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秉燭夜譚」系列小說中的藝術技巧

第三節 語言風格

中國民間,往往會有許多經由生活經驗或是自然觀察所產生的方言俗語,並 隨口於生活的對話中應用出來,用來教導孩子及晚輩。司馬中原從小成長於北方 鄉野之間,常常接觸一些鄉里間的長輩,在耳濡目染之下,自然習得許多特殊的 用語。其後在書寫作品時,由於傳承的是北方鄉野精神,因此這些產於北地的方 言俚語,便自然而然的出現在故事裡,不但符合故事發展的背景情境,更有讓對 話畫龍點睛的功效。

而「行話」,是指在特定行業中人們相互溝通所使用的語言,這些用語在使 用頻繁後常逐漸簡化,甚至演變成為不需多加解釋即可理解的縮寫,或是此種行 業中人物的特色。在司馬中原的小說中,行話常常在黑幫或是盜匪之間的對話中 出現,作為其談判或是發洩情緒的語言工具。以下是在「秉燭夜譚」系列故事中 對方言俚語及行話的一些舉例分析:

一、方言俗語

〈遇邪記〉的孫二,成天受娼婦秋荷的氣,卻又不敢與其鬧翻,只能在一肚 子窩囊時,揮動趕驢棍,打罵驢子出氣。而歸根究柢,問題就出在錢上,所以他 說:「錢是英雄膽」、「腰裡沒銅,遇事臉紅267」,這兩句話不但明示了錢對一般人 的心理作用,也成了後來孫二整天妄想發財的動機。

266 司馬中原,《呆虎傳•真與幻》,頁 839。

267 司馬中原,《遇邪記•遇邪記》,頁 10。

112

〈雙盆記〉中,孟省山有意營造物以稀為貴的氛圍,著書造成文化界的波瀾,

在眾多人的討論下,整個風潮如同疾病蔓延,因此有了一句俗語「人抬人高,水 抬船高268」來形容孟省山成為權威人物的情況,並為後文的結局埋下伏筆,作了 最佳的鋪墊。

〈曖昧的官司〉中,因敘事者司機是個猛張飛型的人物,又是在遊擊隊中擔 任大隊長的角色,因此他在故事中使用了大量的方言俗語來相襯其身份和當時的 感受,例如說他不得已包辦法官的差事是「它媽一把抓,──統統包辦啦269!」

就令人感覺粗得可愛,之後用「吸白麵兒」(吸食每洛英)「打打乾舖」(宿而不 交)270來形容于少來的病樣。再形容夏小相公「在我的眼裡,他祇是一隻沒開叫 的小嫩雞,翅膀拐上的大毛還沒長得全,哪像是竊玉偷香的人物271?」這些用語 我們聽來頗感新鮮,卻是精確的反映了他的形象。

〈翦惡記〉中,由於沈兆堂是一方土霸,因此故事中少不了有許多方言俗語 來增添行文的趣味,在沈兆堂遭奚薛氏去勢,急於為兒子娶媳婦,雖急仍是有許 多條件,要屁股大奶子型的閨女,說是「大屁頭子,才肯養兒子272」而且皮膚還 不能太白,說是「蘆一千,黑一萬,白雞好看不下蛋273。」在沒人肯將女兒嫁給 兒子之後,他又急又火,他的三姨太笑話他說:「天底下,打光棍的搶老婆的事,

多得很,可沒見做老公的,去替兒子搶媳婦的,──除非你是爬灰精變的274。」

所謂爬灰指的是公公與媳婦有不正常的曖昧關係,但這時沈兆堂已不能人道,因 此他只能有苦說不出。之後央得媒婆劉大腳去向錢老頭兒說媒,劉大腳形容小傻 子是「手大拿錢穩,腳大把地穩,嘴大吃四方,口水汪汪,米爛陳倉275。」以此 哄騙錢老頭兒,竟也讓他一時被唬住,胡裡胡塗的答應了這門親事。

在〈礦異〉裡,胖哥趙振祥第一次遇到鬼時,不但嚇破了膽,事後問別人是 否有看到相同異象也得到了否定的答案,讓他不禁想到古老的傳說:

