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四章 女性新住民美麗的故事

第七節 蘆葦的故事

壹、 命名

蘆葦是適應力很強的水生植物,無論是鹹水或淡水,沙洲、沼澤、魚 塭旁都可以看見它高大的身影隨著風輕輕搖擺。

聽著蘆葦說她和先生從認識到離婚的故事,有淚水有歡笑,有憤慨有 感恩的心,感覺她就像是個還沒長大的小女生,不小心誤入婚姻的叢林且 迷失在叢林裏頭,也因為經歷了這一段婚姻讓她變得更強壯,從小女孩蛻 變成一叢叢的蘆葦似的,任風雨來襲還是屹立不搖的搖擺著。因此我為她 取名為蘆葦。

貳、 認識蘆葦

蘆葦,41-45 歲,菲律賓籍新住民,來台灣 17 年,在公司認識先生,

當時 24 歲,和先生育有兩個女兒,最後離婚。

參、 故事文本

一、 台灣和日本一樣是個機會之地

我在菲律賓大學畢業後曾任職於百貨業櫃台銷售員的工作,因為工資 太低想轉換跑道,那時聽說日本不錯,我跟爸爸商量,他覺得日本聲色場 所比較多擔心我被騙,不希望我去日本工作,基本上爸爸不希望我到外國 工作,那時我又聽到台灣工資也很高,感覺上出國工作薪水比較高,也比

106

較有樂趣,那時我蠢蠢欲動、不安的心早已飛向世界各地了。

後來我才知道很多菲律賓人來台灣當外籍勞工,可是我不知道台灣工 作的職業種類是什麼,我姊說台灣的工作是生產線作業員,我也對生產線 作業員沒有什麼概念,她說是在無塵室裏工作,比如穿一套特殊裝備,會 坐在電腦桌前或螢幕前操作機器,地點在台灣的新竹科學園區,但隔行如 隔山,我聽得還是一頭霧水,其實我也很猶豫是否要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跨國求職。

直到有一天在百貨公司遇見一位來自台灣的客人,我和他聊了一會之 後,我覺得台灣人和一般菲律賓人沒有什麼差異,如果是美國人的外表就 差很多,台灣人就是個亞洲其他國家的人而已,我打破了自己多餘的擔心 及恐懼,也下定決心認為該來台灣試試不一樣的機會。

二、 因為台灣,遇見真命天子

來台灣工作後,真的就是像姊姊說的那樣,穿一套特殊裝備在無塵室 操作著電腦工作,我和先生是同公司同事,有同事告訴我有男生喜歡我,

其中一位工程師經濟比較好(就是我先生),每天我們就在同一個工作室工 作,認識一年多之後,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就在工作兩年期限快到的 時候,我老闆多給我一年的工作年限,趁放假我回菲律賓跟爸爸商量,也 告訴他我認識了台灣男生的事情,那時我在菲律賓其實已經有一個男朋友 了,但是我又想要留在台灣,爸爸其實不喜歡台灣男人,他覺得台灣和日

107

本男人一樣比較大男人,擔心我嫁給台灣人會吃苦,爸爸最後告訴我先回 台灣把工作做滿期來,如果有繼續交往,多看看對方的人品和家庭,再考 慮結婚的事吧。

交往的時候先生有帶我去他家,我覺得先生對我很好,出去約會時會 幫我結帳、會送我禮物,當我工作快滿 3 年時,我懷孕了,當時我和先生 決定要結婚,我就先回菲律賓待產,也等待先生去菲律賓迎娶。

三、 先生對我很好,我決定為愛走天涯

我回菲律賓後,和先生討論結婚是依菲律賓傳統或台灣的形式結婚,

我自己希望菲律賓親友能在參加婚宴,所以先生依我的意思選擇菲律賓的 形式。待產的時候,我也在菲律賓請仲介幫我們辦理結婚手續,記得也花 了將近十萬台幣的費用。

我來台灣後選擇不放棄原國國籍,只辦理一年期居留證件,覺得一年 到期再補辦沒有什麼影響,當時感覺在台灣申請居留證很方便,而且不像 菲律賓要花那麼多錢,工作人員的態度也是台灣比較友善,整個來說台灣 比菲律賓公部門來得好多了。

四、 揭開婚姻神祕的面紗三步曲之一

婚前剛來台灣工作的時候,爸爸開始工作不穩需要我寄錢回家,幫忙 家庭的經濟開銷,我在婚前協助爸爸買了小貨車,因此爸媽就仰賴小貨車 作生意養家糊口;結婚後我的姊姊有時候會跟我要錢,說是幫忙媽媽分攤

108

生活開銷,我妹妹又說想去加拿大工作,需支付很高的仲介費也向我借了 這筆費用,我先生知道了這些事之後有些生氣。

或許我婚後沒有收入,娘家家人一直跟我要錢,我壓力也很大但也沒 辦法不伸出援手幫最親的家人啊,也就是因為這些錢的因素,導致我先生 的壓力變更大了,所以常常和我為了錢的事情吵架。

