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三章、 越南戰爭遺留問題

第二節、 地雷與未爆彈問題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4

及地方官員遵從上級指示提供美方團隊支援,美方也會雇用越南當地百姓來協助 挖掘的行動。美越雙方未來仍會藉由高層互訪的機會來商談下一步合作的目標與 範圍,持續解決失蹤美軍問題。

第二節、地雷與未爆彈問題

一、地雷與未爆彈問題之背景

越南在 20 世紀先後歷經「法越戰爭」(1946-1954)、「美越戰爭」(1961-1975)、

「中越戰爭」(1979)、及與柬埔寨的衝突(1970s-1980s)後遺留下數以萬計的地雷 與未爆彈,其中又以美越戰爭期間遺留下的數量最多。目前在越南境內發現的各 種爆裂物中,就有 80%來源自美國,僅有 20%來源自中國或蘇聯。35

美軍在越戰期間一共使用超過 1,400 萬噸的炸彈及其它高爆彈(high

explosive munitions),其中有 5%落在柬埔寨、16%落在寮國、8%落在北部越南、

更有高達 71%集中落在南部越南。36除此之外,「非人員殺傷性地雷」(MOTAPM) 也被運用在越南戰爭,主要分布在軍事基地及設施附近。越南在對法戰爭及對抗 中國與柬埔寨的邊境衝突時亦在其境內及疆界佈下地雷。37根據估計,生產一顆 地雷僅需花費 3 至 30 美元,但清除一顆地雷則需要花費高達 1,000 美元。地雷 一旦被埋入土壤中,經過 50 年後依然可以保有效能。38

20 世紀一系列的對外戰爭及邊境衝突在越南全境總共遺留下約 350 萬枚地 雷及 35 萬至 80 萬噸的未爆彈,根據估計,越南全境約有 20% (約 666 萬公頃)

35 Landmine Action, Explosive Remnants of War and Mines other than Anti-Personnel Mines: Global Survey 2003-2004 (London: Landmine Action, 2005), pp. 181, 186.

36 Arthur H. Westing, “Assault on the Environment,” in Long-Term Consequences of the Vietnam War:

Ecosystems (Stockholm: Föreningen Lavande Framtid, 2002), pp. 2-3.

37 Landmine Action, Explosive Remnants of War and Mines other than Anti-Personnel Mines: Global Survey 2003-2004, op. cit., p. 181.

38 Chris Gilson, “The Deadly Legacy of War in Vietnam,” America Magazine, June 3, 2000, p. 10.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5

的土地受到地雷與未爆彈的汙染,39在越南全境 63 個行政區中都可以發現地雷 或是未爆彈的存在。這些爆裂物在戰爭結束後持續對越南人民的健康及安全造成 威脅,使越南成為全世界受到地雷與未爆彈問題影響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其中 又以位於前南北越非軍事區的「廣治省」與「廣平省」最為嚴重。

圖 3-3 越戰期間美軍轟炸地點分布圖

資料來源:Project RENEW, Explosive Remnants of War often Found in Quang Tri Province, Vietnam, 2009, cover page。

自 1975 至 2011 年為止,因為觸碰地雷或未爆彈而慘遭炸死的人數有 3 萬

39 Ari D. Perlstein and Imbert Matthee, “ERW and Survivor Assistance in Central Vietnam,” The Journal of ERW and Mine Action, Vol. 12, No. 1 (Summer 2008), at http://maic.jmu.edu/journal/12.1/

focus/perlstein/perlstein.htm (visited in 2013/6/19).

1,882 人受傷。41其中「BLU-26/36 集束炸彈」(BLU-23/36 cluster bomb)與「M79 榴彈」(M79 rifle grenade)是目前在越南最為普遍被發現的兩種未爆彈。自越戰結 束後,有 65%的傷亡事故是由這兩種未爆彈造成、其它種類的未爆彈造成的傷亡 事故占 25%、地雷造成的傷亡事故僅占總數的 10%左右。42前美國國防部官員彿 斯伯(Allan R. Vosburgh)指出,儘管有部分越南民眾因誤觸地雷而造成傷亡,但絕 大多數的傷亡事故是由於民眾與未爆彈接觸所造成。43

40 International Campaign to Ban Landmine, “Vietnam: Casualties and Victims Assistance,” in Landmine Monitor Report 2012, at http://www.the-monitor.org/custom/index.php/region_profiles /print_profile/610 (visited in 2013/6/19).

41 “War Still a Way of Life,” Thanh Nien News, February 26, 2010, at http://www.thanhniennews.com/

2010/pages/2010226225912055297.aspx (visited in 2013/6/19).

42 Project RENEW and Quang Tri Provincial Health Service, A Study of

Knowledge-Awareness-Practices to the Danger of Postwar Landmine/Unexploded Ordnance and Accidents in Quang Tri Province, Vietnam, November 2003, pp. 28, 86. Recited from Landmine Action, Explosive Remnants of War and Mines other than Anti-Personnel Mines: Global Survey 2003-2004, op.

cit., p. 181.