人若是鴻運當頭,陽氣特盛,陰魂見著了,就會遠遠的走避,絕對不敢現 身或是顯形。一般人都因為身子病弱,精神恍惚,或著背了時運,將有禍 患臨身,火焰低,陽氣衰,才會看見鬼。又有一隻歌謠,說:看見大鬼害 場病,看見小鬼沒得命276

268 司馬中原,《遇邪記•雙盆記》,頁 122。

269 司馬中原,《遇邪記•曖昧的官司》,頁 134。

270 司馬中原,《遇邪記•曖昧的官司》,頁 136-137。

271 司馬中原,《遇邪記•曖昧的官司》,頁 140。

272 司馬中原,《遇邪記•翦惡記》,頁 267。

273 司馬中原,《遇邪記•翦惡記》,頁 267。

274 司馬中原,《遇邪記•翦惡記》,頁 267。

275 司馬中原,《遇邪記•翦惡記》,頁 279。

276 司馬中原,《復仇•礦異》,頁 306-307。

113

這樣的疑心,果然讓他第二天就覺得頭重腳輕,真的生病了,或這這可以看 成是心理影響生理的一句俗語。

在〈獾之獵〉中,作者用了許多篇幅來形容獾的機警狡詐,難以捕捉,最後 以一句俗語「野獾子出洞,一奔三里不回頭,遠看平地起黃煙277」來總結野獾的 特性,可說是十分傳神。而在此篇以及其他數篇作品中,都曾提及一句俗話:「偷 風,偷雨,不偷雪278」是因在雪地上不論如何隱藏行蹤仍會留下腳印,這便是前 人經驗智慧的累積。

在〈丁小譚和胡理清〉中,當最後丁小譚逃回家後,發現他所吃的喝的全是 他自己的東西,隔天出門一看,胡老爹的宅子完全消失了,他哭喪著臉,自怨自 艾的說:討了便宜柴,燒了夾底鍋,把老本全貼上了。279用來說明自己後悔萬分 但為時已晚的心情。

〈大汛〉中,魏小瘦子第一次逃難時,遇上了杜二叔一家人,杜二叔挑著杜 奶奶逃難,但身體早已撐不住,杜奶奶要他扔下她,杜二叔堅持不肯,杜奶奶嘆 氣說:「你真是黃河心的沙子──淤(迂)到底了280。」最後,杜奶奶死在籮筐 裡,杜二叔死在路上,成為黃河大汛災情裡的一坏黃土。

二、行話

〈翦惡記〉中,沈兆堂和宋皮臉是黑道上換帖的兄弟,在沈兆堂遭難後,宋 皮臉和他兩人的對話,便有不少行話在其中,首先沈兆堂說:

「好毒的婆娘,老子給了她半斤,他竟即時還來一個八兩;不論哪一天,

她祇要犯到老子的手上,我非一寸一寸的割她不可!……幸好我先已有了 個傻兒子在,斷勢不斷後,要不然,真它媽被她弄得斷子絕孫了281。」

宋皮臉則回他說:

「當時她還算對你客氣,祇卸下了你那騷筋四兩,若真割了你的大腦袋,

你還能坐在這兒發怨火嗎?聽你的話,苦的是我,自打聽到她逃掉的消

277 司馬中原,《呆虎傳•獾之獵》,頁 711。

278 司馬中原,《呆虎傳•獾之獵》,頁 712。

279 司馬中原,《挑燈練膽•丁小譚和胡理清》,頁 55。

280 司馬中原,《挑燈練膽•大汛》,頁 145。

281 司馬中原,《遇邪記•翦惡記》,頁 264。

114

息,我夜夜都闔不上眼,你甭忘記,我跟她還還有一筆老賬沒結啊282!」

在這兩段對話中,「半斤」、「八兩」、「騷筋四兩」、「老賬」等詞,都常在黑 道上人物對話中出現,且各自有明確涵義。

〈風雪季〉中,面對鄧從吾率領民團的步步近逼,陸老古盜匪集團裡對其極 為痛恨,賽白狼手下的二駕就發恨說:

「如今各地水渾,正是咱們吃香的,穿光的,喝辣的好時刻,鄧從吾這條 攔門狗,把咱們財路擋盡了不說,還殺了咱們上千的兄弟,咱們光是為算 這筆債,也非搠他幾百個血窟窻不可283。」

