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研究問題與理論架構

第二節 理論架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5

第四章 研究問題與理論架構

第一節 研究問題

從前一章的討論可得知不論開放題題型或是選擇題題型,在測量民眾的政治 知識時,皆無法排除測量效度準確性的質疑聲浪,而從整體上的效益來看,選擇 題題型比起開放式題型更適合用來測量民眾的政治知識水準(Mondak 2001)。然 而黃秀端、徐永明與林瓊珠(2014)認為封閉式題型容易導致民眾的猜題行為,

不僅提高了回答率,也增加了受訪者政治知識的分數。但是猜題率與知識分數之 間的關聯不必然是正相關關係(杜素豪、廖培珊,2006)。因採用封閉式題型所 導致的整體知識水準提高的原因究竟為何?是因為選擇題提供選項的關係使得 民眾能從選項中隨機選擇一項答題,變相鼓勵民眾猜題進而提升了整體知識分數?

抑或是選擇題反而是鼓勵民眾從提供的選項中回憶答案,使之能夠更有效的測量 出民眾真實知識程度?然而政治知識所涉及的概念相當廣泛,尚無任何方法能精 準地得知民眾真實的政治知識程度,而為了解答本文的疑問只能試圖找尋相關證 據並配合合適的研究方法來更加靠近事實,故此,本文利用比較同一群人在相同 題目、不同題型(開放式題型與封閉式題型)的回應模式差異,來分析何種問卷 形式較適合用來測量民眾的政治知識程度。

第二節 理論架構

Mondak 和 Davis(2001)利用三份問卷調查的資料蒐集民眾的政治知識水 準並分析不同的測量方式可能導致的問題。兩位學者在文章中提出受訪者在回答 選擇題時可能會有的四種政治知識程度。

第一種知識程度:完全知道答案(fully informed)。受訪者所認為的答案是 正確無誤的。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6

第二種知識程度:知道部份的答案(partially informed)。受訪者知道的答案 是不完全的,或是能夠藉由選擇題的選項剔除不正確的選項。

第三種知識程度:認知的答案是錯誤的(misinformed)。亦即受訪者所認知 的正確答案實際上是錯誤的。

第四種知識程度:完全不知道答案(uninformed)。受訪者對於答案一無所 知。

上述的四種知識程度類別指出了受訪者在回應題目時,根據本身政治知識的 高低以及對題目的不同理解可能會產生不同答題行為。過往研究政治知識的領域 大部份都是將受訪者區分為「知道」(答對)與「不知道」(答錯),本文認為理 解 Mondak 和 Davis(2001)所提出的四種行為狀態有助於解析民眾的政治知識 水準,提供了研究者另一種思考方向,是否傳統的二分類方式不足以反映民眾真 實的政治知識程度?事實上,受訪者的政治知識程度的分類遠比二分類法要更為 複雜。

上述的分類不僅是將民眾在答題時的不同行為狀態做出區分,亦能夠更細緻 的分類出回答每一道題目時民眾所具備的知識程度的差異,而本文認為在第一種 知識程度與第二種知識程度之間,應增加一種知識程度介於兩者之間的「知道答 案但無法完整回答」。鑑於此,本文修正 Mondak 和 Davis(2001)提出的四種 知識程度,藉由比較同一位受訪者在回答相同題目不同題型下的答題行為差異,

將受訪者的知識程度作更細緻的分類,區分成「完全知道答案」、「知道答案但無 法完整回答」、「知道某些答案是錯誤的」、「認知的答案是錯誤的」(又可細分為

「認知的答案完全錯誤」與「認知的答案是錯誤的但無法完整回答」)以及「完 全不知道答案」,並以此作為本文之理論架構。而從「完全知道答案」至「認知 的答案是錯誤的」當中的排序亦代表了民眾由高至低的知識程度,而本文與 Mondak 和 Davis 的看法相同,認為「認知的答案是錯誤的」與「完全不知道答 案」這兩類的知識程度無差異,皆是屬於缺乏政治知識的類別。下文將根據表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7

4-1 說明這五種知識程度的受訪者分別在以不同題型測量時可能會產生的不同答 題結果。

表 4-1 受訪者的知識程度類別與對應之答題行為

知識程度類別 答題行為

開放題 選擇題

完全知道答案 答對 答對

知道答案但無法完整回答 答錯或無反應 答對 知道某些答案是錯誤的 答錯或無反應 猜對、猜錯

認知的答案完全錯誤 答錯 答錯或無反應

認知的答案是錯誤的

但無法完整回答 無反應 答錯

完全不知道答案 無反應 猜對、猜錯、無反應

資料來源:本文作者自行整理。

資料說明:「認知的答案完全錯誤」與「認知的答案是錯誤的但無法完整回答」的知識程度可合 併為「認知的答案是錯誤的」類別,後續分析上皆採用「認知的答案是錯誤的」的類別作為主要 分析。

一 本文之主要理論架構

第一種知識程度,亦即「完全知道答案」的受訪者,不論是開放題或是選擇 題皆能答對,選擇題提供選項讓受訪者擇一回答,此項功能等同於提供受訪者能 夠二次確認內心的想法,因此,「完全知道答案」類型的受訪者不論是以開放題 作答或是以選擇題作答皆能夠答對題目。

第二種知識程度的受訪者則為「知道答案但無法完整回答」。Mondak(2001)

認為在回答開放題時可能會因為自信心的高低而產生選擇回答或是放棄回答的 兩種可能,且其將此類知道答案但缺乏答題信心的受訪者列入「完全知道答案」

的行為狀態。本文則是認為此種分類過於廣義,無法準確辨別出受訪者知識程度 的差異,故應增加一類知識程度低於「完全知道答案」,高於其他者的類別:「知 道答案但無法完整回答」。此類知識程度的受訪者在以開放題題型作答時的情境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8

