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二章 文獻探討

第二節 替代性創傷之內涵與相關概念

替代性創傷的理論基礎來自 McCann 與 Pearlman(1990)提出的

「 建 構 者 自 我 發 展 理 論 」( Constructivist Self Development Theory,簡稱 CSDT),其 CSDT 著重調適和意義的積極建構,其認為 所謂的「症狀」(symptoms)是對事件的調適,而調適是根據一個事 件的發生及它對個人的意義;例如,非理性或扭曲的信念乃是企圖保 護自己及受到創傷威脅的意義系統(meaning system),它不同於傳 統注重病理、症狀、診斷和特定事件的模式(Saakviten & Pearlman,

1996)。而 Saakvitne 和 Pearlman(1996)也認為,在過去的研究中,

強調病理症狀與特殊事件而不瞭解這些事件或症狀對於個人的意義 為何,這些人們的信念是什麼,而只是像治療生理疾病一般的消除症 狀,這樣的治療是終將失敗。

根據 CSDT 的自我包含以下五個因素,分別簡要說明如下(McCann

& Pearlman,1990;Saakviten & Pearlman,1996) :

(一)自我參考架構(frame of reference)

自我參考架構指的是一個個人化的,對於這個世界所發生的 種種經驗的詮釋與連結。自我的參考架構係指個體潛在的認同、

世界觀和心靈層面等意識,它是形成他知覺自我、外在世界、人 際關係和經驗的基礎;這些信念經由個體對世界的觀點和個人經 驗的解釋,整合地成為個人參考架構。

可細分為三個部分:

1. 自我認同(identity):

自我認同所指的是助人工作者的自我價值與自我角色的預 設與期待。McCann 和 Pearlman(1990)認為助人者在協助受創 者時,其既有的參考架構會受到嚴重的挑戰。在自我認同層面,

替代性受創會使助人者重新思考自己的角色與自我價值,且使自

認同層面,助人者亦會懷疑自己身為助人者的意義,質疑自己的 專業能力與效率(Pearlman & Saakvitne,1995b)。

2. 世界觀(world view):

每個人的內在對於世界以及經驗的種種有一套假設,將外在 的事實經驗詮釋的機制。有意願成為助人工作者的人們,在世界 觀的層面上可能較有樂觀或是充滿希望的傾向。而個案的這些創 傷故事也會破壞助人者心目中「人性本善」的假設,使其對人性 感到失望,認為世界是不公的與黑暗的。

3. 靈性(spirituality):

靈性包含意義、希望、信心、喜樂、愛、驚奇、接納、寬恕、

感恩與創造力等。替代性創傷會破壞這些正面力量,讓助人者不 斷質疑「意義」的問題,使其容易進入個案的無意義感或虛無的 狀態中,進而容易產生脆弱、失望、失落、無意義、無助等感覺。

助人者為了保護自己免於這些痛苦的衝擊便會產生情緒麻木的 反應,可是麻木感不但將使助人者的自我覺察力、感覺洞察力以 及自體與自我/他人連結的能力降低,亦使助人者對生命的開放 度與接納度減少許多(Pearlman & Saakvitne,1995b)。

二、 自我能力(self capacities)

自我能力指的就是個體深受自己內在平衡的能力和一些特殊 能力所影響的自我經驗,包括處理強烈情緒、感受活力和得到 愛,及持續關心他人的內在察覺等。自我能力顯示一個人如何了 解和統整自己生命的重要事件及對這些事件的感受,也反映出個 體自我紓解和維持內在平衡的能力。

自我能力包含三個部分:

1. 忍受重大情感(affect tolerance):

管理強烈的情緒,維持內在平衡。自我能力可協助個體維持 其內在狀態之平衡,而替代性受創會使助人者的自我能力受損,

使其很難去包容與整合其在創傷工作中所遭遇的強烈情感。

2. 維持積極的自體感覺(sense of self as viable):

遭受挫折後仍覺得自己是值得被愛,保持正向的自我認知。

這裡相當重要的就是自體能力的運用與維持,自體能力中相當重 要的即是自我撫慰的能力,面臨困境時我們由自體能力維持對自 我認知的正向、穩定與彈性。所以當助人者的自體能力受損時,

他的自我撫慰能力便會降低,進而改用喝酒、大吃大喝、物質濫 用或過度工作等方式來麻木自己的感受,用以逃避衝突或不一致 的自我認知。

3. 與其他人內在的連結(inner connection with others): 即是與他人的內在關係。自體能力受損亦會使助人者渴望他 人的照顧,卻無法說出自己的需要,亦無法回應他人的需要

(Pearlman & Saakvitne,1995b;Saakvitne,2002)。

三、自我資源(ego resource)

自我資源係指個體協調人際情境和做決策的能力,包含兩個部分:

1. 自我覺察的技巧(self-awareness skills):

這些技巧如自我覺察或洞察、採取不同思考角度、運用意志 力和進取心、追求個人成長及展望未來(其中包含同理心與智慧)

等。

2. 人 際 關 係 與 自 我 保 護 的 機 制 (interpersonal and self-protective skills):

指的是保護自己不要受害的重要資源,包括了人際關係 的重要技巧,如預知結果、做自我保護的判斷、建立人我之 間的健康界線等。

四 、心理需求和認知基模(psychological needs and cognitive schemas)

這個面向中指的是基本的心理需求及對這些需求的認 知,CSDT 界定對創傷事件較敏感的五種主要需求:安全、自 尊、信任(或依賴)、控制和親密。每一項需求不僅顯示在一 個人自己與自己相處的關係中,也會顯現在與他人的關係中。

