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四章 李登輝的思維體系

第二節 卡萊爾的衣裳哲學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史上不朽的地位,更為後世的思想發展帶來深遠的影響。

康德的影響力,廣及現代哲學界,自十八世紀以降,有無數的東西哲學家都 是在康德哲學的基礎上繼續追求宇宙真理,包括對李登輝思維影響至深的湯瑪 斯•卡萊爾、西田幾多郎、新渡戶稻造等,都帶有濃厚的康德思想色彩,因此對 李登輝來說,康德這位西方哲學先賢的理念是為他思維體系奠基的基石。李登輝 曾說:「伊瑪紐耶爾•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與《實踐理性批判》等作品,至今 仍是我進行判斷時最重要的依據。」246他對於意志自由的強調,對於實踐理性的 崇尚,對於道德自律的倡議,對於人類可以自我成就的歷史使命,追根溯源,都 來自於康德哲思的啟發。甚至康德認為不能以理論的理性來認識上帝存在,而必 須以實踐的理性來認識上帝實在性的觀點,都成為李登輝日後的受洗為基督徒有 相當的影響。

而其中影響最為深刻的,是康德「定言律令」的觀念。在人類的理性之中,

有不能以理論邏輯推演,必須身體力行切實踐履的道德義務,這是李登輝始終奉 行不渝的信念。

李登輝在口述歷史中即指出:「比較上,我對『實行』這件事看得很重,這 和我過去的哲學觀念有相當的關聯。像康德在講的,一個人的綜合價值不是只有 理性一面而已…『實踐理性』是沒有理由的,就像你問我:『你為啥愛國家?』

我說:『愛台灣就是愛台灣,你幹嘛這樣問?』…實在講,沒有什麼理由的,這 就是『實踐』。這種問題的『判斷』本身,不一定是『理性』的問題。我逐漸相 信,很多事情只講理性,卻沒有實踐,那絕對沒有用的。在信仰上也是一樣,若 無一個實踐的行為,信仰是完全沒辦法存在的。所以,最重要的還是實踐。」247李 登輝這種不計利害毀譽,只遵循內心道德理念的價值觀與思維架構,來自於康德 的影響,也是他一生行事作風與施政理念的最重要基礎。

康德認為人能克制天生的傾向與欲望,實現理性,並以此作為印證人具有意 志自由的論據。這個主張與李登輝年少時期想藉由自我鍛鍊的方式追求「克己」

功夫的意念相互呼應,甚至強化了他以「自我挑戰」實踐真理的價值觀。若說康 德思想是李登輝思維體系的奠基之石,一點都不為過。

第二節 卡萊爾的衣裳哲學

李登輝曾多次提到,習於以閱讀思索人生的青少年時代,有三本書影響了他 日後人生觀的建立,那就是:卡萊爾的《衣裳哲學》、歌德的《浮士德》與倉田

246 李登輝,《最高領導者的條件》,頁 68。

247 張炎獻主編,《李登輝總統訪談錄(三):信仰與哲學》,頁 28。

次返回愛丁堡,開始接觸德國文學,並翻譯引介歌德、席勒(Johann Christoph Friedrich von Schiller)等人的作品,而在愛丁堡文化圈嶄露頭角。1826 年卡萊爾與 珍•魏爾許(Jane Welsh)結婚,1828 年遷居鄉間,開始離群索居的讀書寫作生 涯。1834 年,卡萊爾夫婦遷居倫敦赤爾西(Chelsea)區,活躍於倫敦文化圈,

並陸續出版《衣裳哲學》(Sartor Resartus)、《法國大革命》(The French Revolution)

等著作,贏得「赤爾西賢者」(Sage of Chelsea)的美名,聲譽日隆。此後,卡萊 爾持續關注社會發展問題,出版大量著作,1865 年獲選為愛丁堡大學校長,1874 格蘭喀爾文主義(Scottish Calvinism)在卡萊爾的精神上留下不可磨滅的銘記。251 蘇格蘭土壤貧瘠,加上幾個世紀以來受教會與政府壓迫,農民生活困苦,但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思想家:哲學上有休謨,經濟學上有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史學上有羅伯森

(William Robertson),他們標榜的價值是啟蒙運動的經驗主義,對於來自農村的 卡萊爾產生極大的衝擊。254。他在大學期間以「百科全書式」的閱讀方式涉獵各 種學科,以「博學者」(savant)自許,追求「全面性的知識」(general knowledge),

因而經歷多次思想的變革,255開始思索人之為人的意義與目的,直到 1822 年才 找到肯定的答案,也就是:好好的做人。256

卡萊爾對人生意義的發現,得之於德國思想的影響甚深。年輕時期即罹患腸 胃病與神經疾病的卡萊爾,長年病痛纏身,逐漸陷入憂鬱、孤寂、否定、黑暗的 思緒之中,飽受煎熬,但他始終不放棄恢復健康的信念,認為意志是改善困境的 先決條件,要改善困境,首要的關鍵就是「相信」改善是可行的,接下來就是堅 持下去,不達目的絕不終止。257就在 1819 年開始學習德文之後,卡萊爾在日爾 曼文學裡發現了新天地,歌德、席勒等人的浪漫思想開啟了他豐沛的感情,感受 到人性的溫暖與愛。詩作《歡樂頌》(Ode Andie Frende)曾為貝多芬譜寫為第九號 交響曲「合唱」的席勒,作品中強調的「四海之內皆兄弟」的情操,以及歌德作 品中頌揚的「同胞之愛」,讓卡萊爾重新找到人生的理想與目標,甚而宣稱:「愛 我的朋友,現在幾乎是我心靈唯一的宗教。」258

