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秉燭夜譚」系列小說中的藝術技巧

第一節 故事布局類型與敘述程序

司馬中原的「秉燭夜譚」系列小說,往往是由故事情節與人物行為結合而成,

但在故事的發展當中,隨著篇幅長短及其中人物的多寡,呈現了不同的布局方 式。方祖燊《小說結構》當中認為,每一篇小說都是由許多不同事件組合而成的,

作者必須有計畫地事先加以安排,並且在合理的情況下將事件結合,成為完整的 故事,表達作者的意念。因此他對短篇小說的布局方式作了界定,將其分為「單 線式」、「雙線式」、「三線式以上」等類型,並舉世界短篇小說之王莫泊桑(Guyde Maupassant)的若干作品來加以說明163。筆者在此便以方祖燊對短篇小說的分類 型式,將「秉燭夜譚」系列中的短篇作品加以分類,並在其中選取適當篇章加以 分析如下:

表 4-1

編號 故事布局分類 篇目 合計

1 單線式

〈遇邪記〉〈雙盆記〉〈曖昧的官司〉〈野廟的緣 由〉〈浮生片語──放印子錢的老女人〉〈浮生 片語──拾荒〉〈復仇〉〈八根繫子〉〈礦異〉〈靈 參〉〈討油〉〈灶王爺和牛〉〈在飢寒的歲月裡〉

〈呆虎傳〉〈歪瓜與爛喇叭〉〈蛇的故事〉〈真與 幻〉〈人禽〉〈酆都野話〉〈靈異〉〈施家大墳〉〈鼠 患〉〈「木魚」源考〉〈夜行者〉〈黃昏魔井〉〈出 走的死者〉〈陰森的老屋〉〈長黑毛的骷髏〉〈大 汛〉〈啖心記〉

30

2 雙線式

〈焚圖記〉〈血櫻〉〈浮生片語──在怒海上〉〈風 雪季〉〈狐的傳說〉〈姚家店〉〈丁小譚和胡理清〉

〈蹲的和混的〉

8

3 三線式以上 〈翦惡記〉〈怒狼〉〈銅山怒漢〉〈獾之獵〉〈野 狼嘷月〉《闖將》

6

總計 44

(一)、單線式

163 方祖燊,《小說結構》,台北:,東大圖書,1995 年,頁 254-270。

74

因為篇幅大多不長,單線式布局可說是司馬中原在「秉燭夜譚」系列中使用 最頻繁的布局手法,即使陸續在故事情節發展中出現一些配角人物或旁枝事件,

但不致於影響故事的走向及結局,將篇目統整如表 4-1 後,因為故事數目較多,

且單線式故事布局較為單純,故在此便僅選取幾個故事來加以說明。

〈遇邪記〉是標準的單線式布局,一開始敘明孫二的背景,強調其貪財好色 的形象,再由友人告知何大戶姨太太新葬之事,同時滿足了孫二對「財」及「色」

的想像,引出朝雲的鬼魂主動接近他。接著朝雲以自身的美貌與價值不斐的玉鐲 讓孫二的反應無所遁形,最後再藉由何大戶告官、朝雲幫孫二到賭場看寶等事件 讓孫二受到應得的教訓。

〈靈參〉是以小喀巴故事為主線的單線式布局,故事一開始先介紹了採參人 的工作性質,小喀巴父親魯子良追逐千年靈參失敗受傷,黯然退出採參工作,都 是為了將小喀巴合理的介紹出場。接著再由小喀巴的立志完成父願、自我訓練到 真正加入梁大叔的採參隊前往採參,然而故事若僅有採參的單一情節,未免稍顯 枯燥單調。因此在前往採參的路程中增添了小喀巴在夜晚對狼的恐懼、狩獵時對 獵幼鹿茸的期待卻因不忍心而放棄等插曲,這些情節都無損於本篇屬單線式布局 的結構。最後再回到採參主旨,小喀巴果然如他所願採得靈參而歸,完成父親願 望並為自己娶得美嬌娘。

