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歐陽脩雜記類「以詩為文」寫作情形

在文檔中 歐陽脩「以詩為文」研究 (頁 129-142)

第六章 研讀歐陽脩各類文以探討歐陽脩「以詩為文」寫作情

第三節 歐陽脩雜記類「以詩為文」寫作情形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六、〈廖氏文集序〉

為廖倚之兄廖偁作,文中表達得此一志同道合者之雀躍,曰:「然則舉今之 世,固有不相求而同者矣,亦何待於數千歲乎?」772作者原以為必須等待千年以 後方有人與自己的意見相合,對其觀點表示贊同,但沒想到同時而存的廖偁已舉 出和自己相謀相符的看法,令作者喜出望外。然而知己好友雖以才德聞名,然未 得顯達即齏志以歿,令歐陽脩不禁感嘆:「以其不達而早死,故不顯于世。嗚 呼!」773

歐陽脩常在文中流露為人才埋沒而感到不捨,文中感佩仲君之行為,慨歎世 局:「少舉進士,官至尚書心田員外郎而止。君生於有宋百年全盛之際,儒學文 章之士得用之時,宜其馳騁上下,發揮其所畜,振耀於當世。而獨韜藏抑鬱,久 伏而不顯者,蓋其不苟屈以合世,故世亦莫之知也,豈非知命之君子歟!」

七、〈仲氏文集序〉

774

正如何寄澎曰:「歐陽序跋以議論感慨成文,重在傳人,確屬自創格調;而 其動人之深,古今亦難出其右。」

仲 君不苟合於世俗,故終其一生,抱負不得發揮,只能屈居下位,不得有所作為,

其品德節行也不為世人所知。悲士不遇可謂是歐文抒情所關注的主題,從中亦可 見到歐陽脩對自身際遇的傷懷,故傾注在文中有更深沉的感慨,更能引起跨越時 空的同情共感。

775

而歐陽脩雜記一體,亦多「言情之作」

歐陽脩因議論感慨,而出以一唱三嘆之調,

使文章頗有詩情遠韻與陰柔之美,可知序跋類是歐陽脩「以詩為文」之又一明證。

第三節 歐陽脩雜記類「以詩為文」寫作情形

776

「畫舫齋」之所以舟為名,乃在於「舟之為物,所以濟險難,而非安居之用

,或未如前一章所述有同題之詩可 參照,然亦有「以詩入文」之現象,以下茲舉數例說明之:

一、〈畫舫齋記〉

772 見歐陽脩著,李逸安點校:《歐陽脩全集》,頁 616。

773 見歐陽脩著,李逸安點校:《歐陽脩全集》,頁 616。

774 見歐陽脩著,李逸安點校:《歐陽脩全集》,頁 617。

775 見何寄澎:〈歐陽脩古文作法探析〉,《唐宋古文新探》,頁 195-196。

776 陳柱語,見氏著:《中國散文史》(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65 年 1 月),頁 237。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也。」777歐陽脩憶起當年因罪貶謫,水行萬里途中,幾遭危難,備嘗艱辛,故反 躬自問:「而乃忘其險阻,猶以舟名其齋,豈真樂於舟居者邪!」778

苟非冒利於險,有罪而不得已,使順風恬波,傲然枕席之上,一日而千里,

則舟之行豈不樂哉!

如今苟且安 居,豈可忘危?將內心之矛盾與衝突,直白展現,而危殆不安之失意苦悶亦緩緩 流露。又曰:

779

(一) 駢詞儷句:寫齋之左右山林風景相映,如詩如畫,所謂「山石崷崒,佳花 美木之植,列於兩簷之外。」

作者之所以取舟為名,乃回顧過去不得已謫走江湖之事,又無暇效法古人遯世遠 隱,因而省悟,若心懷名利,即使安居陸地,也有風濤之險;若能脫去名利之韁 鎖,則舟行也是樂事;樂與不樂,在乎此心一念之轉。歐陽脩有如此坦蕩豁達的 心胸,故能自得其樂。

此文詩化特色亦可從外在形式觀察:

