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研究動機

本章旨在闡述本研究之緣起與架構,探究實施藏找遊戲於英語教學中,對 於國民小學學童字彙學習效益,比較高低分組及不同認知風格學童在認知負 荷、遊戲焦慮與心流經驗三者上的差異。全章分為五節。第一節為研究動機,

第二節為研究目的,第三節為研究問題,第四節為名詞釋義,第五節為研究範 圍與限制。

第一節 研究動機

壹、從小學開始全民拼英語的情況?

為了呼應民意及亞洲各國英語與學習往下紮根的趨勢,教育部從 2005 年 8 月起訂立相關政策,從小學三年級開始學習英語,希望藉此奠定國人英語學習 成就紮實的基礎。然而,在這樣「全民拼英語」的氛圍下,台灣在國際性英語 學習成就檢定考試的表現卻不甚理想。國際教育機構英孚教育(Education First)公布「2014 全球英語學習成就指標報告」,調查針對全球 75 萬名 18 歲以 上的成年人,進行語法、詞彙、閱讀、聽力等 50 分鐘的英語測試。結果顯示亞 洲得分 51.21。在接受調查的 14 個國家或地區中,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的成人英 語學習成就在 63 個非母語國家中排名第 12 及 13,成為亞洲英語最佳國家,台 灣成人英語學習成就則位居第 30,輸給日本及韓國,但小贏香港,屬於「中等 程度」等級。這些數據雖不能代表台灣英語教學成效的全貌,但國人的英語學 習成就不如預期乃是不爭的事實。換句話說,我國雖已訂立自國小開始學習英 語之相關政策,以期能厚實英語學習成就,卻未能有效提升英語學習效果。

貳、字彙學習在語言學習中的重要性

身處於地球村時代,各國之間在教育、經濟、文化、外交等各方面,皆是 以英語作為共通語言,彼此溝通交流。學者 Wilkins(1972)提到「語言若缺少 文法,表達會受限;若沒有字彙,則無法表達。」無疑地,字彙是語言中的分 支,也是構成語言的基礎。如果將語言比喻成人體,語言結構是語言的骨架,

那麼字彙就是器官與皮肉(Harmer, 1991;黃宜茹, 2011),由此可知,字彙是語 言的重要組成要素(施玉惠等,1999)。

眾多學者及教育家也早已認同字彙習得是培養第二語言能力十分基本的要 素(HarIey, 1996; Kolich, 1985)。Krashen(1989)也指出字彙不足是第二語言 學習者學習語言的一大問題,不只如此,字彙不足會造成溝通的障礙(Kelly, 1999)(引自陳昭維, 2009)。此外,語言學習中聽說讀寫四項技能,深受字彙的 影響,聽不懂或看不懂往往都是因為字彙量不足,當擁有字彙量,才不會在對 話或表達時,造成誤解或辭不達意等等的情況。

有研究(Saville-Troike, 1984)指出足夠的字彙對於閱讀及學術成就是很重 要的;Nation(1990)認為任何語言學習法都無法避免將字彙列入學習重點;

而 Schmitt(2008)再分析許多有關字彙量(vocabulary size)的實證研究後指 出,英語學習者必須學會許多字彙後才能活用英語(引自陳昭維,2009)。換句 話說,為達有效且有內容的溝通,擁有豐富的字彙量是必要條件之一。

即使許多研究者同義字彙學習在習得語言能力和達成學業成就上的重要 性,他們對於字彙如何被習得的想法其實存有很大的差異(傅玉慧,2006)。

綜合以上,字彙學習在語言學習過程中為重要的課題,字彙對於初學者而 言,是學習溝通外語的開始,是不容忽視的。坊間有許多字彙學習媒材,身為 一位小學英語教師,研究者想透過研究瞭解物件藏找遊戲此素材對於學童在英 語字彙學習方面之效益。

參、選定物件藏找遊戲為學習媒材,why?

