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訪者答題模式分析

在文檔中 論開放題與選擇題測量政治知識的適用性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85-90)

第六章 東吳學生政治知識實驗設計之分析

第二節 受訪者答題模式分析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6

導致高估了受訪者的政治知識程度,從此觀點來看,答對率增加亦代表著答錯率 會因為題型轉變而有所減少。從表 6-1 來看,雖然受訪者的答對率的確隨著題型 從開放題轉變成選擇題皆有顯著增加,但是在這七道題目當中,第二題、第四題、

第五題與第七題的答錯率卻未因題型改變而有所減少,反而是增加了答錯比例,

除了第二題之外,第四題、第五題與第七題皆同屬於「較難」之類別,顯示較難 的題目反而因為題型的轉變增加了答錯率。從此點而言,僅能說明選擇題鼓勵了 受訪者答題,題型的轉變大幅度的減少了無反應的比例,但是答錯率卻不一定會 因而有所減少。

第二節 受訪者答題模式分析

一 受訪者答題模式分析

利用東吳學生問卷的資料,觀察受訪者於開放題以及選擇題的反應差異再輔 以受訪者於選擇題所選擇之答項,將受訪者的知識程度區分為「知道的」、「猜對 的」、「猜錯的」、「錯誤的」、「不知道」以及「無法認定」(誤差),並且結合前一 節難易度分析得出之結果將題目排序,以此檢視受訪者的答題行為模式分類結果,

如表 6-3 所示。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8

關知識的人有 446 位,而「猜對的」的受訪者則有 11.0%,「猜錯的」的受訪者 則有 1.5%,亦即屬於「猜的」(猜對的加上猜錯的)類型的受訪者共有 12.5%,

此題中利用「猜的」的方式來作答的受訪者比例是難易度同屬「最易」三題當中 最高的,此處的猜並非為盲目地胡亂猜,而是根據相關資訊來猜測可能的答案,

代表此題對大學生來說雖然是曾經上課過的內容,但是當時所學習到的知識可能 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有所遺忘,因此需要藉由猜的方式來使自己更加靠近答案。

第二題為詢問受訪者誰是現任的行政院長,此道題目屬於觀察事實題,對於 大學生來說知道誰是行政院長並不困難,行政院長於台灣媒體上出現的頻率並不 低,但是行政院長更迭頻繁導致受訪者需要對於政治時事時時關注才能答對此題,

故而此道題目的難易度屬於「適中」,有 74.4%的人屬於「知道的」,而「猜的」

的比例也高達了 12.7%,顯示受訪者對於行政院長是誰有模糊印象,但是難以確 切回答出何者為現任行政院長。此題有 5.3%的人是對於何人任職行政院長的認 知是完全錯誤的,有 6.8%的受訪者為完全不知道如何回答此題。

第四題的難度與前幾道題目開始有顯著的差異,對於大學生來說明顯偏難,

屬於「知道的」類型的受訪者未超過一半,僅有 49.3%的受訪者屬於此類,而此 題藉由猜的方式來答題的受訪者共有 14.4%,猜對答案的比例並不高,僅有 2.9%,

「猜錯的」類型的受訪者則佔有較多的比例,共有 11.4%。「錯誤的」的受訪者 的比例是七題當中最高的,共有 13.0%。可能是因為財政部長於媒體上被提及的 頻率不高,導致許多受訪者對於誰是財政部長無正確認知。

第七題的難度亦屬於「較難」之類別,故屬於知識程度最高的「知道的」類 別的受訪者的比例不高,僅有 38.6%,而「猜的」的比例則有 13.0%,其中屬於 猜對的僅有 2.0%,猜錯的則有 11.0%。此題屬於「錯誤的」的比例是同樣難度 的三題當中最低的,僅有 3.7%的受訪者屬於此類,此種原因可能是因為此題需 要對於國際事務有所關心有所了解,然而台灣的新聞以往對於國際上的新聞報導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9

不多,導致儘管是具有較多管道吸取知識的大學生亦對於此題的了解不深,因而 此道題目屬於「不知道」類型的受訪者是所有題目中最多的,高達 44.5%的受訪 者屬於此類,亦即儘管選擇題提供了選項幫助受訪者回憶,然而這 44.5%的受訪 者對於此題一無所知,故仍然無法從選項中選擇一個較為可能的答案。

第五題為七道題目中最困難的一題,故屬於「知道的」類型的受訪者僅有 26.7%,而「猜的」的比例也是這七題中最高的,有 7.7%的受訪者利用猜的方式 猜對答案,有 28.6%的受訪者則是猜錯了答案,而此題中的「猜錯的」的比例亦 為所有題目中最多的。屬於「錯誤的」類型的受訪者也有高達 12.3%,由於題目 難度較高,故屬於「不知道」的受訪者也有 24.0%。

二 小結

從圖 6-1 中可以發現,隨著題目越難,屬於「知道的」類別的受訪者比例越 少,而最難的題目「猜的」的比例亦為最高的,此兩種狀況符合預期。較特別的 是,除了最困難的失業率一題之外,「猜的」的比例並未隨著題目難度的增加而 有明顯的遞增,從圖 6-2 可以發現,「猜對的」比例最多的為「釋憲機關」與「失 業率」兩題,而這兩題亦為「猜的」次數最高的兩題,亦即猜得越多答對的比例 越高,只是此處的猜並非是盲猜,而是具有政治知識依據的猜,在猜題過程中自 然有幸運程度之分,猜對的與猜錯的兩者之間的政治知識程度差異並不大,但是 對於該道題目所具備的相關資訊較多者,以及幸運程度多一些者自然較可能猜對 題目,但是從整體上「猜對的」比例並沒有隨著題目的難易度而遞增來看,可以 發現,儘管題目變難,受訪者仍難以藉由猜題的方式來猜對題目。

「不知道」當中比例最多的為「聯合國秘書長」一題,「錯誤的」比例最多 的為「財政部長」題,顯示此道題目有較多的受訪者自認為自己大概知道答案,

卻因受訪者認知的答案是錯誤的,故而儘管提供了選項讓受訪者從中選擇,受訪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0

者仍然會選出錯誤的答案。由於「錯誤的」與「不知道」同屬於最低的政治知識 程度,若把這兩種比例合起來觀察圖 6-1,則可以發現,整體上隨著題目越難,

這兩者的相加後的比例越多,而此種狀況亦符合本文的預期。

從整體上來看,假若大部分的受訪者皆有盲猜的傾向,則隨著題目越難,傾 向使用猜題方式的比例應該越高,從本文的分析結果來看並非如此,反而是「不 知道」與「錯誤的」比例會隨著題目難度增加而遞增,顯示大部分的受訪者在答 題時是誠實作答,在此種前提之下,選擇題並不會導致受訪者傾向以盲猜方式來 獲得分數。

圖 6-1 受訪者各題答題模式之比較

資料來源:東吳大學政治知識問卷。

資料說明:圖中「猜的」的比例為「猜對的」與「猜錯的」的加總。

0 20 40 60 80 100

知道的 猜的 錯誤的 無反應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1

圖 6-2 「知道的」與「猜對的」答題模式比較

資料來源:東吳大學學生政治知識問卷。

在文檔中 論開放題與選擇題測量政治知識的適用性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8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