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第七章 結論

1988 年至 2000 年擔任中華民國總統的李登輝,是創建於 1911 年的中華民 國在二十世紀的最後一位國家元首,也是第一位台灣省籍的總統,對於邁向世紀 之交的台灣而言,有著極具歷史意義的重大影響。

1988 年由副總統接任總統之後,李登輝承繼從蔣經國時代開始推動的民主 改革,在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回歸憲法的基礎上,進一步推動憲政改革,終結萬 年國會,完成民意機關全面改選,實現總統民選的目標。他任內的許多作為與政 策,從歷史的角度而言,確實是台灣發展的里程碑,影響了台灣在二十一世紀的 發展方向。

除了在台灣內部所推動的民主改革之外,李登輝在外交方面,也有嶄新的理 念與作為,在總統任內締造了很多「第一次」的紀錄,包括成為第一位訪問無邦 交國家的中華民國現任總統,首度派員出席在中國大陸舉行的國際會議,首度派 遣具官方性質的訪問團訪問共產國家等等。而 1995 年以現任總統的身份,成為 中華民國有史以來第一位訪問美國的總統,更為他自己的聲望,以及台灣的外交 發展,創造了一個難以超越的歷史紀錄。

李登輝在總統任內所推動的「務實外交」,對 1949 年播遷台灣,長期面對外 交孤立困境的中華民國而言,可以說是一種觀念上的釋放與作法上的創新517。李 登輝大膽拋開中華民國政府長年奉行的「漢賊不兩立」政策,在國際場域裡尋求 任何突破孤立,擴大參與的可能性。在「務實外交」的主導之下,台灣外交易守 為攻,從被動抵制中共的外交封鎖,轉而為主動突破外交困境。「務實外交」的 推動不僅是李登輝最具代表性的執政作為,也成為扭轉台灣外交發展方向的分水 嶺。

對台灣外交發展影響至鉅的「務實外交」政策,是最具李登輝個人執政特色 的政策之一,也是理解台灣從二十世紀邁向二十一世紀,外交政策發展的重要基 礎。因此,如何更深入瞭解「務實外交」政策的理念與架構,也就成為瞭解李登 輝執政時期外交政策與作為的重要課題。

政策的發想來自於理念,而理念的建構,則與政策制定者的思維體系習習相 關。「務實外交」作為貫穿李登輝執政時期外交政策的主軸,除了在作法與策略 上反映了「務實」的特質,在政策的內涵上,是不是也有一套完整縝密的思維邏 輯,作為決策與執行的依循標準?而這套思維邏輯是如何建構而成的?與李登輝 個人的人格養成過程與哲學理念,又有什麼樣的關係?這些問題的探索,成為真 正理解李登輝外交政策「內在思維」(inner thinking)的關鍵議題。

本論文即是希望從李登輝個人「內在思維」的這個角度出發,嘗試透過李登 輝的成長歷程與哲學思想背景,逐步分析影響李登輝人格養成與思維邏輯的因 素,歸納出李登輝的思想理念與價值體系,進而就他對於國家利益的界定、外交

517 林碧炤,〈和平、合作、繁榮:李總統登輝先生主導下的我國外交〉,詹火生等著,前揭書,

頁 102。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目標的擬具、外交工具的選擇與外交效益的評估,勾勒出李登輝外交理念的全 貌。最後,再以 1995 年李登輝訪問美國的這個重大外交事件作為個案,驗證李 登輝外交理念在其外交政策執行上所扮演的角色。希望能為二十世紀最後十年的 台灣外交發展研究,提供一個可供觀察、理解與驗證的架構,作為進一步學術分 析研究的基礎。

本論文經由前述的深入探討,對於李登輝外交理念的思維架構與實踐,得出 幾項結論:

第一, 李登輝的價值體系,建構於其成長背景、求學經歷與宗教信仰的基 礎之上。

第二, 李登輝的思想體系,融合了康德的批判哲學、卡萊爾的衣裳哲學、

西田幾多郎的場所理論與新渡戶稻造的武士道精神。

第三, 李登輝的外交理念,從國家利益的選擇、外交目標的擬具、外交工 具的選擇,到外交效益的評估,都是其價值體系與哲學思維的產物。

一、李登輝的價值體系建構於其成長背景、求學經歷與宗教信仰的基礎之上。

李登輝 1923 年出生於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台灣,雖然家境堪稱富裕,但在成 長歷程中,卻也明顯感受到日本人對台灣人的歧視態度,感覺到台灣人在社會中 被壓迫成第二等、第三等國民,而心生不平518。1943 年台北高校畢業,赴日本 京都帝國大學修習農業經濟未久,李登輝就因為日本政府「學徒出陣」的政策,

被徵召入伍,親身經歷戰火的衝擊。1945 年 8 月 15 日,日本戰敗投降,兩天之 後,李登輝就退伍回到京都,改掉台灣皇民運動時期所改用的日本名字「岩里政 男」,以本名「李登輝」申請在京都帝大復學。

據李登輝自己的回憶,日本戰敗之後,台灣人民衷心歡迎這個消息,認為台 灣終於可以不再受日本人統治,可以回到「祖國」的懷抱。519而對李登輝自己來 說,他當時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因為祖先是從中國來的,所以認為 自己是中國人的成份還多一些。520

