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

歷經許多轉折,我在心裡深處尋找論文主題的焦點。那是一段緩慢和焦慮的 過程,也是一段與自己貼近的旅程。我常常想起《牧羊少年奇幻之旅》(Coelho,

1988)中的主人翁,在踏出每一段冒險時心裡的掙扎和猶豫,那是對於眼前已經 擁有的不捨,和對未來未知境地的害怕。老國王送給他的烏陵和土明總在必要的 時候出現,給牧羊人一個提醒、指引和勇氣。最終,牧羊人到了金字塔才發現自 己尋找的寶藏就在尋寶起點的教堂老樹之下。這段故事給了我勇氣,就像牧羊人 的烏陵和土明,在適當的時候,這本書總會從書架上被我拿下來,鼓舞我繼續追 尋內在的聲音。而我要的答案,就在回頭整理自己的生命故事中,逐漸浮現。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

壹、 從自己的生命故事出發

我是家中的長子,因緣際會下,父親在邁入中年時,從一般平常的上班族轉 而做起了生意。而那正是父親在我小時候一直告訴我不要去從事的行業,「無奸 不成商」我還記得父親殷殷告誡時的神情。但是當我離家念大學時,父親卻開始 經營自己的事業。我有一種錯亂的複雜感受,好像從小到大被建立的價值觀一夕 之間完全翻轉。雖然知道父親走上做生意的生涯選擇,是出於偶然的意外事件,

但對我來說還是難以接受。特別是當全家人在經歷父親轉業的震盪時,我隻身在 台北念書,沒有一起參與家裡面的改變,似乎讓我真的離「家」更遠了。

據我所知,以往父親反對經商,是跟他看著爺爺做生意長大的背景有關。身 為長子的爺爺出生在貧窮的農村,十幾歲就去有錢人家當長工,幫忙負擔家計;

後來離開農村到大都市討生活,在生涯最高峰時曾經是高雄港擁有最多貨運拖車 的貨運行老闆。然而生意並非一帆風順,人生的起伏實難預料,在我印象中只有 爺爺在加工出口區的聯外道路旁擺起涼水小攤子的身影,對比過往的榮景,令人 想來不勝唏噓。父親曾經訴說年輕時看到爺爺工作的背影,和做生意遭遇過的種 種困境,都透露出父親對做生意的負面感受。

沒想到這樣的父親卻在中年時成了生意人,我想他是帶著無奈而轉行,但他 認真負責的希望能夠闖出一番事業。父親的事業的確在經營的頭幾年還算平順,

那時我也將大學畢業。在返家過大學最後一個暑假的季節,父親開始希望我有空 就到公司幫忙。然而在我心裡面有千百個不願意,擔心這是父親在為將來我大學 畢業之後到公司上班鋪路。加上母親經常在我耳邊叨唸著創業不易,辛苦努力的 成果只能留給子女繼承,希望我繼承家業的暗示,也逐漸變成明示。

對我來說,成為教育工作者是我的夢想之一,也是我認同、嚮往的生涯規劃。

面對繼承家業的壓力,我將自己無法忽視父母心意所帶來的衝突感受,轉移到和 父母親的關係中。父子間的衝突逐漸浮上檯面,缺少溝通的結果讓兩個人都無法 知道對方的心思。我以為父母親一定要我能夠回家繼承接班,要我放棄自己的生 涯選擇;而父親則以為我看不起為了跑業務,必須到處要跟人鞠躬哈腰的他。我 選擇逃避,即使畢業後到回到家鄉的學校實習,和家人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我依 然努力地避免提起這個話題。然而母親還是不斷的告訴我做生意的好處,甚至要 我一邊到學校任教,一邊兼顧家裡的事業。

那段僵持不下的過程非常辛苦,似乎找不到解套的方式。在一次偶然中,父 子倆開車前往爺爺家的路上,終於有機會獨處。父親開口詢問我對未來的生涯規 劃,我謹慎且明確地說明了自己希望從事教職,或往助人工作的專業耕耘的想 法。在那次的互動中,我也才知道父親在做生意時遭遇的辛苦和委屈,也才有機 會表達我心疼父親的心意。最後抵達爺爺家時,父親淡淡地說了句「我不希望你 跟我一樣做生意,那很辛苦。」我雖然鬆了一口氣,卻依舊感到沉重的心酸。

身為長子的我,還是希望能夠分擔父親的重擔,然而我並不想放棄自己的理 想。帶著這樣複雜的心情,我開始尋找答案的所在。

貳、 友人的故事帶來不同的發現

當我有機會和許多男性的同儕夥伴討論時,我發現不只是自己面臨繼承家業 的生涯選擇,還有許多人也相同的面對這樣的議題。但每個人的心路歷程都不一 樣,最後的選擇結果也不同。我的一位高中同學,現在已是一位開業牙醫,在他 父親經營的牙科診所上班。看著父親工作背影長大的他,自己沒有非做什麼不可

的想法,加上他非常認同牙醫這份工作,對他來說繼承父親的牙科診所是理所當 然、義無反顧的選擇。雖然和父親一起工作有許多的不便,但能夠將父親對待病 人的用心與親切永續經營下去,是現在的他最常掛在嘴邊的話題。

