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對促進大學生 幸福感影響之研究 - 政大學術集成

128  Download (0)

全文

(1)國立政治大學教育學系碩士論文. 指導教授:余民寧 博士. 立. 政 治 大. ‧. ‧ 國. 學 y. Nat. 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對促進大學生 sit. n. al. er. io. 幸福感影響之研究 Ch. engchi. i n U. v. 研究生:林威廷 中華民國 一○五年 六月.

(2) 謝誌 這篇謝誌如同我論文的感恩練習介入方案,仔細回顧這段研究生活,有哪 些人事物是我想要表達感謝的地方?簡單的話,真心誠意地表達感恩。首先, 我非常感謝我的指導教授余民寧老師,在我求學期間,很榮幸跟隨余老師一起 做研究,他願意且花了額外的時間指導我的論文,尤其是近年來他接了學校的 行政工作,比起過去更加忙碌辛勞,但他仍舊撥出時間與我討論、解決我的疑 惑與困難,如今我的論文也完成了,這都得感謝余老師的教誨,而私底下的余 老師也是非常關心學生的人師,既是專業又愛護學生,可謂良師。 這段研究生的歲月,十分慶幸一路上都有人支持、幫助與安慰我。感謝珮 晴學姊的一通電話,我才有機會擔任余老師的助理,豐富我的學術經驗。感謝. 治 政 辦的闕助教與王先生,教我學會寫公文與處理行政庶務。感謝玉樺學姊、昭鋆 大 立 學長、雅芸、靜軒這群優秀的助理夥伴們,一起跟隨余老師做研究的這段時光 嘉成與柏霖兩位老師的指導與鼓勵,在論文上給予我更多的專業意見。感謝系. ‧ 國. 學. 讓我相當珍惜。感謝幼芸學姊,在我剛成為研究生之際,妳為我的人生帶來一 個極大的驚喜,成為了我想奮鬥的人生目標。感謝玟婷,寫論文的時候有這位. ‧. 好同學一起討論寫作、統計技巧和分享快樂與悲傷,替我分擔不少壓力。感謝 過去曾在教發中心任職的大家,尤其是晨帆,因為有妳的關心,讓我感受到莫. Nat. sit. y. 大的善意,一直是我心中難以忘卻的感動。感謝軍訓室的教官們,你們的幽默. io. er. 鼓舞了我,在我面臨論文壓力時有了舒壓出口。感謝肇翔、柏翔、王寧、祐 融、楷恩、守謙、怡安和容珉這群好朋友,雖然我們各奔東西,仍舊相知相. n. al. Ch. 惜,往後的人生我還是需要你們的支持。. engchi. i n U. v. 除了在政大的師長同學們,我很高興認識葉爸和葉媽,你們待我親切溫 暖,讓我有了家的感覺。感謝上天在這段時間讓我認識睿寧,因為有妳,我會 不斷努力,謝謝妳這段時間不離不棄,忍受我因論文壓力帶來的脾氣,謝謝妳 的支持與陪伴,未來還有更多挑戰等著我們,希望我們攜手努力成長。此外, 我更是由衷地感謝我的伯父伯母,總是默默地照顧我,你們一直是我這個當晚 輩的典範。我也感謝我的父母、哥哥和姊姊,謝謝你們永遠在我疲憊困頓的時 候讓我有個家可以回去。最後,我知道我自己很努力也很拚命,我想為我自己 來個掌聲,一路上可以走到現在,我增加了不少信心,未來的路還很長,寫完 論文畢業只是個開端,往後的日子只有更多難題要面對,我希望從所學、累積 的經驗與承受過的壓力之中,成就自己與回饋社會。.

(3) 摘要 本研究旨在探討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對大學生正向心理的影響,以及正向心 理介入方案、正向因應策略與主觀幸福感的關係。受試者為國立政治大學的大 學生,有效樣本為 130 人。本研究採問卷調查法,施以情緒溫度計量表、主觀 幸福感量表、臺灣憂鬱情緒量表、臺灣正向比量表、臺灣巔峰幸福感量表、靈 性幸福感量表、正向因應策略量表及心理資本量表,並蒐集前測與後測資料。 資料分析方法包含:成對樣本 t 檢定、獨立樣本 t 檢定、單因子變異數分析、內 容分析法及結構方程式模型。本研究主要發現如下: 一、在前、後測方面. 政 治 大. (一)大學生在「主觀幸福感」、「主觀幸福感」分量表之「社會幸福感」及 「情緒幸福感」 、「情緒刻度」、「快樂時間」、「持平時間」、「正向因應策略」、. 立. 「巔峰幸福感」 、「巔峰幸福感」分量表之「正向機能」及「正向情緒」、「靈性. ‧ 國. 學. 幸福感」 、「靈性幸福感」分量表之「團體靈性幸福感」、「環境靈性幸福感」及 「超然靈性幸福感」 、「正向比」、「心理資本」、「心理資本」分量表之「復原. ‧. 力」、「希望」及「樂觀」上有顯著差異。 二、在背景變項方面. (二)不同性別大學生在「負向情緒」上有顯著差異。. io. n. al. er. (三)不同年級大學生在各背景變項上皆無顯著差異。 三、在結構模式方面. sit. y. Nat. (一)不同性別大學生在「正向心理介入方案」上有顯著差異。. Ch. engchi. i n U. v. (一)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對正向因應策略有直接正向效果。 (二)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對主觀幸福感有直接正向效果。 (三)正向因應策略對主觀幸福感有直接正向效果。 最後,研究者根據研究結果與討論,針對高等教育及未來研究提出若干建 議。 關鍵字:正向心理介入方案、正向因應策略、主觀幸福感. I.

(4) The Study of Positive Psychology Intervention Effects for Promoting College Students’ Well-Being. Lin, Wei-Ting. Abstract The main purpose of this study was to explore the positive psychology intervention effects on college students, and also the relationships among positive. 政 治 大 participants included 130 college students sampled from National Chengchi 立. psychology interventions, positive coping strategies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The. University. The pretest and posttest data were both collected by questionnaires,. ‧ 國. 學. including the Emotional Thermometer Scale, the Subjective Well-Being Scale, the. ‧. Taiwan Depression Scale, the Taiwan Positivity Scale, the Taiwan Flourishing Scale,. sit. y. Nat. the Spirituality Well-Being Scale, the Positive Coping Scale, and the Psychological. io. er. Capital Scale. Moreover, the data analysis was based on paired-samples t-test, independent-sample t-test, one-way ANOVA, content analysis method, and SEM. The. n. al. Ch. main results were summarized as follows: About the pretest and posttest: 1.. engchi. i n U. v. Students were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in the scores of subjective well-being, social well-being, emotional well-being, emotional degree, happy time, balanced time, positive coping strategy, flourishing well-being, positive function, positive emotion, spirituality well-being, group-spirituality well-being, environmentspirituality well-being, super spirituality well-being, positivity, psychological capital, resilience, hope, and optimism.. II.

(5) About the background variables: 1.. Students with different gender were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in the scores of positive psychology interventions.. 2.. Students with different gender were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in the scores of negative emotion.. 3.. Students with different grade were not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in the scores of background variables. About the structural model:. 1.. strategy directly.. 學. being.. Positive coping had positive influence on subjective well-being.. ‧. 3.. 立. Positive psychology interventions had positive influence on subjective well-. ‧ 國. 2.. 政 治 大. Positive psychology interventions had positive influence on positive coping. sit. y. Nat. Based on the results and discussion of this study, directions of higher education. io. er. and future research were suggested.. al. n. v i n Keywords: positive psychologyC interventions, positiveU h e n g c h i coping strategy, subjective well-being. III.

(6) 目次 第一章 緒論............................................................................................................ 1 第一節. 研究動機................................................................................................ 1. 第二節. 研究目的與待答問題............................................................................ 3. 第三節. 名詞釋義................................................................................................ 3. 第二章 文獻探討 .................................................................................................. 5. 政 治 大. 第一節. 正向心理學的理論概述........................................................................ 5. 第二節. 主觀幸福感的定義與相關研究............................................................ 9. 第三節. 正向因應策略的定義與相關研究...................................................... 17. 第四節. 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定義與相關研究.............................................. 24. 立. ‧. ‧ 國. 學. sit. y. Nat. 第五節 正向心理介入方案、正向因應策略與主觀幸福感的相關研究........ 29. er. io. 第三章 研究方法 ................................................................................................ 35. al. n. v i n Ch 第一節 研究架構................................................................................................ 35 engchi U 第二節 研究假設................................................................................................ 35 第三節 研究對象................................................................................................ 36 第四節 研究工具................................................................................................ 36 第五節 實施程序................................................................................................ 43 第六節 資料處理與分析.................................................................................... 44. 第四章 研究結果與討論 .................................................................................... 47 i.

(7) 第一節. 大學生的正向心理前測與後測差異,及背景變項在正向心理介入. 方案與正向心理之差異情形.............................................................................. 47 第二節. 正向心理介入方案、正向因應策略與主觀幸福感的結構方程式模. 型之建立.............................................................................................................. 55 第三節. 練習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對大學生正向心理改變的影響.................. 68. 第四節. 綜合討論.............................................................................................. 73. 第五章 結論與建議............................................................................................ 79. 政 治 大. 第一節. 結論...................................................................................................... 79. 第二節. 研究範圍與限制.................................................................................. 83. 第三節. 建議...................................................................................................... 83. 立. ‧ 國. 學. ‧. 參考文獻 ................................................................................................................... 85. sit. y. Nat. 附錄一 八種量表...................................................................................................... 104. io. n. al. er. 附錄二 正向心理介入方案...................................................................................... 113. Ch. engchi. ii. i n U. v.

