。在這樣的情況下,民團首領鄧從吾決心挺身而出 帶領民團對抗桿匪,先後滅掉了好幾股桿匪,最後所有殘餘的盜匪槍枝全歸了賽 白狼陸老古,鄧從吾與陸老古的最終對抗也隨之正式揭開序幕。在鄧從吾利用陸 老古的個性,混進內應,智破陸老古的荊棘崗之後,陸老古卻趁著混亂逃跑了,

自此消聲匿跡。但鄧從吾仍然積極的追緝他,因為鄧從吾認為,唯有捉住陸老古,

桿罪才不會死灰復燃,人民才真的會有好日子過。最後在靈機一動之下,鄧從吾 決定搜尋古寺,果然在廂房的地下發現了陸老古相好月紅的的屍體,鄧從吾順著 這個線索,安排了一個妙計讓陸老古自投羅網。值得注意的是,在此則故事中,

亦有靈異成份在,但筆者認為仗義行俠是本則故事的主軸,靈異成份僅是作為其 中點綴,故仍將此則故事界定在此分類。

在〈呆虎傳〉中,宋家莊深遭海賊雷天龍的威脅,邀請銅山武師秦少陽來教 導眾人武術,臨走前在眾人議論紛紛之下將呆虎兒帶回銅山調教。幾年後,呆虎 兒學成回莊裡來,首先力退海賊頭目雷天龍,保住宋家莊的安全,再將築壩攔水 的陸家威懾住。接著呆虎兒在族長宋實甫的力薦下,前往應考武秀才,果然一舉 上榜,於是族人們便給呆虎兒取了一個新名字──宋敦武,希望他能更為宋家家 族爭光,果然,宋敦武一股作氣地考上了武舉人,將御准的旗桿高高立在宋家祠 堂之前。其後因破壞陸家擅築堤防之事,與陸家對簿公堂,但他卻以言語折服府 官老爺,並教訓了蠻橫的差役,得以無罪開釋。從此,他的名聲在五丈河一帶便 更加了響亮起來,但宋敦武依然是那個純厚樸實的漢子,武舉的名號及人人稱許 的義行,並沒有為他帶來特別的好處。

二、靈異鬼怪類

司馬中原曾說,鬼是人類靈魂所變,具有一些靈幻的、陽世人所無法具備的 能力。蒲松齡所稱「陰陽一理」,指的是陰司中鬼的種類多如陽世的人91,因此,

各式各樣的靈異鬼怪,便成了「秉燭夜譚」系列中的重要成份,也分別在故事中 展現了與生人不同的能力,或助人、或復仇、或求助、或是給予為惡者適當的報 應等。

首先在〈遇邪記〉中,早死的何大戶姨太太朝雲在剛下葬後,其魂魄因孫二 的風言風語而現身,她如同傳中的鬼一樣有看透物品的能力,在故事後段她帶著 孫二到賭場中,藉由幫他看寶賭寶,一個晚上讓孫二大贏九百九十塊大洋,連事 後賭場主人都認為他是走了魔運,必是有鬼替他看寶,因為所有的人都只看到孫 二一個人進來賭錢,沒有人看見朝雲。而這一大筆錢,竟只是過眼雲煙,孫二看 得到卻用不著,最後全數吐出,朝雲的目的便是以此懲戒孫二。

91 司馬中原,《司馬中原鬼靈經》,台:北九歌文庫,2000 年,頁 48。

40

在〈焚圖記〉中,殺虎口右玉守備宣如龍是一英勇忠將,面對也先進犯毫無 懼色,面對屯內人民仁厚寬懷,最後雖然全軍不敵如流水的瓦剌大軍而戰死。但 在大戰爆發前,好友李縣丞不忍宣如龍的事蹟隱沒在歷史洪流中,承諾將來必請 李十郎夫妻為其作畫傳世。在宣如龍死後,即使李縣丞及手下、居民,也同樣被 瓦剌所殺,但他們惦記著當初的承諾,將最後的信念化成英靈,前去邀請李十郎 夫妻,引導其入城為宣如龍作畫,合力完成了這個承諾後,一個個又化回亡靈而 消失。另外傳言中開關投降導致城破的副將林青,為了澄清其清白,死後其靈魂 亦邀請李十郎夫妻前去解釋並為他作畫。

〈野廟的緣由〉中有兩則故事,〈血光娘子廟〉中,為善人丁二叔看守青禾 的阿旺,是個忠心篤實的年輕人,平日常受丁二叔一家的照顧,也把他們當作自 己家人看待。就在丁二嫂苦求得子,即將臨盆的夜晚,他無意間發現了來找替死 鬼的血光娘子,於是基於對丁二叔一家的情感,阿旺藏起了血光娘子的包袱,為 了讓丁二嫂順利產子,阿旺不惜與血光娘子面對面展開談判。而〈八頭鳥廟〉則 是緣起於接連遇上荒災和時疫的烏樹崗子,當地人相信這些痛苦是散播災荒瘟疫 的八頭鳥所為,在眾人的議論之下,即使仍有人反對,仍無力阻止大家花金消災 的念頭,建起了八頭鳥廟。

在〈礦異〉中,作者結識了幾位老礦工,在談天之餘,聽聞了許多礦坑的奇 傳異聞,又得知其中一位胖哥趙振祥,僅在礦坑中工作了兩年便不再進坑,好奇 之餘便向起問起緣由,才知原來胖哥初進礦坑,就被安排在傳聞鬧鬼的斜坑中工 作。原本他並不以為意,直到那年冬天某個夜晚,他真的遇到了併立的鬼影現身,

盡力克服心中的害怕之後,胖哥鼓起勇氣與那對鬼魂進行對話,竟意外協助完成 了他們的遺願並尋得他們的遺骸。

〈靈參〉的故事裡,圍繞著傳說中一支俗稱為參寶的靈參精,小喀巴的爹,

為了捉住這支靈參精,使用了軟索和飛爪,將自己降到極陡的崖壁間去搜尋,但 飛爪鬆脫,導致從半空中摔落而斷了一條腿,雖保住了性命,但他也因此抑鬱的 從採參這個行業退下。小喀巴看著父親鬱鬱寡歡的樣子,希望能代替父親採到靈 參,完成他一輩子未能完成的夢想,於是在父親的准許下,小喀巴跟著梁大叔進 山採參去了。起初,一起進山的前輩們,讓小喀巴開了許多眼界,一度讓他覺得

為了捉住這支靈參精,使用了軟索和飛爪,將自己降到極陡的崖壁間去搜尋,但 飛爪鬆脫,導致從半空中摔落而斷了一條腿,雖保住了性命,但他也因此抑鬱的 從採參這個行業退下。小喀巴看著父親鬱鬱寡歡的樣子,希望能代替父親採到靈 參,完成他一輩子未能完成的夢想,於是在父親的准許下,小喀巴跟著梁大叔進 山採參去了。起初,一起進山的前輩們,讓小喀巴開了許多眼界,一度讓他覺得

在文檔中 司馬中原鄉野傳奇及靈異小說研究──以皇冠版「秉燭夜譚」系列為研究對象 (頁 4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