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四章 女性新住民美麗的故事

第一節 FIONA 的故事

壹、 命名

FIONA 即將要從我的母校科技大學畢業,同時也考上了研究所,因 為她表現太優秀了,系主任推薦她做為我優秀典範的研究受訪者,由於她 是系上優秀的學妹,我要和她見面那天有些緊張,我們相約在大學校門口,

她告訴我那天她在大學受邀演講,當我的車子緩緩駛進學校校門口時,遠 遠的我看見了她並對她招了手,她坐上車子那一刻開始,我們好像是相識 的老友很快的就聊了起來。進餐廳後,她很大方不藏私的跟我分享她的學 業成就以及家庭生活,也聊到自己平日喜歡做的事情,她有著年輕人的青 春陽光及正向的能量,完全看不出來已經有兩個唸國中的孩子,心想究竟 為什麼她會看起來這麼年輕,也許我想相由心生就是她最佳的寫照。

訪談後,有一天我問 FIONA:妳有沒有英文名字,她回我:心裏一直 有一個英文名字,英文發音和中文名字的第三個字有些相似,但是都沒有

63

使用過,我問她為什麼不用呢?她回我:因為已經有越南和中文名字了,

再用英文名字怪怪的,我問她:我的論文可以使用妳的英文名字做為訪談 者代碼嗎?她很開心的回我:可以嗎?若可以使用,那太棒了啊!

FIONA 這個名字有美麗和白色的意思,這個名字的意涵有 FIONA 是理 想主義者、聰明的人,適合作家、藝術家等等的工作;我回想在訪談短短 的三個小時當中,感覺 FIONA 能言善道、對未來很有想法、平日也會寫作 抒發情感也喜歡拍攝照片,感覺她是個聰明的女生跟這個名字的意涵竟不 謀而合;有另一個傳說在古愛爾蘭住著一位李爾王的的女兒,後來她變成 天鵝,在未來漫長的幾百年間,遊盪在愛爾蘭的河川湖泊中。

而在訪談中得知 FIONA 童年其實過得很辛苦,忍受父親不時的家暴,

以及曾經有一餐沒一餐的過日子,嫁來台灣沒幾年也因為先生生病,自己 必須扛起家計並照顧一雙子女;李爾王的女兒變成天鵝在河川湖泊中遊盪 幾百年,那種孤寂蒼涼的感嘆,就像是我對小小的 FIONA 有著相同的感受,

小小的她應該要有父母悉心的呵護,也應該是貪玩的年紀,怎麼她卻是必 須承擔起照顧弟妹及為弟妹下一餐擔憂的小姊姊呢?她說小小的她常常在 自己的世界編織著未來的生活樣貌,小小的她告訴自己要快快長大,才有 能力獨自走出去外面看看不同的世界。

幾天後,我一直廻盪在和她的對話之中,因為她陽光無比的形象,其 背後竟然隱藏著許多辛酸的故事,因此她一直讓我覺得她真是一個特別的

64

女孩。BY NIGHT ONE WAY BY DAY ANOTHER,這是電影史瑞克劇中 FIONA 公 主在天黑變身時說的一句話,這句話讓我聯想起她鬱鬱的內心世界和外在 陽光的形象下有些衝突,因此我以此命名。

貳、 認識 FIONA

FIONA,36-40 歲,越南華僑新住民,來台灣 17 年了,認識先生時 20 歲,相親認識先生,結婚後育有兩個子女;婚後半年得知先生有精神疾病 史,七年後先生發病無法工作,從此由 FIONA 獨自賺錢扛起家庭生計開銷,

努力上進的她半工半讀完成大學學歷,並於畢業同年考上研究所。

參、 故事文本

一、 童年陰影、時空背景的因素,處處可以是家

我在越南時,長期受到父親家暴,從小在遭受鄰里異樣眼光下成長,

我很痛恨父親對我和家人施暴,恨不得快快長大離開家庭。成長過程中,

因為父母親分居,父親疏於對家庭的照顧,我又因為是姊姊必須幫忙照顧 五個弟弟妹妹,我們常常是有一餐沒一餐的渡過一天,我還要負責找食物 給正在長大的弟弟妹妹。也許因為我童年的不愉快及家庭的變卦,在我心 中悄悄醞釀一股想逃離家庭的念頭。

在我高中那個年代,我聽說台灣經濟很好,在亞洲有四小龍的美名,

我也常在家裏附近看見有人嫁到台灣後,改善了家庭經濟。那時我就想像 著我住在國外的種種一定比住在越南生活還來得好很多。

65

我媽媽朋友的女婿是台灣人,有天這個女婿說要帶台灣男生到越南相 親,我媽媽問我要不要去看看,於是我們就決定試試吧。在相親當天看見 一個外表長得好看,感覺也很善良的男生是個條件不錯的對象,結果對方 對我也有好感,應該說彼此看對眼了,於是當天就決定彼此是陪伴一生的 對象,也有可能是童年的陰影加速了我毅然決然地答應結婚,能離開家鄉 到異地生活一直是我的夢想啊!

