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三章 研究方法

第二節 研究者

在質化研究中,研究者即是工具,一份質性研究報告必須具有與研究者相關 的資料(the researcher is the instrument)(Patton,1990),因為哪些資料會被挑選出 來分析,是深深受到研究者本身的影響(Crossley,2000)。研究者在理解研究參 與者的故事時,必定會有自己的內在觀點,因此研究者在進行研究之前,應該先 對自己帶著什麼視框來看待研究主題及研究參與者,有所覺察與反思(楊淑涵,

2002)。研究者再進行本研究之前的生命故事書寫詳見附錄一,本節將說明研究 者的背景資料,以及對此研究所抱持的先前理解與視框。

壹、研究者的背景

研究者大學時讀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工業科技教育學系,雙主修教育心理與輔 導學系。大學期間參與台北「張老師」中心義務「張老師」的訓練,於民國 87 年開始擔任幼獅義務「張老師」的服務工作,主要服務對象為國中階段的青少年。

90 年大學畢業後,在台北市立和平高中擔任專任教師,在學校擔任國中部及高 中部的授課,以及國中部的認輔工作。93 年進入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與輔導 學系諮商心理學組碩士班就讀。現為台灣師大心輔所碩士班四年級學生,在學期 間所受的諮商與研究法的專業訓練如下:

一、 諮商相關專業訓練

研究者曾於碩一修習一般諮商理論與技術、生涯發展理論與諮商實務等相關 課程。並參與其他諮商與輔導相關訓練課程:包括敘事治療工作坊、敘事取向生 涯諮商工作坊。在專業督導下,於民國 95 年在世新大學諮商中心擔任兼職實習 諮商師一學年;96 年在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兒童青少年精神科擔任全職 實習諮商師一年。這些諮商專業訓練與經驗,能夠幫助研究者在訪談過程中運用 同理、傾聽、具體化、澄清等談話技巧,以利於和研究參與者在敘說過程中共構 出豐富的生命故事。

二、 研究法專業課程訓練

研究者曾於碩一修習行為科學研究法和高等統計學課程。為了更加熟悉質性 研究方法,於碩一下與同學自組質性研究方法讀書會,碩二、碩三與同學自組敘 事研究方法讀書會。除此之外,也參與有關質性研究的演講,並大量閱讀相關文 獻及研究,充實自己對研究方法的認識與理解。

貳、研究者對研究主題的先前理解

生命故事是在訪談的脈絡中搜集到的,無可避免地會受到研究者和研究參與 者兩者互動的結果影響(林美珠,2000)。研究者透過自我敘說的方式,從自己的

生命故事出發,釐清「我」如何對「男性繼承家業之生涯選擇歷程敘事研究」產 生興趣,並反思「我」帶著什麼樣的建構進入以下的研究,去理解和詮釋研究參 與者的生命故事。研究者在這個主題中最重要的建構如下:

「社會文化框定了『兒子』的角色除了帶給男人好處,同時也帶來束縛與牽絆」

研究者的父親非常認同儒家思想,研究者小時候即被規定要背誦三字經、論 語和朱子治家格言等經典。其中四維八德的道德思想、儒家倫理觀的教化在潛移 默化之下產生了極大的影響。更重要的是,同樣身為長子的父親,透過身體力行 的「身教」方式,讓研究者對「兒子」肩負傳承與照顧家庭的責任,有強烈的認 同,理所當然的認為自己要服膺長子的角色任務。在同輩的親戚朋友之中,研究 者也看到身為男性都對自己「兒子」的角色有著相似的認同,例如「獨立」、「負 責」、「奉養家庭」和「孝順父母」。然而研究者自己在大學畢業前面臨到繼承家 業的生涯選擇時,面臨親戚朋友外在的社會壓力和自己內在價值的衝突,身陷痛 苦萬分的泥沼動彈不得。這個契機讓研究者開始省思社會文化帶給男人的幸與不 幸。

在其他男人身上,研究者看到有人是開心地繼承家業,有了父母打下的江山 與基礎,除了能工作賺錢獨立之外,還可以分擔父母親的重擔,又能就近照顧家 裡,是一舉數得的好選擇。而研究者也看到有人為了繼承家業,放棄大學所學的 專業,甚至犧牲自己的婚姻,在內在有著極大的衝突;也有人逃避繼承家業,卻 背負著沉重的罪惡感,得不到親友和父母的諒解,深深自責。後來研究者自身繼 承家業的生涯選擇故事,在與父母的溝通與互相理解下,跳脫了衝突緊張,開始 了一個新的故事。在父系社會的文化脈絡下,男人似乎佔盡了便宜,但相對的男 人也承擔了許多的束縛與牽絆。

參、研究者的角色與定位

在本研究中是以生命故事敘說的方式了解男性繼承家業的生涯選擇歷程,在 不同時間點,研究者扮演了不同的角色,也站在不同的位置。在研究初期,研究 者透過自身生命經驗的反思與文獻的閱讀,為研究主題與方向定位,並建構本研 究架構。接著研究者將自己定位為研究訪談者,開始研究訪談的進行。訪談結束

後,研究者開始進行文本的轉錄及整理工作,投入與文本的對話。透過研究者不 斷地反覆來回閱讀文本,並在不同時間點的「你、我、他」心理位置反覆位移(金 樹人,2004),產生最後的研究報告,此部分詳見本章第五節第貳部份。

然而,生命故事敘說本身就會帶來改變的力量,加上密集且多次的訪談,研 究者與研究參與者之間互為主體的互動關係,實與諮商關係相當接近。研究者的 諮商專業訓練,除了能幫助研究者在訪談過程中運用同理、傾聽、具體化、和澄 清等談話技巧,也在訪談中幫助研究者覺察與研究參與者的關係變化,和生命故 事敘說帶給研究參與者的衝擊。在訪談中途,研究參與者需要治療性介入時,提 供其心理諮商之轉介,並與研究參與者討論評估繼續研究訪談的可行性。在保障 研究參與最大福祉的前提下,研究者在指導教授的督導下,維持單純的研究訪談 者角色。

在互為主體的敘事過程中,研究者本身並不全然可以區隔不同的角色,因為 其中都有研究者本身的「我」。在研究訪談歷程中,我和研究參與者共構、解構、

與重新建構其生命故事文本。進入文本分析與詮釋階段,則是我和文本之間共 構、解構、與重新建構研究報告的過程。此外,研究歷程中自我生命故事的敘說,

也是一段對自身生命故事的共構、解構與重新建構的歷程。隨著研究歷程的前 進,經驗的變化,我對於自己的敘說也產生的變化,也隨之對本研究主題有新的 理解與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