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階管理者倫理領導的內涵與影響員工組織公民行為的歷程---價值導向式領導理論的觀點

全文

(1)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專題研究計畫 成果報告

最高階管理者倫理領導的內涵與影響員工組織公民行為的

歷程-價值導向式領導理論的觀點

研究成果報告(精簡版)

計 畫 類 別 : 個別型

計 畫 編 號 : NSC 95-2416-H-151-003-

執 行 期 間 : 95 年 08 月 01 日至 96 年 07 月 31 日

執 行 單 位 :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人力資源發展系

計 畫 主 持 人 : 陳儀蓉

計畫參與人員: 助教級-兼任助理:蘇愛玲

處 理 方 式 : 本計畫涉及專利或其他智慧財產權,2 年後可公開查詢

中 華 民 國 96 年 10 月 26 日

(2)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補助專題研究計畫成果報告

最高階管理者倫理領導的內涵與影響員工組織公民

行為的歷程:價值導向式領導理論的觀點

計畫類別:v 個別型計畫

□整合型計畫

計畫編號:NSC

95-2416-H-151-003-執行期間: 95 年 8 月 1 日至 96 年 8 月 31 日

計畫主持人:陳儀蓉 助理教授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人力資源發展學系

共同主持人:

本成果報告包括以下應繳交之附件:

□赴國外出差或研習心得報告一份

□赴大陸地區出差或研習心得報告一份

□出席國際學術會議心得報告及發表之論文各一份

□國際合作研究計畫國外研究報告書一份

執行單位: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人力資源發展學系

96

10 月

10 日

(3)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專題研究計畫成果報告

最高階管理者倫理領導的內涵與影響員工組織公民行為的歷程

:價值導向式領導理論的觀點

計畫編號:NSC

95-2416-H-151-003-執行期限:95 年 8 月 1 日至 96 年 7 月 31 日

計畫主持人:陳儀蓉 助理教授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人力資源發展學系

共同主持人:

計畫參與人員:蘇愛玲 助教級兼理助理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人力資源發展學系

一、中文摘要

最高階管理者與一般基層員工的關係乃屬於 一種遠距離領導,因此,「最高階管理者」所需的 領導效能,必須要能僅僅靠著傳播一種理念,就可 激發員工產生承諾與熱誠,並進而願意犧牲奉獻。 依照 Organ (1988)的定義,員工願意為組織犧牲奉 獻乃稱為組織公民行為。 兩種具備此種效能的領導類型:倫理領導與價 值導向式領導,同時都強調領導者的道德價值觀對 領導效能的重要性。其實,許多先前有關領導的理 論,已注意到領導效能和道德/倫理有重大的關聯 性。然而,由於倫理領導本身仍是一個模糊的構 念,遂缺乏一套完整的理論來解釋道德/倫理是如何 導致領導效能的,更遑論去探討其對員工組織公民 行為的影響。 因此,本研究試圖從價值導向式領導理論的觀 點,來探討企業最高階管理者之倫理領導的內涵, 以及其影響員工組織公民行為的歷程。本研究所分 析的資料來自 CEO 與部屬兩方的訪談內容與問卷 調查,研究所得結果則不但可豐富現有文獻,並能 供組織管理作參考。

關鍵詞

:倫理領導、價值導向式領導

Abstract

Officer (CEO) and ordinary grass-root cadres is a kind of distant leadership, therefore, what leadership efficacy a CEO needs is to stimulate employees’ commitments and enthusiasms, even further willingness to sacrifice for their organization simply by disseminating a belief. According to Organ’s definition, the willingness of employees to sacrifice for their organization is called Organizational Citizen Behavior (OCB).Two kinds of leadership behavior with such efficiency are “ethic leadership” and “value-based leadership”,and both also emphasizethe importanceofaleader’smoralvalueto hisleadership efficacy. Although many previous theories about leadership have noticed that there is a strong relationship between leadership efficacy and morality/ethics, ethic leadership is still a confusion construct itself, so no comprehensive theory is available to explain how ethics/morality can result in leadership efficacy, not to mention about investigating how it can influence employees’ OCB. Therefore, based on the view of value-based leadership theory, thisstudy triesto investigatethecomponentsofCEOs’ ethic leadership and the process of their influences on employees’ OCB. Data of this study were collected

(4)

will not only enrich the existing literature but also provide important implications for practitioners.