43 Katie FitzGerald, “Vietnam,” The Journal of ERW and Mine Action, Vol. 10, No. 2 (Winter 2006), at http://maic.jmu.edu/journal/10.2/profiles/vietnam/vietnam.htm (visited in 2013/6/19).

44 Vietnam Travel, “Legacies of War: Unexploded Ordnance (UXO) + Land Mines, at http://www.vietnamtravel.org/legacies-war-unexploded-ordinance-uxo-land-mines (visited in 2013/6/19).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7

更是高達 3.5 倍之多。45

地雷與未爆彈除了對居住在戰場附近的民眾造成生命威脅外,它們也阻礙戰 場的復原與開發。地雷與未爆彈不僅妨礙人類基本生存物資及服務的傳送、限縮 人民從事農業活動時的可耕地面積、更使得在戰爭中流離失所的百姓難以重返家 園。根據一項 2011 年公布的調查報告,廣治省在 1975 年至 2010 年間總共有 7,075 名地雷或未爆彈的受害者,其中有 2,635 名受害者死亡。吾人可以從圖表 4 發現,

扣除「原因不明」(14.06%)的類別後,民眾在從事「農耕」(37.99%)、「撿拾未爆 彈」(11.42%)、「飼養牲畜」(8.33%)、及「兒童嬉戲」(6.29%)時最為容易釀成悲 劇。46從此觀之,美越雙方在戰後除了必須積極從事「排雷」與「受害者援助」

外,更需要著重「地雷風險教育」(MRE)的推廣,避免在未來有更多的人成為地 雷與未爆彈的受害者。

圖 3-4 地雷與未爆彈傷亡事故發生時,廣治省民眾從事的相關活動比例圖(1975-2010)

資料來源:Project RENEW and Quang Tri Provincial Health Department of Health, A Study of Explosive Remnants of War Accidents and the Knowledge-Attitudes-Practices-Beliefs of People in Quang Tri Province, Vietnam, 2011, p. 35。

45 International Campaign to Ban Landmine, “Vietnam: Survivor Assistance,” in Landmine Monitor Report 2003, at http://www.the-monitor.org/index.php/publications/display?act=submit&pqs_year

=2003&pqs_type=lm&pqs_report=vietnam&pqs_section=#fn5804 (visited in 2013/6/19).

46 Project RENEW and Quang Tri Provincial Health Department of Health, A Study of Explosive Remnants of War Accidents and the Knowledge-Attitudes-Practices-Beliefs of People in Quang Tri Province, Vietnam, 2011, pp. 31, 35.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8

二、地雷與未爆彈問題之發展

美國與越南的雙邊關係一直到凡賽將軍首次訪問越南,隨著越南承諾協助美 方解決失蹤美軍問題後才逐漸打開解凍的契機。如同第二章所述,美國在 1987 年底首度鼓勵私人慈善機構向越南的戰爭受害者提供「外科手術服務」及「人工 義肢」,期望藉此來治癒雙方的戰爭傷痕。此舉也象徵著華盛頓首次承認美方有 援助越南戰爭受害者的責任存在。但美國政府首度以「官方」的名義向越南的戰 爭受害者提供援助則始於布希總統執政期間。

1991 年是美國與越南處理地雷與未爆彈問題的一個「關鍵時刻」,布希政府 在該年 4 月對越南提出邁向建交的「路徑圖」(roadmap),美國也在同一時間擬 訂一套對越南提供「人道援助」(humanitarian assistance)的機制。由「美國國際 開發署」(USAID)負責運用的「萊希戰爭受害者基金」(LWVF)在獲得國會同意 後首次對越南發放,這是美國政府自越戰結束以後第一次對越南的戰爭受害者提 供人道援助。47

自該年 4 月起,美國國際開發署將基金委託至數個非政府組織或私人企業進 行運用,包括「海外衛生義工」(HVO)、「義肢援助基金會」(POF)、「援助越戰 殘疾人協會」(VNAH)、「美國越戰退伍軍人基金會」(VVAF)、「世界展望會」(WV)、

「大學研究公司」(URC)、及「天主教救濟會」(CRS)都曾在這幾十年間受國際 開發署之託執行援助越南戰爭受害者的計劃。這些計劃包括向受害者提供義肢、

矯正器材、及復健服務;推動越南當地復健部門之發展、並促進當地義肢製造工 廠的技術及品質提升;促使殘障者獲得更多參與教育、社會、及經濟活動之機會;

以及推動越南立法改革,倡議越南政府制定保障殘障者權益的國家法律與提供殘

47 Embassy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Vietnam, “US-Vietnam Relations: Chronology,” updated July 2010, at http://vietnam.usembassy.gov/chronology.html (visited in 2013/6/20).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9