〈呆虎傳〉以呆虎兒宋敦武的一生為故事主軸,從他還是乳虎開始說起,離 鄉學武學成歸來後,展開了他傳奇的一生。過程中,不論是在眾人懷疑中三招擊 退海賊雷天龍、協助宋家抵禦陸家的欺凌,踢毀陸家的攔水壩,或是力壓陸家十 三官,勇奪武舉光耀鄉里,在宋家莊豎起御賜的旗桿等,都是為他一生的敘說增 添傳奇色彩。最後在荒年,他不願犧牲族人,寧可讓自己餓死在荒野中,更是悲 壯的結局,是一則明顯單線式布局的故事。

〈人禽〉中,雖然胡金牛一干人等全是披著人皮的禽獸,但故事的發展是緊 繞著胡金牛的犯行發展而成的。胡金牛首先犯下血案及姦案後,隨著追查緝捕的 過程,一一拉出相關的人物,再將他們之間的關連性說明。故事的最後也是以黑 道、縣吏同時搜尋胡金牛,胡金牛等一群黑道內鬨,自相殘殺作結,人物雖多,

但仍是以胡金牛為單線發展的故事。

〈出走的死者〉從頭到尾都是以阿青伯的生死發展為軸心,先說他生前的性 格,是為後續的發展預留伏筆。接著說到他猝死後,即使身體已死,仍在颱風來 襲的夜晚心繫晚輩,帶著舀水盆到二兒子家為其舀水的事件。最後在無人發現的 情況下,屍體回到了棺中,眾人唯有用衣著的變化及手上的物品來推測阿青伯的 確去做了這件事情,是標準的單線式布局。

75

(二)、雙線式

雙線式的布局有時是一條主線,另一條線的發展是用來烘托主線;有時則是 兩條平行發展的故事線,最後才在結局處合在一起,相互照應;有時則是兩條故 事線在發展過程中持續相互影響,形成連續的因果關係。

〈血櫻〉雖然是雙線式佈局,但實際上可視為兩條相接的線,故事一開始的 敘述線是以俄國海軍維特埃夫特提督為主,從他對俄國陸軍的不滿,對日軍東鄉 元帥的敵意,再到他的突圍計畫、突圍過程中遭遇東鄉艦隊攻擊,俄軍艦隊的大 敗等,都是以他的角度來進行故事。直到他被砲擊而死,整個敘事線便轉到日軍 東鄉元帥身上,清點日方的受損情況,進而要求絕對封鎖俄軍,提出炸艦封鎖的 計畫,最後為初瀨號艦長的英勇犧牲哀悼寫詩,將那塊英雄之肉送回日本,進入 結局,完成第二條敘事線。

在〈焚圖記〉中,主要情節落在邊境守備宣如龍一線以及李十郎夫妻的另一 線上,雙方都聽聞對方的事蹟,彼此仰慕欽佩卻始終未曾見面,在故事中各自敘 述其遭遇:宣如龍英勇護民,面對瓦剌即將大舉來襲仍堅忍不移,得知援軍無望 亦不退縮,決定以身殉國;李十郎夫妻謹守原則不肯為宧官王振作畫,惹怒王振 而逃匿至宣如龍轄下地區,隱姓埋名。最後大戰爆發,藉由宣如龍好友李縣丞的 鬼魂引導,李十郎夫妻終得以聽聞宣如龍壯烈為國捐的事蹟為為其作畫,將其形 象藉由手中畫筆流傳後世。

〈浮生片語──在怒海上〉則是一篇由單線分為雙線的故事,故事以徐先生 與家人親友偷渡一線出發,在遇上董小麻花的海盜船後,成為兩線。一線繼續將 徐先生等人的故事說完,得到海盜給的淡水之後終能保全所有人的性命,安抵臺 灣,落地生根;另一線則寫董小麻花等海盜的糟遇,寫他們搶刧後在海上被國軍 攻擊,失去馬達動力與淡水的董小麻花等人慘死於海上,唯有少數人幸運活下,

