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四章 研究分析

第六節 酸甜苦辣的滋味

面對複雜的災後緊急應變工作,社工員在此階段的工作會面臨許多難忘 經驗及困境。包含與災民一起工作時、與合作單位工作、與其他單位協調 或是面對家人情緒部份,都有可能讓社工員在工作上有諸多的情緒壓力、

難忘的經驗及工作困境的產生。

一、難忘經驗

從訪談中得知,社工員難忘的經驗可以分為「和災民一起工作-悲喜交 加的無常與挑戰」、「對合作單位-視救災如作戰的軍隊」、「對家人的-拒於 門外的心酸」和「對不同單位的衝突經驗-如何與報導和研究共存」與「工 作團隊內部-團結與撕裂」…等等。

(一)與災民一起工作-悲喜交加的無常與挑戰 1.看見童貞下的害怕

受訪者表示災難後,會發現很多孩子出現很大的不安全感及創傷 的反應,例如:出現晚上不可以關燈,因為關燈就會夢到死去的親人;

或是對於物質需求的不安全感,出現搶東西、非名牌不要的情形。

「然後晚上也不能關燈,因為一關燈他們就會開始害怕,就會說他們夢到什 麼、夢到誰、夢到死去的親人來看他們,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對這些小孩子很捨 不得啦,因為他們這麼小。」(N113)

「你會看到裡面很多孩子不安全感很大,印象最深刻的還有就是比較好笑 的,搶棉被、搶鞋子的、不是名牌不要,有些會覺得說怎麼不是名牌,………」

(N114)

災難發生後,在與孩子的互動過程,發現孩子面對創傷的舉動非 常的天真、讓人很捨不得。孩子們玩的遊戲都是山崩了、土石流來了。

面對孩子的創傷,社工員也只能透過遊戲讓他們去紓發情緒。

「難忘的經驗是小孩子,小孩子面對創傷的舉動,你會發現他們其實很天 真,可是他們在玩遊戲就是山崩了、土石流來了,在遊戲裡面也是這樣子啊,

你必須讓他/她去釋放情緒,那我會很不捨,這些孩子這麼小就必須面對這個,

我試覺得對他們而言是一種陰影,因為真的小朋友在玩就玩土石流來了,啊不 然就是都不見了,…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對這些小孩子很捨不得啦,因為他們這 麼小。」(N113)

2.揪感心

當面對物資不需要那麼多的情況,災民亦會體諒社工員的辛苦,詢 問社工員是否有喜歡的,他們領了以後可以轉送給社工員。此舉動和心 意讓社工員在與災民的互動上,非常感動又難忘。

「...他們的鞋子就是有牌子的,因為我們社工也不是買得起,我們在整理 物資就要試穿一下好可愛這樣。然後有些居民他覺得他們不需要那麼多,就覺 得我們很辛苦,就說你喜歡哪一雙我領送給你,但是我們是不能收啦,但是就 是收到這份心意我們很感動,至少他有看到我們的辛苦,這是跟災民的互動。」

(N114)

3.傾聽是最好的陪伴

透過家訪、關懷的過程,社工員與災民互相分享生命故事和對於莫 拉克風災事件的看法,以陪伴、傾聽的技巧讓獨居中的老人可以感受到 被尊重、溫馨及高興的感受。此種互相、互惠的相處方式,讓社工員非

常的感動及難忘。

「在跟民眾互動的時候,會去傾聽他們的故事,那協助他們或做一些探訪的 動作,那很多獨區老人沒有家人在身旁,這樣子的探視讓他們溫馨,我們每次 去他們都會很願意跟我們分享他們的生命故事或對這個事件的看法等等,那藉 由他們傾述也讓他們比較不會有寂寞感,可以陪伴他們這樣子。他們也會覺得 很高興啊,所以這是互相的。」(N208)

4.有家的感動

面對遭逢巨變之後,從緊急安置階段到能有一個自己期望的社區可 以入住,災民們對於終於可以入住的喜悅和開心,那幅喜悅的畫面,是 讓社工員非常感動和難忘的經驗。

「第一次看到居民入住組合屋的喜悅,那是一種畫面不會消失的喜悅,當然 當下你可能洋洋灑灑什麼都不懂、對他們不瞭解,但是你看到他們住到組合屋 的那種喜悅、那種開心,那是非常難忘記的。」(N519)

5.一鍋雞湯的感動

面對有別於社工員居住成長的環境互動方式,居民展現出鄉下的 互助、團結無私、不吝嗇、分享及緊密的情感維繫,都讓身處都市的 社工員感到非常的驚訝、印象深刻及深深的感動。

「...其實以小林村的居民來講,那個互助的力量是非常大的,...那讓我感 覺他們不會吝嗇去做這些事情,他們會很樂意去分享自己的東西,...其實一般 生活上他們的互助能量是非常夠的,像那個時候我在 919 備災的時候,居民知道 我晚上要備災他們就去煮了一鍋雞湯給大家喝,所以就是居民入住的那一刻還 有居民後續團結無私的精神印象非常深刻,當我們在上面沒飯吃,他們就會說 來來吃飯,反正就是去吃飯也不要說覺得說怎麼樣,就是體驗到鄉下的互助精 神和無私精神,我在都市可能住了 10 年都還不知道鄰居叫什麼名字,但是鄉下