Keywords:

ethic leadership, value-based leadership

二、緣由與目的

所謂的「最高階管理者」在企業/組織中,乃 負責施政方針與發展目標的最終決策者。有人稱之 為企業家或企業主持人(鄭伯壎,1995;傅兆章, 2000),另有人稱作為負責人或經營者。不管其為 創業或非創業者,頭銜為董事長、總裁、首席執行 長、學校校長、醫院院長或研究所所長,他們的共 同點是為組織的主要經營者(鄭伯壎,1995),須負 組 織 之 成 敗 責 任 (Ibrahim & Goodwin, 1986; McClelland & Burnham, 1976),並擔任組織最高領 導 人 的 角 色 (Silin, 1976; Redding, Norman, & Schlander, 1994)。最高階管理者通常被認為是現代 公 司 組 織 中 最 有 權 力(power)的人(Hosmer, 1982; Pearce & Robinson, 1987),其權力具有正當性,對 公司的結構、內部運作及策略方向影響力極大。

有學者(Waldman & Yammarino, 1999)曾指出 像 CEO 這樣的高階管理者,與一般低階員工的關 係乃屬於一種遠距離領導(distant leadership),換言 之,成員無法由日常接觸來了解、知覺或評量其領 導者。由此可見,多年來一直被視為是解釋領導效 能的「領導行為」(Bass, 1990),實不足以作為「最 高階管理者」之領導力指標。在跟隨者無法直接觀 察其行為的情形下,「最高階管理者」所需的領導 效能,就如同宗教或政治領袖一般,必須能僅僅靠 著傳播一種理念,就可激發跟隨者的內在動機,使 群眾產生內化的承諾與熱情,並進而心悅誠服地願 意犧牲奉獻。此種廣大的領導力量,令人想起一句 古人所說的話: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 星拱之;此句話意謂着官德高尚者,能夠贏得廣大 幹部群眾的信任和支持,並進而產生強大的凝聚力 和感召力。Ciulla (1998)更曾明確地指出倫理與領 導的關聯性,其表示領導並不是指一個人或是一種 職位,它是基於信任、義務、承諾、情感和共享願 景之上,是一種複雜人際之間的道德關係,而倫理 正是領導的核心。 其實,許多先前有關管理效能與統御的理論, 已注意到要將道德納入領導的要素之一,亦即支持 領 導 效 能 和 道 德 / 倫 理 有 重 大 的 關 聯 性 (Enderle, 1987; Boatright, 1988; Badaracco & Ellsworth, 1989)。Yukl 於其 2002 年的著作中,更是用了一章 節來論述領導的倫理構面,顯示出這個主題已引起 各方的興趣(Trevino, Brown, & Hartman, 2003)。然 而,對於如何定義及評估倫理領導的內涵,各學者 之間仍充滿著歧見,更遑論有一套完整的理論來解 釋倫理領導的歷程是如何形成的(Yukl, 2002)。 此外,在國外研究的部份,經 Yukl (2002)的分 析發現,在研究對象上,大部分是從非企業經營者 的角度,如政治、社區、宗教及非營利組織等之領 導者,來探究倫理領導的現象;至於國內部份,經 研究者將「題目」、「關鍵字」或「摘要」之搜尋 條件訂為「倫理領導」(ethical leadership),於「中 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影像系統」中查詢的結果,發 現數篇以倫理領導為標題的期刊(蔡進雄,2003; 黃琬婷,2004),亦皆是以學校等非企業之領導者 為對象。 有 鑒 於 倫 理 領 導 仍 是 一 個 模 糊 的 構 念 (construct) (Bass & Steidlmeier, 1999),缺乏以企業 經 營 者 為 主 體 的 實 徵 研 究 (Turner, Barling, Epitropaki, Butcher, & Milner, 2002),且急需一套完 整 的 理 論 來 解 釋 其 領 導 效 能 的 產 生 歷 程 (Yukl, 2002),本研究遂試圖分析出企業最高階管理者之 倫理領導具有哪些內涵,除了找出可操作的指標 外,還欲建構一個理論模式,用以探討倫理領導產 生效能的歷程。 領導的倫理學可從領導的「過程」與「內容」 兩方面來加以掌握(Rost, 1993)。領導的「過程」指 得是領導者與其成員之間的互動關係是否符合倫 理原則,所關心的是彼此互動時道德原則的運用, 以及對他人的責任與義務等;至於領導的「內容」 則關心領導所做的決定與改變,是否為道德上所能 接受(林明地,2000)。因此,有些學者認為倫理領 導 又 可 稱 作 道 德 領 導 (moral leadership)(Coppola,

