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研究結果與討論

第四節 綜合討論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3

從同學分享閱讀自助書籍對於正向心理的人生啟示中可以知道,幸福與正 向的心理特質可以透過正面的感恩回饋、心態的轉變、規劃人生目標、懷抱希 望、肯定自我價值等等方向去促進自己的正向心理,幸福可以說是人生的一種 努力奮鬥的目標。

第四節 綜合討論

本節分成三部分,即針對前述三節的研究結果進行討論。第一部分探討大 學生的正向心理前、後測差異與背景變項在正向心理的差異情形;第二部分則 針對正向心理介入方案、正向因應策略及主觀幸福感的最終結構模式進行討 論;最後第三部分,描述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練習紀錄與自助書籍對大學生的 影響。

一、大學生的正向心理前測與後測差異,及背景變項在正向心理介 入方案與正向心理上之差異情形

(一)大學生正向心理的前、後測結果的成對樣本 t 檢定

正向心理的前、後測差異上,「主觀幸福感」及分量表的「社會幸福感」與

「情緒幸福感」、情緒溫度計的「情緒刻度」與「快樂時間」、「正向因應」、「巔 峰幸福感」及分量表的「正向機能」與「正向情緒」、「靈性幸福感」及分量表 的「團體」、「環境」、「超然」、「正向比」及分量表的「正向情緒」、「心理資 本」及分量表的「復原力」、「希望」與「樂觀」等變項,其後測平均數的得分 皆高於前測平均數的得分,且全部達到顯著差異水準,可見大學生經過練習正 向心理介入方案後,其正向心理有顯著進步。此結果與余民寧與陳柏霖(2014) 及陳柏霖(2015)的研究結果相互呼應,皆指出大學生經過一學期的幸福感教學 及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練習後,各向度的正向心理特質大多有顯著的提升。至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4

於「持平時間」則是前測的平均數顯著大於後測的平均數,此結果亦相同於余 民寧與陳柏霖(2014),研究者推估情緒的「持平時間」顯著減少可能是受到期 末考試時間影響,亦有可能因為「快樂時間」顯著增加,進而壓縮「持平時 間」。最後,正向心理前測、後測的改變結果是否完全來自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 練習體驗,在推論上仍須謹慎。

(二)不同性別大學生在正向心理介入方案上之差異

不同性別的大學生在正向心理介入方案達顯著差異,且女生的正向心理介 入方案分數顯著高於男生。本研究在設計上,將大學生確實繳交正向心理介入 方案練習紀錄當作量化分數進行分析,同時該分數也是「幸福心理學」的課程 作業成績之一。由此推估,女生在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練習得分上高於男生,

此結果不同於黃韞臻與林淑惠(2008)的研究指出男生分數高於女生分數。

(三)不同性別大學生在正向心理上之差異

本研究以後測總分減去前測總分所得的改變量,分析不同性別的大學生在 正向心理的差異情形,在正向比的「負向情緒」分量表上達到顯著差異,顯示 女生的「負向情緒」改變量顯著高於男生。針對此結果,研究者參考成對樣本 t 檢定,雖然「負向情緒」在成對樣本 t 檢定中未達顯著差異,但後測分數略低 於前測分數,代表有微量的減少,但缺乏統計上的意義。然而在性別上,卻發 現女生負向情緒的增加程度高於男生。