五、 揭開婚姻神祕的面紗三步曲之二

記得我再次來台灣時,已經是身懷九個月的孕婦了,大概來台灣一~

兩星期後就生產了,接下來做月子,跟先生的蜜月期很快就結束了,於是 就直接進入異國婚姻的家庭生活了。

我先生是虔誠的道教,不管發生什麼樣的大小事情,先生總是習慣性 的尋問乩童的意見,對他而言,透過神明顯神威的儀式可以幫助他解惑;

但對我而言,尋求乩童給解答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有任何問題應透過自己 的中心哲學去尋找答案,或是和家人一起商量討論才是正常解決問題的管 道,反正我說什麼他也聽不進去,我就覺得他很迷信。

我生完孩子是依循台灣的月子文化做月子,我不能忍受天天吃麻油雞,

先生又說生完孩子要吃那些補品身體才會健康,當我拒絶時他硬要我遵循 台灣的文化習俗,我覺得很沒道理,我不喜歡吃,卻因為是婆婆煮的,所 以先生一定要我吃,這些事很勉強我也讓我感到不舒服;當第二胎要做月 子時,一樣的問題又再上演一次,先生常常對我說嫁過來台灣就是要遵循

109

台灣的習俗文化,所以在我心裏已下定決心凡事儘量按照台灣的習俗文化,

不要跟先生再爭執了。

我們也會為教養孩子的事情爭吵,我跟他觀念上有很大的差異,我覺 得盡可能滿足孩子的需求,讓孩子快樂就好,也不是規定小孩必須依循大 人的要求去做大人自己要快樂的事,但是我先生覺得我太寵小孩,當他在 罵孩子時,也不要我去安慰孩子,常常為了教養孩子的事兩人大吵一架。

我回憶剛來台灣工作的時候,覺得台灣的食物烹調味道很清淡,讓我 很不習慣,家裏三餐都是婆婆在煮,我也不好意思挑剔,所以日子久了就 習慣了。我和先生兩人在宗教信仰及子女教養方面的觀念有很巨大的差異,

讓我在婚姻中跌跌撞撞好累喔。

六、 揭開婚姻神祕的面紗三步曲之三

我也覺得一來台灣和先生生活,一開始就和一大家子的人口相處,突 然之間結婚不只是和先生磨合,還要同時適應好多家人的個性、脾氣和生 活習慣。婚後我每天最大的期待就是等先生下班,因為先生是連結我和這 個家的重要關係人,少了先生,讓我覺得自己像是外人、也覺得自己不自 由被困在家裏,還有這樣常常吵吵鬧鬧,我開始討厭婚姻生活,我開始想 要自由了。

或許我們夫妻長期吵架的因素,大約在結婚五年左右,先生請調去大 陸工作,這件事讓我感到很挫敗,我怎麼樣也說服不了先生堅決的去意,

110

先生說也許分開一段時間,對兩個人會比較好。

去大陸後他放假回來時,我們並沒有像小別勝新婚那樣幸福,我們仍 然見面就吵架,我先生那時已經跟好朋友提到我們夫妻不合這件事,也提 到我娘家常常要我拿錢回去,他一個人工作養一個家庭,對於我娘家一直 來要錢,其實他壓力很大。在這之後,先生開始不協助我延簽居留證並且 威脅我要離婚,這樣的生活爭吵了很久,甚至最後先生對我家暴了。

家暴後,我離開家庭也交了菲律賓籍男朋友,卻在懷孕時發現對方其 實在菲律賓早已成婚,但我早已跟先生談離婚了,最後還是離了婚,我自 己在外租房子,邊工作邊待產將孩子生下來。這樣的結果雖然不完美,卻 也為兩人多年來吵吵鬧鬧的婚姻生活畫下句點,2 人終於各自回歸平靜的生 活。

七、 現在我是厲害的台灣人了

我沒有想過放棄自己的國籍歸化成為台灣人,也不覺得取得身分證是 件重要的事,加上長期和先生吵架,先生也不協助我辦理身分證。在離婚 時候,為了爭取孩子探視權及相關權益,我才猛然發現自己一直想居留在 台灣,想要成為台灣的公民,所以取得身分證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我找公 公幫我申請準歸化,我公公一直以來都對我很好,也把我當成台灣媳婦了。

取得身分證之後,我覺得先生看我變厲害了,不敢欺負我了;我有身 分證之後還幫我兒子申請單親弱勢之類的育兒生活津貼(忘記正確的名字),

111

每個月有 3 千多,我覺得我真的變厲害了,現在問我是台灣人嗎?我拿到 身分證了,我當然是台灣人了啊。

八、 台灣人對菲律賓人不友善也不信任

我覺得台灣人對菲律賓人不友善,也不信任菲律賓人;夫妻之間也是,

比如買房子,先生會聯名登記孩子的名字,卻不會登記太太的名字。我來 台灣 17 年了,始終感覺菲律賓人好像在台灣人眼中是低一階層次的,這種 感覺至今都有,感覺很不舒服。

九、 未來,我還要再來台灣嗎

我想陪兒子和女兒們成長,每個月我會探視兩個女兒,所以固定和先 生通電話,現在兩人的關係也比以前好,我希望先生能回頭跟我復合,我

我想陪兒子和女兒們成長,每個月我會探視兩個女兒,所以固定和先 生通電話,現在兩人的關係也比以前好,我希望先生能回頭跟我復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