(5)

1998; 謝文全,1998;林明地,1999)。若根據學者 文崇一 (1990)的定義與分類,「道德」被歸類為中 國七種傳統價值觀中的一種,因此依其觀點,道德 也算是一種價值觀。至於價值觀在領導上的重要 性 , 已 經 被 一 個 名 為 「 價 值 導 向 式 領 導 理論」 (value-based leadership theory) 的新領導典範所鼓 吹,且正逐漸受到眾多研究領導之學者們的注意。

價值導向式領導(Value-Based Leadership, VBL) 為美國賓州大學 Wharton 管理學院的教授 Robert House 所首創的觀念,並於 1993 年 7 月發起一個名 為 GLOBE 的跨國際研究計畫(鍾昆原,1998)。所 謂 GLOBE (The Global Leadership and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Effectiveness research program)即「全球性領導與組織行為效能研究計 畫」,該計畫共分成四個階段,其主要目的為調查 各國對所謂「價值導向式領導行為」的定義,共同 參與編製量表與蒐集資料的學者,最高曾達到六十 五個國家之多。價值導向式領導理論的特色,主要 是想去傳遞何謂「一個能激勵部屬之潛在價值觀, 或 令 其 產 生 新 的 內 化 價 值 觀 之 領 導 者 」 的概念 (House, Delbecq, & Taris, 1999),而此理論所推崇之 價值觀,叫作理念性價值觀(ideological value)。所 謂的理念性價值觀,根據價值導向式領導理論的定 義,乃與道德有關。 既然倫理領導主要是探討領導行為與影響歷 程中「道德」所扮演的角色,由前述得知,道德是 一種價值觀,且價值導向式領導理論強調與道德有 關之理念性價值觀,從此種種的關聯性引發了研究 者的興趣,欲嘗試探討對「倫理領導」與「價值導 向式領導」兩者作統整之可能性。再如前所述,「最 高階管理者」所需的領導效能,就如同宗教或政治 領袖一般,必須能僅僅靠著傳播一種理念,就可激 發跟隨者的內在動機,使群眾產生內化的承諾與熱 情,並進而心悅誠服地願意犧牲奉獻。所謂付出的 心血超越了職責所在,且願意為組織的利益而犧牲 個人的利益,依照 Organ (1988)的定義,即為組織 公 民 行 為 (Organizational citizenship behavior; OCB)。其實,許多實徵研究已證明組織公民行為

與 組 織 效 能 之 間 有 極 大 的 正 相 關 (Katz, 1964; Bateman & Organ, 1983; Smith, Organ, & Near, 1983; Organ, 1988; Organ & Konovsky, 1989),而且現今業 界也有許多管理者在績效評估過程中,會將員工的 組織公民行為列入績效考量當中(Allen & Rush, 1998; Schnake & Dumler, 1997)。因此本研究基於上 述理由,欲達成以下兩點目的: 1. 探討最高階管理者倫理領導的內涵,並找出可 這些內涵的操作指標。 2. 從價值導向式領導的觀點來建構一個理論模 式,用以解釋最高階管理者之倫理領導,如何 對員工組織公民行為產生影響的歷程。

