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從家遙的生命故事去理解與詮釋其生命主題

第四章 研究結果與討論

第一節 從家遙的生命故事去理解與詮釋其生命主題

研究者根據 Lieblich et al.(1998) 的「整體──內容」分析方法,先提出對家 遙生命故事的整體印象,再從個別生命事件中去理解不同的主題,然後跟隨每一 個主題的發展脈絡,理解影響其繼承家業的生涯選擇歷程的生命主題。

壹、 對家遙的整體印象

纏、破

他們要我把危險關在門外,把脆弱的心藏在門內 而我,卻無法呼吸自由

凝滯的空氣飄散著一股發霉潮濕的氣味,我想要衝破那道門 與守門人的衝突與拉扯之中,卻牽扯出更多情感的糾纏

我被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感捆住,被深深地束縛

我想掙脫,卻驚訝的發現那丟不掉的包袱,卻是我不想斬斷的綿綿情絲 我怕,那脆弱的心會在門打開後被危險摧毀,於是只能站在原地

終於,我鼓起勇氣環顧四周,看到了暗處透出一絲光芒 那是一扇窗,打開它,自由的氣息將得以進來 而纏繞在我身上的家族糾葛,也將化作勇氣的翅膀

於是我可以開始飛翔,往未來啟航

一、 家遙的生命故事

父母經營銀樓的家遙,出生就是個「金仔子」。家遙的父親出生在一個務農 的家庭,是六個小孩中的次子,在他父親的反對下到鑄金師傅門下當學徒。在家 遙出生前,父親和母親辛勤打拚白手起家,從市場邊的小小轉角開始了銀樓的事 業;直到家遙出生時,終於擁有了自己的透天厝。身為父母的第一個男孩,一出 生就被重男輕女的奶奶帶回鄉下照顧,一直到上幼稚園,才回到家裡與父母共同 生活。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學習規矩,由於身為「金仔子」,有許多為了安全而 設下的限制與禁令。特別是對外要低調、保密,不能讓外人知道家裡經營銀樓和 自己身為「金仔子」的身分。對於已經習慣自由田園生活的家遙來說,一直到了 大學在外地生活,才從緊箍咒中得到些許的釋放。家遙抗拒這些限制帶來的不自 由,早期拒絕繼承家業,是為了不想在未來繼續這樣的生活。

家遙是家裡第一個男孩,上面有兩位姊姊,大姊長家遙八歲,二姐長他五歲,

隔年同月份弟弟出生,和家遙成為最親密的夥伴。大姊和二姊優異的學業成就,

一直讓家遙難以望其項背。家遙在國小一年級時到小六的教室去找二姊,二姊那 威風八面的形象,讓家遙印象深刻。到了國中之後,家遙成了家裡唯一沒有被選 入資優班的小孩,他決定用自己的方式認真過生活,避開與別人競爭比較,試圖 衝撞出屬於自己獨特的道路。避開和姊姊的比較走出自己的路,是家遙在求學時 重要的課題,也影響家遙在升學選擇的考慮。姊姊們的身影隨然已經遠離,但家 遙仍無法逃開那巨大的陰影。姊姊們用成績獲得了父母和師長的疼愛與關注,而 家遙則用情感的靠近與父母、長輩貼心得到了自己的地位。也因此家遙對父母和

家族有著強烈的認同感,緊密糾纏的情感牽扯,在關鍵時刻經常讓家遙很難只為 自己做決定。

高中聯考之後,家遙選擇了離家住校的公立高中,和選擇留在家鄉高中的同 儕們大不相同。帶著眾人羨慕的眼光和祝福,家遙以為自己終於踏上了自由的道 路。然而因為適應不良,讓家遙黯然轉回家鄉的私立高中,背負著挫折與自卑的 心情。家遙被憂鬱推入了牛角尖,宛如金子在烈焰中崩毀、鎔解。在三位良師的 幫助下,讓家遙逐漸找回自己的樣貌、重拾信心。高中導師一句「你只能推甄公 立大學!」讓家遙的目光從廣電系擴展開來,為家遙往後的生涯發展埋下伏筆。

輔導老師是家遙自我探索的啟蒙者,也讓家遙與諮商輔導結緣。而影響他最深的 是隔壁班的男老師,不只是家遙高中時的男性楷模,更是家遙的心靈導師。無拘 無束、充滿自由的生命態度,深深吸引家遙用心模仿。這位老師也是家遙在男性 認同上的啟蒙者,為家遙在後續對男性議題的關注與興趣播下種子。

後來,家遙離家到外地上大學,他嘗試挑戰了許多事情,享受自由自在的大 學生活。家遙在接觸諮商輔導的過程中,奠定他對未來成為一名助人工作者的想 法,有了繼續深造、唸研究所的生涯規劃。然而在,家鄉也開始出現期待家遙繼 承家業的聲音,透過親戚、鄰居和朋友的無形力量,家遙看到父母已經在等著自 己畢業退伍後能繼承家業。大四那年的研究所考試,似乎是家遙畢業前最後的掙 扎,但母親卻對手足中成績表現最差的家遙去考研究所的雄心壯志,抱持著不看 好的態度。研究所的夢想在等待備取中暫時結束,母親也鬆了一口氣。但家遙卻 在服兵役中得到另一個離家的機會,繼續研究所申請、考試的準備。在申請國外 學校的過程中,母親終於用「沒有錢」為理由,正式表達強烈反對的立場。

