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研究方法

第一節 研究假設

依據前述之研究動機、目的、待答問題及相關文獻,以國小高年級學童為 研究對象探討其透過物件藏找遊戲學習英語字彙之成效,提出以下研究假設,

做進一步驗證。茲分述如下:

壹、 學童之不同認知風格、英語學習成就在認知負荷及成 績進步量程度上有顯著差異。

Saracho(1998)指出,當認知風格運用於教育領域時,眾多研究認為不同 認知風格會影響學習的表現。學習者因個別差異在課堂表現和學習成果不大相 同,諸如此類的研究近年備受學者們關注,例:有些偏好圖片或視覺類的訊息 傳遞;有些學習者倚靠言語或口頭上的訊息傳遞(e.g. Mayer & Massa, 2003;

Riding, 2001)。不同認知風格會影響學生的學習行為,為了使學生達到好的學 習成效,需提供適合及認知風格的教學方法、情境與教材組織(Witkin and Goodenough, 1977;Messick, 1976;丁振豐, 1989;劉炳輝, 1999)。如果在學習 環境或過程中能夠留意並配合學生的學習偏好和風格,也許能夠引發並增進學 習者的認知行為,促使學生能夠更有效的學習。

林清山(1997)指出關於認知風格的最好預測是:當教學方法能與學生所 喜愛的認知風格相配合時,學生的學習會較好。學習者在心理上的差異,決定 個人在學習上的態度、選擇、決策習慣上的不同,也影響了感知、記憶、思考 與問題解決的模式(陳怡君,2005;莊孟蓉,2010)。

Bannert (2002)則提及學習者在學習過程中會懂得調節並整合學習訊息,

為自己設立目標,以提升本身處理認知負荷之能力。由以上文獻推估,學習者 的認知風格其用於解決問題會影響其所認為之認知負荷高低,造成其差異。

一、不同認知風格之學童其認知負荷及成績進步量有顯著差異。

二、不同英語學習成就之學童其認知負荷及成績進步量有顯著差異。

貳、學童之不同認知風格、英語學習成就與其英語學習特 質焦慮及情境焦慮狀態有顯著差異。

Krashen(1982)表示:情感(affective)因素是學習外語歷程中的一項重 要因子。焦慮是一種由不確定因素所造成的如緊張、不安、憂慮等不愉快之心 理狀態。研究顯示社會及情緒的技能與眾多生活面向上的成功(包含有效教學 與學習、人際互動的品質和學業表現)有很大的關係 (Brackett & Salovey, 2004; Sutten &Weatley, 2003)。研究(Petrides & Furnham, 2000; Pishghadam, 2008)指出情緒智能對於學習第二語言或外語有顯著的影響。Pishghadam

(2008)更指出學業成就與許多情緒智能面向(如人際互動、壓力調適及普遍 情緒管控能力有很深入的關聯性。由以上文獻推估下述假設:

一、不同認知風格之學童其英語學習特質焦慮有顯著差異。

二、不同認知風格之學童其情境焦慮狀態有顯著差異

三、不同英語學習成就之學童其英語學習特質焦慮有顯著差異。

四、不同英語學習成就之學童其情境焦慮狀態有顯著差異。

参、不同認知風格、英語學習成就之學童其心流經驗表現 有顯著差異。

在以遊戲為本的活動之中,學習者不會直接聚焦在語言上,遊戲提供有意 義且有趣的情境讓孩童自然而然被激勵且投入於其中。許多研究清楚地指出將 遊戲與語言教學整合在一起的優點,包含學習者在遊戲時因為語言融合於其 中,更能記住語言(Tuan &Doan, 2010)Inal and Cagiltay (2007) 指出孩童的 最佳心流經驗與他們的動機有直接關係(p.456)。此外,唯有體驗到發現新知的 激動感和能夠克服大量的冒險時,動機才能得以維持,因而形成技能和挑戰之 間的平衡。為了要增加心流的程度及維持它,遊戲必須要清楚界定挑戰程度,

提供確切的目標和給予合適的回饋(Dreher, Reiners, & Dreherb, 2009; Kiili, 2005;

Sweetser & Wyeth, 2005)。

Schmidt 和 Savage (1992)研究泰國學生學習英語的心流經驗,以他們學 習英語的經驗與其他工作、休閒遊戲等相比較,發現心流狀態產生於他們有興 趣的遊戲,且進行那個遊戲時,自我技能與挑戰之間是達到平衡的。

Egbert(2003)認為心流理論提供一有趣且實用的架構將語言學習遊戲概念 化,她發現心流發生在當學習者能夠充分掌握遊戲內容時,於學習中呈現新情 境,且他們對其內容感興趣。Yip and Kwan(2006)的研究亦發現:要增加學 生的興趣和保證學習的效益,激勵人心的遊戲是必要的,此遊戲需要能提供學 習者成就感和發展的機會。由此可知,當遊戲內容能夠充分引起學習者的動 機,並且讓學習者注意到學習內容,學習者想利用個人的技能挑戰它,這種挑 戰本身就會帶來玩興,讓學生有動機的學習才會引發玩性 (playfulness)

(Lieberman, 1977)或玩興(fun engagement)(Natriello, 1984)(引自陳雯琦,

2009),才能進而引發心流。由以上文獻形成下述假設:

一、不同認知風格之學童其心流經驗表現有顯著差異。

二、不同英語學習成就之學童其心流經驗表現有顯著差異。

肆、學童之場獨場依型認知風格、英語學習成就、英語學 習焦慮、認知負荷、情境焦慮狀態及心流經驗各變項 之間有相關存在。

Witkin and Goodenough(1977)、Messick(1976)、丁振豐(1989)、劉炳輝

(1999)提及不同認知風格會影響學生的學習行為。Gardner 等(1976)和 Trylong(1987)分別證實外語焦慮與學業成績呈現負相關。學者 Horwitz

(1986)、MacIntye & Gardner(1991)也發現在學習西班牙語和法語的學習過 程中,也同樣有外語焦慮與學業成績之呈現負相關之情形出現。

一、 場獨場依型認知風格、英語學習成就與英語學習焦慮有相關。

吳雅玲(1998)指出學習者的制握信念會影響英語焦慮,有外在制握信念 的學習者,其英語焦慮程度較高;反之,傾向內在制握信念者,則較無英語焦 慮之困擾。再者,低自尊(low self-esteem)和競爭性(competition)是學習者 焦慮的兩個重要來源。Bailey(1983)提出競爭和焦慮的關係,其認為外語學 習課堂中學習者之間的競爭會造成兩種結果─自信的學生和焦慮的學生。自信 的學生不是不具備焦慮感,而是就課堂競爭此觀點來說,並沒有造成其焦慮,

其中促進性焦慮感會促使學生進一步增強自己的語言能力,最終恢復自信,獲 得成功;相反地,阻礙性焦慮感則會導致學生暫時或永久地逃避語言學習直到 最後放棄語言學習,或是惡性循環。由以上文獻形成如下假設:

二、 場獨場依型認知風格、英語學習成就與情境焦慮狀態有相關。

林冠佑(2013)探討不同媒體豐富性學習方式對心流體驗與認知負荷之影 響、及心流體驗與認知負荷之相關性,研究結果顯示心流體驗與內在、外在認 知負荷呈顯著負相關,與增生認知負荷呈顯著正相關。因此本研究也想探討學 童體驗物件藏找遊戲時各變項與心流經驗表現是否也有顯著相關,假設如下:

三、 場獨場依型認知風格與心流經驗有相關。

四、 英語學習成就與心流經驗有相關。

五、 認知負荷與心流經驗有相關。

六、 情境焦慮狀態與心流經驗有相關。

伍、場獨場依型認知風格、英語學習特質焦慮、情境焦慮 狀態、認知負荷及心流經驗對英語字彙測驗後測成績 有預測力。

Saracho(1998)指出,當認知風格運用於教育領域時,眾多研究認為不同 認知風格會影響學習的表現。學習者在心理上的差異,決定個人在學習上的態 度、選擇、決策習慣上的不同,也影響了感知、記憶、思考與問題解決的模式

(陳怡君,2005;莊孟蓉,2010),因此提出以下假設:

一、 場獨場依型認知風格對英語字彙測驗後測成績有預測力。

Krashen(1982)提出的情感濾網假說(the affective filter hypothesis),其認 為學習者的心情和態度是一個足以影響學習品質的重要因素。

Horwitz 等人(1986)將外語焦慮定義為:「在語言學習過程中,有關語言 學習的自我認知(self-perceptions)、信念(beliefs)、感覺(feelings)及行為

(behaviors)。」其有別於一般性的焦慮,是特屬於外語學習的特定情境焦慮

(situation-specific anxiety),可謂特質焦慮(trait anxiety) (Horwitz et al., 1986)。在使用第二語言時,學習者不免心存自卑,甚至可能懷疑原來的自我是 否存在,此即說明:只要跟語言學習有關,學習者就會感到焦慮或沒有信心。

根據以上文獻提出下述假設:

二、英語學習特質焦慮、情境焦慮狀態對英語字彙測驗後測成績有預測力。

Marcus, Cooper 和 Sweller (1996)認為在教學過程中,影響認知負荷的三因 素分別為「先備經驗」(prior experience)、「教材性質」(natural of material)和

「教材組織」(organization of the material)。

出字彙學習成效會因為時間,增加學生的認知負荷而造成效果不佳;輔助圖片 因為夾雜過多資訊,導致字彙學習成效不如文本字義。由以上文獻列出假設:

三、認知負荷對英語字彙測驗後測成績有預測力。

心流經驗使得自我變得比過去複雜,而此複雜性可以說是一種成長,複雜 性是透過個體的技能與挑戰整合而成,克服挑戰會讓人感受到技能提升,更要 求把精神能量投入其中,在心流的經驗當中,加深並發展個體獨特的自我

(Csikszentmihalyi, 1991)。

此外,Schmidt, Boraie 和 Kassabgy(1996)也曾研究並提出埃及學生學習 外語時,於學習過程體會到心流。Shin(2006)提出擁有高心流的學生比較容 易對實質的課程感到滿足,暗示了心流對學生的學習成就有正向影響是合理 的。根據文獻提出假設:

四、心流經驗對英語字彙測驗後測成績有預測力。

在文檔中 物件藏找遊戲對於國小學童英語字彙學習之效益 (頁 7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