三、結果與討論

(一) 結果 1.樣本描述性分析 此部份主要針對最高階管理者經營價值觀量 表中抽樣樣本有效總數為 45 份做描述性分析,其 中包括個人變項的次數分配及百分比分析。樣本的 基本資料分別就性別、年齡及任職年數討論。 在性別的分布上,其中 45 位受訪之高階主管 中男性共 37 人,佔總人數 82.3%,而女性只有 8 人,佔總人數 17.7%,可看出受訪者大多為男性。 在年齡分布上,最高為 64 歲,最低為 22 歲,平均 年齡 37.49 年,標準差為 0.504。在教育年數方面, 最高為 23 年(博士學位),最少為 6 年(小學學 歷),平均教育年數為 15.12 年,標準差為 0.146 年。 理念性價值觀方面,最高分數為 7.00 分,最低 分數為 1 分,方面,轉換型領導最高分為 6.00 分, 最低分為 3.00 分。 2.假設檢定分析 本研究利用 SPSS 統計分析軟體,將各變數先 以 Pearson 積差相關(correlation analysis)得出相關係 數,以了解各變數之間彼此的相關情形。

(6)

OCB(r=0.26, P<0.001)均有顯著正相關。轉換型領 導、理念性價值觀分別與 OCB 呈顯著正相關;理 念性價值觀與 OCB 之相關係數為 0.47 (P<0.001); 轉換型領導與 OCB 之相關係數數值,則為 0.54 (P<0.001)。 綜合上述結果發現,除性別此人口變項外,年 齡此人口變數在領導效能量表(OCB)上的分數皆無 顯著差異。因此,將性別、年齡兩個變數納入後續 之層級式迴歸模式中作為控制變數,以探討轉換型 領 導 與 理 念 性 價 值 觀 各 自 對 領 導 效 能 之 直接效 果,並比較兩者對領導效能的影響程度。 本研究採用階層多元迴歸方式,探討轉換型領 導與理念性價值觀對 OCB 影響。首先於第一層中 將性別、年齡、教育程度投入,此處將此三個變數 視為控制變數,再於第二層中,加入轉換型領導、 理念性價值觀此二個變數同時對 OCB 進行層級迴 歸,並以

R

2change 是否顯著來判斷變數是否具有 影響效果。 由模型一得知,其

R

2為 0.045,調整後的

R

2 為 0.037。性別(β=0.140,p<0.05)、對 OCB 有顯 著正向影響。模型二的

R

2為 0.282,調整後的

R

2 為 0.267,總解釋變異量

R

2較模型一增加 7.9%, 其迴歸模型達(F=27.096,p<0.001)顯著水準, 表示轉換型領導、理念性價值觀對 OCB 具有解釋 力,且由模型二可得知,轉換型領導(β=0.332, p<0.001)與理念性價值觀(β=0.248,p<0.001)對 OCB 有顯著正向影響。 (二)討論 經由本研究結果發現,轉換型領導與理念性價 值觀對組織公民行為均有顯著的正向影響性,表示 最高階管理者若實施倫理領導,將會促使員工組織 公民行為的產生。 本研究從資料蒐集、文獻整理、架構形成至資 料分析研究的過程中,雖已力求合乎科學研究的要 求,惟限於人力、物力、財力及時間因素,仍有下 列之研究限制: 首先,從文獻的整理中可以發現,影響組織公 民行為的因素相當多,本研究一方面由於時間及人 力之限制,另一方面是基於避免變數過多而導致研 究過於複雜,以及研究量表的設計與取得不易等等 之考量,因此許多與工作相關的變項,如工作特徵 等皆未納入討論,故可能因此而限制了研究結果。 其次,本研究將研究焦點都集中在領導者本 身,雖然探討領導行為與領導效能的關聯性,但只 關心領導者本身的道德價值觀對領導行為的影響 程度,忽略了被領導者在這主管─部屬的領導體系 所扮演的角色。Hersey & Blanchard (1974)指出,領 導效能的關鍵除了在領導行為之外,被領導者的屬 性也是不可忽視的因子。因此,本研究建議後續研 究,或許可以從跟隨者之道德價值觀,探討其是否 也會影響部屬對領導行為的知覺與領導效能的展 現。

