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研究設計

第二節 研究樣本

本研究所採用之抽樣方法為「立意抽樣」為主,「滾雪球抽樣」為輔,依據 研究目的去選取能夠為研究問題帶來豐富資訊的研究對象。本研究對象就是家中 有成員罹患失智症,且擔任該成員之主要照顧者的家屬,因此研究樣本來源,研 究者會先聯繫有在辦理失智症照顧者團體活動(如支持團體、講座等)的機構,

懇請對方允許研究者參與活動以利接觸研究對象,建立關係,了解哪些照顧者是 覺得自己在處理照顧所產生之困境上面,能夠妥善處理,且願意成為研究受訪對 象,協助本研究進行訪談調查。在研究樣本數量方面,研究者將不預設數量。

本研究會先以一分簡單的問卷對有為失智症家屬舉辦團體的機構(如醫院、

失智症協會等),其所舉辦之團體成員進行施測以獲得訪談對象。以下說明研究 樣本選取的五個指標:

一、角色指標:家中曾/現有醫師診斷確立之失智症患者,且樣本需擔任患者之 主要照顧者。

41

二、相處時間指標:患者確定患有失智症後,共同居住 3 年以上,且患者之失智 程度為中度以上。

三、逆境經驗指標:具備相關的照顧逆境經驗,包含身體、心理(認知、情緒和 因應方式)、社會、經濟或其他未歸類之照顧困擾等,樣本所經歷過之逆境 經驗至少包含兩層面以上。

四、復原力條件指標:對於以往的照顧逆境感,主觀獲得一定程度的復原,並符 合 James(1998)七項復原指標中的五項以上。

五、參與研究意願指標:願意分享照顧經驗、同意參與研究,且同意訪談過程中 全程錄音。

以下將分別說明各個指標及其意義:

一、角色指標

本研究之研究對象是失智症患者之「主要照顧者」,因此有兩個必要經歷:(1)

家中有經過醫院診斷確立的失智症患者;(2)研究對象需直接負責患者的照顧工 作與責任。而本研究所說的主要照顧者,是指在患病的過程中,需與其共同居住 3 年以上,而具體的照顧行為包含了陪伴、支持、保護、就醫、經濟支出等責任,

並協助患者日常生活事物。

二、相處時間指標

由於失智症的病程相當長,且剛發病時不容易被察覺,常被誤認為老化現 象,或是單純性情上的轉變,而錯失了治療的黃金時期;同時,輕度失智症症狀 也較中度、重度、極重度之失智症來的輕微許多,單在輕度時期的照顧者,其負 荷也較輕,不一定會進入所謂的「逆境」,因此研究者將照顧經驗設定為其所照 顧之失智症患者,失智症程度在中度以上。

三、逆境經驗指標

42

除了時間指標外,失智症的相關文獻也顯示了主要照顧者在照顧過程中,會 隨著病程的演進,經歷下列的逆境經驗:(1)生理層面,如疲憊、睡眠不足、身 體疼痛或自覺健康狀況變差等情形;(2)心理層面,如負向情緒經驗、缺乏因應 策略、困擾、無力感等等,甚至是有憂鬱傾向;(3)社會層面,像是過度負荷的 角色、缺乏社交支持與資源、汙名化的壓力、影響工作、缺乏自行運用的時間等;

(4)經濟層面,如家庭、醫療財務的負擔。而研究者為了讓研究資料足夠豐富,

將選擇在這四個層面中,自覺有兩個層面以上的失智症主要照顧者進行研究。

四、復原力條件指標

本指標是採納 James(1988)所評估復原的七種狀況:(1)覺得比較好了;(2)

不再由環境來決定自己是否快樂;(3)發現生存的意義,不再對未知的未來感到 害怕;(4)回憶照顧經驗時,不會再帶著失落、憤怒、後悔或是自責;(5)能了 解有時候負面情緒的發洩是正當的,不再憋在心裡,且能與他人討論;(6)原諒 其他人因對悲傷經驗認知不多而說的話與做的事;(7)領悟自己有能力去告訴其 他人自己的悲傷經驗,幫助他人走出悲傷,且認為「復原只能靠自己」。研究者 認為符合五項以上之照顧者,可能會有較明顯的復原情形,故選用符合五項以上 條件者為受訪對象,如此考量並無文獻上的依據。但在研究過程中,研究者也會 整理出或許可作為復原指標,但不包含在 James(1988)所提出的七種狀況內,

也可算是本研究的重要研究發現。

五、參與研究意願指標

研究對象需要有意願去表達現有或曾有的照顧經驗,願意接受訪談,且同意 研究者將訪談內容全程錄音。

表 4 訪談對象基本資料

43 (E.G.H.I.J.K) 照顧者

59 大專 護士 婆媳 中度 91 10 年 2 項 (A.B)

6 項 (E.F.H.I.J.K) 照顧者

59 專科 軍人 母女 重度 94 7 年 3 項 (A.B.C)

6 項 (E.F.G.H.I.K) 照顧者

50 大學 母女 重度 86 4 年多 3 項 (A.B.C)

6 項 (E.F.H.I.J.K) 照顧者 E 女 37 大學 服務業 翁媳 中度 84 3 年多 3 項 (E.F.G.H.J.K) 照顧者

In document 失智症主要照顧者在照顧過程中的逆境經驗與復原歷程 (Page 4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