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研究發現與綜合討論

第四章 研究結果與討論

第四節 研究發現與綜合討論

本研究之研究目的為:1.在研究參與者敘說男性繼承家業之生涯選擇的歷程 中,與其共構出完整的生涯選擇故事,並進一步理解其生命主題,以及其對個人 生涯選擇的影響。2.從研究參與者的生命故事中,了解社會文化脈絡對男性繼承 家業之生涯選擇的影響。3.了解在敘說生命故事的過程中,研究參與者對男性繼 承家業之生涯選擇的新理解與想法。本節將根據上述研究目的、先前文獻探討與 文本分析的結果,分為三部份來探討本研究的發現及進行綜合討論。

壹、 從與研究參與者共構的生命故事中探討對其生命主題 發展脈絡之理解

這個部分主要在探討研究者如何從與研究參與者共構的生命故事中去理解 其生命主題,共分為兩個部分。首先,研究者將先探討研究者如何理解研究參與 者生命主題發展脈絡的過程,並且將研究參與者的生涯發展脈絡以圖表的方式加 以呈現。第二個部分則是探討研究者綜合研究參與者生命主題發展脈絡與相關文 獻對話之後的結果發現。

一、 研究參與者之生命主題之發展脈絡

本研究乃是藉由研究參與者敘說其生命故事的文本,了解其生命主題。研究 參與者生命主題發展脈絡之理解過程採用 Lieblich et al.(1998)「整體──內容」

的五個分析步驟,和 Crossley(2000)的敘事心理分析步驟進行文本的分析。這是 一段來來回回、反覆修改變動的歷程,除了不斷重複閱讀文本之外,研究者在

「你、我、他」三者之間不斷反覆位移、重讀且重寫。歷經五個版本的結果分析,

最後決定以能聚焦於家遙繼承家業之生涯選擇歷程,且能將家遙與生涯主題相關 之重要生命主題發展脈絡完整呈現之版本。對於家遙「整體」生命主題的理解與 詮釋已於第一節描述,整體生命主題脈絡發展如圖 4-1。

圖 4-1 家遙的整體生命主題發展脈絡

圖 4-1 家遙的整體生命主題發展脈絡(續)

圖 4-1 家遙的整體生命主題發展脈絡(續)

敘說家族故事帶來的解構與新建構 偶發事件帶來的解構與新建構 生命故事敘說帶來的解構與新建構 父親當學徒的故事 父親是﹁做自己﹂的楷模與支持力量 重要事件發生:到國外參訪學術機構 喚起內在做自己的聲音與力量 生命角色的覺察 讓生涯選擇從被動轉變為主動

兒子永遠是這個家的兒子 男人應該要有的男人樣

長子的地位與責任─與家庭為一體

男人的肩膀千斤重

不忘本的家族認同 父親與母親的繼承人 母親是推動家業傳承的代理人

成為一個家的傳人

家業傳承的共同劇本 金錢的重要與誘惑

「金仔子」的宿命

金仔子」的樣板戲

研究所階段

共構、解構、與重新建構

圖 4-1 家遙的整體生命主題發展脈絡(續)

讀書深造 帶來衝破長子角色束縛的信心與力量 對家族的認同 帶來追求自由的支持與允許

對繼承家業的重新詮釋,帶來充 滿夢想與力量的未來藍圖。

(一) 對舊故事產生視框的改變,獲得 不同的意義理解,並重新建構新 的故事。

(二) 敘說過程中,說出更多被忽略和 遺忘的故事,帶來新的意義。

(三) 藉由敘說的過程產生新的洞察,

是未來生涯發展的力量與立足 點。

男人的肩膀千斤重

長子的地位與責任─與家庭為一體 兒子永遠是這個家的兒子

男人應該要有的男人樣

不忘本的家族認同 父親與母親的繼承人 母親是推動家業傳承的代理人

成為一個家的傳人

研究所階段 未來生涯發展

共構、解構、與重新建構

二、 研究參與者生命主題內涵之發現與探討

將研究參與者生命主題發展脈絡與相關文獻對話,研究者有下列發現並加以 探討之。

(一) 早期生命經驗在整體故事脈絡中具有重要地位,對敘事基調與生命主題的形

成與發展有重要影響。

Adler(1931,引自 Lieblich et al.,1998)認為並沒有「偶然的記憶」,在眾多 生命經驗中,個人只選擇記憶那些他感覺到與他情況有所關聯的、無論多模糊的 記憶,因此他的記憶即表徵了其「我的生命故事」。Lieblich et al. (1998)也認為早 期記憶在整體故事脈絡中具有重要地位,與研究者在家遙的生命故事脈絡中的觀 察符合。手足競爭的故事是家遙早期生命經驗中的重要記憶,不僅形成了家遙的 敘事基調,更影響其生命故事脈絡的發展。家遙在訪談敘說中,第一個說出的早 期記憶就是學齡前和弟弟的手足競爭故事。家遙兒童時期,和弟弟一起在鄉下由 奶奶照顧,手足競爭的議題從與弟弟身材體型、食量的比較就展開了。一直到學 齡階段回到家中由父母照顧,和姊姊們在學業成績上的比較,讓家遙學會要用獨 特的方式吸引主要照顧者對自己的關愛,並依此確定自己在主要照顧者心中的地 位。為了在競爭中脫穎而出,要突顯自己的獨特性、擁有專屬的地位、並且得到 眾人的目光,家遙不斷努力地尋找自己的定位是他生命主題發展脈絡中一貫的基 調。

