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本研究的敘事研究方法

第二章 文獻探討

第四節 本研究的敘事研究方法

本研究之目的是希望能夠透過研究參與生命故事的敘說,理解生命主題和社 會文化脈絡對其繼承家業之生涯選擇的影響。研究者好奇研究參與者主觀的理解 與感受,也好奇透過敘說的過程對研究參與者的影響為何。長久以來生涯的研究 大都以邏輯實證論以及客觀科學為主軸,忽視了個人在生涯發展的主體性及其所 處的社會文化脈絡 (楊淑涵,2001)。研究必須回到研究參與者的主觀經驗,去 理解在個人在所處的社會文化脈絡中,所做的生涯決定背後隱含的深層意義為 何。瞭解研究參與者的生命故事和生涯選擇歷程,像是一段研究者和研究參與者 一同共構生命故事的過程,本節將討論本研究之敘事研究方法的觀點和實施方 式。

敘事研究的哲學觀點與敘事取向生涯商諮商相同,皆來自於後現代主義中社 會建構(social constructionism)的知識論(金樹人,2007;Bujold,2004)。敘事本身 是一種社會建構(construction),包含說者、聽者及其所處的社會文化脈絡的關 係,強調個人的建構是在社會文化脈絡下所建構的。敘事者所完成的故事敘說,

同時是經過和環境互動、人際關係,被文化所塑造出來的(林美珠,2000;

Crossley,2000)。「自我」並非客觀的存在個體內的一個東西,而是一種與其他 人在特定情境中綿密互動產生的建構(金樹人,2007)。為了能覺察自我,反映出 自我的意識,並進而進入意義系統,主我必須從過去的角度,也就是客我的角度 來看自己、體驗自己(Crossley,2000)。

因此透過敘說,讓主我位移到客我的位置,可以在敘說過程中,聆聽自我的 生命故事,獲得覺察。人類天生是最佳的故事敘說者(story-teller),人們在說故事 中賦予生命經驗意義,故事也為個人的經驗提供了一致性和連貫性(林美珠,

2000; Lieblich et al.,1998)。個人透過使用語言的過程,不斷地投入創造自我 的歷程(the process of creating themselves)。其中「意義」與「詮釋(interpretation)」

就是最重要的核心焦點(Crossley,2000)。藉由研究和詮釋自我敘說,不僅得以 理解個人身分認定及其意義系統,亦得以窺見敘說者所處之文化和社會(Lieblich et al.,1998)。

當我們敘說一個故事的時候,我們就帶出一段真實(金樹人,2007)。客觀的

真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透過生命故事的敘說,建構出個人主觀的真實,才對個 人有意義。Cochran(1997)認為探索生命故事有兩個基本的理由:第一,過去的經 驗提供了個人興趣、價值、能力、動機和性格優點等資訊;第二,經由對過去經 驗的選擇、組織而得到體驗,可以表現出整體性的生命故事,並描繪出這個人是 誰,如何發展其一生。

Cochran(1997)認為所有的生命故事都是傳達人生過程中的潛在寓言,因為每 一種有意義的形式都隱藏在描繪生命的創作之中,而敘事則是實現它們最適合又 簡便的方式。就創作和建構意義而言,敘事提供了強而有力的資源。原因如下:

(一) 故事提供一個時間性的架構,將開始、過程和結束整合成一個整體。

(二) 故事是一個綜合性結構,可將不確定的拓展要素和範圍要素佈局在 一個範圍裡(Ricoeur,1984,引自 Cochran,1997)。

(三) 敘事的故事情節帶會來重點。由於敘事極具結構性,所以通常會產 生一個重點。由引發故事其他部分衝突、問題或不平靜所構成的「開 始」,經歷試圖尋求解決之道的「中間部分」,最後造成開端的事情 宣告「結束」。在大多數的故事類型中,都會在特定的結尾揭露故 事的寓意。

「敘說」本身是 value-free 的,被敘說出來的,只有在不在,沒有好不好,

關鍵是在透過敘說,反身觀看自己之後的覺察(金樹人,2003)。敘說生命故事是 一種釐清並強化意義的闡明活動。經驗可以加以詮釋,並從廣泛的觀點重新定 位,也可以經由共通性與其他經驗連結;更可以被暫時排序,以掌握有益於長遠 進展的特定經驗角色(Cochran,1997)。運用故事敘說中的故事發展,來類推生涯 發展,以生涯及故事(career as story)的概念,對生命過往和未來進行生涯敘事,

可以提供人們以主導者身分實踐故事情節的基礎,並經由對自己的生涯敘事,強 烈地認同或表達出對自身的本體感(Cochran,1997;Lieblich et al.,1998)。如同 Super 的拱門模式中所示,自我概念是奠基在許多因素之上,透過故事的敘說,

讓敘說者自我概念的拱門現身,個人的生涯發展得以繼往開來。

敘事研究的歷程之中,研究者和研究參與者的關係與敘事諮商中的諮商關係 相似(翁開誠,1997)。因為敘事研究方法看重脈絡與整體的「故事性了解」,與

「互為主體」的相互建構歷程,並在其中發現隱含的意義(許育光,2000)。

Crossley(2000)也認為要挖掘個人的敘事與故事,心理治療和自傳是比較常用的 主要方法。楊淑涵(2002)在生涯發展的敘事研究中也發現,研究參與者透過共 構、解構與重新建構的過程,依然產生與接受生涯諮商相同的轉變。

因此,運用敘事取向生涯諮商的觀點與概念,在進行生涯主題的敘事研究 中,可以幫助研究者和研究參與者建立良好的信任關係,豐富訪談的深度與內 涵,並符合生命全程理論整體且全面的觀點。同時,研究者運用其觀點與概念,

