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性別角色與個人生涯發展

第二章 文獻探討

第二節 性別角色與個人生涯發展

在傳統社會文化的制度中,男人也是性別刻板印象的受害者(晏涵文,1991;

陳佩錦,2006)。「性別」是社會大眾決定如何對待人類個體的方式與行為的重要 因素。社會角色理論(social-role theory)則強調性別角色的形成,不只單純的來自 父母給予的增強作用和個體對自己性別的分類,主要是來自於社會、文化的影響 (朱蘭慧,2003)。男女之間的性別刻板印象是由於男女採用不同的社會角色典 型,生理性別所衍生的角色規範不僅壓迫女性的自主空間,亦同時限制了男性的 性別表現(陳佩錦,2006)。畢恆達(2003)認為,社會上整體環境對男性是較為有 利,但若放入個別情境中來看,社會普遍對於男人過多的角色期待,並不見得會 符合男性自己本身的自由意志。

性別角色的分化常與社會、經濟及政治環境有關,經由社會化的過程,形成 男女角色行為刻板化的印象(李美枝與鍾秋玉,1996;劉惠琴,2002)。從社會建 構的角度來看「性別」所指的意涵,非生物層面的男/女,而是文化層次的男性 特質/女性特質;也就是文化所界定的男性特質/女性特質,與生物意義的男/女不 同(王梅霞,2003)。社會建構除了重視個人經驗的主觀感受,更強調個人的建構 是在社會文化脈絡下所建構,是經過和環境互動、人際關係而來。個人對自身性 別角色的概念,也是在社會文化脈絡下所建構的一種自我概念。

社會建構理論認為「自我」只是一種建構,跟其他的建構一樣是一種與社會 互動影響下產生的概念建構。從建構的觀點來看「自我」,「自我」應該是「對話 式」的,不同文化及不同時代的人們透過彼此的敘述並傾聽彼此的生命故事,而 在對話中形成自我。而人們透過此過程,對他們及他們所處的世界會有更多的了 解(劉惠琴,2002)。「自我」對於了解一個人的行為或想法,並沒有現代主義認 為的重要,甚至是必要(Richert,2002)。Bruner(1990)曾指出,不同位置的自我之 間往往是嵌合在人際之間,而且得透過對歷史文化脈絡的對話過程,自我的意義 才會浮現。性別角色的自我建構也同樣在與歷史文化脈絡的互動中產生意義。

傳統以男性為優勢群體的社會中,對於男女性應具有何種特質的要求極為不 同,例如,男性被要求能夠自我肯定、追求成就、獨立、勇敢、果決等與工具性 (instrumental)、主動性(active)有關的特質(李美枝、鍾秋玉,1996)。主流的文化

價值是屬於「男流文化」,其中推崇的男性價值如理性、獨立、競爭等工具性取 向(instrumental)的價值 (劉惠琴,2002)。在共同語言的流通網路中,該社會的男 與女將外在傳誦的知識理念內化為自己的性別基模,理所當然地以為,男人應該 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女人又該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也以這樣的視框來引導自我的 言行表現以及評價他人的依據(李美枝、鍾秋玉,1996)。

共有的視框匯聚成為具有獎懲力量的社會規範(李美枝、鍾秋玉,1996),由 於人們對男女採用不同的社會角色典型,對男性及女性的內在特質和能力有一些 基本的假定,這樣的性別角色基模形成了社會及個人的性別刻板印象。根據社會 學習理論,對男孩和女孩不同對待方式在出生的一刻即開始傳遞著(朱蘭慧,

2003)。幼兒隨著認知能力的發展,先有了「我是男孩」或「我是女孩」的性別 認定,男孩該怎麼表現,女孩該怎麼表現(李美枝、鍾秋玉,1996)。兒童很早就 會發展出對性別相關行為的覺察,他們本身的行為也會變得與其性別角色一致 (朱蘭慧,2003)。社會代理人,會透過直接的教化引導、模塑他,男性化的行為;