780

(二) 一唱三嘆:唐介軒評:「此文忽而波瀾恣肆,忽而心氣安閒,正爾韻致如 生。」

以四六駢句描繪出如詩如畫之建築與山石、花木 造景,交相輝映,美不勝收。

781

由於情不自已,就發於反復詠歎,就形成文意的波折搖曳。蘇洵評歐文「往 復百折」,實是兼言唱嘆和波折的。

點出此文轉折跌宕,掀起一陣陣波瀾起伏,亦正如孫琮所評:「一起詳 寫舫齋,中間忽發波瀾,後幅結出正意,步驟極盡其妙。」論者多從「一波三折」

之筆法觀此文之巧妙變化,周明即點出「一波三折」乃「語句文意的層疊轉折」,

此與「一唱三嘆」皆源於「一往情深的情韻」:

782

可知歐文皆「情動於中而形於言」,故筆法再多變皆不離一「情」字。且觀〈畫 舫齋記〉一文從古至今,由遠而近,逐層推進,一層一層自我剖析內心之情感世 界,有如舟之境,亦如舟之行,更有居安不忘危之積極觀點。

777 見歐陽脩著,李逸安點校:《歐陽脩全集》,頁 568。

778 見歐陽脩著,李逸安點校:《歐陽脩全集》,頁 569。

779 見歐陽脩著,李逸安點校:《歐陽脩全集》,頁 569。

780 見歐陽脩著,李逸安點校:《歐陽脩全集》,頁 568。

781 見洪本健:《歐陽脩資料彙編》,頁 1219。

782 見周明:〈論「六一風神」——歐陽脩散文的審美特質〉,《江蘇教育學院學報》(社會科學 版),第 15 卷第 3 期,頁 58。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二、〈李秀才東園亭記〉

文章起首即點明作記原由,言:「修友李公佐有亭,在其居之東園。今年春,

以書抵洛,命修志之。李氏世家隨。」783李氏世家在「隨」,「隨」地乃春秋時的

「漢東大國」,對比今時「山澤之產無美材,土地之貢無上物」784的「庳貧薄陋」

之地,更可見隨州的歷史變遷情形。歐公因年少時在此地居住過,「地既瘠枯」,

生活困頓,但因李氏「家多藏書,訓子孫以學」785

相與逆數昔時,則於今七閏矣,然忽忽如前日事,因歎嗟徘徊不能去。噫!

予方仕宦奔走,不知再至城南登此亭復幾閏,幸而再至,則東園之物又幾 變也。計亭之梁木其蠧,瓦甓其溜,石物其泐乎!隨雖陋,非予鄉,然予 之長也,豈能忘情於隨哉!

,且曾與李氏諸兒嬉戲遊樂等 諸多光景,浮現心頭,更引起滿腔思憶與懷念,文云:

786

由此篇亦可知「六一風神」與「抒情」之聯繫,如陳衍讚美此文云:「將實 事於虛空中摩蕩盤旋,此歐公平生擅長之技,所謂風神也。」

世事紛紛總多變,舊情依依長難忘。昔日手植之佳木美草,如今仍生生不息;然 而「予方仕宦奔走」,園亭經歲月光陰的消磨,亦將隨之遷改。時間的因素不斷 地在文章中推移,歐公的感慨亦隨之轉趨濃烈,所謂「然忽忽如前日事,因歎嗟 徘徊不能去」,「豈能忘情於隨哉!」這般回顧往昔,流連於舊地之不捨,展望未 來,卻又充滿難以預料之不確定感。

787

岷江之來,合蜀眾水,出三峽為荊江,傾折回直,捍怒 鬬激,束之為湍,

通篇語言自然平 易,情韻之轉折在文章遞進間,而翻生波瀾萬端,故讀來盪氣迴腸。

三、〈峽州至喜亭記〉

此篇顯而可見以詩之句式為文,甚至引詩句入文的現象,可觀察到「以詩為 文」的寫作現象:

(一) 以詩之句式為文:敘述蜀地從五代至宋的經濟、貿易和交通狀況,再轉入 描寫長江上游流水之湍急驚險,云:

