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三章、 越南戰爭遺留問題

第三節、 落葉劑問題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8

管理與技術層面的建議及協助、資料管理訓練課程、以及提供排雷技術訓練與設 備援助等。62

有鑒於美國政府有意逐年升高與越南的軍事交流,國務院目前正試圖將越南 的地雷與未爆彈問題導入兩國軍事交流的框架之下。美國政府在 2012 年首度安 排越南「國家排雷指導委員會」派遣代表團前往美國的軍事基地進行觀摩,希望 藉此提升越南自身執行排雷計劃的效能。該越南代表團的層級已拉高至副部長級,

美越雙方近年有望在軍事對軍事的層級上加強地雷與未爆彈問題的合作。

根據第二章的敘述,歐巴馬政府試圖將對外政策的焦點轉往亞太地區,而被 美國視為「下游湄公河區域及東南亞領導者」的越南正是美國在東南亞地區的最 重要夥伴。此舉不僅可以加速解決戰爭遺留的地雷與未爆彈問題,更可以藉此機 會使美越雙方的軍事合作再次得到昇華,穩固美國政府與亞太地區重要夥伴的軍 事合作關係,符合美國國家利益。

第三節、落葉劑問題

一、落葉劑問題之背景

(一)落葉劑在越戰時期之使用概況

越南戰爭時期,美軍在南越的基地受到廣大的天然植披包覆,茂密的叢林有 利於敵軍的躲藏,美軍部隊的監視及作戰範圍因而受限,作戰反應速度也因此大 幅降低,此等不利條件對美軍的基地防禦形成很大的障礙。有鑑於此,美軍在 1960 年代首次將「戰略除草劑」(tactical herbicide)引進越戰,期望以此削弱越共 在叢林游擊戰的優勢。美軍除了使用落葉劑幫助基地防禦外,亦利用其做攻勢用

62 U.S. Department of State, Bureau of Political-Military Affairs, “Vietnam,” in To Walk the Earth in Safety: The U.S. Commitment to Humanitarian Demining (2011), Washington, July 2011, pp. 24-25.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9

途:主要包括摧毀敵軍的農作物,斷絕越共的糧食供應鏈;並透過植物大量落葉 使敵軍的武器貯藏處、運輸路徑與作戰基地無所遁形。63美軍在越戰期間總共摧 毀面積約 202 萬公頃的森林與 20 萬公頃的農作物,面積相當於美國麻州

(Massachusetts)。柬埔寨及寮國的邊境地帶也因為美軍噴灑落葉劑而受到波及。64

美軍與南越軍隊自 1961 年起開始在越南境內試驗各種落葉劑配方的效果。

1962 年 1 月 7 日,美國空軍正式發動一項代號為「農場工人行動」(Operation Ranch Hand)的計劃,透過 UC-123 運輸機來執行落葉劑的噴灑行動,其中有 95%的落 葉劑透過定翼式飛機噴灑在南越境內,另外 5%的落葉劑透過美國陸軍及南越軍 隊運用卡車、直昇機、船舶,甚至是人工進行噴灑行動。由於美軍當時利用藥劑 裝載圓筒上的顏色標誌來區分各個不同種類的落葉劑,主要可分為綠劑、粉紅劑、

紫劑、藍劑、白劑、及橙劑等六個種類。這六種顏色的落葉劑內含的化學成分及 比例皆不相同,其中橙色標誌落葉劑的使用量最高,占總比例約 60%左右。因此,

美國大眾普遍以「橙劑」為代表來泛指所有類型的落葉劑。65

根據美國空軍學者揚恩(Alvin Young)利用國防部後勤局的資料庫進行的統計,

美軍自 1962 年至 1971 年間一共灑下約 7,410 萬公升(約 1,960 萬加侖)的落葉劑。

66其他學者所公布的落葉劑總使用量也有些微差距,例如史提曼(Jeanne M.

Stellman)公布的總使用量約 7,370 萬公升(約 1,950 萬加侖)、衛斯庭(Arthur H.

Westing)公布的總使用量約 7,200 萬公升(約 1,905 萬加侖)。吾人可從中取得一個 概略值,推估美軍在越戰期間使用的落葉劑總量大約為 7,200 至 7,500 萬公升(約

63 Alvin L. Young, The History, Use, Disposition and Environmental Fate of Agent Orange (New York:

Springer, 2009), pp. 57, 60.

64 U.S.-Vietnam Dialogue Group on Agent Orange/Dioxin, “Declaration and Plan of Action,”

Washington and Hanoi, June 2010, p. 4.

65 Alvin L. Young, The History, Use, Disposition and Environmental Fate of Agent Orange, op. cit., pp.

3-6.

66 Alvin L. Young, William J. Van Houten and William B. Andrews, “2nd Agent Orange and Dioxin Remediation Workshop,”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Pollution Research, Vol. 15, Issue 2 (March 2008), p. 114.