(8) 表次 表 4-1 大學生正向心理的前、後測結果的成對樣本統計與比較分析表 .............. 49 表 4-2 各性別人數及百分比分布表 .......................................................................... 51 表 4-3 不同性別大學生在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平均數、標準差及顯著考驗摘要 表.......................................................................................................................... 51 表 4-4 不同性別大學生在正向心理的平均數、標準差及顯著考驗摘要表 .......... 52 表 4-5 各年級人數及百分比分布表 .......................................................................... 53 表 4-6 不同年級大學生在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平均數、標準差及顯著考驗摘要 表.......................................................................................................................... 53 表 4-7 不同年級大學生在正向心理的平均數、標準差及顯著考驗摘要表 .......... 54 表 4-8 主觀幸福感量表的測量模式適配度指標檢定表 .......................................... 56 表 4-9 主觀幸福感測量模式因素、觀察指標及結構模式觀察變項編號表 .......... 58 表 4-10 正向因應策略量表的測量模式適配度指標檢定表 .................................... 59 表 4-11 正向因應策略測量模式因素、觀察指標及結構模式觀察變項編號表 .... 60. 立. 政 治 大. ‧. ‧ 國. 學. 表 4-12 結構模式各觀察變項的相關係數矩陣 ........................................................ 60 表 4-13 正向心理介入方案、正向因應策略與主觀幸福感量表之結構模式適配度 指標檢定表.......................................................................................................... 61 表 4-14 最終結構模式的完全標準化估計參數、顯著性考驗及標準誤表 ............ 62 表 4-15 最終結構模式之基本、整體、比較、精簡適配度指標檢定表 ................ 66 表 4-16 最終結構模式之個別項目指標信度、潛在變項的組合信度與潛在變項的 平均變異抽取量.................................................................................................. 67. sit. y. Nat. n. al. er. io. 表 4-17 自助書籍的閱讀書目統計 ............................................................................ 70 表 4-18 最終模式之各潛在變項完全標準化效果量及顯著性考驗 ........................ 77. Ch. engchi. iii. i n U. v.

(9) 圖次 圖 3-1. 研究架構圖..................................................................................................... 35 圖 3-2. 初始假設模型路徑圖 ..................................................................................... 45 圖 4-1. 主觀幸福感量表的驗證性因素分析路徑關係圖 ......................................... 57 圖 4-2. 正向因應策略量表的驗證性因素分析路徑關係圖 ..................................... 59 圖 4-3. 正向心理介入方案、正向因應策略與主觀幸福感之最終結構模式圖(標 準化估計參數...................................................................................................... 62. 立. 政 治 大. ‧. ‧ 國. 學. n. er. io. sit. y. Nat. al. Ch. engchi. iv. i n U. v.

(10) 第一章. 緒論. 本章將闡述研究動機、研究目的與待答問題,以及名詞釋義,並依據本研 究所界定的名詞,做為第二章文獻探討中,搜索、整理相關文獻,從中釐清本 研究所欲探討的變項之間的關係。. 第一節. 研究動機. 政 治 大 不會覺察自己是幸福的,或者自己是有能力獲得幸福的。幸福的定義究竟是什 立. 究竟什麼是幸福?即便生於幸福的環境裡,因為認知與遭遇的不同,也許. ‧ 國. 學. 麼?天下雜誌曾以政經環境、家庭生活、工作狀態、社群關係、身心健康等五 大面向,綜合計算《天下》幸福指數,指的就是台灣人民的幸福狀態,調查結. ‧. 果說明了台灣人的幸福感指數落在 65.94(吳挺鋒、張巧旻,2012),若以 60 分. sit. y. Nat. 為及格標準,台灣人民的幸福感可說是落在中間程度,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io. er. 此外,行政院主計總處則參考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的美好生活指數 (Better Life Index, BLI)架構,統計出台灣的國民幸福指數(行政院,2014),若依照國際排. al. n. v i n Ch 名,則比 2013 年前進一名,調查面向中則包含了物質生活條件與生活品質兩大 engchi U. 面向,而生活品質則包含了「主觀幸福感」這項指標,這項指標則由生活便. 利、健保、美食等諸多因素所組成,共同代表了台灣人的主觀幸福感,然而這 些調查真的能反映台灣人民的幸福指數嗎?若從學術研究的觀點來看,上一世 紀的心理學過度著重在病態與負面行為的研究上,忽略了人類原本與生俱來的 潛在優勢,因此當 Seligman 執掌美國心理學會主席時,登高一呼,替心理學的 研究方向開啟另一扇窗,在其主張下,正向心理學在本世紀逐漸發揚光大 (Ickovics & Park, 1998),而正向心理學所包含的正向心理狀態、主觀幸福感等. 1.

(11) 皆是人類原本所擁有的正向行為與特質。 面對現實環境的考驗,現今的大學生有晚熟、延緩畢業的趨勢,投入職場 後則面對低薪、高壓、高失業率的種種危機,此外因為教改的緣故,也使得人 人可以上大學,過去樂於追求知識的學生越來越少見。而依據 Erikson 的心理社 會理論,大學生的年齡(18–22 歲)介於青少年晚期與成年初期,他們正處 於自我統整階段,此階段的自我統整任務若失敗了,則會造成其自我認同混 淆,進而影響其人生往後的階段(張春興,2008)。教導年輕人幸福是一個降低 憂鬱與提升生活滿意度、幸福感的方法,透過積極正面的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加. 政 治 大 (余民寧,2015;洪蘭譯,2003,2012;Seligman, 2002, 2011)。因此,在大學 立 以引導成為一項心理學所專注的焦點,也是發揮人類原本與生俱來的潛能優勢. 教育中,教導大學生獲得幸福感與建構專屬自己正向心理的能力是必須的,. ‧ 國. 學. Lopez(2006)曾提出,正向心理是促進高等教育機構競爭力的關鍵要素,能協助. ‧. 大學生在大學階段豐富其專業知識、發揮潛能與貢獻之所在。吳靜吉(2014). y. Nat. 也指出正向心理學的正向心理介入方案顯著地提升學生的幸福感、人際關係和. er. io. sit. 學業表現,例如透過表達感謝即能帶來幸福的感受。此外,大學生若能使用適 宜的因應策略回應人際壓力、課業壓力等壓力源時,也可以促進其幸福感的提. al. n. v i n 升(朱育萱,2011;郭俊豪,2007;饒家榮,2012) 。目前國內有關正向心理介 Ch engchi U. 入方案提升大學生正向心理的研究上,也指出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使用對於促 進大學生的正向心理有實質上的助益(李新民、陳密桃,2009;余民寧、陳柏 霖,2014)。不過,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對於何種正向心理特質有顯著的影響效 果,目前相關的文獻尚付之闕如,也有待後續研究的探索。 綜合上述,研究者回顧自己的學習背景,位於國立政治大學這所充滿社會 人文色彩的學習環境中,我們是否可以教導政大學生如何讓自己建構正向能 量,提升自己的主觀幸福感?因此,研究者利用擔任大學通識教育課程「幸福 心理學」的教學助理之餘,構思研究主題,在整個學期間實施正向心理介入方 2.

(12) 案,並蒐集政大學生正向心理的資料與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作答情形,企圖了 解大學生的幸福狀態是否有顯著進步,並進一步建構正向心理介入方案與正向 心理特質的結構關係模型,這也是本研究的貢獻與價值之所在,並期望透過此 研究結果,讓國內大學教育更加重視培養學生的幸福感,以讓大學生有充足的 因應能力面對往後的人生挑戰。. 第二節. 研究目的與待答問題. 基於上述研究動機,本研究之研究目的可以歸納如下: 一、探討大學生之正向心理前測與後測的差異。. 治 政 二、探討不同背景變項之大學生在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使用與正向心理上的差 大 立 異。 ‧ 國. 學. 三、建構「正向心理介入方案」、「正向因應策略」及「主觀幸福感」之結構關. ‧. 係模式。. y. Nat. 一、大學生的正向心理前測與後測差異為何?. n. al. Ch. er. io. sit. 依據本研究的目的,待答問題如下:. i n U. v. 二、不同背景變項之大學生在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使用與正向心理上是否有顯 著差異?. engchi. 三、「正向心理介入方案」、「正向因應策略」及「主觀幸福感」之間的結構模型 是否存在?. 第三節. 名詞釋義. 茲針對本研究相關重要名詞,進行解釋與定義如下:. 一、正向心理 (Positive Psychology) 3.