(四)不同年級大學生在正向心理介入方案上之差異

在正向心理介入方案方面,不同年級的大學生皆無顯著差異存在。

(五)不同年級大學生在正向心理上之差異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5

本研究以後測總分減去前測總分所得的改變量,分析不同年級的大學生在 正向心理的差異情形,分析結果顯示不同年級的大學生的正向心理的改變量並 無明顯差異。

二、正向心理介入方案、正向因應策略與主觀幸福感之結構模式探討

(一)內在結構適配度方面

由表 4-16 可知,最終結構模式的內在適配度落在理想範圍內,符合多數的 適配度指標。進一步分析,個別項目指標因素負荷量方面,五種正向心理介入 方案(X1)、心理幸福感(Y1)、社會幸福感(Y2)、情緒幸福感(Y3)、正向因應策略 的前六題(Y4)與正向因應策略的後五題(Y5)等觀察變項具有不錯的因素負荷 量,分別為 1.00、.75、.72、.53、.96 及 .69,皆達顯著水準,顯示對潛在變項 的預測具有意義。其次,潛在變項的組合信度方面,主觀幸福感與正向因應策 略分別為 .71 與 .82,已達 .60 的標準。最後,主觀幸福感的平均變異抽取量 為 .45,略低於 .50 的標準。根據本研究所提出的內在結構適配度,正向心理 介入方案、正向因應策略量表及主觀幸福感量表仍具有不錯的測量水平。

(二)路徑係數方面

將最終結構模式的路徑係數與研究假設比較後,各數值皆符合研究假設,

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對主觀幸福感、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對正向因應策略、正向因 應策略對主觀幸福感的直接影響效果皆達顯著。由效果量分析結果發現,如表 4-18 所示,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對主觀幸福感的直接影響效果為 .21,兩者為正 相關,此結果支持正向心理介入方案愈大者,其主觀幸福感的改變量愈大的假 設,即主觀幸福感受到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練習的影響,當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 練習頻率愈多,主觀幸福感增加的程度則愈高,此結果則與楊淑貞、林邦傑與 沈湘縈(2007)相似,有練習正向心理介入方案者,其幸福感愈高。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6

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對正向因應策略的直接影響效果為 .24,兩者為正相 關,支持正向心理介入方案與正向因應策略為正相關的假設,即正向因應策略 受到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練習的影響,當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練習頻率愈多,正向 因應策略增加的程度愈高,此結果也相似於徐毓芸(2011)、常雅珍(2004)所 提出的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練習可以促進學生的正向因應能力。

正向因應策略對主觀幸福感的直接影響效果為 .37,兩者為正相關,符合 正向因應策略與主觀幸福感為正相關的假設,代表主觀幸福感受到正向因應策 略的影響,當個體使用正向因應策略的程度愈多,則主觀幸福感增加的程度愈 高。在國內研究方面,則發現教導學生正向的因應策略有助於提升主觀幸福感

(朱育萱,2011;郭俊豪,2007;馮麗君,2008;楊佳蓉,2011;饒家榮,

2012),此外,個體也會因為使用正向或負向的因應策略,進而提升或降低主觀 幸福感(Karlsen, Dybdahl, & Vitterso, 2006)。綜合上述,個體使用正向因應策略 的程度愈明顯,主觀幸福感則愈高,就以本研究的研究成果,正向因應策略的 改變量愈高,主觀幸福感的改變量也會愈高。

此外,比較間接效果則發現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對主觀幸福感的間接效果未 達顯著,因此,正向心理介入方案是否能間接影響主觀幸福感的推論仍有待商 榷。最後,比較正向心理介入方案、正向因應策略與主觀幸福感的整體效果量 發現,三者之間的效果量均偏低,但仍然有一定的影響力。因此,結構模式中 的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對正向因應策略的關係、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對主觀幸福感 的關係,以及正向因應策略對主觀幸福感的關係,皆支持研究假設。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8

三、練習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對大學生正向心理的改變影響

目前的研究支持練習正向心理介入方案與閱讀自助書籍,均能帶給大學生 正面的影響(李新民,2013;余民寧、陳柏霖,2014;陳柏霖,2015)。依據 Tal Ben-Shahar (胡瑋珊譯,2010)的觀點,獲得幸福的方法,不外乎透過練習,

比起學生在課堂上所學到的理論更加有效。本研究的五種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分 別是「生命地圖」、「瞭解自己的長處」、「感恩練習」、「培養樂觀的解釋風格」

及「正念練習心得」,讓大學生實際體驗幸福,從他們的回饋中可以支持練習正 向心理介入方案促能有效促進正向心理的觀點。此外,自助書籍的閱讀對促進 大學生的正向心理有實質上的幫助,從此也支持本研究的量化研究結果。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9

在文檔中 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對促進大學生 幸福感影響之研究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8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