地方我對面鄰居家狗有幾根毛我都算得清楚,鄉下地方資訊傳遞速度很快,但 是在都市鄰居的維繫情感是不夠的。...」(N519)

6.綁手綁腳的無奈

在工作中社工員也會面臨非常無力的狀況,如災民對於物資的相 關需求或是災後相關政策的規定…等等提出反應,社工員卻無法協助 他們取得相關資源或無力改變政策的相關規定,都會讓社工員對於工 作產生許多的無奈和無力感。

「有時候會覺得沒有辦法協助他們的時候,會覺得很無力感。比如像一些資 源的使用,他們覺得這個用完了需要更多,但是我們礙於規定也沒有辦法提供 給他們。很多都是政策性的一些規定,我們沒有辦法改變,政府的一些規定、

民間單位的規則,我們沒辦法改變的時候會覺得很無力。或是政府的政策沒有 有一個彈性的時候,會覺得很無力沒辦法協助什麼這樣子的感覺。」(N209)

(二)對合作單位的經驗-視救災如作戰的軍隊 1.軍真的愛民

緊急安置或短期安置的工作在莫拉克風災時,最常見的是安置在 營區,軍人也就是社工員會合作的第一線人員,讓社工員難忘的經驗 包含軍人對於社工員的一些貼心送飲料、點心的舉動;還有經過 921 的經驗,軍方在指揮體系及救災心態上都有了很大的改變,他們是真 的想為自己的人民做些事情的想法和行動,讓經歷過 921 到莫拉克風 災的社工員被深深的感動和稱讚軍方的成長。

「然後讓我難忘的還有那些軍人還蠻貼心的,因為社工畢竟去的比較多美

女,那我們就有那種福氣喝到很多飲料、水果、點心啊,…」(N115)

「不過軍方的資源我認為真的非常非常的感動,沒有任何要說不好的地方,

所以 921 之後最大的成長是軍方,所以軍方是有沿用 921 的救災經驗進化到這次 的緊急安置的工作,我覺得所有的單位唯一有好好記住 921 的經驗,並且把它變 成一個很清楚的具體的作為的只有軍方,做得真是好,連世界展望會可能也沒 有學到這麼好的那個,更不用講紅十字會了,...他們給各地方的軍方指揮系統 很大的權力,因為他不是在打仗而是在救災,所以他給各地方層級軍方的權力 下放,可以讓他們很快的馬上可以應變的部分這是第一個,第 2 個他們在救災的 那個熱誠度是真的在救災,而不是在執行任務,那個對救災把人民當成自己的 人民的那種熱誠跟那感動、那種做法,真的是由心理面去為想要為自己的人 民、百姓做什麼事情的合作,...」(N320)

2.空投語言新體驗

面對空投物資的工作,社工員的工作也就必須學習如何和駕駛員 可以溝通的語言,如空投物資的地點必須是某某座標而非某某村,社 工員必須在最短時間學會算座標,以讓任務可以順利進行。在緊急又 慌亂的情況下學會算座標的工作,對社工員來說是新奇又有趣的經 驗。

「我自己的部分是這個災害發生以前我們也沒有遇過啦,那我們是很突然的 被派去那邊還有發落的任務啦,比較難忘的就是第一天我們就開始要比如說要 飛去愛國埔好了,那我首先要連結東京和北緯是幾度,我才能把那個座標算出 來,結果是那個特搜隊的教我去算那個座標,那個讓我很難忘,已經在很短的 時間要把物資送出去,然後又要去算座標,然後也在那個很慌亂的情況去學 會,事後回想起來也是蠻有趣的。」(G111)

(三)和家人的經驗-拒於門外的心酸

面對突如其來的災難,社工員常會奮不顧身或必須適時的投入救災,

對社工員來說家人的支持、陪伴和諒解是非常重要的,對於社工員來說工

舉動,試圖透過各種壓力要求社工員給予其新聞媒體採訪的自由。幸

的傷害造成,居民的情緒安撫則落到了在安置地點社工員的身上。對

認真去想都會覺得是很特別的經驗。」(N117)

二、困境

工作上的困境可以分為與公部門合作的困境及與民間單位合作的困 境。其包含「當打卡制遇上責任制-公部門制度的僵化」、「突顯演練未能 確實-指揮系統的混亂」、「不能齊步的同理心-與其他單位的溝通協調困 境」等。

(一)與公部門合作的困境

1. 當打卡制遇上責任制-公部門制度的僵化

面對 24 小時的安置,公部門仍以平常的上下班時間作為在安置地 點的辦公時間,遇災民有臨時事務需要處理時,只好尋求被委託必須 24 小時在營區的民間組織。公部門制度的僵化也會讓承接營區服務的

面對 24 小時的安置,公部門仍以平常的上下班時間作為在安置地 點的辦公時間,遇災民有臨時事務需要處理時,只好尋求被委託必須 24 小時在營區的民間組織。公部門制度的僵化也會讓承接營區服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