她,女性化的行為(李美枝、鍾秋玉,1996)。

社會學習理論(social learning theory)偏重「環境」對人類行為及道德規範建 立的影響,而其中又特別強調環境中「楷模(model)」人物的重要(朱蘭慧,2003)。

而男孩、女孩也會透過觀察、見識、模仿無處不在的性別楷模,當他/她長大成 人,扮演更上一層樓的男人與女人角色時,他們本身又成為性別化角色的楷模,

成為兒女性別化發展的訓練師,及性別化知識的傳遞者(李美枝、鍾秋玉,1996)。

朱蘭慧(2003)針對三位男性的性別刻板印象形成與鬆動的質性研究中發現,男性 性別角色刻板印象形成之背景因素主要是:父母的教養、城鄉差距、老師與學校 課程、同儕互動、電視與電影、職業關係等,這些因素會促成性別角色刻板印象 的形成。

其中,包含了父母教養、城鄉差距等因素的「家庭」在這當中具重要的地位。

家庭是一個人接觸最早也最久的環境,一個人基本個性和觀念多半是在家庭中形 塑而成,父母的管教方式和態度都是社會化歷程中的重要成分(黃囇莉,2000),

尤其是母親,是兒童行為的有力強化者(朱蘭慧,2003)。另外,同樣身為男性的 父親,是兒子成長過程中不可或缺的角色,他是兒子模仿、學習的對象,兒子經 由父親學會了辨別性別身份並進而建立起自身的性別角色 (Bly,1990;Kindlon

& Thompson,1999)。然而,社會角色理論(social-role theory)強調性別角色的形 成,並非單純地來自父母給予的增強作用,也不是單純由於個體自己對性別的分 類,主要是來自於社會、文化的影響(朱蘭慧,2003)。

強制的性別角色規範對男人造成的傷害其實並不低於女人,男性其實也遭受 性別刻板印象中不同的壓迫與「不平等」的對待:男性要堅強不流淚,不可太情 緒化、要出人頭地等社會壓力(朱蘭慧,2003)。而在生涯發展上,男女性同樣也 受到性別刻板印象的影響。在一般民間婚喪喜慶的習俗中,也可以觀察到以父子 軸為傳承主體的現象,都是以男性為家庭或家族的代表。在華人文化中,以父子 軸開展出的「齊家、治國、平天下」造成的「性別刻板印象」,對男女生的生涯 發展有著不同的性別期待(金樹人,2007)。田秀蘭(1998)針對大學生自覺的生涯 阻礙研究中發現,「性別角色刻板印象」是男女生均感受到最重要的問題。男性 面對性別刻板印象帶來生涯發展上的壓力和阻礙,和女性不同。男生所知覺到的 性別刻板印象是男生有養家活口的責任、傳宗接代與光耀門楣的重責大任。這種 來自於父母、家族甚至社會的期待,也讓男人無法選擇自己所想要的生活方式,

且無法實現自我價值的可能,進而造成心理上的壓力(田秀蘭,1998;陳佩錦,

2006)。

在家業的繼承上,一般而言,目前在台灣社會依舊有「傳子不傳女」的習慣 (王叢桂,2002)。家族企業也多傾向鼓勵長子接班,父親對兒子接班的期望顯著 高於對女兒的期望,長子也比長女較容易得到家族支持(張小鳳,2003)。林坤池 (1986)針對國內企業主對於接班人之培育歷程做研究,發現企業主在培育對象選 擇上仍不脫以自己的兒子為主。王君茹(2002)研究發現目前台灣社會中,雖然台 灣現行之法令明文規定女兒與兒子均具有繼承家產的權利,而且兩性平等的觀念 越來越普及,但是現階段台灣的家庭在家產繼承方式的表現上,仍然普遍重男輕 女,家產繼承的性別偏好依然普遍存在於家庭中。對華人文化下的男性來說,家 族對個人生涯發展的影響,佔有重要的地位,也是成為沉重負擔的壓力之一。下 一節,將探討家族對個人生涯發展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