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三章、 越南戰爭遺留問題

第一節、 失蹤美軍問題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59

第三章、越南戰爭遺留問題

在美國與越南未來勢必要有更深層合作的同時,雙方必須更積極處理越南戰 爭遺留問題(Legacies of Vietnam War)。從美國的立場來看,越戰期間「失蹤美軍」

(MIA)下落的找尋有著至高的重要性。從越南的立場來看,最關切的莫過於「地 雷與未爆彈」(landmine and UXO)及「落葉劑」在越戰結束後持續對越南造成的 傷害。當華盛頓在尋找失蹤美軍一事上已取得重大進展的同時,河內也數度要求 華盛頓對於地雷與未爆彈及落葉劑造成的人道問題承擔起更多的責任。雙方政府 在發展關係正常化的過程中有默契地不讓戰爭遺留問題阻礙美越關係的進展,目 地就是要避免此等敏感議題破壞雙方拉近彼此關係的努力。時至今日,美國與越 南正朝向更密切的夥伴關係發展,戰爭遺留問題也躍升為雙方談判桌上的重要議 題,在當前的美越關係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本章內容涵蓋「失蹤美軍」、「地雷與未爆彈」、及「落葉劑」三項重要的越 南戰爭遺留問題,並依序探討各項戰爭遺留問題的成因背景、後續進展、並一窺 當前處理機制之全貌。

第一節、失蹤美軍問題

一、失蹤美軍問題之背景:

(一)名詞界定

以下名詞常被運用在失蹤美軍問題的分析之中:1

1. 「戰俘」(Prisoner of War):指受到敵軍以「戰俘」名義扣留的美軍人員,

1 Charles A. Henning, “POWs and MIAs: Status and Accounting Issues,” CRS Report, RL33452 (June 2006), pp.1-2.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0

或是最後被目擊時仍受敵軍扣留的人員。

2. 「失蹤美軍」(Missing in Action):因敵軍的作戰行動而脫離美軍掌控的人 員,但此類人員的狀態並未被認定為「戰俘」或是「陣亡」。

3. 「戰俘/失蹤美軍」(POW/MIA) : 在越戰尚未結束時,尼克森政府將「戰 俘」及「失蹤美軍」直接合併為「戰俘/失蹤美軍」,將兩種原本不同的受 難者類型以一個複合式名詞作單一類型呈現,因而創造出一種新的受難者類 型。學者富蘭克林(H. Bruce Franklin)指出:「『戰俘/失蹤美軍』類型是一個 刻意設計而前所未有的『發明』,暗示每一個失蹤者皆可能是戰俘,即使是 在不可能被活捉的狀況下失蹤。」2時至今日,美國國防部在對外報告及聲 明中仍然使用「戰俘/失蹤美軍」這種新名詞。

4. 「作戰陣亡/屍體未尋獲」(Killed in Action/ Body not Recovered):此分類 人員被認定已在戰爭中死亡,但屍體或殘骸尚未被美軍發現,例如飛機在半 空中爆炸、墜毀、或是人員屍體墜入海底的個案。

5. 「下落不明人員」(Unaccounted for):此分類屬一種涵蓋一切(all-inclusive) 的名詞,並非一種法律上的狀態。該名詞用以表示該美方人員在一開始被列 在「戰俘」、「失蹤美軍」、或「作戰陣亡/屍體未尋獲」的狀態之中,但目 前尚未取得該人員更進一步的相關資訊。

在越南戰爭接近尾聲時,美國政府公布失蹤美軍數目總共有 2,583 人。然而,

這個數目卻有誤導大眾之嫌。事實上,在美國官方公布的 2,583 人中,有 1,095 名美軍已被列入「作戰陣亡/屍體未尋獲」這個類型中,實際列入「失蹤美軍」

類型的只有 1,488 人。3在《巴黎協定》簽署時,這些類型全部被合併到新創造的

「戰俘/失蹤美軍」類型。尼克森政府此舉有其政治考量,目地是為了讓「戰俘

2 H. Bruce Franklin, M. I. A. or Mythmaking in America (New Jersey: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1992),

p. 13. 轉引自魏良才,「越戰故事中未完結的篇章:美國『戰俘』及『失蹤美軍』問題之探討」,

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報,第 17 期(2000 年),頁 293。

3 人數資料來自於 http://www.miafacts.org/how_many_missing.htm (visited in 2013/6/11).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1