(13) 基於正向心理學的理論基礎,指的是個體在各種正向心理面向的表現程 度,本研究則以主觀幸福感、正向因應策略、臺灣巔峰幸福感、心理資本、情 緒溫度計、臺灣憂鬱情緒、臺灣正向比及靈性幸福感等八種量表作做為測量研 究對象的正向心理狀態。. 二、主觀幸福 (Subjective Well-Being) 主觀幸福感是一種個體根據情緒、心理、社會三種指標評估其對生活品質 的概念,並以一套標準衡量人們在主觀幸福感的變化程度,以及與其他變項的 關聯性。. 政 治 大. 三、正向因應策略 (Positive Coping Strategy). 立. 正向因應策略為個體面對壓力情境時,透過正向的認知與行為,企圖改善. ‧ 國. 學. 壓力帶來的負面影響者屬之。. ‧. 四、正向心理介入方案 (Positive Psychology Interventions). y. Nat. 正向心理介入方案是一種以正向心理學為基礎所延伸而來練習方法,以增. er. io. sit. 進個體的正向心理的一種練習方案,其內涵包含「生命地圖」、「瞭解自己的長 處」 、「感恩練習」、「培養樂觀的解釋風格」、「正念練習心得」等五種方法,透. n. al. Ch. 過練習進而達到促進正向心理之目的。. engchi. 4. i n U. v.

(14) 第二章. 文獻探討. 本章將從正向心理學、主觀幸福感、正向因應策略、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等 四大議題著手,從文獻評閱中探討變項本身、變項與變項之間的關係,並歸納 整理出本研究對這些議題的見解。. 第一節. 正向心理學的理論概述. 本節主要探討正向心理學的理論基礎,共分成正向心理學的興起、正向心 理學的內涵二部分,並從中探討相關研究之文獻,逐一探討並說明。. 一、正向心理學的興起. 立. 政 治 大. ‧ 國. 學. 「正向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一詞最早出現於 1954 年人本心理學 家 Maslow 的《動機與人格》(Motivation and Personality)一書 (Maslow, 1954)。. ‧. 然而,當時此一名詞並未引起心理學界的注意,因為長久以來,心理學所關注. sit. y. Nat. 的焦點往往是人類的負面行為、情緒、心理狀態,這些負面影響也往往比正面. io. er. 事件造成更大的衝擊。因此,上一世紀的心理學聚焦在如何改善心理疾病與問 題,然而正面的議題較少受到提及與研究,也正因如此,自美國賓州大學心理. al. n. v i n C1964 學教授 Martin E. P. Seligman 從 h e年起先著手「習得無助感」的實驗 ngchi U. (Seligman & Peterson, 2001),不斷探究無助感的影響因素與預防策略,至 2000 年擔任美國心理學會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APA)主席之後,其針 對過去研究成果及鑑於過去心理學界只關注心理疾病與問題,卻忽略追求個體 幸福與人類團體福祉的理想下,於是與 Csikszentmihalyi 登高一呼,強調正向心 理的重要性與未來發展之可能,開啟研究人類正向行為、情緒及心理狀態的心 理學領域,此稱為「正向心理學」(曾文志,2006a)。 正向心理學乃是探究人類正向行為要素之心理學領域,其關注的是何謂對. 5.

(15) 人類有益、促進人類與團體組織朝正向心理發展的過程與因素,例如對生活滿 意度、樂觀、希望感、自信、幸福感等主觀經驗,可以說是一種促進人類社會 福祉的科學研究(曾文志,2006a)。本研究根據上述的主要概念,以正向心理 學為理論依據,企圖找尋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對促進正向心理的影響因素。. 二、正向心理學的內涵 正向心理學的研究範疇,就以提升人類生活品質與預防心理疾病等正面角度 為出發點,其內涵大致上可分為「正向主觀經驗」 、 「正向個體特質」與「正向組. 政 治 大 曾文志,2006a;Seligman 立& Csikszentmihalyi, 2000)。而 Seligman (2002)於《真. 織環境」三個研究範疇(任俊、葉浩生,2006;黃郁婷,2008;游孟潔,2012;. ‧ 國. 學. 實的快樂》(Authentic Happiness)一書中,更精簡地歸納正向心理學的三大基石, 分別為「正向情緒」、「正向特質」與「正向組織」。研究者參考目前文獻(李杏. ‧. 芬,2010;侯亭妤,2007;黃郁婷,2008;游孟潔,2012)發現到,正向心理學. sit. y. Nat. 三大基石之間有著密切關聯,此關聯為促進個體的正向情緒,可塑造正向特質,. al. er. io. 除強化個體的正向能力,也會由各體擴散到組織,以至於整個社會團體。換言之,. v. n. 生活在正向組織環境內也會促進個體的正向特質的發展,進而利於個體擁有正向. Ch. engchi. i n U. 情緒,三者間的關聯性亦符應正向心理學的研究目的,即促進人類生活品質與預 防心理疾患 (Seligman & Csikszentmihalyi, 2000)。 1.正向經驗 (positive experience) 正向經驗,或稱為正向主觀經驗、正向情緒,係指在主觀經驗上,個體對 其正向情緒、自我認知上的想法,例如覺察生活的幸福感受、滿意度、快樂、 樂觀、希望感、自信等主觀經驗,亦是扮演人類心理福祉的重要角色(曾文 志,2006a)。以 Seligman (2002)於《真實的快樂》(Authentic Happiness)一書中 所提的正向情緒為主要觀點,其提出一套幸福公式(happiness formula): 6.

(16) H=S+C+V。其意義為:個人持久的幸福程度(H: your enduring level of happiness) 取決於三個因素,首先是個人天生固定的快樂範圍廣度(S: your set range for happiness),它設定每個人可能達到的快樂的高、低閾值;接著依序為個人的生 活環境與條件(C: the circumstances of your life),以及個人可以自主控制的因素 (V:the factors under your voluntary control)(洪蘭譯,2003;Seligman, 2002)。然 而,個人的快樂範圍廣度與生活環境與條件兩者分別屬於基因遺傳與環境變遷 下的變因,個人難以藉此掌控幸福程度,依此推論下,最能維持幸福感受的方 式在於提升個人可以自助控制的因素,因此提升正向情緒也成為心理學界研究. 政 治 大 being, SWB)的研究更能展現出正向經驗的對人類福祉的重要性(劉念肯, 立. 的焦點之一(陳伊琳,2014)。正向經驗中,尤以主觀幸福感(subjective well-. 究變項,稍後會加以探討,故在此節不細言之。. ‧. 2.正向特質 (positive traits). 學. ‧ 國. 2011)。本研究依正向心理學為理論基礎,循序漸進,從中以主觀幸福感當作研. y. Nat. Seligman(2000)提出正向特質,此處的正向特質係指經由先天基因遺傳或者. er. io. sit. 後天學習所產生的美德與長處,能夠促使個體產生一股正向能量面對困境與挑 戰,也可以說是個體自己與生俱來的潛能。換言之,正向特質能使個體產生比. al. n. v i n 較持久的行為型態,不論經由後天學習或基因遺傳所擁有的能力,例如愛、堅 Ch engchi U 毅、寬恕、誠實、美感、智慧、勇氣、良好人際關係、利他行為等一般人所稱 之為的長處與美德(曾文志,2006a;黃俊傑,2008a)。長處與美德屬於正向的 人格特質,可帶來良好的感覺和滿足,將長處應用到生活中可以增加快樂,並 保護個體對抗壓力與憂鬱 (Biswas-Diener & Dean, 2007; Biswas-Diener, 2010; Seligman, 2002)。 Peterson 與 Seligman (2004)遍尋宗教經典、古代 原文、哲學專論等,嘗 試發展出正向心理學的分類評量標準,經過多年研究後,建構出六個世界上主 要宗教及文化傳統普遍重視的美德,分別為智慧與知識(wisdom and 7.

(17) knowledge)、勇氣(courage)、人道(humanity)、正義(justice)、修養(temperance) 與心靈的超越(transcendence),以及能夠達到這六個美德的 24 項長處。「智慧與 知識」包含 5 種品格長處,依序為創造力(creativity)、好奇心(curiosity)、心胸 開闊(open-mindedness)、好學習(love of learning)、洞察力(perspective)。「勇氣」 包含勇敢(bravery)、毅力(persistence)、正直(integrity)、活力(vitality) 4 項品格長 處。「人道」包含 3 種品格長處:愛(love)、仁慈(kindness)、社會智商(social intelligence)。「正義」包括公民資質(citizenship)、公平(fairness)與領導力 (leadership)3 種品格長處。「節制」包含 4 項品格長處:原諒與寬容(forgiveness. 政 治 大 (self-regulation)。最後,「靈性與超越」包含 5 項品格長處:對美與卓越的鑑賞 立 and mercy)、謙卑與謙遜(humility and modesty)、慎思熟慮(prudence)與自我控制. 力(appreciation of beauty and excellence)、感激(gratitude)、希望(hope)、幽默. ‧ 國. 學. (humor)與靈性(spirituality)(余民寧,2015;洪蘭譯,2003;陳伊琳,2014)。. ‧. 其中,Seligman (2002)認為可以藉由學習來獲得長處與美德。換言之,若能透. y. Nat. 過教育協助個體探索自己的正向長處,並增強他的長處,且嘗試將其實踐在生. er. io. sit. 活之中,則可促進個體的正向情緒,降低憂鬱情緒的困擾。更進一步,國內研 究方面,有學者將正向特質運用在輔導諮商策略上,著重發掘個案的長處與特. al. n. v i n 質,充分落實發揮個人潛能(袁幸萍,2011;許鶯珠,2009) 。 Ch engchi U 3.正向組織 (positive institute). 正向組織強調的是一個能提供個體往正向發展的環境,其包含讓個體發展 公民美德、創造健康家庭,建構良好的組織環境與社區,且發展、創造與維持 正向組織則能提升人類的美德與社會責任(曾文志,2006a)。而在正向心理學 的三大基石中,正向組織的研究明顯少於正向情緒與正向特質的研究(Gable & Haidt, 2005)。Seligman、Ernst、Gillham、Reivich 和 Linkins (2009)研究發現, 學校若能實施正向的教育方針,則有益於提高學生的挫折容忍度與復原力,強 化其正向情緒。 8.

