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結語

5.1 結論

完成學業、開始工作、初次結婚與初次生育等在整個生命歷程中非常重要的 生命事件密集地在轉至成人歷程中發生與開展,他們共同交織出了轉至成人歷程 重要性。而然,作為人生重要生命歷程的一環,我們過去對於台灣民眾轉至成人 歷程的瞭解卻是相當不足的。本研究作為一個開端,嘗試以整體與簡明的方式為 台灣轉至成人歷程描繪出一個輪廓,讓我們可以快速地掌握台灣民眾轉至成人歷 程的不同方式、這些不同方式間的同質和異質處,以及這些不同轉至成人方式與 社會中次群體的關連。

為了要達成上述目的,本研究先以能夠同時納入多重且動態生命事件訊息之

「多軌道序列分析」尋找出台灣轉至成人歷程中最具代表性的類型,這些類型幫 助我們快速地掌握台灣存在哪些典型的轉至成人歷程。接著,本研究以轉至成人 重要生命事件之「持續期」、「順序」以及「時間間隔」等「類型內涵」細部剖析 各個轉至成人歷程類型之特性,讓我們得以更清晰地掌握轉至成人歷程類型間的 同質與異質性。為了要讓這些轉至成人歷程類型不至於真空於社會結構之外,本 研究再進一步探討了轉至成人歷程類型與性別、家庭社經地位以及族群等容易涉 及社會階層化之人口特徵的關係,此分析讓我們瞭解到特定人口特徵的次群體容 易以相似的方式度過轉至成人歷程。除了橫向時間的切入點,本研究再將轉至成 人放置在縱向的歷史軸上,探討了上述轉至成人歷程類型、類型內涵、轉至成人 歷程類型與人口特徵關係的出生世代差異與變遷,提供我們觀察轉至成人從過去 到現在的轉變。

使用多軌道序列分析我們在各個出生世代尋找到的轉至成人歷程類型如

下。在 1935-55 出生世代中找到了四個典型的轉至成人歷程類型,分別為「早

鳥-慢走-完成型(A1)」、「晚發(21)-快走-完成型(A2)」、「早鳥-慢走-無業型(A3)」、

「早鳥-慢走-遲婚型(A4)」,兩個「完成型」在所有轉至成人重要生命事件上皆幾

149 乎百分之百的完成,其主要差異在於起步時間,「早鳥-慢走-無業型(A3)」以工作 事件的落後為其主要特徵,「早鳥-慢走-遲婚型(A4)」的特徵則是延後進入婚姻。

1956-67出生世代找到了三個轉至成人歷程類型,分別為「中齡-慢走-完成

型(B1)」、「晚發(22)-快走-完成型(B2)」、「中齡-慢走-單身型(B3)」。兩個「完成 型」同樣以起步時間為最主要的差異,「中齡-慢走-單身型(B3)」最主要的特色在 於其偏高的未婚比例。

1968-84出生世代找到了四個轉至成人歷程類型,分別為「中齡-快走-完成

型(C1)」、「晚發-慢走-完成型(C2)」、「晚發-/-單身型(C3)」、「晚發-/-未完成型

(C4)」。「中齡-快走-完成型(C1)」以其最早的起步時間為特色,「晚發-慢走-完成

型(C2)」是此出生世代中唯一屬於晚起步但又有生命事件較高的比例,「晚發-/- 單身型(C3)」和「晚發-/-未完成型(C4)」皆未完成結婚與生育事件,但「晚發-/-單身型(C3)」在完成學業與開始工作生命事件上完成度高,而「晚發-/-未完成型 (C4)」則是在完成學業與開始工作生命事件上僅有少部分人完成。

這些轉至成人歷程類型從出生世代的角度來看提供我們觀察出生世代間存 在著的變遷軌跡,本研究歸納出一些趨勢。

第一,生命事件起步的時間從多數為「早鳥」到「中齡」再到「晚發」,呈 現出越來越晚的趨勢。

第二,在「完成型」中,第一生命事件起步的先後與轉至成人進程速度的關 係隨著出生世代發生了反轉的情形,也就是在早期出生世代中,起步較早的類型 以較緩慢的速度經歷轉至成人歷程,而起步較晚的類型則以較快速的腳步度過轉 至成人,亦即「早起步慢完成、晚起步快完成」,但到了晚期出生世代時,這個 關係反轉了,較早起步的轉至成人歷程類型反而以較快的速度完成轉至成人歷 程,而較晚起步的轉至成人歷程類型則以更緩慢的腳步度過轉至成人歷程,亦即

「早起步快完成、晚起步慢完成」。初次結婚的發生年齡是造成這個現象的主要 原因,早期出生世代中,晚起步類型的初次結婚年齡不致落後其他類型太多,使 得其轉至成人進程較短,但晚期出生世代中,晚起步類型的初次結婚年齡卻反而 持續落後,因此未能將整體轉至成人歷程縮短,也就導致轉至成人進程的延長。