還有一位大我幾歲的朋友,父母親白手起家建立了一家頗具規模的公司。他 退伍後短暫的到外面公司工作,後來因為父母、親戚軟硬兼施的親情攻勢,他只 能辭掉了外面的工作回到父母的公司上班。在頭幾年,他抱怨著被束縛、不自由 的生活,敘說著自己對未來的夢想和生涯規畫,那壓抑和委屈的聲調與表情,到 現在都還讓我記憶猶新。前些年為了企業聯姻,在家族的主導下他與同業中頗富 盛名的另一家公司的千金結婚。他現在敘說的夢想,已經從自己個人的夢想,轉 為對家業未來發展的藍圖。但在強顏歡笑的背後,我卻看到他那困頓、失落的嘆 息。

另外一位高中同學的故事則充滿高低起伏的劇情。從高中開始,他的父母親 就非常期待他能考上醫學系,為將來繼承父親的診所做準備。當時因為他的學業 成績表現並不理想,面對這些期待所承受的壓力,讓他非常想要擺脫這個束縛。

高中時他常說希望能為自己做選擇,卻說不出對未來的想像藍圖。大學聯考後他 考上了物理治療系,我以為他就會進入醫院工作。卻在大學畢業、當兵退伍之後,

知道他跑到國外重讀醫學系,希望畢業回國後能繼承父親的診所。他說現在只能 往前衝刺,趕快完成學業,不去想其他的事情。我對他重讀大學的生涯選擇充滿 敬佩,但也好奇在這個生涯選擇歷程中,什麼因素讓他對未來的想法有這樣的轉 折。

參、 當前研究無法完全滿足我的好奇

傳統觀念中,男性一直被認為是家族延續、傳承的代表,繼承家業的生涯選 擇歷程看似理所當然。同樣身為男性,我看到在這些男人的選擇背後,有著豐富 的生命故事,對他們是否繼承家業的生涯選擇產生影響。我好奇地想要去探究在 不同的男性身上,他們豐富的生命故事與生涯選擇的關係。我也好奇在我們所處 的社會文化之下,一個男人的生命故事如何在生涯選擇的過程中產生影響。

透過自己和友人的生命經驗,開啟了我對這一個主題的好奇與思考,開始翻

閱尋找相關的研究與書籍。在這段尋找與閱讀相關文獻的過程中,我發現關於家 族企業的接班有不少的研究,但其中多以企業接班的過程、型態和方式為研究的 重點(陳彥君,1996;陳泰和,2001;黃瓊貞,2003;葉銀華,2004;操禮芹,

1996;蘇承桂,1992;蘇靜怡,2005)。

而關於國內繼承家業的研究當中,以生涯發展為主體的研究並不多見,僅有 張小鳳(2003)以量化方式,研究家族主義與接班行為之間的關連,探討家族企業 接班人的生涯選擇過程中,個人與環境中的影響因子;以及黃汝斈(2005)針對百 年糕餅店的第二、三代接班人及其家族為對象,用敘事研究方法,研究接班人們 的生涯發展歷程。而我好奇在當前的社會脈絡下,男人面對繼承家業之生涯選擇 歷程中的內在的心聲,這些研究似乎無法滿足我。從找自己的答案為起點,我將 這樣的好奇與疑惑,運用有系統的質性研究,試著為自己解惑。

肆、 選擇視框──從家庭與男性角色出發

在儒家文化的「集體主義」生命觀裡,個人的生命是祖宗生命的延續,子孫 的生命是個人生命的延續;家庭的生命當是綿延不絕的一脈相承,個人生命不過 是家庭生命傳承的一個環節(黃光國,1999)。這種重視家庭的理念稱之為「家族 主義」,呈現的經營型態就是家族企業(鄭伯壎,1998)。而家庭中的男性通常被 賦予繼承家族的責任與義務,尤其是長子、長孫,更被期待是能扛起家族的領導 者和家族事業的繼承者。在目前台灣社會中,家業仍有「傳子不傳女」的習慣(王 叢桂,2002)。

我是家中的長子,也是長孫,從小備受關注與呵護,雖然沒有龐大家業,但 從爺爺、奶奶和姑姑們對我學業表現的重視以及過年給的紅包,就可以感受到身 為長孫的地位是與眾不同的。我還記得在大學聯考前,爺爺因為有機會從南部到 台北探訪親友,就特地到台大校園參觀,期望我能夠考上一流的學府。那是一種 重視與關心的表現,但同時也帶給我莫名的壓力,身為男性在家族中有其性別角 色上的地位、權利還有義務,那是難以拒絕和抵抗的。男性在性別體制中獲取較 多的利益,但同時也必須為此權位拚命(劉惠琴,2003)。

男性在現在的社會中處於較具優勢的地位,有較多的資源和機會。作為男

人 , 不 必 主 動 去 爭 取 , 社 會 的 既 得 利 益 自 動 就 送 到 男 人 的 手 上 (unearned Privilege)(畢恆達、洪文龍,2004)。在這個父權體制的社會中,這樣的優勢與地

人 , 不 必 主 動 去 爭 取 , 社 會 的 既 得 利 益 自 動 就 送 到 男 人 的 手 上 (unearned Privilege)(畢恆達、洪文龍,2004)。在這個父權體制的社會中,這樣的優勢與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