(18) 綜合上述,研究者認為正向心理是一種具有正向情緒、正向特質與正向組 織的內涵,且有益於個體在生活上朝正向發展的一種心理特質,根據正向心理 學的基礎,本研究欲測量大學生多面向的正向心理狀態,並以余民寧、陳柏霖 (2014)及陳柏霖(2015)所使用的量表進行施測,了解大學生在數個月內, 其正向心理狀態的變化情形。. 第二節. 主觀幸福感的定義與相關研究. 本節主要探討主觀幸福感的相關文獻,共分成主觀幸福感的定義與其相關. 政 治 大. 研究二部分,以下將逐一探討並說明。. 一、主觀幸福感的定義. 立. ‧ 國. 學. 上個世紀心理學界向來只關注各類心理疾病、人類負向的行為與心理狀態, 這類範疇的研究結果相當豐碩,然而對於正向的行為表現、優勢等原本人類與生. ‧. 具有的能力卻不被重視。然而自Seligman與Csikszentmihalyi (2000)提倡正向心理. sit. y. Nat. 學以後,心理學過去專注在病態研究那種矯枉過正的發展上,逐漸有了轉折,開. io. al. er. 始探索人類的正向主觀經驗、特質與組織環境,像是幸福感、希望、感恩、樂觀. n. 及心流(flow )等,目的在於探討那些能夠促進全人類身、心、靈上的健康 與福祉的因素及方法。. Ch. engchi. i n U. v. 人類也對心理健康的看法也不斷在演變,早在1948年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 (WHO)對於健康的定義中已經提到,健康是一種身體、心理、社交的完全健康狀 態,而不是只有削除疾病與傷殘。其中提到的心理健康則是指人類能夠認識自己 的潛能、應付生活壓力、有效地從事工作,並對社會組織有貢獻;而非狹隘於排 除精神障礙的層面。也因如此,心理健康不再只侷限於解決心理疾患,其意涵逐 漸朝向正向的心理、情緒、社會機能的面向發展 (Ryff & Singer, 1998)。 心理健康的範疇中,有不少是幸福感的研究,其中,Andrew與Withey (1976) 9.

(19) 認為幸福感是人們評估其對生活品質的滿意程度以及所感受到的正向、負向情緒 強度而成的,不過後來有學者認為主觀幸福感的構念是由情緒與認知兩種成分所 組成 (Diener, 1984; Mohr, 1986),對於人類生活匱乏無虞、滿足物質上的需求後, 會進一步往心理需求的層次延伸,此種無形的心理需求層次被定義成生活品質 (quality of life),而用來測量此生活品質的工具,最具典型代表性的即為總體生活 滿意量(General Satisfactionwith Life Scale) (Diener, Emmons, Larsen, & Griffin, 1985),國內也有針對大學生的生活滿意量表的研究報告(黎士鳴、謝素真,2009) 。 由此看來,主觀幸福感的定義指的是人類在認知上對總體生活的滿意程度而. 政 治 大 情緒方面著手,像是「長期情意量表」(The Long-Term Affect Scale) (Diener, Smith, 立. 言,卻缺乏情緒方面的研究。除了從認知層面探討主觀幸福感以外,更進一步往. & Fujita, 1995),用來檢視個體的正向與負向情緒頻率變化程度,此也說明光是以. ‧ 國. 學. 認知角度當作評估主觀幸福感的方式是不足的。邢占軍(2005)則認為主觀幸福. ‧. 感是一種體驗感受,情緒的表達也包含在內。因此,Andrew與Withey (1976)認為. y. Nat. 幸福感是人們評估其對生活品質的滿意程度以及所感受到的正向、負向情緒強度. er. io. sit. 而成的主張越來越受到重視,既然認知與情緒層面都有其重要意涵,主觀幸福感 的研究方向則逐漸以整體宏觀的角度加以考量(Diener, Suh, Lucas, & Smith, 1999),. al. n. v i n 更換言之,主觀幸福感的概念涵蓋了認知與情意兩者。國內亦有以認知及情意當 Ch engchi U 作主觀幸福感之主要構念的研究,像是陳密桃與陳玲婉(2006)、余民寧、鐘珮. 純、陳柏霖、許嘉家與趙珮晴(2011),余民寧等(2011)則從結構方程式模型 中發現,主觀幸福感能完全中介健康行為與憂鬱,也完全中介評價性支持與憂鬱。 緊接著,Keyes (2002, 2005)以及Keyes和Waterman (2003)則將以往主觀幸福 感中的認知與情緒兩種因素,以「情緒幸福感」(emotional well-being)命名之, 而情緒幸福感其實就是個體評估自己生活中的情緒狀態,或稱為正向情感 (Keyes, Shmotkin, & Ryff, 2002)。因此,情緒幸福感則成為主觀幸福感的主要構 念之一。 10.

(20) 然而,就以生活滿意與正向情意兩者做為主觀幸福感的測量概念實在是難 以堪稱周延,故Ryff (1989, 1995)、Ryff和Keyes (1995)以及Ryff和Singer (2008) 引用正向心理學的理論觀點,像是Erikson的心理社會發展階段論的個人成長 (personal development)、Maslow的自我實現(self-actualization)、Jung的個體化 (individuation)概念等多位學者的理論架構下,又建構出另一種向度的幸福感, 即「心理幸福感」。心理幸福感不再探討情緒幸福感所強調的正向情緒,而是 強調個體能夠發會自身潛能所帶來正向經驗的程度,此也反應出個人對內在自 我心理調適與對生活的宏觀知覺(余民寧、謝進昌、林士郁、陳柏霖、曾筱. 政 治 大 依序為自我接納(self-acceptance)、與他人建立積極關係(positive relations with 立. 婕,2011)。研究者爬梳多位學者的論述,歸納心理幸福感有六個核心面向,. others)、獨立自主(autonomy)、環境掌控(environmental mastery)、生活目標. ‧ 國. 學. (purpose in life),以及個人成長(personal growth)。此六個核心面向的概念為:. ‧. 「自我接納」係指個體自我評價其優、缺點,並能以正向的積極態度接納自. y. Nat. 己;「與他人建立積極關係」則是與他人存在溫暖、信任和親密的關係、對他. er. io. sit. 人具有強烈的同理心與關懷他人福祉,並能與人建立深厚友誼的概念;「獨立 自主」或稱為自主性,即個體能以內在想法與個人意志來掌控個人行為,而不. al. n. v i n 被社會文化所影響;「環境掌控」則是指個體有能力揀選或創造適合自己的環 Ch engchi U 境;「生活目標」為個體對生活有目標與方向,並能理解與相信生活是有意. 義、有目標存在的;最後是「個人成長」,個體能夠持續地發展潛能,對嶄新 的經驗與挑戰抱持著接納的態度,並不斷地成長 (Keyes, 2002, 2005; Keyes & Waterman, 2003; Ryff, 1989, 1995 ; Ryff & Singer, 2008)。 因此在情緒、心理層面之外,Keyes (1998)認為個人想要遺世而獨立是不可 能的,無法脫離整個社會脈絡,其認為主觀幸福感除了上述探討的情緒幸福感 與心理幸福感以外,社會因素也是促成幸福感的主要來源,即「社會幸福 感」,是以公眾角度與社會標準來評估個體的生活機能,並提出組成社會幸福 11.

(21) 感的五個核心向度,依序為社會統整(social integration)、社會貢獻(social contribution)、社會一致性(social coherence)、社會實現(social actualization)以及 社會接納(social acceptance)。此五個向度的概念依序為:「社會統整」是指個人 評估自己與社會、社區關係之良莠,且能認為自己屬於社區的一份子並與社區 互惠往來;「社會貢獻」則是個人對其社會價值的評估,此包含了認為自己是 社區的重要成員之一,能給予社會自已所擁有的某些價值,此也隱含了社會責 任的概念;「社會一致性」是指能夠評估社會的組織運作的知覺,對社會與社 區感到興趣,而且關心發生在社區的事情;「社會實現」是一種知覺社會能經. 政 治 大 種願意以正向積極的態度肯定與接納社區成員的概念 (Keyes, 1998, 2002, 2005; 立 由社區成員一起努力不斷發展潛能與成長的信念;最後是「社會接納」,是一. Keyes & Waterman, 2003)。根據上述文獻探討,主觀幸福感可以說是由心理、. ‧ 國. 學. 社會、情緒三種向度所組成的概念,其相關實徵研究中,根據Ryff (1995)、Ryff. ‧. 和Keyes (1995)、Keyes (2005)以及Keyes、Shmotkin和Ryff (2002)等人的研究結. y. Nat. 果發現,主觀幸福感具有關聯但概念而有不同向度的結構關係。. er. io. sit. 至此,本研究認為構成主觀幸福感的因素應該包含情緒、心理、社會幸福 感三種。根據余民寧、許嘉家與陳柏霖(2010)以及余民寧等人(2011)、. al. n. v i n Keyes (2002, 2005)以及Keyes和Waterman (2003)的觀點,主觀幸福感是一種個體 Ch engchi U 根據情緒、心理、社會三種指標評估其對生活品質的概念,並以此一套標準衡 量人們在主觀幸福感的變化程度,以及與其他變項的關聯性。. 二、主觀幸福感的相關研究 以下所探討相關研究主要聚焦在以學生為對象的研究論文,也討論性別在 主觀幸福感上的差異性,並輔以其他變項與主觀幸福感的相關性研究,藉以理 解主觀幸福感的研究內涵。 12.