四、計畫成果自評

(一)、完成之工作項目及成果 整體而言,本研究擬將倫理的概念導入領導的 研究範疇,以實證的方式驗證諸多過去仍充滿爭議 的文獻推論,並預計將獲得許多重要的研究發現。 完成之工作項目如下: 1. 蒐集彙整國內外倫理領導、價值導向領導和組 織公民行為的相關文獻。 2. 以實徵資料驗證企業經營者之倫理道德因素在 其領導效能上所扮演的角色。 3. 依據價值導向式領導的觀點來解釋企業經營者 之倫理領導歷程,及其與員工表現組織公民行 為間的關聯性。 (二)、貢獻 這些研究成果對於企業倫理與領導相關領域 的研究將有以下幾點貢獻: 1.對學術界而言 國內外目前對倫理領導的研究,尚缺乏一套有 系統的理論模式,本研究所引入之價值導向領導理 論的觀點,除了可彌補此一方面之缺撼外,更進一 步地有別於目前國內學者所引用的社會交換理論 觀點,而是以價值導向領導理論的觀點,來探討企

(7)

業經營者之倫理領導和員工行使組織公民行為間 的關聯性。因此透過本研究在理論推導及實證資料 上的檢驗,相信除了對瞭解倫理領導與價值導向領 導的構念有正面貢獻之外,對引發員工組織公民行 為之原因亦提供了另一種解釋的切入點。 2.對企業界與國家發展而言 有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企業界對於如何以倫 理思維來處理事務的需求有逐漸增加的趨勢,並且 認為公司領導者必須盡可能地透過倫理行動來獲 取 部 屬 的 信 任 與 忠 誠 以 及 社 會 的 尊 敬 。 猶 如 Aronson (2001)所表示,組織的成功,特別是其能 否永續經營,主要是依賴領導者的倫理特質,透過 其倫理領導來贏得部屬的信任與忠誠以及全體社 會的尊敬。本研究之結果將可提供給企業界做參 考,尤其是最高階領導者,使其體認到在經營企業 時重視「道德考量」(moral considerations),會使企 業帶來更好的績效。

五、參考文獻

文崇一 (1989)。「中國人的價值觀」。台北:東大 圖書公司。 林明地 (2000)。校長領導的影響:近三十年來研究 結果的分析。「人文及社會科學」,10(2), 232-254。 傅兆章 (2000)。企業家與企業使命。「鍛造」,9(3): 9-12。 黃琬婷 (2004)。倫理領導的內涵及其在學校行政的 應用。「人文及社會學科教學通訊」,15(2), 104-122。 蔡進雄 (2003)。超越轉型領導—新轉型領導之建構 與發展。「教育研究月刊」,111,100-112。 鄭伯壎 (1995)。差序格局與華人組織行為。「本土 心理學研究:親子關係與教化」,3,142-219。 謝文全 (1998)。「跨世紀的教育演變」。台北市: 文景。 鍾昆原 (1998)。「台商派駐大陸經理人領導行為之 研 究─轉 換 領 導 理 論 與 家 長 領 導 領 論 之 比 較」。國立中山大學企業管理學系博士論文。

Allen, T. D., & Rush, M. C. (1998). The Effects of Organizational Citizenship Behavior on Performance Judgments: A Field Study and a Laboratory Experiment,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83, 247-260.