做為進行研究訪談與分析時的知識基礎,產生的研究結果,可以更貼切的運用到 生涯諮商實務,達到相輔相成的效果。

敘事取向生涯諮商視生涯為主觀經驗,視當事人為文本,生涯諮商是故事敘 說與故事重寫的過程,共分為三個階段五個步驟(金樹人,2007):

(一) 第一階段:共構

1. 從當事人所敘說的故事中,尋找當事人的生命主題。

2. 諮商師將這個主題反映給當事人,讓當事人進一步思索。

(二) 第二階段:解構

3. 回到當事人所遭遇的生涯困境,探討生涯困境與其生命主題的相關程度。

(三) 第三階段:重新建構

4. 將此主題延伸到未來,以此定義未來的生命主題。

5. 演練生涯決定所必須之行為技能。

敘事本身既可作為研究目的,亦可做為一種研究的工具。廣義來說,使用或 分析敘事素材的研究,即是一種敘事研究(narrative study) (林美珠,2000)。敘事 取向的研究方法眾多,本研究採用 Crossley(2000)的敘事心理與研究方式和 Lieblich et al.(1998)提出的敘事研究方法。Crossley(2000)參考了 McAdms 所設計 的訪談大綱,提出了一個半結構式的訪談大綱:

1. 問題一:生活章節(life chapters),將生活歷程想像成一本書,由敘說者自行分 章節並下標題,簡單敘說即可。

2. 問題二:關鍵事件(key events),指的是過去生活中曾發生的重要事件,或具 關鍵意義的劇情。包括高峰經驗、低潮經驗、轉捩點、最早的記憶、兒時的 重要記憶、青少年時期的重要記憶、成年時期的重要記憶、和其他的重要記 憶。

3. 問題三:重要他人(significant people)與敘說者的關係和造成的影響為何,另 外還可以討論生活中是否有特定的英雄或崇拜對象。

4. 問題四:未來藍圖(future script),描述個人未來的整體計畫或夢想,以及這些 計畫如何促使敘說者在未來有所創造,以及對他人能有所貢獻。

5. 問題五:壓力與難題(stresses and problems),讓敘說者試著去思索描述生活中 經歷過的這兩個範疇,將這些壓力、難題與衝突的形成羅列出來,並交代大 致的歷程。

6. 問題六:個人意識型態(personal iseology),與個人的基本信仰和價值觀有關 的問題。例如宗教信仰與觀點、或政治立場等等。

7. 問題七:生活主題(life theme),敘說者所覺察到貫穿生活故事的核心主題、

訊息或概念。

本研究希望透過家庭與社會文化對個人生命故事的理解,了解男性在繼承家 業之生涯選擇的歷程。金樹人(2007)認為在多元文化的觀點下,生涯家譜技術在 華人社會文化下的使用具有許多優勢,包括:

(1) 生涯家譜看重雙親與家族成員對一個人生涯發展與生涯選擇的影響。

(2) 圖形的表徵能刺激語言的流暢。

(3) 生涯家譜的圖形排列,具體而微的資料能帶來表述上的依靠。

(4) 生涯家譜能貼近文化的涵化歷程(acculturation)與種族/少數民族的認同 發展,對於代間文化差異的理解特別有幫助。

因此,本研究結合 Crossley(2000)提出的訪談大綱、生涯家譜技術、以及敘 事取向生涯諮商的技巧,形成本研究的訪談大綱。希望透過兼具深度與廣度的半 結構式訪談,蒐集到研究參與者個人的生命故事,和其所處的社會、家庭脈絡的 故事。

在聆聽這些故事的陳述時,要注意已說出的,也要注意未說出的,在生命脈 絡以及在訪談脈絡中,讓「話」說出來代表研究參與者的生命本身(林美珠,

2000)。另外,訪談過程中研究者要特別注意故事中的逆境、衝突與曲折之處,

讓主題漸漸浮現,讓研究參與者有機會對舊故事有新的詮釋與理解;其次,透過 對舊故事解構的過程,讓研究參與者重寫新故事,並建立未來敘事;最後,將未 來敘事落實於生活之中,達成敘事的實踐(金樹人,2007)。

而在訪談結束之後的敘事資料的分析方法上,Crossley(2000)認為敘事心理 分析的關鍵,是要去了解敘說所產生的意義內容,以及意義的複雜性。這必須要 仰 賴 「 詮 釋 (interpretation) 」, 以 及 研 究 者 投 入 於 逐 字 稿 之 間 的 「 詮 釋 關 係 (interpretive relationship)。他提出了敘事心理分析的幾個步驟,簡述如下:

1. 閱讀與熟悉:反覆閱讀全部的逐字稿,大約五六遍,熟悉文本資料,對於逐 漸浮現出的重要主題掌握大致的要義。

2. 找出待探尋的的重要概念:了解要分析的個人敘事具有哪些基本要素,包括 敘事基調(narrative tone)、表徵意象(imagery)、和主題(themes)。

3. 區辨出敘事基調:從敘說者提到哪些經驗,並且如何說這些經驗中,區辨其 敘事基調。

4. 區辨表徵意象和主題:兩者常互相交集,特定的表徵意象也會帶出特定的主 題。有系統地整理逐字稿,從「生活章節」的問題開始順著後續的訪談問題 著手,是最省力的方式。

5. 交織成一篇脈絡連貫的故事:經分析整理好的資料,交織成一篇脈絡連貫的

5. 交織成一篇脈絡連貫的故事:經分析整理好的資料,交織成一篇脈絡連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