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迴歸模型檢視受訪者之答題模式

在文檔中 論開放題與選擇題測量政治知識的適用性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90-103)

第六章 東吳學生政治知識實驗設計之分析

第三節 以迴歸模型檢視受訪者之答題模式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1

圖 6-2 「知道的」與「猜對的」答題模式比較

資料來源:東吳大學學生政治知識問卷。

第三節 以迴歸模型檢視受訪者之答題模式

第二節所做的分析主要為對於資料的總體觀察,本文進一步地藉由迴歸分析 來進行個體層次上的印證,為了與黃秀端、徐永明與林瓊珠(2014)的研究結果 做比較,模型一(依變數為猜的)與模型二(依變數為猜對的)的依變數與該文 章相同,將受訪者個人於這七題當中「猜的」與「猜對的」總次數作為依變數,

進行迴歸分析。然而當題數固定的情況下,以模型一為例,自變數(知道的與錯 誤的)與依變數之間的次數本身會互相排擠,亦即當受訪者猜得越多次,被分類 於「知道的」與「錯誤的」的次數越少,因此,此種迴歸模型分析的結果能夠給 予的資訊有限,故而不再此處贅述,僅將 Possion 迴歸的分析結果置於附錄六11

本文認為假若受訪者會因為測量題型為選擇題而產生盲猜作答的可能,則不 管題目難易度為何,皆會有受訪者利用盲猜方式答題。若果真如此,受訪者應不

11 「政治知識的測量」一文所採用的迴歸模型為 Linear regression,本文認為表 6-4 當中的三個 依變數皆為「次數」並且不屬於常態分配,故本文認為應採用 Poisson regression,為了使讀者易 於比較本文與「政治知識測量」的不同,附錄七附上以 Linear regression 所做的分析結果。

0 20 40 60 80 100

99.5

88.5

81.7

74.4

49.3

38.6

26.7

0.4 3.1 11 4.6 2.9 [值].0 7.7

知道的 猜對的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2

會呈現出答題傾向,反之,若受訪者是根據自己的政治知識依據來回答題目,則 可以找出知識程度較高與知識程度較低的受訪者的不同答題傾向,故本文另外以 選擇題各題的選項作為依變項,以多項機率單元模型進行分析。

一 以各題選擇題作為依變項的多項機率單元模型

為了能夠更進一步的證明出本文理論架構的背後假定,亦即受訪者在回答選 擇題時並非是採用盲猜的方式回答,故本文將選擇題題目作為依變項,採用多項 機率單元模型進行迴歸分析,試圖找出證據證明受訪者在回答選擇題時,會根據 其知識背景來答題。東吳學生問卷共有七道題目,從表 6-1 中可以發現「美國總 統」、「釋憲機關」與「第二大黨」這三道題目的選擇題答對率皆超過 90%,若以 這三道題目作為依變項則較難以看出不同政治知識程度會如何影響受訪者作答 時的選擇傾向,故而多項機率單元模型的迴歸分析將去除此兩道題目,僅以「失 業率」、「聯合國秘書長」、「行政院長」與「財政部長」等四道題目分別作為依變 項進行迴歸分析,並逐一檢視控制其他變項的值之後,自變數代入不同最大最小 值時,是否會對於題目的選項在選擇上產生不同機率。簡言之,藉由控制受訪者 的特質(本文在此四題皆將受訪者的特質設定為男性、非政治系與商學院),檢 視相同特質的受訪者,「知道的」(或是「錯誤的」、「猜的」)最多次與最少次這 兩種不同情況下,是否會產生不同的選擇偏好。

另外,由於「行政院長」與「財政部長」這兩道題目的正解會根據受訪者是 否為政治系學生而有不同(政治系與其他系別的問卷填寫日期不同),導致難以 看出受訪者的答題選擇傾向,因此以這兩道題目作為依變項時,將去除政治系學 生的樣本(共有 190 位),僅以非政治系學生中的 355 個有效樣本進行迴歸分析。

(一) 依變項為「失業率」題之多項機率單元模型:

以受訪者於「失業率」題之外的「知道的」、「錯誤的」與「猜的」總次數作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3