(22) 何謂幸福感及其來源,這些定義與理論基礎多半由西方而來,因此 Lu 與 Shih (1997)則以質化訪談的方式訪問受試者對於「什麼是幸福快樂?」與「什 麼事情會使你感到幸福快樂?」的看法,歸納整理出華人對於幸福感的來源與 定義,總共有九大類別與 180 種幸福快樂的來源,在此僅探討這九大類別,依 序是對尊重的滿足需求、人際和諧、物質的滿足需求、事業成就、人生平靜自 在、助人為樂、自我控制與自我實現、快樂與正向的情感、健康。關於幸福的 概念上,中西方也有不同見解,西方強調的是自省、個人滿足,然而華人則是 傾向外在人際關係的 (Lu & Shih, 1997),由此可見,中西方對於幸福感的看法. 政 治 大 目前影響主觀幸福感的因素越來越多,早期的因素探討研究中,施建彬(1994) 立. 不同。. 則提出所得較高者、人格外向者、較少神經質特徵者、接受較多的社會支持者、. ‧ 國. 學. 給予較多的社會支持者、主觀心理健康良好者、社會期待特質較高者,其幸福感. ‧. 也較高。Richard和Diener (2009)也指出人格特質會影響主觀幸福感,性格外向的. y. Nat. 人則有比較高的主觀幸福感,神經質的人則相對有較低的主觀幸福感,國內也有. er. io. sit. 類似的研究成果相互呼應(施建彬,1994;侯辰宜,2007;陳鈺萍,2004)。此 外,文化差異也被視為一種影響主觀幸福感的因素,但也因為文化差異的不同,. al. n. v i n 這類研究要在測量與解釋構成很大的挑戰 (Diener, Oishi, & Lucas, 2003)。感恩特 Ch engchi U 質、社會支持、因應策略皆會正向影響幸福感 (Lin, 2016),其中在感恩特質與幸. 福感的關係中,自尊扮演著中介變項的角色 (Lin, 2015)。樂觀與解釋風格也會影 響幸福感,較具樂觀感與對事情做出正向解釋的人則有較高的幸福感,然而年紀 這個背景變項上,成年早期的年輕人與老年人則無顯著差異,但發現老年人在負 面事件或認知上較少有樂觀的解釋風格 (Isaacowitz, 2005)。樂觀、自我效能、壓 力以及因應策略可以有效預測心理幸福感 (Karademas, 2007)。中國有研究指出 身體活動也是預測老年人的主觀幸福感的因素之一,能有較多的運動參與,可以 有效提升主觀幸福感(Ku, McKenna, & Fox, 2007)。至此,大致上可以瞭解不管從 13.

(23) 人格上的外向、學業能力、文化差異、樂觀、身體活動,影響主觀幸福感的因素 可說是不勝枚舉。 研究者回顧文獻,以學生為對象的研究報告相當豐碩,感恩與寬恕等正向 行為特質也被用來分析國小學生的幸福感,大致上可以發現感恩、寬恕與幸福 感呈現正相關(吳懿芬,2014;洪佳慧,2013)。 再者,以中學生來說,吳秉叡(2010)則從國中學習障礙學生中發現到心 流(flow)經驗、樂觀感可以預測幸福感,其幸福感主要是測量學生的正、負 向情緒,可歸納為情緒幸福感,也意即有較多心流經驗和樂觀感的學障學生,. 政 治 大 滿意度,包含學習成效上與主觀幸福感呈現正相關。 立. 能有較佳的情緒幸福感受。林淑惠與黃韞臻(2008)則發現高中職學生的學習. 最後,若以大學生為研究對象,曾文志(2007a)在大學生主觀幸福感的研. ‧ 國. 學. 究中,將主觀幸福感分成生活滿意與情意兩個分量表,就整體而言,大學生的. ‧. 主觀幸福感並不高,而在性別差異上,女學生在正向情意的感受上顯著高於男. y. Nat. 學生,在負向情意的「害怕」感受上顯著高於男學生,但就生活滿意度而言,. er. io. sit. 沒有性別上的顯著差異,此外,社會支持與樂觀對大學生的幸福感有正向直接 效果(曾文志,2007d)。劉錦萍(2007)則針對家境清寒的大學生進行研究,. al. n. v i n 發現這群學生的幸福感來源主要來自人際互動,而社會支持與其幸福感成高度 Ch engchi U. 正相關。楊晴如(2008)以國立政治大學學生為研究對象,發現課業壓力、人 際壓力及解釋風格對情緒幸福感有負向直接效果,其中解釋風格在課業壓力與 情緒幸福感之間扮演完全中介變項的角色,若個體能習得樂觀的解釋風格則有 助於提升情緒幸福感。黃韞臻與林淑惠(2008)比較中部大學生的主觀幸福感 組成與背景變項上的差異性,經因素分析可將幸福感分成「自我肯定」、「人際 和諧」、「家庭圓滿」、「身心健康」、「學業成就」五個構面,各構面有顯著正相 關,其中以「家庭圓滿」為主要構面,意即與家人親戚相處和諧是大學生幸福 感的主要來源,也發現中部大學生的幸福感在中等程度。性別差異上,男學生 14.

(24) 在整體幸福感、自我肯定、身心健康、學業成就上顯著高於女學生,唯有人際 和諧此一構面是女學生高於男學生。許嘉甫(2010)則發現大專院生的生活型 態與幸福感有顯著相關,在性別差異上,男學生在幸福感的「自我肯定」構面 上優於女學生。籃文彬與游森期(2014)以結構方程式模型分析大學生的完美 主義、心流與心理幸福感的關聯。完美主義中的「過度在意評價」對心理幸福 感有負向直接效果,而「正向努力」對心理幸福感有正向直接效果,至於心流 則扮演完美主義對心理幸福感之間的中介變項角色。陳柏霖、洪兆祥與余民寧 (2014)以全國 1216 名大學生為研究對象,蒐集心理資本、情緒幸福感、憂鬱. 政 治 大 果,而情緒幸福感對憂鬱則有負向直接效果。因此情緒幸福感實為一種增進正 立. 情緒的實徵資料後分析發現,大學生的心理資本對情緒幸福感有正向直接效. 向心理狀態與削弱負面情緒的重要因子,同時亦扮演心理資本與憂鬱之間的完. ‧ 國. 學. 全中介變項的角色,換言之,欲提升大學生的心理資本來降低憂鬱情緒的過程. ‧. 中,若能滿足其幸福感的情緒體驗的話,則能降低憂鬱情緒。陳富莉、黃宇. y. Nat. 晴、陳映伶、林孟穎及蔡旻倩(2014)則以大學生為對象,探討健康行為、主. er. io. sit. 觀幸福感與自覺健康的關係,其研究發現主觀幸福感能夠預測自覺健康狀態, 且在健康行為對自覺健康的關係中具有中介效果。在林志哲(2014)的研究中. al. n. v i n 則發現到大學生的感恩特質愈高以及得到的社會支持愈多,則有較佳的幸福 Ch engchi U. 感,此處的幸福感因素僅包含生活滿意與長期情意兩種,可以歸類為情緒幸福 感,換言之,感恩與社會支持是影響情緒幸福感的變項。倘就以學生當作研究 對象探討主觀幸福感而言,其影響因素包含學生的學習成效、健康狀態、社會 支持、樂觀、感恩、寬恕、人際互動等,能影響的因素相當多,但也發現到主 觀幸福感也可能存在著性別差異(許嘉甫,2010;曾文志 2007a;黃韞臻、林 淑惠,2008)。陳李綢(2012)編制一份「大學生精健量表」,總量表內部一致 性信度達 .93,與幸福感量表比較也有不錯的效標關聯效度,透過此量表的施 測,則發現大學生的心理健康處於中上程度,屬於一群較無心理問題的族群。 15.