其中「二駕」即指黑道中的副首領,在這段話中,使用了許多行話,來突顯 對鄧從吾剿匪的不滿。

而在〈姚家店〉中,各股黑道勢力垂涎金家滿滿的財寶,但金家防備甚嚴。

因此在進攻金福榮宅之前,先聚集在姚家店商討方法,由於是黑道之間的集會,

自然在對話中充滿行話,禿尾巴狼刁二首先發難:

「咱們擰起股來,先壯大聲勢,圍住雙河鎮,遞話開盤子,看看對方有什 麼動靜?什麼反應?然後再作決定,這樣又何不妥?!……也許盤子開出 去,金大戶逼於形勢,點頭接受了,那咱們大夥兒誰都不用動手,每人照 份兒領水錢。若是單幹,人不多,勢不眾,對方不會買賬284。」

勢力龐大的刁二,原以為他一發聲,各股勢力都會同意,不費一槍一彈,用 威嚇的方式得到金家的財物,沒想到武紅眼卻反對:

「您刁二爺是如今各股人裡,最大的一股,各小股由您一擰合,誰知您會 不會藉機把別股的人槍吞併掉?到時候,水錢由您任意賞賜,即使三文不 到二文,旁人也不敢開口說話;盤倒金大戶,您吃的是肉旁人光喝湯,那 咱們就沒有胃口了!要擰股,可以,咱們先得把條件逐一談妥,得了錢財,

怎樣分法285?!」

兩段對話,充滿黑道談判之間的行話,而這次集會,各懷鬼胎的股匪們,自 然無法凝聚各股勢力去掠刼金家了。

282 司馬中原,《遇邪記•翦惡記》,頁 264。

283 司馬中原,《呆虎傳•風雪季》,頁 611。

284 司馬中原,《野狼嘷月•姚家店》,頁 941。

285 司馬中原,《野狼嘷月•姚家店》,頁 941。

115

《闖將》是一冊以單槍匹馬闖盪江湖的故事,自然在故事的對話中應用了許 多相關的行話,在此簡單舉兩段對話作為例證。首先,馬萬里聽說費嘯猴要往北 行商,擔心他會遭丘老大人馬的為難,對於馬萬里的疑惑,費嘯猴說:

「我想,丘老大是響噹噹的混家,他本人倒不至於留難行客商旅,自己搬 石頭砸他自己的腳。」費嘯猴說:「不過,他手底下那幾個惡煞,實在不 是玩意兒,要依我當年的脾氣,不扭掉他們的頭,連肝腸屎肚兒全拖出它 來才怪了呢!如今縮頭忍事弄慣了,不想再惹麻煩了,祇要他們不故意刁 難,我縮縮脖子過得去就成啦286!」

此時費嘯猴表面上是洗手從商了,但其實言語之中的江湖味依舊很重。而後 他搭上了丘老大,先向他輸誠,再用他的花言巧語,探出了他對手下大三大頭目 的態度,做為他後續詭計的安排依據:

「不瞞你說,我他娘就算是一隻大鵬鳥罷,有翅無毛,也是飛不起來的,……

我手下人頭是不少,論股數,總有接近卅股人,他們有的有幾十條槍,有 些小股祇有三五條槍,名為擰股,其實是各據地盤,各行其事,誰也不能 真的管得著誰。有好處,笑臉哈腰跑來叫聲丘大爺;缺子彈了,跑來找丘 大爺幫忙;自己窩裡鷄起摩擦了,跑來找丘大爺拉彎兒作調人;我成天替 他們揹著永也揩不乾淨的屁股,一煩了就想躺烟舖。旁人不說了,就拿三

我手下人頭是不少,論股數,總有接近卅股人,他們有的有幾十條槍,有 些小股祇有三五條槍,名為擰股,其實是各據地盤,各行其事,誰也不能 真的管得著誰。有好處,笑臉哈腰跑來叫聲丘大爺;缺子彈了,跑來找丘 大爺幫忙;自己窩裡鷄起摩擦了,跑來找丘大爺拉彎兒作調人;我成天替 他們揹著永也揩不乾淨的屁股,一煩了就想躺烟舖。旁人不說了,就拿三

在文檔中 司馬中原鄉野傳奇及靈異小說研究──以皇冠版「秉燭夜譚」系列為研究對象 (頁 12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