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三章 日本教師組織之團體協商制度與實務運作

第一節 日本教師團結權的性質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59

第三章 日本教師組織之團體協商制度與 實務運作

本章進一步探討在「權利否認體制」的理論框架下,日本教師組織之團體協 商的法律規範與落實情況。

第一節先釐清教師團結權行使的法源與性質,以此為基礎於後三節探討協商 權的法制與運作;第二節探討協商主體;第三節探討協商事項:第四節探討協商 受阻時的救濟方法。

第一節 日本教師團結權的性質

日本國憲法第二八條對於勞動基本權的保障對象,毫無疑問包含教育公務員 在內。其中團結權的保障,公立中小學教師可依據「地方公務員法」(以下簡稱「地 公法」)與「教育公務員特例法」組成職員團體。

然而,官方立場一貫認為公務員職務之公共性質有別於民間勞工,故職員團 體在性質上被認定異於民間的勞動組合119,也對職員團體設有較多限制。

本節探討「職員團體」與「勞動組合」在法律位置上的差異,以此作為後三 節協商權行使的基礎。

壹、職員團體與勞動組合的比較

公立中小學教師作為地方教育公務員,不適用「勞動組合法」(以下簡稱「勞 組法」),故不得組成勞組法規範的「勞動組合」,其團結權的行使,係根據地公法

119 「職員団体について」,広島県教育委員会ホームページ,

〈https://www.pref.hiroshima.lg.jp/site/kyouiku/02zesei-sankou-danntai.html〉(瀏覽日期:2014 年 7 月 14 日)。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0

第五二條與教育公務員特例法第二九條之規定,得以組成「職員團體」。以下比較

「職員團體」與「勞動組合」的異同點。

一、組成目的相同

根據地公法第五二條第一項,「職員團體」的定義為:「係職員為維持或改善 勤務條件為目的所組織的團體或其連合體120。」

參照勞組法第二條「勞動組合」的定義:「係以勞動者為主體,以謀求勞動條 件的維持改善及其他經濟地位的提高為目的,而自主地組織的團體或其連合體121。」

兩相比較,職員團體的設立目的與勞動組合並無不同122,皆為勞動條件的維持與改 善。

二、組織與活動方面有差異

職員團體在組織與活動方面,與勞動組合有顯著差異。

(一)組織方面

在組織方面,地公法第五五條第一項對職員團體的協商權設有登錄資格限 制,當局僅對已登錄職員團體負有協商應諾義務。而要登錄為職員團體,其組成 員僅限「同一個地方公共團體」的「職員」,而且排除管理職員的加入(地公法第五 三條第四項、第五二條第三項)。

但民間勞動組合,其組合員的資格是透過組織章程自主決定之,因此,退休 者、專業勞工運動家或非從業者皆有可能加入同一個勞動組合。

同時,地公法還規定職員組成或加入職員團體乃屬個人自由(地公法第五二條 第三項),易言之,以法律形式規定職員團體只得採用「open shop」制,不得與當

120 同註 98。

121 「労働組合法」,日本国電子政府の総合窓口イーガブ,

〈http://law.e-gov.go.jp/htmldata/S24/S24HO174.html〉(2012 年 6 月 27 日)。

122 同註 81,頁 227。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1

局締結有團結強制作用的「union shop」協定。此點,也與勞動組合有所不同。

(二)活動方面

在活動方面,公務員沒有爭議權,因此,當協商過程遭遇阻礙時,也不能採 取罷工等爭議行為;而且協商的結果,即使雙方達成意見一致,也不得締結團體 協約(地公法第五五條第二項),只得在不抵觸法律、條例、規程的範圍內簽訂不具 法律效力的書面協定(同條第九項)。倘若當局拒絕協商或不履行書面協定,也沒有 勞動組合適用的不當勞動行為救濟制度。

由上述諸多規定可知,職員團體與勞動組合的組成目的都是為了改善或提升 組成員的經濟地位,但達成此目的所依據的法律規範卻截然不同,差異的根源如 同本文第二章第三節探討的「權利否認體制」的法理依據,故在此不贅述。