783 見歐陽脩著,李逸安點校:《歐陽脩全集》,頁 932。

784 見歐陽脩著,李逸安點校:《歐陽脩全集》,頁 932。

785 見歐陽脩著,李逸安點校:《歐陽脩全集》,頁 933。

786 見歐陽脩著,李逸安點校:《歐陽脩全集》,頁 933。

787 見陳衍:《石遺室論文》,收入王水照編:《歷代文話》,第七冊,頁 6761。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其「壯大害物」而難逃砍伐之命運,故人生在世即便無益於當時,也萬不可有害 於社會,否則將難以立足。椿樹之有害而遭砍伐,與杏樹之善而得存此二事,令 作者生發慨歎,「豈才不才各遭其時之可否耶?」798歐陽脩所見之樹木境遇又與 莊周所言之樹木境遇不同,故進一步推究其因,曰:「凡物幸之與不幸,視其處 之而已」799

古者伐山林,納材葦,惟是地物之美,必登王府,以經於用。不供,謂之 畔廢;不時,謂之暴殄。今土宇廣斥,賦入委疊;上益篤儉,非有廣居盛 囿之侈。縣官材用,顧不衍溢朽蠹,而一有非常,斂取無藝。

,環境之取捨將決定這些物類何去何從,就好比生而為人,亦應思考 自己之本分所在,定要發揮長才,貢獻社會,方顯存在之價值。以樹比人,以樹 之處境喻人之遭際,在此可見「比喻」之用法。

五、〈戕竹記〉

此篇敘寫洛陽竹之繁美,竹園之眾多,有如「樊圃棋錯」,且洛陽竹與洛陽 人之生活、經濟、勞動、風俗等之關係密不可分,然而人吏任意濫砍濫伐竹林,

暴殄天物:

800

從詩化外在形式觀察「以詩為文」之情形,此段於散化的語言中使用排比句和四 字句,於娓娓敘議間,揭示鏗鏘有力之指責。然而「下亡有嗇色少見於顏間者,

由是知其民之急上」801,民眾 是不敢怒也不敢言。歐陽脩認為「戕竹」實「戕人」, 執政者既不「節用以愛人」,又橫徵暴斂,殘害百姓,令歐陽脩痛心疾首。802文 末一句「推類而廣之,則竹事猶末」803

文章先寫池塘之景之幽美寧靜:「不方不圓,任其地形;不甃不築,全其自 然。縱鍤以濬之,汲井以盈之。湛乎汪洋,晶乎清明」

,更點出了當時比戕竹之事還嚴重不堪之 暴行尚有更多。歐陽脩激憤的言詞一針見血,將種種弊端一一指斥,故可知這般 以竹喻人的寫作手法,蘊含更多省思與深意。

六、〈養魚記〉

804

798 見歐陽脩著,李逸安點校:《歐陽脩全集》,頁 929。

799 見歐陽脩著,李逸安點校:《歐陽脩全集》,頁 929。

800 見歐陽脩著,李逸安點校:《歐陽脩全集》,頁 936。

801 見歐陽脩著,李逸安點校:《歐陽脩全集》,頁 936。

802 對於「戕竹」不就是「戕人」的說法,參自呂晴飛主編:《散文唐宋八大家新賞》第 7 冊,頁 266。

803 見歐陽脩著,李逸安點校:《歐陽脩全集》,頁 936。

804 見歐陽脩著,李逸安點校:《歐陽脩全集》,頁 937。

從詩化外在形式觀察

「以詩為文」之情形,這段四言駢麗之句,聲調諧美,句式相對,描寫歐陽脩漫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步池邊,所見這一泓池水,令其有無限遐想,內心百感交集,曰:「予偃息其上,

潛形於毫芒;循漪沿岸,渺然有江湖千里之想。斯足以舒憂隘而娛窮獨也。」805

然而池塘風光雖令人心曠神怡,但養魚之狀況,卻讓歐陽脩忿忿難消,曰:

「巨魚枯涸在旁不得其所,而群小魚游戲乎淺狹之間,有若自足焉」

以詩化長短錯落之筆法,敘寫可喜可玩之外物,能讓其浮躁不快的心理,有更深 一層的慰勉。

806,小魚得

以群聚悠遊,正如小人得勢;大魚因池水少而被棄置於旁,好比現實環境中,正 直君子不得重用甚至遭排斥、受欺侮之情形。王更生評此篇曰:「作者在客觀的 描寫中,浸透了醇摯的感情,因而含蓄自然,搖曳生姿,小中見大,言近旨遠,

發人聯想。」807

發人聯想。」807

在文檔中 歐陽脩「以詩為文」研究 (頁 129-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