為自變數,以「失業率」題作為依變數,採用多項機率單元模型進行迴歸分析,

而模型的詳細結果可見附錄六。受訪者「知道的」次數越多代表受訪者的知識程 度越高,「猜的」次數越多亦代表受訪者的政治知識程度越高,「錯誤的」次數越 多則表示受訪者的政治知識程度越低,表 6-4 即列出受訪者在選擇選項時的預測 機率,根據受訪者的政治知識程度高低來檢視受訪者於「失業率」題的作答選擇 傾向。

表 6-4 「失業率」題之不同政治知識程度選擇選項的預測機率 選擇題的選項

2.3% 4.3% 6.3% 8.3% 無反應 知道的

最大值(=6) 0.0458 0.3919 0.3840 0.1484 0.0298 最小值(=0) 0.0000 0.0523 0.0564 0.0540 0.8373 預測機率相減 0.0458 0.3396 0.3276 0.0944 -0.8075

錯誤的

最小值(=0) 0.0044 0.3201 0.3113 0.1598 0.2044 最大值(=3) 0.1027 0.3262 0.4261 0.1444 0.0005 預測機率相減 -0.0983 -0.0061 -0.1148 0.0154 0.2039

猜的

最大值(=5) 0.1137 0.564 0.2891 0.0330 0.0001 最小值(=0) 0.0035 0.2792 0.3071 0.1775 0.2327 預測機率相減 0.1102 0.2848 -0.0180 -0.1445 -0.2326

資料來源:東吳大學學生政治知識問卷調查。

資料說明:1.無反應包含「不知道」與「拒答」。2.此題正解為 4.3%。3.表中預測機率相減皆為 知識程度高的預測機率減知識程度低的預測機率。

從表 6-5 中可以發現,當受訪者皆為商學院男性時,受訪者「知道的」次數 代入最大值 6 時,受訪者回答「失業率」題時選擇「4.3%」選項的機率最高,選 擇「6.3%」選項的機率則為第二高,代表最高政治知識程度受訪者有比較高的機 率會選中正解,有第二高的機率會去選出與正解相近的答案,而選擇以無反應方 式作答的機率則為最低。另外檢視受訪者「知道的」次數為最小值 0 時的作答選 擇機率,受訪者選擇「拒答」或回答「不知道」的機率最高,選擇回答「2.3%」

的機率最低,若將「知道的」最大值對比於「知道的」最小值,則可以發現,政 治知識程度較高的受訪者相較於政治知識程度低的受訪者有較高的機率選出正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4

解,兩者的預測機率相減後的機率值約為 0.34。無反應選項的預測機率值呈現負 值,代表政治知識程度較低的受訪者有較高的機率以無反應的方式答題。

在「失業率」題以外的六題被歸類為「錯誤的」次數為 0 次的受訪者,在此 題選出正解的機率值最高,有次高的機率選擇回答「無反應」。當受訪者「錯誤 的」次數達到最大值時,會有比較高的機率選擇回答「6.3%」,而「4.3%」選項 的選擇機率則為第二高,而「無反應」的選擇機率跟其他四個選項的選擇機率相 比之下相對較低。將「錯誤的」最小值對比於最大值時,儘管兩者選擇正解的預 測機率值相減後為負值,然而這是因為錯誤越多次的受訪者選擇回答「無反應」

的機率較低,顯示被歸類為「錯誤的」越多次的受訪者,比較願意去答題,卻因 為政治知識程度不夠,反而使之有比較高的機率選擇「6.3%」而非「4.3%」的 正解。進一步檢視「錯誤的」受訪者選擇與正解差異大的答案的傾向,「2.3%」

與「8.3%」皆視為與正解差異大的答案,而在其他題錯越多次的受訪者於這兩個 選項的預測機率和為 0.25,於其他題目錯誤 0 次的受訪者於此兩個選項的預測機 率和為 0.16,代表受訪者「錯誤的」越多越容易於此道題目選中與正解差異大的 答案。