為清楚明瞭教育公務員的勞動三權規範與法規適用,研究者參考廣島縣教育 委員會網頁,將教育職員與現業公務員、民間勞工的勞動法規作一比較,如表格 3-1 所示。

貳、職員團體的協商的性質

職員團體與勞動組合的差異,也表現在協商權的行使上,因此,日本學界也 存有「公務員不具備團體協商權」的看法,代表學者有高橋恒三123與俵正市124。兩 位學者歸納勞動組合的團體協商權的特徵,再一一與職員團體的協商權作對照,

從而認為職員團體的協商,只不過是提出有關勤務條件的意見、希望或不滿的抒 發而已,其論據如下:

首先認識勞動組合的團體協商的特徵。

123 高橋恒三,教師の権利と義務(東京:第一法規,1969 年),頁 410。

124 俵正市,校長と教師の労働問題(東京:学陽書房,1967 年),頁 247~250。

〈https://www.pref.hiroshima.lg.jp/site/kyouiku/02zesei-sankou-danntai.html〉。研究者參考此網頁製作。

特徵一,勞動組合的團體協商是以締結團體協約為核心目的。為了提高勞工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3

擴張。

因此,團體協商作為團體協約締結的手段,兩者乃密不可分。

特徵二,為了進一步保障勞動協商權,課以資方有對應團體協商的義務,資 方若無正當理由而拒絕團體協商,即構成勞組法第七條第二號拒絕協商之不當勞 動行為,勞工代表得向勞動委員會或法院申請裁決(勞組法第二七條),若資方違反 法院或勞動委員會的命令,得科以一日十萬日圓的罰鍰,或可能受到刑罰的制裁(勞 組法第二八條)。

特徵三為團體協商權是以爭議權作為奧援。在協商的過程當中,若勞資無對 等的發言立場,即無法期待適切的協約內容,故為了實現對等立場的交涉,容許 勞動組合有行使脫離職場等爭議行為的權利。

以上述三項特徵來比較職員團體的協商。首先,職員團體的協商並不包含締 結團體協約的權利(地公法第五五條第二項),因為公務員的勤務條件乃根據法令、

條例來決定,異於民間勞工以團體協約決定的方式。雖然能與當局在不抵觸法令、

條例、規則、規程的範圍內締結書面協定(地公法第五五條第九項),但此書面協定 卻不具有如同勞動協約的規範效力與一般拘束力。

再來,當局不對應協商請求時,也沒有如同勞動組合適用的勞動委員會裁決 制度的救濟方法。

第三,職員團體的協商權並未有爭議權作為憑藉,因此無法像勞動組合的團 體協商一樣,與資方在實質對等的地位上進行交涉。

因此,學者高橋恒三與俵正市認為,公務員的協商與作為勞動基本權受到保 障的團體協商權,本質完全不同。俵正市更表示,非現業公務員的團體協商權並 未受到保障,可說公務員不具備團體協商權。

律師森末暢博在其「未登錄職員團體與交涉義務」一文中,也將公務員法制 上的「協商」與勞動組合法上的「團體協約」予以區辨125。我國學者周志宏亦認為

125 森末暢博,「未登録職員団体と交渉義務」,公務員関係判例研究,第 127 号(2005 年),頁 21。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4

職員團體與當局的交涉,不包括締結團體協約的權利,與勞動組合法上以締結團 體協約為主的協商不同,故嚴格上僅得稱之為「交涉」126

以上學者皆以勞組法上的團體協商制度為標準,而認為公務員不具備團體協 商權,更明確來說,是不具備勞組法規範的團體協商權。

其實從法律上的用語即見其差異,地方公務員法上使用「協商」一詞,有別 於勞動組合法使用「團體協商」。然而在現實當中,地方教職員組合的確以「團 體」之名義與地方當局針對組成員之勤務條件進行協商,故地公法雖使用「協商」

一詞,就實質而言仍為「團體協商」,且一般文獻論及公務員勞動基本權時也多 使用「團體協商」一詞,而將締結團體協約另稱「協約締結權」。

本文採用一般用法,將公務員之協商制度,稱為「團體協商」,雖此「團體 協商」與勞組法上的「團體協商」存有若干差異。有關職員團體之協商權規範將 於以下各節說明,先概略了解其內容,說明如下。

根據日本現行法制之規定,日本教師組織作為職員團體,其協商制度為日本 教職員組合與中央或地方公共團體之間,就有關教師勞動條件等其他提昇經濟地 位之事項,與集團的勞資關係之事項,進行協議或協商,若雙方達到合意進而交 換書面協定的過程。

126 同註 81,頁 228,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