McAdams(1993,引自 Crossley,2000)認為敘事基調最主要的影響因素,來 自於兒童早期和重要他人依附關係的安全與否。在家遙的生命故事中也發現,他 需要用「尋求自我獨特性」、和「得到父母的關注」,來確認和鞏固自己在重要他 人心中的地位。然而兼顧「尋求自我獨特性」、和「得到父母的關注」帶來的好 處時,同時也會帶來壞處。在不願顧此失彼的狀況下,兩者之間產生了矛盾與衝 突,讓家遙生命故事的發展脈絡,呈現出一個看似被動的處境。包括大學畢業之 後留在服役單位轉任約聘人員、唸研究所和母親的衝突、還有為了父親的健康放 棄繼承鑄金工廠的工作等等,這些事件中,家遙看似只能被動地做選擇,然而事 件背後的表徵卻是受到早期生命經驗所奠定下的敘事基調「手足競爭的尋求自我 定位」的影響。因此,研究者從本研究的結果發現,早期生命經驗在整體故事脈

絡中具有重要地位,對敘事基調與生命主題的形成與發展有重要影響。

(二) 個人生命角色(life roles)之間的交互影響,塑造個人獨特的生涯模式(career pattern)。

Super 認為生命角色組合受到年齡增長、社會對個人發展任務的期待、個人 在角色上所花的時間、和情緒涉入的程度影響(金樹人,2007)。家遙在國中之前,

大抵上扮演的生命角色為兒童、學生和休閒者。特別是「兒童」這個生命角色,

在手足競爭的議題中,家遙花費相當多的心思投入,以獲得自己在父母心目中的 獨特地位。直到了高中,進入生涯探索期,從學業成績、接觸廣播、輔導的經驗 中,評估自己的能力、興趣和需要,開始考慮可能的職業領域和工作層次,此時 職業偏好逐漸具體化。到了大學進入轉換期,接觸助人工作的專業訓練課程,也 在義務工作中累積實務經驗,此時對職業偏好逐漸成形。在這個階段,家遙「工 作者」的角色也越來越清晰。由自己的生活經驗、能力和興趣所形成的職業偏好,

也代表著他對自我的了解與期待。研究者認為這個「工作者」的角色是較接近家 遙的「自我」。然而回到「兒童」的生命角色中,父母希望他能「繼承家業」的 期待,也在此時浮現,同時越來越強烈。從家遙的生命故事發展脈絡中可以看到,

「兒童」和「自我」都是他在時間和情緒涉入程度很深的角色。兩者之間的交互 影響,讓家遙在面對繼承家業的生涯選擇時,想要兼顧自己對諮商輔導的嚮往和 父母希望他繼承家業的期待,用被動的形式做出決定,呈現出其獨特的生涯模 式,也反映出他的價值觀。

雖然要到成人期,個人才對生命角色有更多的選擇(Sharf,2002),但也要個 人願意在眾多生命角色之間做出投入程度多寡的選擇。在訪談後期,家遙透過敘 說的過程,對自己的生命角色有了更多的覺察與了解之後,他能夠重新去詮釋與 理解自己的生命角色,並且對「兒童」和「自我」兩個生命角色的承諾度和參與 度做出調整,安放到自在的位置。在對生命角色投入程度做出調整之後,生涯組 型隨之調整,讓他對未來的生涯發展有了新的觀點,開啟了新的發展空間,生涯 模式也有了新的樣貌。個人生命角色組型,隨著年齡增長動態的改變,當個人能 將生命角色調適整合到一個圓融的境界,角色之間的衝突矛盾也隨之解決,生涯 發展任務得以順利的進入下一個階段。

(三) 生命主題的發展脈絡乃是尋求解決核心生存問題的過程

楊淑涵(2002)針對三位選擇非傳統學習領域之四技女生的生涯決定歷程敘 說研究中發現,生命主題的發展脈絡是尋求解決核心生存問題的過程。在家遙的 生命故事中,研究者也有同樣的發現。家遙從手足競爭開始的尋找自我定位之生 存問題,讓他選擇用「做與眾不同的選擇,走出自己的一條路」和「與別人情感 連結確立自己的存在價值」獲得解決。藉此,他得到在父母心中獨特的地位,也 找到自己在人群中的位置。這兩者成為他重要的核心價值觀,然而面對繼承家業 的生涯選擇時,卻產生了矛盾。想要兼顧這兩者帶給自己的好處時,反而意外成 為一種僵局,讓家遙在「自己」和「兒子」這兩個角色之間難以取捨、平衡,在 生涯選擇上面臨難以決定的困境。在家遙生命主題的發展脈絡中,可以看到為自 我找定位的生存議題不斷地在他的生命故事中上演,持續在「做自己」和「做兒 子」之間形成一股拉扯的張力。這股尋求解決核心生存問題的力量,是讓家遙願 意參與這個研究的訪談的動力,也是讓他願意透過聽演講、和自我書寫與敘說去 尋找不同解決方法的推手。

貳、 從與研究參與者共構的生命故事中探討社會文化脈絡 對男性繼承家業之生涯選擇的影響內涵

以下將針對研究參與者生命故事中文化敘事所呈現出來的社會文化脈絡,及 其對研究參與者生涯選擇歷程的影響加以探討,呈現研究者綜合研究參與者生命

以下將針對研究參與者生命故事中文化敘事所呈現出來的社會文化脈絡,及 其對研究參與者生涯選擇歷程的影響加以探討,呈現研究者綜合研究參與者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