在外地社福機構的替代役役期間,家遙在物理距離上與家保持最遠的距離。

但因為父親開始鑄金工廠的工作之後,長時間的工作壓力讓健康開始亮紅燈,貼 心的家遙放假時都會回家幫忙父親工作,使得家遙與父親在心理距離上更為緊 密。家遙看到了父母想把辛苦打拚的畢生心血傳承給自己的心意,讓他在繼承家 業的生涯選擇上面臨兩難的選擇。為了讓父親可以辭退超出負荷的鑄金工作,家 遙面對優渥報酬的誘惑,咬牙拒絕繼承鑄金工廠,按捺下對父母親面對無人繼承 家業感到孤單無用的心疼。在退伍後家遙留在服役單位轉任約聘人員,仍然不放 棄往諮商輔導繼續深造的計畫。選擇在離家最遠的地方完成自己夢想的同時,家

鄉的父母透過親戚的聲聲呼喚,希望家遙能夠回家。終於在家遙申請上研究所之 後,他決定回家。

不過母親反對家遙繼續唸書的立場沒有改變,家遙為了得到母親的支持,和 母親產生了嚴重的爭執。家遙失去了繼續唸書的熱情,絕望的認為自己只有回家 繼承家業這個選擇。然而父親在背後默默支持的力量發揮了影響,讓家遙順利的 開始研究所的課業。不過家遙清楚知道繼承銀樓、經營家業的故事不會結束,面 對自己身為長子和「金仔子」的宿命,家遙認為自己只能爭取幾年自由闖蕩的機 會,最終還是要回家繼承家業、照顧父母。退伍之後,父母親陸續交接部份家務 給家遙,家遙身為繼承人的角色,也願意為家庭付出。特別在姊姊結婚時,他以 父親繼承人的身分幫忙招呼親戚朋友,讓他強烈認同自己是這個家的長子。當結 婚之後的姊姊們以客人的身分在年節時出現,家遙對自己身為兒子和這個家的強 烈連結,有了更深刻的覺醒與意識。

然而沉悶的研究所課業卻帶來意外的突破,一次到國外學術機構參訪的機 會,喚起了家遙內在追求夢想的聲音。家遙在重新理解「金仔子」、長子和自我 這些生命角色的過程中,為自己找到一個新的位置。家遙主動面對自己繼承家業 的生涯選擇,不再被動的面對自己的命運。他對家裡銀樓的認識,不再只是限制 重重的牢籠,而是包含了經濟支援和情感連結的資源中心。家遙將家業實體的繼 承,昇華為家族精神的繼承與傳承;並結合自己的夢想,畫出了嶄新有力量的生 涯藍圖。家遙期望以父親銀樓的位置為中心,推動社區心理衛生的工作。可以保 留父親為人服務的精神,又可以完成自己的生涯遠景。銀樓事業的繼承,家遙也 突破了兒子繼承的思維,思考著邀請其他親戚繼承的可能性。在珍惜父母心意和 追求自己夢想的生涯旅途中,家遙的故事還會持續書寫下去。

二、 研究者訪談家遙時的印象

在訪談過程中,家遙常常顯得欲言又止,尤其在敘說家庭的故事和自己內在 想法的時候,會不斷地用很多的補充說明,來為自己要想說的話做鋪陳,說話的 態度顯得小心謹慎,怕透露出不能說的秘密一般。這一點和家遙身為「金仔子」,

從小為了避免危險必須保持低調小心,與人互動時界線分明的行事風格相呼應。

另外,家遙在敘說故事中,常用「我們」來說話,這個「我們」包括了自己和小

一歲的弟弟,而「姊姊她們」是指年紀和自己相差較多的大姊和二姊,而二姊經 常是「姊姊她們」的具體指稱對象。這界定了他在家庭和手足之間的隸屬與認同,

也劃分出兒子和女兒的差別,更強烈的界定了「我們」是繼承家業的主角。

家遙在敘說過程中,常常站在「既得利益者」的位置,反省檢討自己敘說故 事時的位置,和在繼承家業上猶豫擺盪的態度。追尋自由的家遙也企圖解構社會 文化加諸在他身上的框架,特別在面對繼承家業的壓力和讀研究所時遭遇的困 境。家遙努力地擺脫加諸在自己身上社會文化所框定的規矩,他可以在語言的敘 說上解構社會文化中對男人、兒子和長子的期待與眼光,但在家遙的生命故事 中,卻呈現出無法避免因為生命角色,而在生涯選擇中上演設限與妥協的劇情。

尤其是在長子的角色和繼承家業的生涯選擇上,是家遙無法逃避且忽視的議題。

媽媽是家遙在敘說大學之前的故事時,最常出現的角色。媽媽是家遙生命中 最重要的人物,也是影響家遙最多的人,是貫穿家遙生命故事的重要主角之一。

家遙和媽媽之間的情感糾葛深刻又綿密,很靠近卻也常有衝突,是家遙最在乎的

家遙和媽媽之間的情感糾葛深刻又綿密,很靠近卻也常有衝突,是家遙最在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