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訪者的答題行為模式分析

在文檔中 論開放題與選擇題測量政治知識的適用性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68-73)

第五章 政大學生政治知識實驗設計之分析

第三節 受訪者的答題行為模式分析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0

一 心理情境題組輔助之下的答題模式分析

第六題對於大學生來說,屬於過於簡單的題目,因而大多數的受訪者皆能在 開放題即答出正解,共有 96.3%的受訪者屬於「完全知道答案」類型,而能夠分 類於「完全知道答案」類別以外的僅有四筆資料,本文進一步檢視這四筆資料在 開放題以及選擇題所回答的答項。依照國內政黨政治現況來判斷,本文預設政治 知識程度較低的受訪者在回答此題時應該會在「國民黨」以及「民進黨」這兩個 答案之中猶豫,而知識程度高於「認知的答案是錯誤的」的其他三位,一位回答

「綠黨」,一位回答「國民黨」,另一位則是回答「國民黨與民進黨」,此三筆答 案中的後兩筆答案皆符合預期。而唯一一位知識程度最低的受訪者在開放題與選 擇題皆回答了「親民黨」,儘管這一位受訪者對自己的答案並不具備百分之百的 信心,然而從其進一步回答最可能的答案是「無黨」來看,這位受訪者原先對於 此道題目的認知即是錯誤的,因此儘管這一位受訪者在答題過程中亦有猜題的成 分,但因為受訪者本身所具備的知識是錯誤的,自然也無法藉由猜題來猜中正 解。

第三題與第十一題是這十道題目當中,最多人被分類為「知道答案但無法完 整回答」,分別有 18.7%以及 20.6%的人屬於此類。此種類別的人數越多代表的 是當這兩題利用開放題來測量政治知識時,即有將近 20%左右的人的政治知識程 度被系統性低估。第十一題「知道某些答案是錯誤的」的人數是簡單的題目當中 最多的,若進一步檢視屬於「知道某些答案是錯誤的」類別的十三位受訪者的填 答狀況,本文發現有十位受訪者是屬於「二選一猜對」,有三位是屬於「二選一 猜錯」。而「二選一猜對」的這十位受訪者雖然不是百分之百確定自己的答案,

但是能夠藉由選項刪去不可能的答案進而選出正解,而其餘的三位「二選一猜錯」

的受訪者則是在「225 位」與正解當中猶豫。而那六位屬於「認知的答案是錯誤 的」的受訪者所選擇的答案分別為「225 位」與「250 位」,這六位中僅有一位是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1

屬於百分之百確定自己的答案,而另外五位則是不完全確定自己的答案是對的,

但是皆在選項三與選項四這兩個錯誤的答案之中猶疑,顯示受訪者的認知依舊停 留在立委選制改制前,對於立委人數的知識並無更新。

第二題是所有題目當中誤差最多的,此種情況很可能是因為行政院長更迭頻 繁,要具備此類知識不只要能夠時時關注政治,並且要不被其他資訊混淆,受訪 者本來憑藉著腦海中的印象回答而答出了正解,但是選擇題中除了正解外的三個 選項皆曾擔任過行政院長,僅有在職期間的先後順序之差,因而導致受訪者在看 到選項後反而被混淆,造成題型的轉換使得這五個人的政治知識程度反而下降了,

綜合各點來看,這顯示了選擇題能夠更準確的反應出受訪者的政治知識,儘管可 能也會拉低了一些人的答對率,但是其實會有「誤差」的存在也是反映這些受訪 者本身即非具備足夠的政治知識才會使其被選項所誤導。

若把「完全知道答案」與「知道答案但無法完整回答」的人數加總,則第十 題與第十一題的分布極為相似,兩題最大的差異在於後者有較多比例的受訪者是 屬於「知道答案但無法完整回答」,此種結果可能代表的是回答這兩道題目所需 具備的相關知識具有連帶關係,然而有較多比例的受訪者是屬於「知道答案但無 法完整回答」,代表的是第十一題比起第十題更適合採用選擇題來測量,因為若 是採用開放題測量,第十一題在測量政治知識時更容易低估受訪者的政治知識程 度。

從表 5-3 的分布當中可以發現,當題目的難度越高,則「完全知道答案」與

「知道答案但無法完整回答」的人數越少,而「知道某些答案是錯誤的」與「認 知的答案是錯誤的」的人數越多,從此可見,題目越難,越適合用選擇題來測量 受訪者的政治知識,因為那些真正知識程度偏低的受訪者,並不會因為有選項的 提供即能夠利用胡亂猜題的方式猜中答案,反而會去選擇符合自己內心錯誤資訊 的選項,故採用選擇題測量不只可以鼓勵受訪者回答題目,更不會過度高估受訪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3 資料來源:政治大學學生政治知識問卷調查。

二 小結

將表 5-3 繪製成圖 5-2 後,更能清楚看出受訪者的政治知識程度隨著題目難 易度的而有不同的變化趨勢。若把知識程度最高的「完全知道答案」與「知道答 案但無法完整回答」的比例加總後觀察圖 5-1,則可以發現,隨著題目越難,屬 於這兩類類型的受訪者加總比例開始有顯著的下降趨勢,其中較為特別的是「區 域立委選出個數」題,雖然此題難度被分類於「較難」,但是此題反而是題目難 度增加後,政治知識程度較高者的比例不減反增,進一步從表 5-3 檢視此道題目 的分類結果,可以觀察到受訪者於此題被分類的政治知識程度分佈比例較其他題 目來的懸殊,大部分受訪者被分類為「完全知道答案」,第二多比例的人被分類 為「認知的答案是錯誤的」。而從圖 5-2 中可以發現「釋憲機關」與「立委總數」

兩題的「知道答案但無法完整回答」的比例偏高,顯示這兩道題目更適合利用選 擇題來測量,因為「知道答案但無法完整回答」的受訪者是具備回答題目的知識,

但會受到開放題題型限制而產生信心不足而拒答或是因回答不完整而導致被編 碼成錯誤者,故此兩道題若採用開放題來測量則更可能低估受訪者的政治知識程 度。

另外從圖 5-2 中亦可以觀察到屬於「認知的答案是錯誤的」類型的受訪者比 例明顯會隨著題目難易度增加而有遞增的趨勢,此種原因可能是因為政大學生問 卷不鼓勵受訪者回答「不知道」,使得題目變難之後,那些原先傾向於回答「不 知道」的受訪者根據自己認知中的答案來作答,然而由於這些受訪者的政治知識 程度較低,故在回答這些較難的題目時,儘管可能是用猜的方式答題,亦無法答 對題目,因為受訪者會根據自己的錯誤認知去選擇錯誤的答案。整體而言,「知 道某些答案是錯誤的」受訪者比例並沒有隨著題目難度增加而有顯著上升,只有

「財政部長」以及「失業率」這兩題的「知道某些答案是錯誤的」受訪者的比例 顯著的比其他題目多出許多,這可能是因為題目對於受訪者來說太難,或是這些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4

題目對於受訪者來說過於陌生,使得受訪者僅具備模糊的印象,根據模糊的印象 答題故而在心理題組的答題信心上表示不具備 100%答題信心,導致這兩道題目 的「知道某些答案是錯誤的」受訪者比例皆超過 50%。

圖 5-2 政大學生知識程度類型之分布

資料來源:政治大學學生政治知識問卷調查。

在文檔中 論開放題與選擇題測量政治知識的適用性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6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