就在這樣的精神啟發之下,卡萊爾在 1820 年代初期,經歷了後來被通稱為

「雷絲路事件」(Leith Walk incident)259的心理轉折,從沮喪中幡然醒悟,唯有透 過堅決的對抗,才能抑制「魔鬼的我」,而使「神聖的我」茁壯,擺脫心靈的鎖 鍊。儘管卡萊爾的病終生未癒,但是在精神獲得新生之後,他認為「這種建立在 真正的信仰與洞識的『堅持』是善的與最好的,」,」而與邪惡堅決不懈的對抗,

也成為他一生奮鬥的目標。這一段從沮喪走向覺醒,從否定走向肯定的人生經 歷,也成為卡萊爾《衣裳哲學》中最具象徵意義的情節。

英國是工業革命肇始地,在從十八世紀農業社會過渡到十九世紀工業社會的 期間,英國社會也面臨重大挑戰,都市的興起,加速人口朝城市集中的趨勢,擴 大貧富差距的問題;而機械取代人力,也使人民益加依賴物質環境,忽視人心道 德的重要性。卡萊爾以病理學的精神分析英格蘭的病癥,為這一個「有病與失序 的時代」開出治療的藥方。他體察勞動人民的物質與精神生活狀況,強調人民的 力量,以《法國大革命》、《憲章運動》(Chartism)等著作的出版,奠定他「平民 先知」的地位。

然而,隨著對英格蘭現狀問題的鑽研日深,卡萊爾也逐漸意識到勞動大眾有 一種追隨「偉人」(great man)的傾向,從而開始肯定貴族階級睿智領導的價值。

254 凱恩,前揭書,頁 4-5。

255 方志強,前揭書,頁 81-100。

256 同上註,頁 51-52。

257 同上註,頁 164-165。

258 同上註,頁 166-167。

259 病痛纏身,深陷憂鬱的卡萊爾在 1820 年代初期的某日行經愛丁堡雷絲路時,頓悟到應與邪惡 堅決對抗,才能重獲新生。此一覺悟,成為影響卡萊爾未來思想與人生發展的關鍵。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841 年出版的《論歷史上的英雄與英雄崇拜》(On Heroes, Hero Worship and Heroic in History)強調偉人在歷史上的重要性,而 1840 年代末期歐洲大陸風起雲湧的 革命浪潮,以及 1845 到 1848 年的愛爾蘭大飢荒,讓卡萊爾更進一步看見人心的 墮落與社會的失序,因而更加深他對於民主制度的懷疑。卡萊爾從為平民發聲到 崇尚英雄的思想轉變,使他的評價褒貶不一,但無可否認的,誠如同時代英國小 說家艾略特(George Elliot)所言:「在我們這一代中,幾乎沒有一顆優越或活躍 的心靈不曾被卡萊爾的著作改變過,如果沒有卡萊爾,過去十年或十二年中所寫 成的英文書,每一本都將不一樣。」260

卡萊爾著作中,最能彰顯他的思想,而影響力也最深遠的,首推《衣裳哲學》。 1833 年開始在佛瑞萊哲雜誌(Fraser’s Magzine)連載的《衣裳哲學》,在美國文 學家愛默生(Ralph W. Emerson)的推動下,1836 年在美國出版,但在英國,卻 遲至 1837 年的《法國大革命》廣受好評之後,才於 1838 年問世。這本題材與形 式都極為特殊的作品很難歸類,既非哲學論述,又非小說,也非自傳,但知名的 博物作家,曾為《衣裳哲學》撰寫導讀的威廉•赫德森(William Henry Hudson)

認為這本書是這三者的綜合,而其基本目的則在扼要闡釋卡萊爾對人生的基本看 法。261有學者更認為《衣裳哲學》呈現英國從浪漫時期過渡到維多利亞時期的思 想變遷,啟發了十九世紀美國文學的發展,其重要性絕不容低估。262

《衣裳哲學》描述德國維斯尼特沃(Weissnichtwo,意即「不知何方」)大學 教授托爾夫德呂克(Teufelsdröckh,意即「魔鬼穢物」)撰寫了一部探討「衣裳哲 學」的巨著《論衣服的起源與影響》,寄給一位英國編輯,希望能在英國出版。

這位英國編輯為這部哲學論述的浩瀚精深而折服,苦思如何介紹給英國大眾,最 後得到托爾夫德呂克的朋友之助,提供這位神秘教授的生平事蹟與文件資料,決 定以哲學論理與作者傳記雙線並行的方式呈現,讓深奧的衣裳哲學與托爾夫德呂 克的人生經歷相互輝映。全書分為三部,第一部闡明了衣服與人的關係,及其所 具有的象徵意義。卡萊爾藉托爾夫德呂克之口,以誇張的語調闡明人原本是裸體 的動物,為了某些目的,才把自己隱藏在衣服之下,起初是為了實用,後來是為 了美觀,最後更成為區分階級地位的象徵,於是「衣服賦我們以個性,差異,與 社會儀節;衣服讓我們成為『人』,但似乎也將把我們變成衣服的展示架。」263然 而,隨著時代的發展,衣服的潮流與形式也不斷演進,一旦不合乎時間與空間需 求,再好的衣服都應該摒棄。因此,人之所以為人,並不在於身上所穿的衣服,

而在於內心的精神;人的社會也一樣,外在的典章制度都如同身上的衣服,其存 在對於社會的維繫固然重要,但是一旦不符所需,就當毫不猶疑地拋棄。

《衣裳哲學》的第二部,通常被認為是極富卡萊爾自傳色彩的一部份,以如

260 凱恩,前揭書,頁 90。

261 赫德森導言,卡萊爾著,馬武秋、馮卉等譯,《拼湊的裁縫》(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261 赫德森導言,卡萊爾著,馬武秋、馮卉等譯,《拼湊的裁縫》(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