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韓柳以前「以詩為文」之寫作概況

在文檔中 歐陽脩「以詩為文」研究 (頁 36-43)

第二章 歐陽脩「以詩為文」之寫作源流

第一節 韓柳以前「以詩為文」之寫作概況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第二章 歐陽脩「以詩為文」之寫作源流

本章試圖追溯在歐陽脩以前具有「以詩為文」特色之重點作家與作品,觀察 其寫作上承傳演變之概況。歷來學者多著墨於韓、柳「以詩為文」的研究,韓、

柳之前甚至韓、柳之後的歐陽脩「以詩為文」寫作概況都甚少提及,若能先廓清

「以詩為文」在文學史上的源流,循此脈絡以研究歐陽脩「以詩為文」,也能更 加明瞭歐陽脩仿效前賢,進而變出新意、自成一家的用心。

第一節 韓柳以前「以詩為文」之寫作概況

歷來學者像楊景龍在〈試論「以詩為文」〉中已經注意到這個課題,並於其 中提及幾個重點作家,並闡述其別具「以詩為文」特色之作品,足見韓、柳之前 的作家如何「以詩為文」。149

「以詩為文」之溯源,可上推漢代司馬遷之《史記》注重言情,歷代論者一 致認為司馬遷「接受詩騷的影響」

以下茲舉文中所提幾位重點作家,觀察其「以詩為 文」之寫作概況:

150,並運用於傳記文的寫作上。故詩對文的滲 透,正是司馬遷「以詩為文」,尤來自屈原「發憤以抒情」之傳統。所謂「不拘 於史法,不囿於字句。發於情,肆於心而為文」151顯見於人物傳記裡,感情宣洩 滿紙,用詞遣字「具抒情詩般的意蘊和魅力」152。劉熙載指出:「太史公文,兼 括六藝百家之旨。第論其惻怛之情,抑揚之致,則得於《詩》三百篇及《離騷》

居多」153,「學《離騷》得其情者為太史公」154。魯迅稱讚《史記》為「史家之 絕唱,無韻之《離騷》」155。袁行霈也認為《史記》「出入風騷,對《詩經》和《楚 辭》均有繼承」156

歐陽脩在〈桑懌傳〉就自稱:「余固喜傳人事,尤愛司馬遷善傳。」

157

149 參楊景龍:〈試論「以詩為文」〉,《文學評論》,2010 年第 4 期,頁 24-28。

150 見楊景龍:〈試論「以詩為文」〉,《文學評論》,2010 年第 4 期,頁 26。

151 見魯迅:《漢文學史綱要》,收入《魯迅全集》,第 9 卷(臺北:穀風出版社,1980 年 12 月),

頁 429。

152 見楊景龍:〈試論「以詩為文」〉,《文學評論》,2010 年第 4 期,頁 26。

153 見劉熙載:《藝概‧卷一‧文概》(臺北:華正書局,1985 年 6 月),頁 12。

154 見劉熙載:《藝概‧卷一‧文概》,頁 12。

155 見魯迅:《漢文學史綱要》,收入《魯迅全集》,第 9 卷,頁 429。

156 見袁行霈:《中國文學史》,上冊(臺北:五南圖書出版公司,2003 年 8 月),頁 255。

157 見歐陽脩著,李逸安點校:《歐陽脩全集》,頁 971。

明白 表示其對《史記》之喜好。而歷來評論家也多認為歐陽脩深受司馬遷影響,尤其 是太史公情感充沛、韻味悠長之文,茅坤「謂世之文人學士得太史公之逸者,獨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王績將對社會理想的追求,託付於醉鄉之中,在表達其欲返樸歸真的同時,委婉 寄寓其厭棄仕進之心志。

又〈五斗先生傳〉185、〈自作墓誌文併序〉186等文,在虛實之間,「頗寓自身 感世、避世之懷抱,從而表現其用舍行藏之道」187

辭故友,謝時人,登鄂 坂而迂迴,入邙山而北走。何年風月?三山滄海之 春;何處風花?一曲青溪之路。賓鴻逐暖,孤飛萬里之中;仙鶴隨雲,直 去千年之後。悲夫!光陰難再,子卿殷勤於少卿;風景不殊,趙北相望於 洛北。鴛鴦雅什,俱為贈別之資;鸚鵡奇杯,共盡忘憂之酒。