二、 成為台灣太太的努力

我和先生第一次見面,雙方確認彼此的心意那時就算是訂婚了,後來先 生回台灣了,我們大約兩三個月後才結婚。在越南要結婚,首先必須在越 南辦理跨國結婚的手續,由於手續佷繁雜,先生就花錢委託仲介公司幫我 們辦理,結婚後兩三個月才來台灣生活。

到台灣後,因為我中文不是很好,對於辦理歸化流程不了解,所以先生 委託朋友協助辦理。來台灣幾年後,我的中文進步了,也開始協助別人辦 理身分證,那時我發現台灣的辦事人員態度比我們國家還要友善,而且不 需要再多花錢委託仲介,這些在當時我並不覺得對我個人有什麼影響。

三、 以為來台灣一切就變好了,現實生活,還是壓跨了我的美夢

我記得童年父母分居的那段時間,我們姊弟常常沒錢吃飯,我還記得成 長歲月裏,我總是因為窮困、被家暴所以一直不快樂,我想到要結婚,我 們是又窮又家暴的家庭,誰敢娶我呢?後來才下定決心離開家裏遠嫁到沒

66

有人認識我的台灣,雖然對未來很茫然也不知道未來在哪裏,但也不會特 別害怕,因為一直是覺得最壞就是現在的狀況,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壞了,

反正離開越南去哪裏都好。

剛來台灣的時候因為人生地不熟、語言也不通無法工作,當時沒有多餘 的經濟能力拿錢回娘家改善生活,甚至父親過逝時,我連奔喪的機票錢都 沒有,錢是跟朋友湊足的才能回去。剛到台灣半年的時候,才知道先生有 精神疾病病史,他也在我們結婚 7 年後病發,從此他開始沒有工作收入,

而我就開始扛起家庭經濟的重擔。

本來以為可以遇到一個好的家庭,可以下半輩子過得不錯,但現實與理 想差距太大了,不禁讓我感到一絲的沮喪和無奈,台灣雖然是亞洲四小龍,

並沒有因此為我帶來多大的改變,我的生活經濟還是像在越南一樣貧瘠困 頓。我的原生家庭既窮困又是家暴家庭,即便我再不滿意台灣的婚姻生活,

我想到回去越南那個家,左鄰右舍不知道會怎麼看待媽媽和看我,所以在 台灣生活再不如意,我仍然不會選擇回去越南生活,我不覺得我媽媽有能 力做為我的後盾,也不認為在台灣有家人可以幫我,我常覺得自己好像汪 洋中的一艘船,卻不知船可以駛向何方,究竟我的家在哪裏呢?

四、 在台灣生活沒有問題,我覺得自己愈來愈厲害

我是越南華僑,家裏在飲食方面沒有百分之百照越南吃法,多半仍然 以中華文化的飲食為主,所以剛來台灣生活時,並沒有造成我生活上的衝

67

突,反而這兩年,我突然變成一個完全的越南人,我變得很愛煮越南菜很 想去吃那個味道,漸漸少煮台灣菜了,但是先生偶爾會為孩子們做台灣菜,

所以家裏不會只吃一種菜色,大家也都能接受。

我婆婆比較講究拜拜,而我必須要張羅拜拜的事宜,雖然常拜拜,但 我覺得沒差,老人家說要拜拜就拜拜啊。我家離大甲不遠,我對大甲媽祖 繞境的習俗感到很不可思議,尤其是感到台灣人對宗教很瘋狂,只是感覺 啦,對我來說也沒有什麼影響。

孩子在學校的老師因為知道我是新住民,對我的孩子特別關心,所以 我不必太擔心孩子的學習;我也覺得在自己唸書或工作方面,會因為自己 是外來者,容易受到別人的注目及關照,雖然有些感到矛盾,因為得到更 多的注目和關照有時是好的發展,有時其實是不好的,不管怎樣,我會更 加努力表現得亮眼,後來許多單位邀請我去演講,分享我學習的過程及人 生,我做了許多別的新住民姐妹做不到的事,我才深深為自己身為越南人 感到驕傲。就像我前面說的我開始會煮家鄉菜給家人吃,不是因為我想證 明我是什麼人,而是我打從心裏就覺得我想煮我自己家鄉的菜給台灣的家 人吃,這是我剛嫁來台灣時不會做的事啊。

五、 考上研究所,覺得自己挺厲害的

在台灣的生活不順心,並沒有阻擋我強烈的學習慾望,我來台灣後先進 修語文,只要有唸書的機會我就想要提升自己去改變自己的人生,最後我

68

進入科技大學並在今年完成了學業,我仍想繼續唸書滿足我的成就感,我 也應屆考上研究所,學業成就讓我在生涯中提高到了另一個層次,因此我 覺得自己在台灣能做到與其他新住民不同的事,我為自己感到驕傲外,也 覺得因為在台灣我才有機會發揮自己的能力,在台灣能唸到研究所對我來 說是一件很厲害的事。

六、 在台灣,發現自己是越南人

我來台灣申請準歸化時要放棄原國籍,大約 3 年後拿到身分證,那時 曾誤認自己拿到身分證就是台灣人,我也一直過著我是台灣人的生活,因

我來台灣申請準歸化時要放棄原國籍,大約 3 年後拿到身分證,那時 曾誤認自己拿到身分證就是台灣人,我也一直過著我是台灣人的生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