(25) 若以教師為研究對象,爬梳相關文獻後,影響教師主觀幸福感的因素,可 能包含所得、任教年資、工作壓力、社會支持、人格特質、學歷及工作負荷等 變項(侯辰宜,2007;陳鈺萍,2004;陳銀卿,2007)。更進一步,余民寧、 許嘉家及陳柏霖(2010)則探討中小學教師工作時數對憂鬱與主觀幸福感的影 響,整體而言,工作時數越久,越有憂鬱傾向,然而主觀幸福感在高中職教師 的工作時數與憂鬱情緒之間扮演中介角色,透過主觀幸福感的介入,工作時數 對憂鬱的直接影響力消失,也說明工作時數與憂鬱未必呈現直接關聯。黃煥超 (2014)研究幼兒園教師的情緒勞務、心理資本、主觀幸福感與憂鬱之間的關. 政 治 大 同,而在情緒勞務對憂鬱之間,心理資本主觀幸福感扮演著部份中介變項的角 立 係,其研究發現不同年齡、職務或婚姻狀況的幼兒園教師,其主觀幸福感不. 色,藉由提升心理資本與滿足主觀幸福感的體驗,則能有效降低憂鬱。余民. ‧ 國. 學. 寧、鍾珮純、陳柏霖、許嘉家與趙珮晴(2011)以全國中小學教師為對象,企. ‧. 圖瞭解健康行為、評價性支持、憂鬱與主觀幸福感的關係,在健康行為與評價. y. Nat. 性支持對憂鬱傾向之間的關聯中,主觀幸福感扮演著完全中介變項的角色,換. er. io. sit. 言之,若能積極展現健康行為與評價性支持,則能有較佳的主觀幸福感體驗, 因而進一步降低憂鬱情緒的程度,此研究結果也余民寧等(2010)的研究結果. al. n. v i n 相互呼應,主觀幸福感在憂鬱情緒與其他負面因子之間扮演中介角色。 Ch engchi U. 主觀幸福感與其他變項的關聯,林敏(2012)則以軍人為樣本,分析心理. 資本與主觀幸福感的關聯,其研究發現心理資本的樂觀因素與主觀幸福感有正 向影響,也提出個體所擁有的人力資本愈高時,樂觀因素與主觀幸福感之間則 有正向關係。余民寧、陳柏霖、許嘉家、鍾珮純與趙珮晴(2012)則以國內 1948 位 18 歲以上的民眾為實徵資料蒐集對象,探討臺灣人的自覺健康狀態、 健康責任、情緒幸福感及憂鬱之間的關係,其研究發現健康責任對情緒幸福感 有正向直接效果,而情緒幸福感則對憂鬱有負向直接效果,依據其驗證模型而 言,自覺健康者或自覺不健康兩者皆可透過豐富其情緒幸福感的經驗來降低憂 16.

(26) 鬱傾向。此外,自覺健康者在健康責任與情緒幸福感顯著高於自覺不健康者, 而在憂鬱情緒方面則是顯著低於自覺不健康者。游佳萍(2014)探討資訊從業 人員在創造力、心理資本、主觀幸福感與角色認同的關係,並輔以質化的內容 分析方法瞭解受試者對這些變項的感受程度。雖然主觀幸福感與創造力未有顯 著關聯,但與心理資本、角色認同有顯著正相關。 綜合上述文獻探討,影響主觀幸福感的因素十分廣泛,例如性別、年齡、 工作壓力、職業類別、憂鬱及學業能力等因素,結果可說是莫衷一是,但也足 以肯定主觀幸福感在研究議題上的影響力與重要性,也值得從事學術研究工作. 政 治 大 構主觀幸福感與其他變項的結構關係模型,此也是本研究的價值之所在。 立. 者深入探討的議題。因此,本研究則以主觀幸福感為研究變項,探討並試圖建. ‧ 國. 學. 第三節. 正向因應策略的定義與相關研究. ‧. 本節主要探討正向因應策略的相關文獻,共分成正向因應策略的定義與其. io. y. sit. 明。. Nat. 相關研究二部分,解釋正向因應策略與本研究的關係,以下將逐一探討並說. er. 一、正向因應策略的定義. al. n. v i n 因應策略,或稱為因應方式、因應行為,其定義十分廣泛,目前因應策略 Ch engchi U 的研究因研究向度的不同、學者們對因應的定義的不同,所以這方面的研究可 說是相當分歧(劉正宇,2004),因此透過爬梳相關文獻,歸納因應策略的相關 研究,並從中提出研究者對於因應策略的看法,試圖解決本研究的待答問題。 Cohen 與 Lazarus (1979)認為因應是指個體藉由認知與行為上的努力去掌 握、忍受或減少外在與內在之間的需求與衝突。Folkman (1984)認為因應是指個 體面對困境時,透過認知評估後採取行動的概念。更進一步,Lazarus 與 Folkman (1984)則將因應定義為個體面對壓力時,透過認知與行為上的努力之歷 程,藉以處理其無法應付的內在與外在需求。換言之,面對環境的挑戰,即壓 17.

(27) 力的影響下,個體做出對應的行為方式消除之,此也說明因應為個體與環境相 互影響的結果(呂岳霖,2004)。至此,研究者認為因應是一種個體面對壓力的 情況下做出減輕壓力的行為歷程。 因應策略的類型,Lazarus 與 Folkman (1988)提出的因應認知模式將個體所 採取的因應策略分為問題導向與情緒導向兩種類型。前者將以解決問題為主, 當個體評估問題能夠解決時,則會設法減輕外在壓力或者運用身邊的資源,試 圖解決引發個體的困擾。後者則是以情緒反應為主,當個體認為問題無法解決 時,則會設法採取逃避問題、壓抑、改變認知評價的方式,嘗試讓自身的情緒. 政 治 大 個體評估壓力事件所造成的影響;再者為次級評估,對壓力事件採取因應策略 立 穩定。前述兩種因應策略類型皆需經過三階段的認知評估,首先為初級評估,. 後,其引發的結果為何;最後為再度評估,個體會對其採取的因應策略再三考. ‧ 國. 學. 量,評估是否為適當的策略以及有無修正的必要(蔣秀清、吳淑琬、黃財尉,. ‧. 2007)。. y. Nat. Billings 與 Moos (1984)認為因應是個體針對特定壓力事件所引發的行為反. er. io. sit. 應,對於壓力事件與因應結果之間扮演關鍵因素,其將因應策略分成評估、問 題與情緒導向三種類型。評估導向為個體會釐清與評估壓力情境對自己的影. al. n. v i n 響,選擇接受事實或調整其認知評價,或者否認與遺忘壓力情境。問題導向的 Ch engchi U. 因應策略則與 Lazarus 與 Folkman (1988)提到的概念雷同,傾向解決壓力情境, 藉以緩和壓力帶來的影響。情緒導向則是指個體嘗試調節與壓力有關的情緒, 試圖讓情緒起伏保持平衡(劉玉華,2004;馮麗君,2008)。 除問題導向與情緒導向以外,社會支持導向的因應策略也是個體常使用的 方式,個體會經由尋求社會支持,例如透過向親友傾訴、取得團體組織的支持 等方式,以減輕壓力事件帶來的衝擊 (Frydenberg & Lewis, 1993a, 1993b),亦有 學者認為社會支持導向屬於問題與情緒導向的混和方式 (Lazarus & Folkman, 1988)。原來的情緒導向方式則被細分成逃避導向的因應策略,採取逃避導向的 18.

(28) 個體會傾向以逃避壓力事件的事實或轉移焦點,類似心理學所提及的防衛機轉 (劉玉華,2004;Seiffge-Krenke, 1993)。至此,因應策略大致上以問題、情 緒、社會支持導向三者為主。 李坤崇與歐慧敏(1996)則提出正向與負向的因應策略。正向策略係指個 體面對壓力事件時,傾向採取自我改變與尋求資源來強化自身的抵抗力,藉以 改善與環境的互動關係,亦讓個體更有能力處理壓力事件。而正向策略的內涵 則包含問題解決、延宕擱置、自我改變、尋求支持等方式。負向策略則係指個 體傾向採取以攻擊、逃避、反社會行為等消極負面手段,作為因應壓力的策. 政 治 大 綜合上述因應策略的定義與類型,因應即為個體面對壓力時所作的認知行 立. 略。. 為反應,旨在消除或緩和壓力所帶來的影響。因應策略則是個體面對壓力時所. ‧ 國. 學. 採取的策略,因策略的不同,也反應出個體傾向使用問題解決、情緒、正向或. ‧. 負向的因應策略。本研究探討的是大學生的正向心理狀態,欲測量大學生使用. y. Nat. 正向因應策略的頻率與進步差異,以及正向因應策略與主觀幸福感、正向心理. er. io. sit. 介入方案的結構關係模式,因此,本研究將正向因應策略定義如下,即個體面 對壓力情境時,透過正向的認知與行為,企圖改善壓力帶來的負面影響者。. n. al. Ch. engchi. i n U. v. 二、正向因應策略的相關研究. Aldwin(1991)則指出年齡大小會影響個體的壓力因應方式,年齡對負向的因 應方式有直接效果,年齡愈小,愈有可能採取負向的因應方式,例如逃避。至於 正向因應方式,則透過壓力感受的程度造成負向間接效果,換言之,年齡愈小, 受到的壓力可能愈大,使用正向因應方式的可能性也就愈小。Ashford (1988)發現 電信公司員工在組織變革中產生的不確定性與害怕特質會受到員工的因應策略 所影響,整體而言,利用正向的因應策略不會增加工作壓力,但是否能降低壓力 19.