障者便利通行的建築設計規格與施工標準。48

1992 年 6 月,同樣由國際開發署負責管理的另一筆「流浪兒童與孤兒基金」

(DCOF)也在獲得國會同意後對越南發放,負責幫助越南的弱勢兒童與青少年,

其中也包括戰爭受害兒童。國際開發署將該筆基金委託至數個非政府組織,主要 計劃包括協助流落街頭的失學兒童重返插班中心接受基礎教育;增加弱勢兒童及 青少年接受普通教育與職涯訓練的機會;以及向少數民族兒童提供基礎教育。國 際開發署將流浪兒童與孤兒基金委託「天主教救濟會」、「賽珍珠基金會」(PSBF)、

與「世界關懷發展組織」(WCDO)等數個非政府組織進行幫助越南兒童的相關計 劃。49

自從美國國際開發署首度向越南的殘障民眾提供人道援助算起的前 10 年,

萊希戰爭受害者基金總共向越南發出 1,300 萬美元,流浪兒童與孤兒基金也發出 1,200 萬美元的。50越南的殘障民眾獲得美方提供的復健服務、義肢、與矯正器 材,美方委託的非政府組織也對越南當地的醫生及保健人員實施訓練,使殘障者 獲得更完善的醫療照護。除此之外,越南政府也逐步透過修法或制訂新法來保障 殘障者的權益。這兩筆人道援助基金有效促進越南弱勢人民的生活,亦提供一個 中立的合作平台,使兩個昔日的兵戎相見的國家重建互信,成為雙方日後建立外 交關係的重要推手。

相較於美國政府委託非政府組織對越南戰爭受害者進行人道援助的機制已 行之有年,協助越南清除地雷與未爆彈的正式制度直到柯林頓總統第一任期接近

48 USAID, Patrick J. Leahy War Victims Fund: Portfolio Synopsis, Washington, 2000, 2004; USAID,

“Vietnam,” LWVF Programs, at http://transition.usaid.gov/our_work/humanitarian_assistance/the _funds/lwvf/vietnam.html (visited in 2013/6/20).

49 USAID, Displaced Children and Orphans Fund: Honoring a Commitment to Vulnerable Children, Washington, 2001, pp. 52-54.

50 Embassy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Vietnam, “USAID: Two Decades of Development Assistance in Vietnam,” 15th Anniversary Factsheet, at http://photos.state.gov/libraries/vietnam/8621/pdf-forms/

15anniv-USAID-Factsheet.pdf (visited in 2013/6/20).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0

尾聲時才逐漸成形。美國國務院的「不擴散、反恐、排雷暨相關計劃」(NADR) 在 1998 與 1999 年首次分配經費給「越南和平之樹」(PTV)與「麥迪遜大學排雷 行動資訊中心」(MAIC at JMU)在越南建立「地雷宣導與訓練中心」(mine awareness and training center)。該中心位於廣治省東河鎮,負責與當地的人民委 員會合作對兒童推廣地雷風險教育。51

2000 年是雙方合作克服地雷與未爆彈問題的另一個「關鍵時刻」,隨著美越 關係在建交後迅速發展,雙方在該年簽署「雙邊貿易協定」(BTA)、柯林頓總統 也將於該年 11 月赴越南進行歷史性的訪問,解決地雷與未爆彈問題遂成為美國 與越南在「戰後和解」(reconciliation)的氛圍下必須積極面對的一項課題。

美國國防部長柯恩(William Cohen)在 2000 年 3 月訪問越南時承諾美國將協 助越南移除戰爭時期遺留下來的地雷。柯恩表示,美國官員要求越南政府提交執 行排雷作業所需設備的清單,美方已完全準備好向越南提供這些設備。52在柯恩 結束訪越行程後,美國政府在該年 6 月正式將越南納入由國務院政軍事務局轄下 的「武器移除與削減辦公室」(WRA)在全球推行的「人道排雷計劃」(humanitarian demining program)之中,越南首波將收到價值約 170 萬美元的排雷設備,包括地 雷與未爆彈偵測器、運載車輛、人員防護衣、及支援資料建檔的資訊設備。53

美國與越南雙方合作移除地雷與未爆彈問題的正式制度自此應運而生。國務 院每年都會編列預算在越南執行排雷計劃,這些經費主要花費在供應越南排雷設 備、協助越南發展自身執行排雷行動的能力、以及委託非政府組織在越南執行「排

51 U.S. Department of State, Bureau of Political-Military Affairs, “Vietnam,” in To Walk the Earth in Safety: The U.S. Commitment to Humanitarian Demining (2001), Washington, November 2001, p. 21.

51 U.S. Department of State, Bureau of Political-Military Affairs, “Vietnam,” in To Walk the Earth in Safety: The U.S. Commitment to Humanitarian Demining (2001), Washington, November 2001, p.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