這樣的現象反映的可能是與初次結婚相關的社會規範隨著出生世代變得非常鬆

150 散,因此即使轉至成人的起步已較晚,民眾仍然不易感受到初次結婚的年齡規 範,進而拉長了整個轉至成人歷程。

第三,各類型中缺漏或是延後發生的生命事件有明顯的出生世代差異。唯一 一個開始工作事件落後的類型「早鳥-慢走-無業型(A3)」僅存在於1935-55出生 世代,在後續的出生世代中,開始工作生命事件皆近乎以100%的發生率完成此 生命事件。這意味著在早期出生世代中有一群人被排除在勞力市場外,若對照後 續的分析可以得知,這群人以女性居多、家庭社經地位低,而且多為原住民族。

初次結婚事件的缺漏也可觀察到世代變遷的趨勢。在 1935-55 出生世代由初次 結婚事件標誌出來的類型為「遲婚型」,但是在1956-67和1968-84出生世代中,

初次結婚標誌出來的類型已是「單身型」,這顯示結婚事件已從一個必備的轉至 成人生命事件變成了一個選擇性的轉至成人生命事件。

第四,轉至成人歷程的差異似乎隨著出生世代越來越大。1935-55出生世代 雖然有「早鳥-慢走-無業型(A3)」與「早鳥-慢走-遲婚型(A4)」等較為特殊的類型,

但是前者比例小,後者也只是延遲發生,因此大致上呈現較為一致的轉至成人歷 程。1956-67 出生世代中,結婚已從必備性變成選擇性,所以有將近 60%的人 不發生結婚事件,如此突顯出了此出生世代較前出生世代更為多樣之處。

1968-84出生世代中,轉至成人歷程更為多樣化,不僅有尚未結婚、生育的類型,

完成學業的年齡也有8年的落差,這些特殊性在在呈現出此出生世代轉至成人歷 程的不同變化。從轉至成人歷程差異隨著出生世代變大的情形來看,關乎年齡的 社會規範與社會期待可以說從早期單一且主流的約束性,逐漸展現出多樣彈性的 變動性。

本研究出生世代的劃分乃由兩個與教育進階相關的歷史事件所界定而成,分 別是1968年的九年國教施行以及1986年的私校開放設立,它們分別影響到的 是國中以及高等教育的進階,也就是分別使得1956以及1968年之後的出生世 代在教育程度上產生顯著的差異。透過這樣出生世代的畫分,呈現出了轉至成 人歷程類型在出生世代間的顯著差異性,因此值得我們去探究轉至成人歷程類 型與教育擴張間可能存在著的緊密關係。首先,「完成學業」經常性地作為轉至 成人歷程中第一個生命事件來說,教育擴張直接影響到的就是完成學業的年齡

151 將會越來越晚,如此就可能使得整體轉至成人歷程的起步時間往後延伸。而若 轉至成人生命事件的順序分析仍呈現規範性順序顯著的現象,那麼就意味著整 體轉至成人歷程將隨著教育擴張而逐漸往後擴散,在本研究所找到的轉至成人 歷程類型之生命事件發生年齡也確實呈現逐漸延後的趨勢。

其次,教育擴張與本研究所發現晚期出生世代中有越來越高比例的人採行先 開始工作再完成學業的現象也應有所關連。教育擴張導致入學率增加,將可能使 得有意願回頭就學以取得更高學歷者增強了動機,進而促使他們再度進入校園。

教育擴張也意味著教育程度將普遍提升,當自身的教育程度處於相對低落的情形 時,便可能使得落後的這群人願意回頭追求更高的學歷,以在職場環境中維持相 對的競爭力。因此,在我們研究中所觀察到的完成學業與開始工作隨著出生世代 有越來越多人出現順序對調的情形,應與教育擴張存在一定的關連性。

再者,教育擴張也與初次結婚的年齡和發生率有密切的關係,過去的研究經 常指出隨著教育程度提高,初次結婚的年齡將延後,一方面是因為結婚事件往往 發生在完成學業與開始工作之後,另一方面也因為結婚具有「男高女低」的特性。

在教育擴張後,使得男女教育程度逐漸拉近,甚至有女性超越男性的情形存在,

如此將使得男性在尋找婚配對象時的選擇受到限制,進而可能導致男性晚婚或是 不婚的比例提高。這樣的現象確實也反映在我們的研究發現中,那就是隨著出生 世代變晚,結婚事件延遲或缺漏的情形越來越明顯,在後續的轉至成人歷程類型 與人口特徵關係的分析中也將證實這些類型的確以男性居多,而隨著出生世代越 晚,正是教育擴張越趨明顯的時候,因此可以說在初次結婚生命事件上也可以看 到教育擴張的痕跡。

基於上述的討論,我們可以推論轉至成人歷程與教育擴張存在一定的關連 性,透過論述性的分析雖尚不能證明他們的因果關係,但是我們可以看到整個轉 至成人歷程的出生世代差異反映出了教育擴張的變化,而透過與教育進階相關的 兩個歷史事件來劃分出生世代,正好可以讓我們觀察到轉至成人歷程出生世代差 異與教育擴張間的關係。

為了要對於轉至成人歷程類型的特性有更清楚的勾勒,也為了可以進行出生 世代內與出生世代間的轉至成人歷程類型比較,本研究接著分析轉至成人重要生

在文檔中 台灣民眾轉至成人的生命歷程研究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156-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