/失蹤美軍」的數目提升,使美國大眾產生一種中南半島上還有許多生還美軍的 錯覺,藉此提高美國大眾對此議題的關注,使執政者有炒作的空間。

嚴格上來說,「失蹤美軍」這個名詞具有其法律上的涵義存在,表示該美軍 人員目前仍然處於「生還」(alive)的狀態。根據美國「失蹤人員法」(Missing Persons Act)之規定,被判定為「失蹤」的美軍,在其失蹤期間,其所屬軍種必須繼續支 付其薪餉及一切應享之津貼及福利。當該員被轉變到「作戰陣亡」的類型時,所 有薪餉及其它津貼福利將消失,家屬只能領取撫卹金。4

儘管如此,美國大眾在日後仍普遍將所有下落不明者,不論是「戰俘」、「失 蹤美軍」、或「作戰陣亡/屍體未尋獲」都視為「戰俘/失蹤美軍」這個類型,

並直接以「失蹤美軍」稱呼之。因此,本文採取美國大眾的普遍用法,將所有下 落不明的美軍人員都稱為「失蹤美軍」,實際上等同於上述的第五種名詞分類。

(二)「迷思」源起

在美國的歷史中,每一次的海外戰爭都會留下失蹤美軍的問題,美國在二次 大戰期間約有 7 萬 9,000 名的失蹤美軍、在韓戰時期約有 8,100 名、在越戰時期 的失蹤美軍有 2,583 名、在冷戰的各項行動中也有 126 名美國軍人下落不明。5然 而,失蹤美軍議題僅在越戰後獲得廣大的迴響,進而在越戰後的美國對越南政策 產生龐大的影響力。除了美國大眾將焦點轉移至失蹤美軍議題上試圖忘卻戰爭的 失敗經驗外,政治人物對此議題的操弄、「家屬聯盟」(NLF)等激進團體的哄抬、

甚至是 1980 年代好萊塢電影的渲染都使此議題催生龐大的政治能量。

4 魏良才,「越戰故事中未完結的篇章:美國『戰俘』及『失蹤美軍』問題之探討」,前引文,頁

299。

5 此數據為各個戰爭結束後的總失蹤美軍數目。筆者自美國國防部「戰俘/失蹤人員辦公室」

(DPMO)網站及其報告書中比對得出,at http://www.dtic.mil/dpmo/ (visited in 2013/6/12)。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2

圖 3-1 美國海外戰爭失蹤美軍人數圖

資料來源:「戰俘/失蹤人員辦公室」(DPMO)網站。

政治人物操弄失蹤美軍議題始於尼克森(Richard Nixon)總統時期。尼克森在 1968 年總統大選時就將「光榮結束越戰」做為其主要的競選訴求,這項訴求也 使尼克森成功贏得總統大選,然而,尼克森卻無法在他的第一任期內兌現其競選 時的承諾。炒作戰俘及失蹤美軍的議題因而成為尼克森政府延續越戰的一項不可 或缺的計謀,在美國國內發揮打擊反越戰運動的重要功能,此議題也成為在和平 談判過程中構築無法克服之障礙的精巧手法。6事實上,尼克森總統並非真正想 要提早結束越南戰爭,因而藉由炒作戰俘及失蹤美軍議題延長戰事,魏良才教授 指出:

「…(尼克森政府)考慮的因素之一就是美國對南越政府及人民有一份道義 上的責任。但是在當時國內反戰情緒極度高昂的情況下,想要持續戰爭的進 行就必須有非常強而有力足以令絕大多數美國民眾接受的藉口。「戰俘」/

「失蹤美軍」問題正具有這樣的特性,因為沒有一個忠貞的美國人會反對拯 救他們被敵人俘虜或在戰役中失蹤的子弟。」7

6 H. Bruce Franklin, “The POW/MIA Myth,” The Atlantic Monthly, Vol. 268, No. 6 (December 1991), pp. 53-54.

7 魏良才,「越戰故事中未完結的篇章:美國『戰俘』及『失蹤美軍』問題之探討」,前引文,頁

297-298。

World War II,

*79,000 Korean War,

*8,100

Vietnam War, 2,583

Cold War, 126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3

失蹤美軍問題在《巴黎和平協定》(Paris Peace Accords)簽署後迅速轉變為阻 擋雙方達成關係正常化的最主要障礙。1973 年 1 月 27 日,失蹤美軍問題被寫入