最後也輾轉來到臺灣。最後徐先生與當初送水救他們的海盜老鄭成為朋友,又回 到一線而結束。

〈風雪季〉就是以賽白狼陸老古的發展,與民團首領鄧從吾的兩線鬥智來鋪 寫而成的故事。先寫鄧從吾在亂世中凝聚民團,接連搗破幾股盜匪,接著述說賽 白狼接收了這些盜匪的殘部後,更加壯大,再補述陸老古的發跡過程。之後便是 雙方的追捕與藏匿,最後陸老古的行蹤被鄧從吾識破,終於將陸老古繩之以法,

達成還給人民安定生活的願望。兩線的篇幅份量十分平衡,兩位人物的描述均十 分完整,是一則標準的雙線布局故事。

76

〈姚家店〉中,則是以金家一線與白晉堂一線交織而成的,一開始的描寫著 重於金家富甲一方,黑道們眼紅,金福榮率領家丁抵禦外界黑道的侵擾,盜賊們 失敗而回,然後金和莫名失蹤。白晉堂此時順勢出現,從金宅中展開調查,判斷 這事須前往姚家店釐清案情。而從白晉堂前往姚家店後,兩線敘述的比重互換,

開始著重在白晉堂的勇敢與機智上,最後查明真相,兩線又歸於一,白晉堂順利 救出自導自演的金和。

〈丁小譚與胡理清〉說的是兩戶在荒地上開墾的人家,丁小譚與胡理清的兩 線布局故事。丁小譚與胡理清兩人平日來往頻繁,但雙方對待彼此的態度差異甚 大,故事前段以丁小譚的作為為敘述主線,漸漸將其形象刻畫出來,而後胡理清 對他進行教訓時,敘述線則偏重到胡理清身上,在受到胡理清設局教訓後,敘述 線又回到丁小譚身上結束。

(三)、三線式以上

三線式的布局相較起來篇幅會較前二者為長,常常在故事發展中糾葛不清,

使情節趨於複雜,在閱讀時讀者會在不同的發展線上來回穿梭,得到不同的感 受。例如金庸的《天龍八部》,雖然是長篇小說,但卻是用來說明三線式布局的 好例子,小說中以段譽、喬峰、虛竹三人故事為發展線,並在故事中相互交織影 響,走向結局。在司馬中原的「秉燭夜譚」系列中,部份故事亦有此布局方式:

〈翦惡記〉主要的敘事線共有三道,一道是沈兆堂,從沈家先祖沈三定居沈 家灘開始,再到沈兆堂一路發跡成為土豪的經過,這一線是比較完整的。而第二 線是奚倫夫妻,因上一代與宋皮臉的恩怨而離開白馬廟避難,卻被沈兆堂留下,

奚倫因此殘廢,奚薛氏也與沈兆堂結下不解之仇,逃離沈家另謀發展,最後帶領 官兵來攻破沈家莊,逮補沈兆堂。最後一線便是宋皮臉,先述及他與奚家的恩怨,

再寫他四處犯案,最後被姚小刀子黑吃黑而回頭向沈兆堂求援,卻又合謀為惡,

最後亦被奚薛氏率領的官兵擒獲。三條線都有各有其故事線,卻又互相影響並牽 動結局。

〈怒狼〉亦是以三線故事來敘說,第一線由馬老咬小時候說起,先敘述其小 時候遇到奇人百里飛並拜師,再說到學成師父離去後逐漸顯露兇性,違背師門規

〈怒狼〉亦是以三線故事來敘說,第一線由馬老咬小時候說起,先敘述其小 時候遇到奇人百里飛並拜師,再說到學成師父離去後逐漸顯露兇性,違背師門規

在文檔中 司馬中原鄉野傳奇及靈異小說研究──以皇冠版「秉燭夜譚」系列為研究對象 (頁 8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