(29) 則有待驗證。Helgeson、Reynolds 與 Tomich (2006)則指出正向的評估、接受與拒 絕等因應策略與個體在乎身心健康具有正相關。 使用正向因應策略可有效舒緩壓力對個體的負面影響並提升身心健康,根 據 Clarke(2006)的研究發現,人際壓力控制良好者在運用正向因應策略時會比人 際壓力控制不良者表現較少的外顯行為問題與較佳的社交能力。而在個人主觀 壓力對健康狀況的路徑分析中,問題取向的因應策略與情緒取向的因應策略則 扮演著中介變項的角色 (Yu, Chiu, Lin, Wang, & Chen, 2007)。 Chen, Lin, Wang 與 Hou (2009)以橫斷式問卷調查方式分析護理人員的工作. 政 治 大 關,但護理人員的專業知識、技術等與積極的因應策略呈正相關,此研究結果 立 壓力與因應策略,其研究發現醫院內的各種壓力源與消極的因應策略呈正相. 與也與 Lee、Tsai、Tsai 及 Lee (2011)所提出的觀點雷同。. ‧ 國. 學. 國內在因應策略與主觀幸福感方面的研究方面,李逸(2004)則從護理人. ‧. 員的調查中,除使用因應策略對壓力具有緩衝效果受到支持以外,其將因應策. y. Nat. 略的得分數分成高分組與低分組,比較兩組在工作壓力感受的差異程度,其研. er. io. sit. 究發現高分組面對各種壓力結果沒有異常,反而是低分組有顯著差異,出現工 作滿意度較為低落、自覺身心不健康、離職傾向偏高等特質。此外,護理人員. al. n. v i n 的因應策略與主觀幸福感呈現中度相關,其中教育程度的差異也非常顯著,以 Ch engchi U 大學教育程度之護理人員的因應策略與主觀幸福感最低(陳盈穎、李維綸、蔡 享翰、蔡照文,2013)。 林惠彥、陸洛及陸昌勤(2014)為了解因應策略在解釋壓力適應的個別差 異,且將因應策略視為人格特質取向,首度以兩岸華人為樣本,探究華人因應 設策略對人際壓力、工作滿足及個人健康的調節作用,因應策略分成「積極行 動」與「消極順應」兩大類別,其研究發現華人因應策略的調節效果中,過度 採取積極行動會對人際衝突與工作滿足帶來負面衝擊,而消極順應也會惡化人 際壓力與工作後果,因此也建議面對壓力時可以多種因應策略,避免過度僵 20.

(30) 化。此外,傅琇悅(2001)分析年輕女性工作者的因應策略使用情形,其研究 發現年紀稍長、年資愈久、已婚或職業類型屬於企業型者,正向因應策略的使 用頻率較高,例如較能使用問題解決、邏輯思考、尋求支持、情緒調適的因應 策略。陳坤虎(2015)則探討青少年的因應方式中發現到,積極(正向)因應 不止能調節負向思考與生活滿意度之關係,亦能調節負向思考與憂鬱之關係, 進一步發現積極(正向)因應能減緩負向思考對心理健康的傷害。 以教師為對象的研究報告上,周俊良、李新民及許籃憶(2005)探討特殊 教育教師在因應策略與工作壓力上的關係,其研究發現四種因應策略以「情緒. 政 治 大 略反而會增加工作壓力。馮美珠(2008)分析國小教師的因應策略使用情形, 立 調適」、「尋求支持」、「解決問題」策略可以改善工作壓力,而「延宕處理」策. 其研究結果指出國小教師在面對壓力時最常採用的是問題解決與尋求支持兩種. ‧ 國. 學. 因應策略,女教師則比男教師傾向採取情緒紓解的因應策略。毛國楠(1996). ‧. 針對國中教師的樂觀信念、自我效能、壓力認知評估、因應方式及身心健康進. y. Nat. 行研究,企圖驗證正向信念、認知評估、壓力因應之間的因果模型,模型雖未. er. io. sit. 獲驗證,然而教師的因應方式在不同背景變項上有顯著差異,女教師雖然在壓 力認知評估上比男教師更容易傾向把壓力當作危險、傷害,卻也比較能採用正. n. al. 向的因應方式。. Ch. engchi. i n U. v. 若以學生為研究對象,郎亞琴與廖宴雪(2012)研究不同背景變項國小高 年級學生同儕衝突與因應策略的差異概況,其研究發現同儕衝突與因應策略呈 顯著正相關,而性別差異上,男學生相較於女學生更常採取因應策略,又以爭 論性策略較為顯著,換言之,男學生面對同儕衝突時,比女學生更常使用因應 策略,但也更容易與同儕發生言語爭論的情形。楊佳蓉(2011)探討台北市國 小資優學生的幸福感、生活壓力及因應策略的差異情形,其研究發現國小資優 學生的幸福感位於中上程度,因應策略的使用頻率也同樣是中上程度,因應策 略與幸福感呈正相關。多元回歸分析預測方面,若以因應策略中的「問題處 21.

(31) 理」預測整體幸福感的解釋力最高。在性別差異上,雖然整體幸福感沒有顯著 差異,然而,女學生在幸福感分量表的「人際關係」得分表現比男學生優異, 至於因應策略方面,女學生在問題處理與尋求社會支持的使用頻率高於男學 生,所以性別這個背景變項仍是一個值得注意的研究方向,此外社會支持這個 因素中,若能從家庭得到良好支持的青少年愈傾向使用尋求支持的因應策略, 也會降低使用逃避的因應方式 (Bal, Crombez, Van Oost, & Debourdeaudhij, 2003)。蔣秀清、吳淑琬與黃財尉(2007)以嘉義市國小五、六年級學生為研究 對象,探討調適困擾與因應策略的概況與相關情形中發現,單親家庭學生面對. 政 治 大 用正向積極的因應策略,人際關係適應失調的學生則容易採取逃避的因應方 立. 調適困擾時,傾向採取壓抑逃避的因應方式,而適應能力愈高的學生愈傾向使. 式;性別差異上,相較於女學生,男學生比較會採取壓抑逃避的因應方式。馮. ‧ 國. 學. 麗君(2008)研究國中生正向壓力因應策略與幸福感的關係中,其研究結果認. ‧. 為正向壓力因應策略對幸福感有正向直接影響,而幸福感中的「人際相處」在. y. Nat. 性別上有顯著差異,女學生比男學生的「人際相處」狀況來得好。. er. io. sit. 更進一步,以大學生為研究對象,李金治(2003)研究發現,大學四年級 學生在傾向以積極的因應方式面對壓力,其獲得的社會支持也較多,而家人則. al. n. v i n 為其社會支持的主要來源。劉玉華(2004)曾統整國內外有關因應策略的類型 Ch engchi U. 及方式,總結出大學生的因應策略類型以問題解決導向、情緒導向和行動導向 等三種較為常見,其中,問題解決導向著重於改變壓力源,或者直接面對問題 來改善壓力源對自己的影響。 另外,常運用問題取向因應策略的大學生會有較佳的健康狀況且較少有負 面情緒 (Dunkley, Blankstein, Halsall, Williams, & Winkworth, 2000; Sasaki & Yamasaki, 2007);常運用情緒取向策略的大學生則較有健康問題且有較多的負. 向情緒 (Pritchard, Wilson, & Yamnitz, 2007)。在饒家榮(2012)調查大學生希望 感、因應策略及心理幸福感之間的因果關係中,其研究成果雖然不支持過去文 22.

(32) 獻上的模型,但同樣發現趨近因應對心理幸福感有正向效果,且在性別變項 上,女大學生在趨近因應的得分比男大學生顯著。 吳政航(2007)以縱貫性研究設計,調查大學生家庭功能與壓力因應型態 對憂鬱症的影響,其研究發現到在家庭功能與憂鬱症之間的關聯中,逃避或情 緒取向的因應方式扮演著中介角色,即家庭功能失調的大學生因為採取負面的 因應方式間接影響憂鬱症的情況。 王琳雅與林綽娟(2006)以及王琳雅(2006)則發現自我效能可以預測大 學生的正向與負向因應策略。性別差異上,相較女學生,男學生無論在正向或. 政 治 大 高於男學生。但與整體而言,他們的研究結果皆指出大學生較少使用逃避策 立. 負向的因應策略都比較顯著,更進一步發現女學生在尋求支持策略的使用頻率. 略,與先前認為年輕大學生愈容易使用逃避策略的研究結果不同(王蓁蓁,. ‧ 國. 學. 2000;Stern & Zevon, 1990)。在李金治與陳政友(2004)則發現大學生的生活. ‧. 壓力、因應方式、社會支持及身心健康的關聯中,面對壓力時主要以問題/積. y. Nat. 極方式來因應,愈使用問題/積極方式來面對壓力,其獲得的社會支持也會比. er. io. 積極的因應方式。. sit. 較多,也連帶提升身心健康,性別差異上,女學生比男學生更傾向使用情緒/. al. n. v i n 郭俊豪(2007)針對全臺C15 所大學具有學業上拖延習慣的大學生進行研 hengchi U. 究,其驗證模型結果表示防禦性悲觀、自我設限、因應策略對幸福感會造成影 響,其中因應策略本身對幸福感有正向直接效果,同時也扮演著主動性拖延對 幸福感的中介角色,依照其模型驗證來看,若能提升這群具有拖延習慣的大學 生的因應策略,則能有效促進其幸福感;除模型驗證外,男學生的幸福感量表 與分量表中的「生活滿意」及「自我肯定」的分數顯著高於女學生。朱育萱 (2011)提出大學生面對負向生活事件時,其壓力因應方式可以分別調節憂鬱 與主觀幸福感的看法,其研究發現逃避或情緒性的因應方式會惡化負向生活事 件對憂鬱的影響,認知評估或問題解決的因應方式則會緩衝負向生活事件對主 23.