60%-40% n-Butyl: isobutyl

ester of 2,4,5-T 一般落葉 1,130 235,040

50% n-Butyl ester 2,4,-D;

30% n-butyl ester 2,4,5-T;

20% isobutyl ester 2,4,5-T

一般落 葉、寬葉 類農作物

摧毀

12,405 2,580,240

藍劑 (Agent

Blue)

1966 -1971

21% sodium cacodylate + cacodylic acid to yield at

least 26% total acid equivalent by weight

快速落 葉、草 地、稻米

乾燥化

29,330 6,100,640 白劑

(Agent White)

1966 -1971

Acid weigh basis: 21.2%

tri-isopropanolamine salts of 2,4-D and 5.7% picloram

一般落葉 104,800 21,798,400

50% n-Butyl ester 2,4,-D;

50% n-butyl ester 2,4,5-T 配方(2):

50% n-Butyl ester 2,4,-D;

50% isooctyl ester 2,4,5T

一般落 葉、農作

物摧毀

208,330 43,332,640

總和 356,360 74,122,880

資料來源:各式落葉劑使用年份及使用量引用自 Alvin L. Young, William J. Van Houten and William B. Andrews, “2nd Agent Orange and Dioxin Remediation Workshop,”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Pollution Research, Vol. 15, Issue 2 (March 2008), p. 114;使用目的引用自 Alvin L.

Young, The History, Use and Disposition and Environmental Fate of Agent Orange, (New York:

Springer, 2009), p. 67; 配方成分引用自 Jeanne Mager Stellman, Steve D. Stellman, Richard Christian, Tracy Weber and Carrie Tomasallo, “The Extent and Patterns of Usage of Agent Orange and other Herbicides in Vietnam,” Nature, Vol. 422 (April 2003), pp. 682。(筆者整理製 做)

說明:每個落葉劑裝載圓桶的容量為 208 公升,相當於 55 加侖。

67 公升與加侖的單位換算由筆者自行計算。Steven D. Stellman and Jeanne M. Stellman, “Exposure Opportunity models for Agent Orange, Dioxin, and other Military Herbicides used in Veitnam,

1961-1971,” Journal of Exposure Analysis and Environmental Epidemiology, Vol. 14, No. 4 (2004), p.

354; Arthur H. Westing, “Herbicides in Warfare” The Case of Indochina,” in P. Bourdeau, J. A. Haines, W. Klein and C. R. Krishna Murti eds., Ecotoxicology and Climate: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Hot and Cold Climates (Chichester, UK: John Wiley & Sons Ltd, 1989), p. 339.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1

圖 3-6 越戰期間各種類落葉劑之逐年噴灑量(1961-1971) (單位:加侖)

資料來源:Agent Orange Record,at http://www.agentorangerecord.com/agent_orange_history/

(visited in 2013/6/28)。

根據學者史提曼在 2003 年刊載於《自然》(Nature)期刊中的研究報告顯示,

超過 65%的落葉劑配方中含有「2,4,5-三氯苯氧乙酸」(2,4,5-T),這種化學物質中 含有程度不一的「四氯雙苯環戴奧辛」(TCDD),68而 TCDD 是所有戴奧辛化合 物中毒性最強的一種,具有高度的致癌風險。在「農場工人行動」執行期間總共 有 3,183 個南越村莊受到落葉劑的直接噴灑,估計約有 210 萬至 480 萬的越南人 民曝露在落葉劑的噴灑範圍之下。69「越南落葉劑受害者協會」(VAVA)指出,美 軍在越戰期間灑下約 8,000 萬公升的落葉劑,大約有 480 萬名越南人受到噴灑,

68 Jeanne Mager Stellman, Steve D. Stellman, Richard Christian, Tracy Weber and Carrie Tomasallo,

“The Extent and Patterns of Usage of Agent Orange and other Herbicides in Vietnam,” Nature, Vol.

422 (April 2003), p. 681.

69 Ibid., p. 685.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2

超過 300 萬名越南百姓受到落葉劑的毒害所影響。70

比對過美越雙方的數據後,吾人可以得出以下幾點:

1. 在落葉劑的總使用量上,越南發布的數據資料比美方所估計的高出 500 至 700 萬公升左右。

2. 受噴灑者的人數上,越南採納史提曼公布的數據最大值,直接推定有 480 萬人在戰爭期間受到落葉劑直接噴灑。

3. 越南公布至少有 300 萬人民的健康受到影響,此數目介於美方所估計的受 噴灑人數範圍值內。

圖 3-7 落葉劑噴灑範圍圖(1965-1971)

資料來源:U.S. Department of the Army,轉引自 http://theorangestripe.org/agent-orange-spray -map-large.html (visited in 2013/6/28)。

70 “VAVA Vows to Continue Fighting for AO Victims,” March 13, 2009, at http://www.mofa.gov.vn/en/

nr040807104143/nr040807105001/ns090306084900/view (visited in 2013/6/28).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3