有下列三種可能:首先,缺乏答題自信心的受訪者在拒絕回答開放題時被歸類為 無反應,知識分數計算上的編碼將其歸類為 0 分,亦即視其不具備該題知識,但 是受訪者是知道答案但不夠確定,使之最後選擇拒絕回答開放題;第二種情形則 是受訪者講出的答案不夠明確,使得訪員將其答案編碼為「答錯」;第三種情況 則是許多受訪者在答題時可能因為無法在短時間之內快速回憶答案,或是對於答 題需要的相關知識的記憶模糊而阻礙了受訪者回答題目(Prior and Lupia 2008)。

採用選擇題則能夠避免上述三種情形,選項的提供增加了此種知識程度的受訪者 的答題信心,也等同是幫助受訪者回憶,讓受訪者能夠藉由選項再次確定自己的 答案是正確的,進而能夠答對題目,因而此種狀態的受訪者在以選擇題測量時所 得到的分數比起以開放題測量時更高,此時受訪者因題型差異所增加的分數反應 的是真實的知識程度,而非是高估的結果。

第三種知識程度的受訪者為「知道某些答案是錯誤的」。此類受訪者的知識 程度低於第二類的受訪者,其在以開放題作答時無法答對或是選擇拒絕回答,改 為以選擇題作答時則可能會有部分猜題的行為。本文認為此處所謂的猜題並非是 盲猜,而是受訪者根據其本身具有的相關知識刪除掉最不可能的答案,再從剩下 的選項當中猜一個最可能的答案。儘管此類受訪者最後猜中了正解,但這並非代 表受訪者的知識分數被系統性高估,因為受訪者在答題時是有根據的猜題,此時 儘管具有「猜」的行為,但是仍然也是反應出受訪者是具備部分知識,只是其知 識程度不足以使得受訪者最後能夠不要依靠猜的方式來答對題目。然而「知道某 些答案是錯誤的」類型的受訪者無法從其在選擇題的答題結果區分出受訪者的知 識程度是介於「知道」與「不知道」的中間位置。藉由選擇題測量也只能測量出 答對、答錯或是無反應三種可能,此類型的受訪者在回答選擇題時在刪去內心自 認最不可能的答案後,可能猜對也可能猜錯答案,若是猜對則受訪者的知識程度 等同於被高估,猜錯的話則是被低估其知識程度。

第四種知識程度的受訪者為「認知的答案是錯誤的」。此分類於表 4-2 中又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9

可以細分為「認知的答案完全錯誤」與「認知的答案是錯誤的但無法完整回答」,

「認知的答案完全錯誤」的可能答題行為的產生為受訪者認知中的答案不正確,

故儘管受訪者是在有自信的情況下回答開放題亦會答出錯誤的答案;同樣地,在 回答選擇題時亦會根據其錯誤的認知而選擇一個錯誤的答案,另一種情況則是此 種知識程度的受訪者在開放題時回答了他內心認知的答案,但是因為不具備任何 相關政治知識故必然會答錯,轉而用選擇題測量時受訪者可能會選擇不回答,因 為當該題目所提供的選項與受訪者內心所預設的答案差距甚大時,受訪者反而無 從選擇,因而產生拒答或是回不知道的行為。而「認知的答案是錯誤的但無法完 整回答」為受訪者對於回答該道題目所擁有的資訊是錯誤的,然而僅有模糊的印 象,對於自己認知的錯誤答案無法有足夠信心回答,故可能在開放題會選擇回答 無反應,然而受訪者在見到選擇題的選項時,會根據其內心認知的錯誤答案來回 答,而此類型的受訪者回答選擇題時也可能會有猜題情形,然而由於其不具備回 答該題所需的知識,因此儘管是使用猜測的方式答題,也會在選擇時刪除掉正確 的答案,進而從剩下的錯誤選項中去擇一答題。「認知的答案完全錯誤」與「認 知的答案是錯誤的但無法完整回答」這兩類型的知識程度相近,皆是受訪者並非

故儘管受訪者是在有自信的情況下回答開放題亦會答出錯誤的答案;同樣地,在 回答選擇題時亦會根據其錯誤的認知而選擇一個錯誤的答案,另一種情況則是此 種知識程度的受訪者在開放題時回答了他內心認知的答案,但是因為不具備任何 相關政治知識故必然會答錯,轉而用選擇題測量時受訪者可能會選擇不回答,因 為當該題目所提供的選項與受訪者內心所預設的答案差距甚大時,受訪者反而無 從選擇,因而產生拒答或是回不知道的行為。而「認知的答案是錯誤的但無法完 整回答」為受訪者對於回答該道題目所擁有的資訊是錯誤的,然而僅有模糊的印 象,對於自己認知的錯誤答案無法有足夠信心回答,故可能在開放題會選擇回答 無反應,然而受訪者在見到選擇題的選項時,會根據其內心認知的錯誤答案來回 答,而此類型的受訪者回答選擇題時也可能會有猜題情形,然而由於其不具備回 答該題所需的知識,因此儘管是使用猜測的方式答題,也會在選擇時刪除掉正確 的答案,進而從剩下的錯誤選項中去擇一答題。「認知的答案完全錯誤」與「認 知的答案是錯誤的但無法完整回答」這兩類型的知識程度相近,皆是受訪者並非

在文檔中 論開放題與選擇題測量政治知識的適用性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3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