(33) 觀幸福的效果,換言之,此研究發現也能說明大學生遭遇生活壓力時,藉由教 導適當的因應策略來避免憂鬱或提升主觀幸福感。 由於性別社會化會影響個人的壓力知覺與因應策略 (Rosenfield, Lennon, & White, 2005),所以在探究壓力或因應策略的性別差異的研究上,回顧國內外目 前與因應策略及性別相關的後設分析後,以成年人研究對象的研究結果較多(陳 瑋婷,2010;葉錦光,2007;Jordan & Revenson, 1999),較少有與學生相關的 文獻。同時,有鑑於因應策略與性別之間的相關文獻結果莫衷一是,故針對國 內國小至大專學生的因應策略與性別關聯性的研究,陳瑋婷(2013)蒐集 1991. 政 治 大 影響,效果並不穩定,卻也發現到女學生在「尋求支持」的因應策略上之使用 立. 至 2010 年間的原始研究報告進行後設分析,其研究結果雖然多數受到出版誤差. 育階段變項的影響,大專男學生的使用頻率較高。. 學. ‧ 國. 頻率高於男學生;調節效果上,「問題解決」的因應策略與性別的關聯性受到教. ‧. 綜合上述國內外文獻後可發現,不同性別、學系、年級、年齡、等不同背. y. Nat. 景變項上,其因應策略可能存在差異情形,且國內大學生的因應策略研究篇數. er. io. sit. 較少,有待本研究進行分析與統整,亦是本研究的價值之所在。. al. n. v i n Ch 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定義與相關研究 engchi U. 第四節. 本節主要探討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相關文獻,共分成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 定義與其相關研究二部分,並說明正向心理介入方案與本研究的關係,以下將 逐一探討並說明。. 一、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定義 為因應正向心理學的發展,許多研究旨在探討哪些因素能夠提升人類的正 向情緒、正向特質、正向組織,並延伸到希望、感恩、情緒、復原力、快樂及 主觀幸福感等議題上,也因此發明許多正向心理介入方案,或者稱為學習方 案,藉以瞭解團體或個人在這些正向心理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薰陶下產生什麼 24.

(34) 樣的正面回饋。 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在理論上,依據Tal Ben-Shahar (胡瑋珊譯,2010)在其著 作《快樂練習本》指出,透過「付諸實踐」可以學習得更好,讓理論活起來, 這種方式稱為「思考行動法」(Refl-Action),在正向心理學的觀點中,正向心理 介入方案正是讓個體藉由練習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形式,達到促進正向心理的 目的。 其中,正向心理相關的介入方案之中,又以感恩取向的介入方案的研究占 多數,從感恩的行為、認知方面著手,探尋感恩介入方案與正向心理之間的關. 政 治 大 Seligman (2002)指出「感恩拜訪」(gratitude visit)是大幅增加幸福快樂的有 立. 聯。. 效方式,經由寫出感謝他人的信件並且親自登門拜訪想要感謝的對象,當面念. ‧ 國. 學. 出感謝的語句,可以讓人變得比較快樂,然而時間的長短、感恩的次數會影響. ‧. 持續快樂的效果。. y. Nat. Emmons與McCullough (2003)則設計了三種不同的感恩介入方案,第一個正. er. io. sit. 向心理介入方案是透過寫週記的形式請受試者列舉過去一週以來最值得感恩的 生活事件,第二與第三個介入方案則是改變為寫日記的形式,將書寫過程由每. al. n. v i n 週縮短為每日,同樣要舉例值得感謝的生活事件,嘗試透過書寫週記或日記來 Ch engchi U 窺探感恩行為在心理與生理幸福感上帶來的變化,整體而言,受試者透過記錄 感恩日記確實可以帶來較多的正面情緒、良好的睡眠品質,也有較樂觀的生活 評價與良好人際互動。 依據Emmons和McCullough (2003)的感恩介入方案的設計,Sheldon與. Lyubomirsky (2004)也發展了兩種提升大學生快樂感受的正向心理介入方案,透 過大學生自我引導練習的方式,鼓勵大學生每週隨機實施五次善行,認知上則 細數自己的幸福感,對生活問題做出正向的詮釋。此外,Otake、Shimai、 Tanaka-Matsumi、Otsui和Fredrickson (2006)則變更為「細數仁慈」(counting 25.

(35) kindnesses),在維持一週的時間裡,要儘可能實際展現仁慈善行並記錄結果。 若要比較這些感恩介入方案的異同,Emmons和McCullough (2003)的一系列方案 設計,焦點放在所謂的書寫重播(writing-replay),以條列式的敘述(narratives)重 新回憶過去生活的正向感受。Sheldon和Lyubomirsky (2004)則是強調書寫分析 (writing-analyze)特色,讓受試者更進一步描述 如何「看到最好的自己」 (visualizing best possible selves),以強化正向體驗。Seligman (2002)的「感恩拜 訪」,則是更進一步以公開活動來彰顯與維持正向體驗(引自李新民、陳密 桃,2009)。. 政 治 大 感恩教學或所謂的「觀功念恩」的教學歷程可以促進小學生的利社會行為與人 立. 國內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相關研究中,紀淑萍(2002)透過行動研究發現. 際關係,對教學者而言,也提供了批判省思與改善教學策略的空間。曾文祥. ‧ 國. 學. (2006a)回溯當時國內外在正向心理學與幸福感的研究與社會時事,間接推論. ‧. 影響所謂的正向心理及幸福感等因素並非牢不可破,而是可以透過學習來提升. y. Nat. 正向心理與幸福感,其歸納整理國外學者的發現後,並整理出一套用來促進個. er. io. sit. 體幸福感的法則,分別是「觀功念恩」、「善行日記」、「感恩拜訪」,其目 的在於透過感恩他人、助人行善、記錄自己的善行與感恩心得來提升幸福感. al. n. v i n 受。其中,李新民與陳密桃(2009)曾針對大學生實施感恩學習正向心理介入 Ch engchi U. 方案,探討該方案對真實問題解決、焦慮情緒、幸福感的影響效果,也確實發 現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使用與幸福感有著正向顯著關聯。在學習成效上,葉涓 涓(2013)則以國小低年級學生為對象實施感恩教育課程,實驗組的學習成效 上顯著優於對照組。總而言之,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實驗對象不論是小學生或 大學生,透過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影響下,大多能促進學生的正向心理、減輕 焦慮、提高幸福感、樂觀程度、生活滿意度(李新民、陳密桃,2009;洪巧 倫,2015;陳春月,2010;張倪禎,2009;曾文祥,2006b)。 綜合上述文獻探討,培養感恩行為的正向心理介入方案是目前所研究上具 26.

(36) 有豐碩成果的研究範圍,也促進受試者的正向心理,透過感恩學習,培養個體 擁有較多的正向特質,其方法則是用一個概念簡單、人人可行的方式促使受試 者培養感恩的習慣,簡單的方法卻帶有正向的實質效果。因此,本研究在界定 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概念上,也以感恩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為主要設計,感恩正 向心理介入方案即是一種透過實際助人行善與紀錄行善的過程,亦包含檢視自 身的長處與美德、培養樂觀態度,增進個體的正向心理的方案。以下則繼續探 討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相關研究,並從中提出本研究所蘊含的正向心理介入方 案設計理念。. 政 治 大 除了培養感恩行為的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尚有其他研究探討正向心理介入方 立. 二、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相關研究. ‧ 國. 學. 案的使用對個體的正向心理帶來的影響,在此列舉之。為提升學生的正向情緒與 降低憂鬱、焦慮等負面情緒因子,有研究發展正向情緒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同樣. ‧. 透過實驗操弄來比較正向心理介入方案的成效以及各個變項之間的差異性,近年. sit. y. Nat. 的研究則發現透過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可以提升學生的正向情緒,甚至帶來立即性. al. er. io. 與延宕性效果,也受到學生的喜愛(林維芬、徐秋碧,2009;羅婉娥、古明峰、. v. n. 曾文志,2013)。陳玫菁(2008)則以正向心理學為理論基礎設計一套以國小學. Ch. engchi. i n U. 生為實驗對象的減低悲觀教學方案及比較增加樂觀教學方案,其研究發現方案的 介入可以提升學生的樂觀信念與降低悲觀信念,同時可以降低學生的憂鬱情緒, 也驗證悲觀與樂觀為雙向度的觀點。換言之,接受正向情緒正向心理介入方案後 可以快速帶來正向情緒,並且持續一段時間。學生心理輔導上也不乏欠缺正向心 理相關的正向心理介入方案,詹淑媛(2011)運用正向心理團體方案來輔導單親 兒童,藉以提升其自我概念與正向情緒,觀察到除了學生的自我概念量表與正向 情緒量表有顯著提升之外,同時輔以質化資料佐證其研究成果,肯定師生、同儕 之間的互動因正向心理團體方案而有進步。巫珮如與謝麗紅(2015)也以正向心 27.

數據

Updating...

參考文獻

Upd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