(二)落葉劑對人體造成之影響

落葉劑可能會造成接觸者有致癌、糖尿病、腦性麻痺、帕金森氏症、氯痤瘡、

周邊神經病變等各種疾病。除了直接受到落葉劑噴灑而產生病變的越南百姓外,

他們的後代子孫也受到殃及。落葉劑溶入當地的水源及食物之中,經由母體的血 液及母乳傳染,有極大的可能造成新生兒罹患先天性缺陷(birth defects)的問題。

「越南紅十字會」(VRC)估計,在這 300 萬名受落葉劑毒害影響的越南人民中,

有 15 萬名兒童因為父母受落葉劑噴灑的緣故而患上先天殘障或畸形。居住在落 葉劑噴灑範圍內的婦女有很高的機率導致早產、流產、死胎、子宮癌,也有較高 的機率生出畸形兒。71

根據 2009 年一項越南殘障人口統計的結果顯示,在越南的總人口數 8,584 萬 人中,大約有 610 萬人(占總人口數的 7.8%)患有一項(以上)的殘障,包括「視覺」

(vision)、「聽覺」(hearing)、「行動」(movement)及「知能」(cognition)等各項障礙。

這些殘障人口的比例隨著地區及省分的不同而有明顯的波動,特別與幾個落葉劑 噴灑量最高的地區呈現高度正相關(請參考表格 3-5)。儘管此調查結果仍無法證 明這些殘障人口一定與落葉劑有直接的關聯,我們仍然可以發現在越南中北部的

「廣治省」、「承天順化省」、「廣南省」(Quang Nam)、「峴港市」(Da Nang)及「廣 義省」等幾個區域殘障人口比例遠高於全國的平均值,而這些地方正是落葉劑的 重點噴灑區域。72

儘管如此,目前仍沒有足夠的科學證據可以證明這些越南人民的疾病與先天 性缺陷和美軍在越戰時期灑下的落葉劑有直接的關聯,美國政府也以此為由拒絕 對受落葉劑影響的越南人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71 “Facts about Agent Orange and Dioxion,” at http://www.warlegacies.org/AOFacts.pdf (visited in 2013/6/28).

72 U.S.-Vietnam Dialogue Group on Agent Orange/Dioxin, “Second Year Report,” Washington and Hanoi, May 2012, p. 15.

資料來源:U.S.-Vietnam Dialogue Group on Agent Orange/Dioxin, “Second Year Report,”

Washington and Hanoi, May 2012, p. 29。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5

(三)美國越戰退伍軍人控美國化學公司案

事實上,受到落葉劑影響而產生病變的不僅只有越南人民,許多美國的越戰 退伍軍人回國後也陸續出現健康問題。在 1978 年末,兩位越戰退伍軍人陸特山 (Paul Reutershan)與麥卡錫(Frank McCarthy)共同創立「落葉劑受害者國際組織」

(AOVI)。該組織在 1979 年與「越戰退伍軍人反戰組織」(VVAW)一同向「道爾 化學公司」(Dow Chemical)、「孟山都公司」(Monsanto Corporation)、「海克力士 化學公司」(Hercules Chemical)、及其它四間幫助美國政府生產落葉劑的化學公 司提出告訴。

這些化學公司一致否認落葉劑會對人體造成危害。此外,這些化學公司也堅 稱,由於它們是美國政府的承包商,因此不必承擔任何法律責任。1985 年 5 月,

本案最後由美國聯邦上訴法院第二巡迴審判庭法官韋恩斯坦(Jack Weinstein)擬 定解決辦法。由這些化學公司依照生產的落葉劑數量比例共同出資 1 億 8,000 萬 美元成立一個基金會,對這些退伍軍人及家屬提供「金錢補償」(compensation)。

這些化學公司不承擔任何的法律責任,而受害的退伍軍人則保留控訴權。73

這筆基金最後增額至 3 億 3,000 萬美元左右,在 1989 年 3 月時第一次對受 害的退伍軍人支出。向基金會提出申請的退伍軍人依照殘障程度的不同可以獲得 不同額度的補償金,其中殘障程度最嚴重的退伍軍人可以在 10 年內依序得到總 額為 1 萬 2,800 美元的補償金。已經因為落葉劑產生的疾病而死亡的退伍軍人之 家屬可獲得 3,400 美元。這筆基金在 1997 年全數分配完,其中 1 億 9,700 萬美元 用來賠償 5 萬 2,000 名退伍軍人及家屬,平均每人獲得約 3,800 美元。這筆基金 也分配 7,400 萬作社會服務用途,有 23 萬 9,000 名越戰退伍軍人受到幫助。澳洲 與紐西蘭的越戰退伍軍人分別得到 700 萬美元與 100 萬美元的補償金。另外有

73 Robert D. Schulzinger, A Time for Peace: the Legacy of Vietnam War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pp. 90-91.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6

5,000 萬美元做為本案的訴訟支出。74

在訴訟案進行的同時,美國國會也針對受落葉劑影響的退伍軍人補償問題進

在訴訟案進行的同時,美國國會也針對受落葉劑影響的退伍軍人補償問題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