李登輝在京都帝大復學就讀半年之後,決定回台灣入讀台灣大學。然而,1946 年回到台灣之後,光復後的台灣社會現況卻與李登輝的想像相去甚遠,而在 1947 年爆發的「二二八事件」之中,目睹許多親友遭受牽連入獄,更讓李登輝對「祖 國」的期待進一步幻滅。他一度與友人組成「新民主同志會」,加入共產黨,希 望起而改革,但當時台灣共產黨也都是由中國大陸來台的黨員支配,李登輝體認 到共產黨只是將台灣人當成棋子利用,因此在一年後即退黨。521自此而後,李登 輝原本的中國認同,轉而為以台灣為主體的認同。李登輝萌生強烈的台灣認同意

518 張炎獻主編,《李登輝總統訪談錄一:早年生活》,頁 86-87。

519 同上註,頁 109。

520 同上註,頁 111。

521 同上註,頁 167-181。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識,認為必須以台灣為主體,認同台灣,這種不惜為台灣「粉身碎骨而奮鬥」的 愛與認同,正是貫穿李登輝思想背景的主軸。522

台灣多舛的歷史際遇,塑造了李登輝強烈的台灣意識,而曲折多元的求學歷 程,則涵養了李登輝勤於思索人生價值的人文素養。在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台灣成 長的李登輝,從小學到大學階段,都接受日本教育,深受日本精神影響。而日式 教育對人文涵養與德育訓練的強調,更為李登輝的人格養成帶來不可磨滅的影 響。

誠如李登輝所言:「對於殖民地,宗主國總是希望炫耀本國的優越處。英國 過去對新加坡如此,日本對台灣也一樣。」523日本從在台殖民初始,就強調要透 過基礎教育,將日本精神融入台灣人生活之中,以強化社會秩序與控制,並讓台 灣人對日本社會的優越性產生感佩之心。李登輝曾說,到日本求學之後,才發現 日本社會也有各色人等,但是那種品格涵養與道德意識卻已經在內心根深柢固 了。524他認為,日式教育重視人本身的價值,用很多方法培養健全的人,讓他養 成了重視操守與公私分明的態度。525

進入以菁英教育為宗旨的台北高等學校之後,李登輝更進一步接受日本人文 教育的薰陶。明治維新以來採行「脫亞入歐」政策的日本,致力引進西方思潮,

使以培育國家領導人才為宗旨的中高等教育,瀰漫濃厚的人文思想氛圍。學風自 由的高等學校,學生都以菁英自期,普遍大量涉獵文學、歷史與哲學經典,沉浸 在「求道」的氣氛中,思索「人生」與「生死」等問題,尋求精神的出路。在這 樣的氛圍之下,原本就習於閱讀沉思的李登輝,也開始拓展閱讀領域,廣泛接觸 日本與西方的哲學與文學著作,為他的思維開拓了更為寬廣的視野。

李登輝多次提及對他一生影響最深遠的三本書,包括湯瑪斯.卡萊爾的《衣 裳哲學》,歌德的《浮士德》與倉田百三的《出家及其弟子》,都是在台北高校時 期所閱讀的。526這三部文學作品帶有濃烈的哲學色彩,深入探討人生的價值,思 索如何超克自我,從「否定」的人生走向「肯定」的人生,對自年少時期就努力 鍛鍊克己心,追求人生意義與價值的李登輝來說,不啻提供了人生的解答。他體 認到,只有從觀念上徹底否認自我,使「以自我為中心」的「我」消失,產生凡 事為他人著想的心念,才能創造有意義的人生。這種以否定自我為出發點的人生 觀,是李登輝「我不是我的我」思維的基礎,成為他終生所奉行的價值理念。

習於思索人生意義,思想頗有理想色彩的李登輝,1950 與 1960 年代兩度赴 美求學,在美國著重實用與訓練的教育方式薰陶之下,掌握了以取得實際成果為 目標,不拘泥形式,也不惜採取迂迴手段的「實用主義」,成為他日後推動政策 的重要原則。527

522 李登輝,《台灣的主張》,頁 62。

523 司馬遼太郎,前揭書,頁 117。

524 同上註,頁 118。

525 李登輝,《慈悲與寬容》,頁 140-141。

526 張炎獻主編,《李登輝總統訪談錄一:早年生活》,頁 71-74。

527 井尻秀憲,前揭書,頁 162。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李登輝是虔誠的基督教徒,經過多年尋覓思索才終於受洗的他,從不諱言宗 教信仰對他處世施政的影響。他曾說,信仰基督之後,最大的改變就是「自我」

變得不再那麼強了。528同時,也神作為精神依靠,意志力也變得堅強起來。529 整體而言,基督教信仰對李登輝的影響,主要表現在兩方面。一是使命感,

李登輝相信有神與自己同在,擁有上帝所賜與的勇氣與力量,能以充沛的信心,

面對一場又一場孤獨的戰爭,將一切艱險挑戰,都視為上帝的試煉。530因此,對

面對一場又一場孤獨的戰爭,將一切艱險挑戰,都視為上帝的試煉。530因此,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