,表現嗜酒曠達、萬物不縈其 心的人生態度,以及嚮往超越俗世而入虛無縹緲的化外之境的心志 。王績之文多 圍繞酒和田園生活為題材,語言沖淡,而感情誠摯,具有一種樸素之真善美,擺 脫南北朝追求雕飾華麗的習氣。

其後,王勃、楊炯之贈序,雖通體為駢而雅有情致,試舉王勃〈還冀州別洛 下知己序〉為例:

188

而盧照鄰以身心俱蹇,文多悲苦之音,〈五悲并序〉

作者最感悲愴惋歎的,是光陰荏苒易逝,東西飄泊,歡聚難再,故嘆言自己就有 如漢代的李陵與司馬遷離別時那樣哀傷惆悵;歸返家鄉後,也將時時延頸遙望洛 陽,寄託對「洛下知己」的思戀之情,寫來細膩真切,委曲動人。最後以四六偶 句,道出期望在座友朋寫出精美詩文以作為贈別之資,欲飲盡杯中美酒以擺脫與 知己別離之苦惱。由於全文感情的跌宕起伏,使文氣有所變化,再掀波瀾,更可 見此文與六朝以來形式雕琢卻內容空泛之駢文大有不同。

189、〈釋疾文并序〉190

月),頁 181-182。

185 見王續著,韓理洲校點:《王無功文集 : 五卷本會校》,頁 180。

186 見王續著,韓理洲校點:《王無功文集 : 五卷本會校》,頁 184-185。

187 見何寄澎:〈韓文特質形成的背景──論唐文的兩個傳統〉,《臺大中文學報》,第 25 期,頁 146。

188 見王勃著,何林天校注:《重訂新校王子安集》(大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90 年 12 月),頁 109-110。

189 見盧照鄰著,任國緖箋注:《盧照鄰集編年箋注》(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89 年 8 月),

頁 236-287。

190 見盧照鄰著,任國緖箋注:《盧照鄰集編年箋注》,頁 291-337。

之 作最能代表,前者自述長期以來疾病纏身,而心有所感;後者則又道盡自己身不 逢時,如今已老殘枯盡之愁情煩事。這些作品雖然是盧照鄰在病痛時所作,然情 真意摯,感慨深沉,作者一生遭遇,令人唏噓不已。喬象鍾、陳鐵民主編之《唐 代文學史》評之:「由於他自己有切身感受,他的這些文章不同於一般僅僅鋪敘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典故而無實感之作,讀來感人肺腑,千載之下,仍能令人掬一把同情之淚。」191 至於駱賓王,〈與博昌父老書〉「追憶酬昔遊蹤」192

異鄉春渚,青山載勞,延想秋天白露,幾變光陰,古人云:別易會難,不 其然也。……嗚呼!泉壤殊途,幽明永隔,人理危促,天道奚言?感今懷 舊,不覺涕之無從也。

193

表達懷念日益加深,卻無暇訪友之惆悵心情,雖用駢體,但文辭清新自然,和暢 動人;〈與親情書〉「感傷親友凋零」194

詢問子姪,彼亦凋零,永言傷情,增以悲慟!雖死生之分,同盡此途,而 存亡之情,豈能無恨?

195

四傑之後,陳子昂、王維、李白、杜甫等莫不有精彩之抒情文,或寄託一己 之懷抱,或表達對親友之情意,尤其以詩人身分聞名之王維、李白、杜甫,也有 抒情文之佳作,如「情思溫潤懇摯」之〈山中與裴秀才迪書〉,「情思放曠飄逸」

之〈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以及別具「抑鬱又欣然的情韻」之〈秋述〉。

文中多用四字句,情感自然流露,因山河阻隔,久離故鄉,無法得知友人情形,

也無法聚首暢言,而深感鬱悶;在感傷人事無常的同時,寄寓對聚散離別、死生 存亡之無奈與憤恨。

196

王維〈山中與裴秀才迪書〉197

此外,王維贈序,慷慨悲歌,頗有詩味,如〈送鄆州須昌馮少府赴任序〉為 文中充滿著詩情畫意,在一幅和諧美好、動靜 映襯的圖畫中,作者以情景交融的筆調細加描繪,故文寫來有如詩之美不勝收;

且句法上以四字為主,雜以散句,齊整中有參差變化,頗有頓挫跌宕的韻致,又 寫出山中勝景與深趣,讀來別具情味。

191 見喬象鍾、陳鐵民主編:《唐代文學史》(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95 年 12 月),頁 131。