1. 安全(safety):

安全意指個體感覺安穩,在一個不受傷害的環境中的需 求。當助人者在這部分有替代性創傷的受損時,可能會覺得 自己不論在何處都感到有安全上的威脅,即使與人相處也無 法能夠安心自在。

2. 自尊(esteem):

自尊指的是積極看待自己與他人,以及重視感受自己與他人 的需要。當助人者在自尊的部分有所改變時,會容易有自我貶 抑、貶抑他人以及感覺所有的人都會傷害別人的感受出現。

3. 信任 (trust):

信任指的是信賴自己的認知與判斷的需要,以及依賴或依靠 別人以滿足一個人情感或生理的需要。若助人者在這個部分受到 替代性創傷影響的話,那麼很可能從這些背叛經驗中,讓社工員 無法信任自己的判斷或無法信任別人能提供滿足的需求等。

4. 控制(contorl):

控制指的是個體能夠自我管理,主導自己的思想情感與行 為。若助人者在此部分受到替代性創傷的影響,可能會產生一種 強烈的無助感,或失控感。

5. 親密(intimacy):

親密指的是自我及他人的連結感。當助人者此部分受到替代 性創傷的影響時,助人者將無法獨處,感到空虛或從關係中退縮。

五、記憶和知覺(memory and perception)

CSDT 認為記憶和知覺是複雜且為多元模式的,任何經驗 的進行和回憶會經過一些形式,如認知(敘說的,narrative)、 視覺、感覺(情緒的)、身體和感官及人際(行為的)。因此,

一個完整的記憶包含所有這些層面,它們是統整的且交互關聯 的。創傷的記憶通常牽涉到無法連貫或分離的不同經驗,如敘 述創傷時,沒有情感或想像;或者表達情感(痛苦、害怕等)、

想像(倒敘式)時,沒有認知(敘說的)內容等。

1. 口語記憶:指的是助人者對於影響其創傷材料的的認知或敘 述順序,呈現倒敘的不連貫的描述。

2. 意象:助人者腦海裏頭的會出現案主創傷材料的事件圖片或 是視覺意象會突然闖入。

3. 情感:助人者在日常生活中會忽然竄出類似個案的強烈情緒。

4. 身體記憶:助人者經歷到類似案主創傷材料中的生理感覺。

5. 人際記憶:助人者在目前人際關係及行為上,因案主創傷材 料的影響而重現自己過去的受虐關係或經驗。

創傷經驗會使個體的記憶與知覺受損,同樣地,替代性創傷亦會 使助人者的記憶與知覺受損,進而干擾助人的心理功能與人際功能。

象與情緒過於鮮明,以致於助人者在聆聽這些意象時,彷彿自己也親 身經歷一樣,使其亦感受到莫大的痛苦與衝擊。其次,助人者會經驗 到與案主相似的身心感受,如:麻木、胃痛、胃翻攪、頭痛、失眠、

悲傷、恐懼、緊張、焦慮…等類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症狀,而部分 助人者則會對案主所提及的特殊聲音與味道特別敏感。然而,許多助 人者因對這些身心反應感到羞愧而不敢向他人傾訴,使得這些身心症 狀一直未被注意與處理。長期累積下來,便易產生身心耗竭。

貳、替代性創傷與工作耗竭

在替代性創傷這樣的概念還不被使用之前,助人者因案主的轉變,被 當成是工作耗竭(burnout) 或是反移情(Counter-transference)的反 應(Figley,1995;McCann&Pearlman,1990)。事實上,替代性創傷與 耗竭或是反移情在概念上有所區別,雖然都因為個案的因素所引起,但在 特徵上仍有不同。

一、替代性創傷與工作耗竭

工作耗竭這個概念在 1970 年代由 Freudenberger(1974)所提 出,指的是工作者因為處理困難與複雜的工作或個案,長期累積下 來,因為工作壓力使工作者產生一些症狀,例如對工作失去熱情、消 極、對工作感到無聊、工作者對自己感到沮喪等。

Skovholt(2001)認為工作耗竭的原因與工作型態或組織有較大 的關係,與個人因素較少。造成專業工作者耗竭的環境有六種現象:

工作量過大、工作者對自己的工作低控制、薪資報酬低、不公平的工 作分配、組織功能不彰以及價值觀的衝突等。

劉淑慧(1987)整理出工作耗竭的症狀:

1. 生理症狀-抵抗力薄弱、物質濫用、體重驟變。

2. 認知-低自我概念、防衛、缺人助人動機、多疑。

3. 情緒-矛盾、混亂。

4. 行為-人際互動疏離、模猜增加、低工作效能。

Trippany、Kress、Wilcoxon(2004)認為工作耗竭是由於長期 的工作壓力所累積而成的,而創傷工作者(如社工、諮商員、消防員、

救災志工等等)也較一般工作者有較高的耗竭的風險。另外,替代性 創傷指的是工作者因為投入案主的創傷材料(traumatic material)而造 成的負向轉變;工作耗竭在任何領域都可能發生,但替代性創傷僅會 發生於與受創傷的案主一起工作的領域。

救災志工等等)也較一般工作者有較高的耗竭的風險。另外,替代性 創傷指的是工作者因為投入案主的創傷材料(traumatic material)而造 成的負向轉變;工作耗竭在任何領域都可能發生,但替代性創傷僅會 發生於與受創傷的案主一起工作的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