Badaracco, J. L., & Ellsworth, R. R. (1989).

Leadership and the quest for integrity. Boston, MA: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Press.

Bass, B. M. (1990). Values, Need, and Well-being of leaders. In B. M. Bass & R. M. Stogdill (Eds.),

Bass & Stogdill’s Handbook of leadership: Theory, research, and managerial applications

(3rded., pp. 140-165). New York: A Division of Macmillan, Inc.

Bass, B. M., & Steidlmeier, P. (1999). Ethics, character, and authentic transformational leadership behavior. Leadership Quarterly, 10, 181-217.

Bateman, T. S., & Organ, D. W. (1983). Job satisfaction and the good soldier: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ffect and employee citizenship.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26, 587-595.

Boatright, J. R. (1988). Ethics and the role of the manager.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7, 302-312. Ciulla, J. B. (1998). Ethics: the heart of leadership.

Westport, CT: Quorum.

Coppola, D. L. (1998). Moral leadership: A proposed

theory illustrated by select Catholic secondary school principals. [WWW page].URLhttp://wwwlib.umi.com/dissertations/f ullcit/9839504.

Enderle, G. (1987). Some perspectives of managerial ethical leadership.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6, 657-663.

Hersey, P., & Blanchard, K. H. (1974). So you want to know your leadership style? Training and Development Journal, 1-15.

(8)

Leadership. Journal of Business Strategy, 3, 47-57.

House, R. J., Delbecq, A., & Taris, T. W. (1999).

Value based leadership: An integrated theory and an empirical test.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Working paper.

Ibrahim, A. B., & Goodwin, J. R. (1986). Perceived causes of success in small business. American

Journal of Small Business, 11, 41-50.

Katz, D., (1964). The motivational basis of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Behavioral Science, 9, 131-133.

McClelland, D. C., & Burnham, D. H. (1976). Power is great motivator.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54, 100-110.

Organ, D. W. (1988). Organizational Citizenship

Behavior: The Good Solider Syndrome.

Lexington, MA: Lexington Books Press.

Organ, D. W., & Konovsky, M. A. (1989). Cognitive verses affective determinants of organizational citizenship behavior.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74, 157-164.

Pearce, J. A. II & Robinson, R. B. Jr. (1987). A Measure of CEO Social Power in Strategic Decision-Making. 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

8, 297-304.

Redding, S. G.., Norman, A., & Schlander, A. (1994). The nature of individual attachment to the organization: A review of East Asian variations. In H. C. Triandis, M. D. Dunnette, & L. M. Hough (Eds.), Handbook of industrial and

organizational psychology, 4 (pp.648-688). Palo

Alto, CA: Consulting Psychologists Press. Rost, J. C. (1993). Leadership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Westport, CF: Praeger.

Schnake, M., & Dumler, M. P. (1997). Organizational citizenship behavior: The impact of rewards and reward practices. Journal of Managerial Issues, 9,

216-229.

Silin, R. F. (1976). Leadership and values: The

organization of largescale Taiwan enterprise.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Smith, C. A., Organ, D. W., & Near, J. P. (1983).

Organization citizenship behavior: Its nature and antecedents.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68, 653-663.

Trevino, L. K., Brown, M., & Hartman, L. P. (2003). A qualitative investigation of perceived executive ethical leadership: Perceptions from inside and outside the executive suite. Human Relations, 56, 5-37.

Turner, N., Barling, J., Epitropaki, O., Butcher, V., & Milner, C. (2002). Transformational leadership and moral reasoning.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87, 304-311.

Waldman, D. A., & Yammarino, F. J. (1999). CEO charismatic leadership: Levels-of-management and levels-of-analysis effects.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24, 266-285.

Yukl, G. (2002). Leadership in organizations (5thed.). Englewood Cliffs, NJ: Prentice-Hall.

數據

Updating...

參考文獻

Updating...