192 見何寄澎:〈韓文特質形成的背景──論唐文的兩個傳統〉,《臺大中文學報》,第 25 期,頁 147。

193 見駱賓王著:《駱賓王集》,上海文瑞樓本(上海:中國書店),頁 82-83。

194 見何寄澎:〈韓文特質形成的背景──論唐文的兩個傳統〉,《臺大中文學報》,第 25 期,頁 147。

195 見駱賓王著:《駱賓王集》,上海文瑞樓本,頁 84。

196 參何寄澎:〈韓文特質形成的背景──論唐文的兩個傳統〉,《臺大中文學報》,第 25 期,頁 147-149。

197 見王維撰,趙殿成箋注:《王右丞集箋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 年 8 月),頁 332-334。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例:

予病且憊,歲晚彌獨,家巷衡門,落日秋草。趙服過我,且東其轅,促飯 中廚子,不可以蔬食;送車出郭,吾不可以徒行。履以及門,拜於宇下,

猶且抱杖延頸,送之以目,城迴樹轉,悲其馬嘶云。198

何寄澎認為此篇「寥寥數語,寫出孤棲不捨的別意,結尾尤富形象感,宛然呈於 目前,致情意之流露不僅強烈,抑且饒有回味反覆歎咏之餘味。」199

「詩人之文」,除王維外,李白亦是佳例,錢穆在論唐代贈序一體時特舉李 白為例:「及於唐人,臨別宴集,篇什既多,乃有特為之作序者,亦有不為詩而 徑以序文代者。今傳李太白文集共五卷,而序文獨占兩卷,實皆『贈答詩』之變 相也。」

正指出王維 敘寫別愁,情深意濃,故吟詠喟歎,頗似詩歌繞樑之餘韻無窮。

200

如其〈暮春江夏送張祖監丞之東都序〉,乃曰:「詩可贈遠,無乃闕乎?」

〈秋於敬亭送從姪耑遊廬山序〉,曰:「情以送遠,詩能闕乎?」〈冬夜於 隨州紫陽先生飡霞樓送烟子元演隱仙城山序〉,曰:「詩以寵別,賦而贈之。」

此等皆明以序代詩為送別也。〈夏日陪司馬武公與羣賢宴姑熟亭序〉,曰:

「千載一時,言詩紀志。」此又以序代詩紀公讌也。又如〈金陵與諸賢送 權十一序〉,曰:「羣子賦詩,以出餞酒,仙翁李白辭。」此特羣子為詩而 己為之辭,仍不以其辭為所以序 羣子之詩也。又〈江夏送倩公歸漢東序〉,

曰:「作小詩絕句以寫別意。辭曰:彼美漢東國,川藏明月輝,寧知喪亂 後,更有一珠歸。」是太白此篇,實仍是賦詩贈別,所以謂之「序」者,

詩經三百首,本各有序,婢作夫人,乃徑以「序」名篇也。又如〈春夜宴 從弟桃花園序〉,曰:「不有佳詠,何伸雅懷?如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

是席間各約賦詩,而特以序引端也。又如〈秋日於太原南柵餞陽曲王贊公 賈少公石艾尹少公應舉赴上都序〉,曰:「請各探韻,賦詩寵行。」此亦與

〈夜宴桃花園序〉同例,乃以序作前引,隨各賦詩也。《太白集》所收序 文兩卷,惟〈澤畔吟序〉一篇,獨為「序跋」之「序」,而亦特以序詩,

與序著述專籍者異。

並以李白文集中之贈序舉例作為其「以詩為文」之明證:

201

由此可見「唐人贈序新體」之原起,乃「由詩轉來」,故太白「變詩為文」的作

198 見王維撰,趙殿成箋注:《王右丞集箋注》,頁 352。

199 見何寄澎:〈韓文特質形成的背景──論唐文的兩個傳統〉,《臺大中文學報》,第 25 期,頁 148。

200 見錢穆:〈雜論唐代古文運動〉,《中國學術思想史論叢(四)》,頁 61。

201 見錢穆:〈雜論唐代古文運動〉,《中國學術思想史論叢(四)》,頁 61。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眾不同,踽踽然來告別,故作者明贊魏子「不以官遇我」,暗寓自身懷才不遇、

寂寥冷落之不平。故何寄澎認為此篇「寫來特有一種既抑鬱又欣然的情韻,而辭

寂寥冷落之不平。故何寄澎認為此篇「寫來特有一種既抑鬱又欣然的情韻,而辭

在文檔中 歐陽脩「以詩為文」研究 (頁 3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