「猜的」次數達到最大值時,受訪者有 0.56 的機率選擇「4.3%」的選項,

有 0.29 的機率選擇「6.3%」,選擇「2.3%」和「8.3%」的機率分別為 0.11 和 0.03。

顯示在各題的知識程度屬於「猜的」次數越多,有越高的機率答對題目。當受訪 者在其餘六題當中屬於「猜的」次數為 0 次時,回答「無反應」、「4.3%」與「2.3%」

的機率較為相近,其中以回答「無反應」的機率為最高。而被歸類於「猜的」次 數越多次的受訪者相比於完全不猜題的受訪者,兩者於選擇正解的預測機率相減 後為 0.28,顯示前者有比較高的機率答對題目,後者則有比較高的機率選擇回答

「不知道」或是「拒答」。

觀察「失業率」此道題目的「知道的」、「錯誤的」與「猜的」選項選擇預測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5

機率,本文發現在控制了其他變項之後,受訪者「知道的」次數越多,則傾向於 選擇正解的機率越高;受訪者「錯誤的」次數越多,有比較高的機率傾向於選擇

「6.3%」的答項;當受訪者「猜的」次數越多時,選擇正解的機率就越高,當受 訪者猜的次數越少時,選擇「無反應」的機率越高。在其他變項被控制之下,被 分類為「猜的」越多次的受訪者的政治知識程度是越高的,而儘管此類受訪者的 答題方式是用猜的,但是是有政治知識依據的猜,因而比較容易選出正解,故而 選擇題能夠讓「猜的」受訪者答對題目。

(二) 依變項為「聯合國秘書長」題之多項機率單元模型:

「聯合國秘書長」題的作法亦類同於「失業率」題,以受訪者在「聯合國秘 書長」題之外的「知道的」、「錯誤的」與「猜的」總次數作為自變數,第七題作 為依變數,利用多項機率單元模型進行迴歸分析,詳細模型結果請見附錄七,表 6-5 則是藉由改變自變數的值來預測受訪者於選擇第七題選項選擇的機率變化。

表 6-5 「聯合國秘書長」題之不同政治知識程度選擇選項的預測機率 選擇題的選項

安南 華德漢 潘基文 加利 無反應

知道的

最大值(=6) 0.2836 0.0454 0.4727 0.0069 0.1914 最小值(=0) 0.0299 0.0070 0.0311 0.0000 0.9319 預測機率相減 0.2537 0.0384 0.4416 0.0069 -0.7405

錯誤的

最小值(=0) 0.1953 0.0378 0.2744 0.0008 0.4918 最大值(=3) 0.2598 0.0313 0.5640 0.0095 0.1353 預測機率相減 -0.0645 0.0065 -0.2896 -0.0087 0.3565

猜的

最大值(=5) 0.2438 0.154 0.5494 0.0328 0.0200 最小值(=0) 0.1678 0.0222 0.2303 0.0004 0.5794 預測機率相減 0.0760 0.1318 0.3191 0.0324 -0.5594

資料來源:東吳大學學生政治知識問卷調查。

資料說明:1.無反應包含「不知道」與「拒答」。2.此題正解為潘基文。3.表中預測機率相減皆為 知識程度高的預測機率減知識程度低的預測機率。

觀察表 6-5 可以發現,當控制了其他變項之後,受訪者「知道的」次數為最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6

多次時,會有比較高的機率傾向選擇「潘基文」此一答案,而第二高的機率則是 選擇「無反應」,而非「安南」此一選項;當「知道的」次數為最小值時,受訪 者有高達 0.93 的機率選擇回答「不知道」或「拒答」。會有上述此種現象在預期 之中,從表 6-1 的答題概況顯示此題的「無反應」回答比例甚至高過答對的比例,

故而儘管是政治知識程度最高的受訪者,於此題選擇「無反應」的機率高過於選 擇「安南」此一與正解相近的答案。

當受訪者的特性皆為商學院男性,並控制了其他變數的值之後,當「錯誤的」

次數為 0 次時,選擇回答「無反應」的發生機率為最高,有 0.49 左右的預測機 率;次高的機率則為選擇回答「潘基文」;最低的發生機率為「加利」此一選項,

次數為 0 次時,選擇回答「無反應」的發生機率為最高,有 0.49 左右的預測機 率;次高的機率則為選擇回答「潘基文」;最低的發生機率為「加利」此一選項,

在文檔中 論開放題與選擇題測量政治知識的適用性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9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