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抒情內涵之深濃,詩化特色之突出。

第七章進行韓愈、歐陽脩「以詩為文」寫作情形之比較,先據以往學界對於 歐陽脩擬韓愈的三篇作品加以比較剖析,再針對碑誌、雜記、序跋這三類進行大 致比較,試舉列「以詩為文」特色較為顯明之篇章約略說明之,或因單章篇幅未 能涵蓋韓、歐該類文體所有篇章,然韓、歐「以詩為文」之整體寫作風格之同與 異仍判然顯明,一陽剛、一陰柔,一奇崛、一平易。

第八章結論部分總結以上各章所析論,得出歐陽脩「以詩為文」乃在「以詩 情為文」,並將詩化的各種因素融入散文的寫作中,且寫作時驅策心志,意到筆 隨,並未專用詩體或文體,故詩如文、文如詩,詩文面目近似,渾然交融,跨體 展演,風神翩翩,以臻文學藝術之至高境界。

關鍵字:歐陽脩、以詩為文、六一風神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I

目錄

第一章 緒論...1

第一節 研究動機...1

第二節 前人研究成果...7

一、歐陽脩「以詩為文」相關研究論著...8

二、綜合討論「以詩為文」相關研究論著...10

三、跨文類之相關研究論著...11

第三節 「以詩為文」之定義與研究方法...19

第二章 歐陽脩「以詩為文」之寫作源流...29

第一節 韓柳以前「以詩為文」之寫作概況...29

第二節 韓柳「以詩為文」之寫作概況...36

第三節 小結...43

第三章 對讀歐陽脩述同一事之詩文以探討「以詩為文」寫作情 形...44

第一節 對讀歐陽脩自述「仕宦貶謫」之詩文探討「以詩為文」寫作情 形...44

第二節 對讀歐陽脩自述「衰老歸隱」之詩文探討「以詩為文」寫作情 形...48

第三節 小結...54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II

第四章 對讀歐陽脩評同一人之詩文以探討「以詩為文」寫作情

形...56

第一節 對讀歐陽脩評「蘇、梅二子」之詩文探討「以詩為文」寫作情 形...56

第二節 對讀歐陽脩評「至親諸友」之詩文探討「以詩為文」寫作情 形...67

第三節 小結...85

第五章 對讀歐陽脩寫同一物之詩文以探討「以詩為文」寫作情 形...87

第一節 對讀歐陽脩寫「亭臺樓閣」之詩文探討「以詩為文」寫作情 形...87

第二節 對讀歐陽脩寫「自然萬物」之詩文探討「以詩為文」寫作情 形...96

第三節 小結...108

第六章 研讀歐陽脩各類文以探討歐陽脩「以詩為文」寫作情 形...110

第一節 歐陽脩碑誌類「以詩為文」寫作情形...110

第二節 歐陽脩序跋類「以詩為文」寫作情形...118

第三節 歐陽脩雜記類「以詩為文」寫作情形...122

第四節 小結...133

第七章 韓愈、歐陽脩「以詩為文」寫作情形之比較...135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III

第一節 歐陽脩擬韓愈之三篇作品「以詩為文」寫作情形之比較...135

一、 韓愈〈祭薛中丞文〉與歐陽脩〈祭吳長史文〉...135

二、 韓愈〈送孟東野序〉與歐陽脩〈書梅聖俞稿後〉...136

三、 韓愈〈祭田橫墓文〉與歐陽脩〈弔石曼卿文〉...137

第二節 韓愈、歐陽脩各類文「以詩為文」寫作情形之比較………138

一、 碑誌類...139

二、 雜記類...140

三、 序跋類...141

第三節 小結...142

第八章 結論...144

參考書目...147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研究動機

本研究在前輩學者的研究成果上發掘問題,此課題乃從韓愈「以詩為文」相 關研究論著得出,錢穆有鑒於「詩、文各有體」此一論題,不僅可在唐代詩歌運 動中加以論述,亦可置於唐代古文運動的脈絡中加以申說,故於〈雜論唐代古文 運動〉一文中特別標舉「以詩為文」一詞:

陳後山評韓公詩,謂詩、文各有體,韓以文為詩,杜以詩為文,故不工爾。

竊謂後山此評,亦未全是。謂詩、文各有體,是也。謂韓公以文為詩,亦 是。因謂韓詩不工,則私人之好惡,歷代好韓詩者,必不以為然。顧韓公 之有大貢獻於中國文學史者,實在文不在詩。而韓公之以詩為文,向來亦 無人道及。此我上文所謂散文短篇體類之新演變也。試再稍申說之。1