《巴黎協定》第 8 條 b 款之中。對美國人而言,失蹤美軍問題本來純屬一項「人 道性」的議題,自從它被寫入充滿政治性色彩的《巴黎協定》後,失蹤美軍問題 將不可避免地在法律上與其它戰後問題產生連結。8正因如此,北越併吞南越後 數度嘗試將「經濟援助」和「失蹤美軍」議題作連結,造成雙方在戰後初期的正 常化談判中僵持不下。

河內之所以提出這樣的要求,是因為《巴黎協定》第 21 條中美方承諾將提 供北越政府戰後「重建援助」。1973 年 2 月 1 日,尼克森在致越南總理范文同(Pham Van Dong)的秘密信函中亦承諾,美方願意提供河內 32 億 5,000 萬美元的重建援 助金。在美軍發起的「歸鄉行動」(Operation Homecoming)完成之前,季辛吉(Henry Kissinger)於 2 月初在河內向北越政府提出 80 名可能受到越共俘虜的失蹤美軍的 名單,要求河內政府交代這些人員的下落。

事實上,根據美方當時的紀錄顯示,可能受到越共俘虜的失蹤美軍數目最多 只有 56 名,季辛吉故意捏造這些個案的數字,目的就是要使河內政府無法達成 美方的要求。季辛吉日後表示,美方非常不滿意河內尋找失蹤美軍的成效,因此 無法提供河內任何經濟援助。9換言之,自從《巴黎協定》簽署後,尼克森及季 辛吉巧妙利用寫入該協定第 8 條 b 款的失蹤美軍問題來規避執行該協定的其它條 款,甚至是日後對越南經濟援助的秘密承諾。

失蹤美軍議題在尼克森政府時期首先被用來延長越戰的存續,之後被利用來

8 Robert K. Musil, “Manipulating the MIAs,” The Nation, October 9, 1976, p. 332.

9 H. Bruce Franklin, “Who’s behind the M.I.A. Scam—&Why,” The Nation, December 7, 1992, p.

703.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4

規避《巴黎協定》之拘束,特別是對越南提供經濟援助的部份。1975 年越南統 一後,戰後歷任美國總統-包括福特(Gerald Ford)、卡特(Jimmy Carter)、雷根 (Ronald Reagan)、及布希(George H. W. Bush)-都接續尼克森的手法,持續利用 失蹤美軍議題來正當化華盛頓對河內實施的貿易禁運、政治孤立、及阻礙雙方關 係正常化之發展。10尤其在雷根執政的 8 年期間,失蹤美軍問題在美國政府、家 屬聯盟、及好萊塢電影共同的推波助瀾下演變成為一個全國性的「迷思」。

雷根總統於 1981 年上台後努力增加失蹤美軍問題的曝光度。新上任的美國 總統、國務卿、國防部長、及政府各層級官員在政策報告與演講中不斷地向大眾 宣傳失蹤美軍的相關議題。由美國總統宣布的「戰俘/失蹤美軍表彰日」

(POW/MIA Recognition Day)變成一件年度大事,在表彰日當天舉行一系列由政 府及「家屬聯盟」共同舉辦的特別儀式、演說及各種活動。11該政府對失蹤美軍 問題最大的具體貢獻就正如它本身所炫耀的「與戰俘及失蹤美軍家屬聯盟所共同 發動這場積極的公眾意識活動」已將「此一問題的國內意識提升至越戰結束以來 的最高度」,而「媒體報導也顯著增加」。12

與「家屬聯盟」保持密切關係成為雷根政府另外一項重要策略。家屬聯盟長 久以來發揮著向政府施壓的功能,美國政府與家屬聯盟原來維持著對立的關係,

與「家屬聯盟」保持密切關係成為雷根政府另外一項重要策略。家屬聯盟長 久以來發揮著向政府施壓的功能,美國政府與家屬聯盟原來維持著對立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