Homan(2015)提出利用物件藏找遊戲(hidden objects games)能提升語言 學習的看法,認為透過藏找能夠加深學習者參與其中的程度(engagement)。一 旦確定藏找的物件位置後,物件會以視覺圖像和書寫字形的樣貌存於學習者的 腦海存量(inventory)中,有利他們回想或複習。朋友曾經與我分享過外師在 教學時時常透過此遊戲與學生同樂,研究者也發現市面上及網路上有非常豐富 的物件藏找遊戲(hidden objects games)的相關媒材,包括軟體、學習單、海 報、圖片等,所以對物件藏找遊戲(hidden objects games)和英語字彙學習成 效此主題感興趣。

宋增軒、劉唯玉(2005)研究報告中從「多元智慧理論」的觀點來探討英 語十大教學法,並列出相當參考價值的對照表,其中直接教學法(the direct method)、情境教學法(situational language teaching)、默示教學法(the silent way)、自然教學法(natural approach)等皆強調以實物、教具、情境掛圖、圖 片等來達到更好的語言學習成效,以幫助學生瞭解學習內容,這些教學法所對 應的是 Gardner 提出的「視覺空間智慧」向度;此外,默式教學法(the silent way)強調教師為輔助者,學生創造或發現所要學習的內容,透過具體實物及 自身解決問題的能力來發掘所要學習的媒材。此教學法以學生為中心,培養學 生獨立學習的精神,此教學法與「內省智慧」有關。

以提升英語能力為主要明確的目的,教學方法和學習策略早已在全世界被 廣泛討論和發展了(Freeman, 2000)。綜合以上,本研究以物件藏找遊戲為研究 主題,透過藏找啟發學童視覺空間智慧,找尋各字彙物件藏匿在圖片中的位 置,輔助語言學習。

肆、考慮學童場獨場依型不同的認知風格,why?

認知風格是獨一無二的個人特質,是個體在面對認知工作和學習情境時,

所喜愛及偏好的訊息處理方式,不同的認知處理方式直接或間接影響到學習遊 戲(Messick, 1994; Witkin & Goodenough, 1977)。

此外,Anderson(1993)提出 ACT-R 理論模式,以統整性、互動性的觀點 來表徵知識的結構,透過連結陳述性知識與程序性知識的網絡模式,來說明大 腦如何處理訊息;再結合訊息處理中,工作記憶與長期記憶的觀點,來表達人 類運作知識體系的可能途徑(鄭依琳, 2013)。Anderson 強調 ACT-R 是活用生產 系統和陳述性記憶之間的連結機制。在體驗物件藏找遊戲(hidden objects games)時,個體必須認知到英語字彙,並找出在大圖之中隱藏的該物件,不斷 進行認知和問題解決,在過程中,可能會不自覺地習得或應用一些陳述性知識 及程序性知識。根據研究發現不僅動作遊戲訓練(action game training)能精進 認知行為(cognitive improvements),不同的遊戲也能增強不同方面的認知行為

(Oei & Patterson, 2013)。物件藏找遊戲(hidden objects games)能夠增進視覺 搜尋表現(visual search performance),也能增進空間工作記憶(special working memory)。

眾多研究提及字彙學習應透過大量廣泛的閱讀及浸入式學習,以提升學習 者對於字形及字義的注意及認知(awareness),學者建議在語言輸入(input)

時,使字彙以較顯著突出(salient)的形式出現能夠提升字彙學習(Groot, 2000; Schmitt, 2000;傅玉慧,2006)。

由此推論,在學習者參與「物件藏找遊戲」時,會活化 ACT-R 理論模組,

將陳述性知識與程序性知識結合並提升工作記憶,加上視覺感知、專注投入、

進行問題辨識解決。本研究的目的之ㄧ是想瞭解透過如此認知運作過程對學習 英語字彙的成效為何?

伍、小結

綜合以上,本研究則以教育實驗的角度切入,探討運用「物件藏找遊戲」

此媒材對於不同認知風格及不能英語學習成就之學童在英語字彙方面之學習效 益。研究者選擇物件藏找遊戲學習單作為字彙學習之媒材,以期學童能在體驗 藏找遊戲之過程中,引起他們對於物體辨識和英語字彙有一定的注意程度,活 用認知模組,形塑相關的字彙圖像,達到記憶形成的效益;並進一步討論其學 習焦慮、認知負荷與心流經驗,以得知並探究字彙學習成效。

在文檔中 物件藏找遊戲對於國小學童英語字彙學習之效益 (頁 1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