韓、柳二公,實乃承於辭賦、五七言詩盛興之後,純文學之發展,已達燦 爛成熟之境,而二公乃站於純文學之立場,求取融化後起詩、賦純文學之 情趣風神以納入於短篇散文之中,而使短篇散文亦得侵入純文學之閫域。

錢穆觀察到歷來研究者忽略之課題,韓愈不僅「以文為詩」,同時也「以詩為文」, 錢穆更試圖給予韓愈的詩、文成就更公允的評價:

2

錢穆既揭示韓愈「以詩為文」的意旨,並解釋其意義曰:「惟韓公深於文,明於 體類,故能以詩之神理韻味化入散文中」3又言:「至於韓、柳有作,乃刻意運化 詩、騷、辭賦之意境而融入之於散文各體中。」4

何寄澎則更進一步整理錢穆的論點,於〈論韓愈之以詩為文──兼論韓文寫 作策略之形成及影響〉文中曰:

在此,錢穆使用「神理韻味」、

「意境」等字詞定義「以詩為文」,仍只是約略的、概括性的抽象詮釋,也正說 明相對於「以文為詩」之義可明確界定,用以衡量「以詩為文」的準據則難以具 體言說。

1 見錢穆:〈雜論唐代古文運動〉,載《新亞學報》三卷一期,收入氏著《中國學術思想史論叢 (四)》(臺北:東大圖書公司,1978 年 1 月),頁 56。

2 見錢穆:〈雜論唐代古文運動〉,《中國學術思想史論叢(四)》,頁 69。

3 見錢穆:〈雜論唐代古文運動〉,《中國學術思想史論叢(四)》,頁 48。

4 見錢穆:〈雜論唐代古文運動〉,《中國學術思想史論叢(四)》,頁 71。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第一,韓愈是「以詩為文」的;第二,韓愈的「以詩為文」表現在其短篇 新體(按,依錢氏之意,即指書牘、贈序、雜記等)的創作上,而這種嶄 新的創作手法,促成了短篇新體的特殊風貌;第三,韓愈這樣的表現使韓 文在中國文學史上具有重大貢獻。5

何寄澎認為錢穆以「神理韻味」6來解釋有欠具體,便進一步針對「以詩為文」

的準據加以申說,追究其意義,而重新將「以詩為文」之意詮釋為「以作詩之法 作文,讓詩之質素入文,使文如詩。具體言之,則此種文是抒情的,常用比興的,

講求辭采、語言之琢鍊,富音律美,甚且是有韻的。」7

其後越五代宋初,至歐陽脩、蘇軾,終繼韓文而變易、光大之。歐以「抒 情」得其「風神」之譽;蘇以「比興」而具宏深之美,固皆韓「以詩為文」

之流脈──至其詳,容待他日細論。

認為此乃韓愈文一貫的 特色,非只有短篇新體;且在文學史上,韓愈亦有前承後續之實。何寄澎一一檢 索雜記、書、序、哀祭、碑誌、雜文,針對其中可見「以詩為文」特色的篇章加 以論述,得知韓愈作新古文之所以融入詩之質素,是為了實踐「變文體」、「去陳 言」的古文運動。最後在結語提及:

8

而羅聯添在〈論韓愈古文幾個問題〉中指出「韓愈以詩為文」此一論題因錢 穆之提出方才得到學界重視與論述,其根據原出於清代的曾國藩,以「無韻之詩」

評韓愈〈題李生壁〉一文,認為韓愈「以詩為文」提高了文之意境,更將詩、文 俱變為「散文詩」。

指出歐陽脩「六一風神」之展現,在於其承自韓文之「抒情」筆法,可謂是韓「以 詩為文」的流脈。且由此段文字可知,何寄澎認為「抒情」與「比興」可為韓「以 詩為文」的兩大寫作面向,若由此延伸論述或可對歐陽脩與蘇軾的文章如何學 韓、變韓甚至發揚光大,得到更深入的解答。

9觀〈題李生壁〉10

5 見何寄澎:〈論韓愈之以詩為文──兼論韓文寫作策略之形成及影響〉,載《語文、情性、義 理-中國文學的多層面探討國際學術會議論文集》(臺北: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出版,1996 年 7 月),後收入氏著《典範的遞承:中國古典詩文論叢》(臺北:文史哲出版社,2002 年 3 月),

頁 84。

6 「以詩之神理韻味化入散文中」,見何寄澎:〈論韓愈之以詩為文──兼論韓文寫作策略之形 成及影響〉,《典範的遞承:中國古典詩文論叢》,頁 48。

7 見何寄澎:〈論韓愈之以詩為文──兼論韓文寫作策略之形成及影響〉,《典範的遞承:中國 古典詩文論叢》,頁 89。

8 見何寄澎:〈論韓愈之以詩為文──兼論韓文寫作策略之形成及影響〉,《典範的遞承:中國 古典詩文論叢》,頁 117。

9 見羅聯添:〈論韓愈古文幾個問題〉,載《漢學研究》,第 9 卷 2 期(1991 年 12 月),頁 290。

10 見韓愈著,馬其昶校注:《韓昌黎文集校注》(臺北:世界書局,2002 年 1 月),頁 716-717。

一文,韓愈敘述未冠時初遇李生的情狀,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再度見面卻是心身俱老的樣貌,感嘆不得志於世,唯有尚友古人,抒發懷才不遇 的寂悶與無奈,曾國藩更推崇韓文是「低回唱嘆,深遠不盡」的「無韻之詩」11

王基倫還認為韓愈以詩為文的寫作過程,歐陽脩亦有可能親身經歷,前人未 明白指出而已。而歐集作品如序跋、書牘、贈序、哀祭等題材,或以詩或以古文 書寫,尤其像是〈豐樂亭遊春三首〉之與〈豐樂亭記〉、〈晝錦堂〉之與〈晝錦堂 記〉、〈題滁州醉翁亭〉之與〈醉翁亭記〉等,題旨內容亦復相近之作品,推論歐 陽脩在寫景抒情時,絕無僅作詩或僅作古文的心態。且王基倫注意到錢穆先生論 韓公以詩為文時,曾謂其情存比興,諸家多以評詩語評之

。 故羅聯添認為此篇乃「散文詩」,詩、文之間似跨越界限,融合為一。

另王基倫《韓歐古文比較研究》中提到錢穆所舉出韓愈「以詩為文」的證據,

即是傳狀、贈序類作品,韓公皆將其題材經由比興手法表現出來,使其富有詩的 境界,神理韻味兼而有之。故知「以詩為文」或以「運詩為文」稱之,本質上即 是一種寫作方式的運用。綜理前文,「以文為詩」或「以詩為文」,其句式涵義相 似,皆為改變詩或古文之體制風貌的一種寫作方式。然「以文為詩」的文,是指 文字、才學、議論,甚或是融合古道古文風味的寫作法度;相對而言,「以詩為 文」的詩,也是指融合詩風味的寫作法度,如比興、諷誦、遊戲、神理韻味等。

12,而評歐公之論者亦 如此。且今人周振甫〈歐陽脩散文的特色〉一文引用劉大櫆與姚鼐諸家評述,劉 大櫆評〈真州東園記〉云:「歐公記園亭,從虛處生情。……歐公園亭,以敷娛 都雅勝。此篇鋪敘今日為園之美,一一倒追未有之荒蕪,更有情韻意態。」13又 姚鼐評歐公〈峴山亭記〉云:「歐公此文神韻縹緲,如所謂吸風飲露、蟬蛻塵壒 者,絕世之文也。」14

清朝桐城派的古文家,對於歐陽脩的散文,極力推崇他的風神絕世,認為 他具有極高的風韻。……所謂風神,就是長於感嘆,處處生情;也就是把 自己的感情寫進散文裡面,用一種詠歎的句調表達出來。一唱三嘆,在詩 歌裡往往有這種表現手法,現在把這種手法用到散文中來,用來發抒感 情,這就使散文具有詩歌的韻味。這種詠歎是抒情的,所以主要不在刻劃

清朝桐城派的古文家,對於歐陽脩的散文,極力推崇他的風神絕世,認為 他具有極高的風韻。……所謂風神,就是長於感嘆,處處生情;也就是把 自己的感情寫進散文裡面,用一種詠歎的句調表達出來。一唱三嘆,在詩 歌裡往往有這種表現手法,現在把這種手法用到散文中來,用來發抒感 情,這就使散文具有詩歌的韻味。這種詠歎是抒情的,所以主要不在刻劃

在文檔中 歐陽脩「以詩為文」研究 (頁 4-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